竺可桢日记 (1948年)1月31日 星期六 杭

晨阴,无霜,房中42°。下午阴4°。

杭 晨阴,无霜,房中42°。下午阴4°。

  印度全国为甘地去世绝食祈祷,并在赞木纳河畔的加特火葬,群众百万人沿途高呼甘地万岁。甘地的遗体安置在火葬场后,由他公子德瓦达把火点着,成万印人高呼甘地。骨灰将放河滨一天半,然后倾入恒河。联合国总部下半旗致哀。
  晨七点起。今日转热,地上潮湿,雨雪之预兆也。晨阅农经系作《湘湖农场计划~ ,称合作农场,以场中现自有之二千亩为基础,以取之于农场者用之于农场者为原则。但余所不赞同者,则将农场归农经系管理。余意农场最要者为一农场主任,其人必须专任,常川驻场,不得遥领,更不得兼任其他职务,以能吃苦耐劳、亲自耕种、富于农业知识而又善于应付人者为合式。农场之是否成功,大半视场长之是〔否〕得人也。阅Bulletin 0/ the Atomic Scientist March ,啊, Vol. 3 , No. 3 ,其中有关于David Lilienthal 在美国上议院审查原子能委员会时之申辩颇足采纳,其立场甚足为矜式也。
  上午教授会代表苏步青、谈家桢、佘坤珊、张晓峰、王爱予五人来谈,为余拟于四月间辞职事。余告以在校十二载,已属忧患余生。抗战时期,日在流离颠沛之中,抗战胜利以后物质条件更坏,同事所得不敷衣食住,再加学生政治兴趣浓厚,如此环境,实非书傻子如余者所可胜任,故拟早避贤路。步青等均主张能分工负责,晓峰主张多设委员会。余则谓余在校时间必己不久,以精力日就衰颓,不自量力,将为高践四、何柏Æ之属。如派人为副校长,则也不过一短时期作过渡而已。余感谢彼等之盛意,但余决心总不能改也。学生自治会代表谷超豪、李景先、陈业荣三人来,亦为余辞职事,余告以余在校十二年,即临走亦必有交代,使继任者可以顺利工作,决不拂袖挂冠而去。彼等又谈及于子兰坟墓己费三千七百万元,尚欠四千万元元以付包工。余怪彼等何以如此廉费,且事先校中未与闻建坟之工程,故校中当然不能付款云。四点洗浴。
  今日接菲律宾华侨李扶聪函嘱写字。又钱逸云函,知子政己辞上海气象台台长职,而以卢温甫代之。又斯杰来函,知朱国华巳调离气象处处长,而以航空人员代之。航空委员会素不上轨道,国华离去恐气象事业将大受影响矣。
  接钱逸云、胡彦久、李扶聪、周鲠生
  寄谷春帆、金克南、吕蔚光、么枕生、周鲠生

竺可桢日记 (1948年)1月30日 星期五 杭

晴。晨36°。下午五点半雨。晚雨44°。

杭 晴。晨36°。下午五点半雨。晚雨44°。

  印度圣人甘地于今日(卅日)向祈祷室走去时为一极端印度教少壮派者肯德赛Poona 普那人所枪击,中腹部,甘地连呼上帝,当日即去世,年78( 地点新德里)。他被刺后对刺客说:你已经太晚了。Death of 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晨七点起。今日温度较高,慈湖已无冰。上午作函与李约瑟,并附浙大赠送李约瑟之书单一纸,计有《图书集成》 ,阮元《畴人传》,沈括《梦溪笔谈》(书名见后)等等,并为谈家桢、任美锷二人向UNESCO 要Intemational Congress of Geneticists 国际遗传学家大会及Intemational Geographical Congress 国际地理学大会(前者在Sweden 于本年七月,后者在葡萄牙Lisbon 里斯本本年九月)出席津贴费用。
  中午偕允敏、松松至安吉路八号黄羽仪太太处(林谴maiden name 未婚时名) ,今日为渠46 岁生日,仅到余等三人外客。余与阿皑走象棋二盘,余均大输,盖十五六年未着棋,几于全忘矣。三点回。接士芳函,知为纪造新(普宁人,年廿八岁)假造电报召士芳回上海,使士芳受经济、时间上之损失,余初不信其是事,以为士芳捏造。一月十一日杭《东南日报》登琼州消息,谓纪造新己判决有罪,而今日又得士芳寄来琼山地方法院判决书(卅六年度宇38 号)纪造新伪造私文书,判决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于赔偿旅费一节,地方法院认为非经长久时间不能终结,应送本院民事庭审理,故土芳又提民事诉讼。余以纪造新未必有钱,若再诉,徒费时间,不如与琼州农林试验场主任有了解,士芳所借之款交由纪赔还,好在纪亦为农林场之雇员也。
  五点至建德村晤黄炳坤,约召集Harvard Club 同学会,以严仁展等去上海,拟27迟至二月八九号举行。回途下雨。晚学生自治会李景先、陈业荣、谷超豪来,余以阅书忙未见。今日下午希文借彬、宁看电影,晚希文至昭复家晚膳。中午时与阿皑走象棋,余几忘却马之着法,且心思不能专一,故两盘均告失败。晚阅Stiglitz 著The Second 40 Yeαrs。
  接Commiuee for Foreign Correspondence 、Association of Scientists for Atomic Education 、么枕生、士芳函
  寄赵元任、杨步伟、Joseph Needham (附中国图书单一份)、硕平函士芳函

竺可桢日记 (1948年)1月29日 星期四 杭

晨晴,房中38°。慈湖结冰,草上霜。
杭 晨晴,房中38°。慈湖结冰,草上霜。

  缅前首相宇素因谋杀盎山等七阁员被判死刑。
  晨七点起。上午天气虽较温和但慈湖至中午止尚结冰。施有光来谈,为出证明书证明另一人为酒精厂职员,余认为不可。邦华来,与谈单纬章担任湘湖农场主任事。陈乐素太太、谢幼伟太太来谈房租借款,缘彼等所租屋各出月租七十万,但九个月房租需一次交清,余允每人借五百万元,但需于二、三两月薪内扣清。束星北、苏步青、李乔年三人来,为姚佑林要结婚借款一千五百万元事,余以所借之款必须于两个月内扣清,故姚只能依照此办法。束星北愿送五百万元,坚欲学校借一千万元。余认为两个月还清可办,否则不如私人方面贺礼设法凑五六百万元,则所借学校之款即可减少矣。
  得张梓铭来函,知施教耐与陈柏林二人以共产嫌疑被捕于湄潭,现由罗宗洛托马留先与中统局方面说情,施教耐不久可放,但陈柏林系押尚有相当时间。缘陈去湄潭接施教耐时,在上海以陈为于子三发传单,已为军警注意。施教耐之兄自菲列滨〔菲律宾〕寄款四千五百万元作为其弟由贵州至上海之用,军警更疑二人有背景,故将二人一同押往贵阳。施患肺病甚重,平日卧床上不甚能动,竟遭如此无妄之灾,可称冤枉之极。下午步青又来,为姚佑林借款说项,余主张凡借款于两个月之内必须还清,否则法币贬价太大。姚原欲借一千五百万元于一年内分十二个月归还,但四个月以后物价涨三倍,八〔个〕月以后涨十倍,一年以后卅倍,则→千五百〔万〕元所还之数实不及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矣,故余不能允,交福利委员会办理。
  ” If anything in the field of political science can be called a proven discovery , it isthat a system of law will not produce order if it operates only upon states , and that theenforcement of law becomes possible only as the laws operate upon individuals.”W alter Lippmann Internαtional Control of Atomic Energy
  接硕平、单纬章、金克南、谷春帆、张梓铭函G. L. Harris
  寄任叔永

竺可桢日记 (1948年)1月28日 星期三 杭

晴。晨房内34°。慈湖冰,草上霜。下午房中(炭盆)39°。

杭 晴。晨房内34°。慈湖冰,草上霜。下午房中(炭盆)39°。

  美国军事团以Major General 少将David Barr 代替Lucas ,近已至u 南京。
  25晨七点起。今日仍冷,慈湖昨下湖冰,融后今晨又结冰,西湖上结冰可走人。
  上午作函与Prof. Glenn T. Trewartl风为下半年来中华调查演讲事。谈家桢、朱正元来,谈住校人之房租问题。午后波若借阿六、阿七来,谓庆春路有一堂姓女开南货店,其父名堂家瑶,保驾山人。自幼在沪、杭经营事业,与余辈尚属五服以内之同宗云云。波若送一鸡及饼干一盒来。
  三点开行政会议,讨论津贴住校外同人之房租、下年收费等问题。上学期收费每生七万元,下学期定学杂费六万元,讲义赔偿十万元,体育费四万元,共二十万元。用于药物学系之美金案久搁不决,余提出一案,如廿三日日记所示。但农学院蔡邦华、陈鸿逮均反对,结果调查各系所得于British Council 之仪器另开一单,同时并详查药物学系因迟订货而所受之损失。六点散会。晚希文、彬、松赴振公家晚膳。
  哈佛大学本年有学生17 , 000 人,外国学生660 ,即约4% 为外国学生。加拿大122 人,中国人90 ,印度60 ,英国36 ,俄国元人。外国学生之监护人名Capt. C. H.J. Keppler。哈佛毕业九万人。大礼堂在Memorial Hall ,坐1240 人。
  俄国科学家被免职,因理论不合共产主义: Eugene Varga , Director of W orldEconomics & World Politics in the Soviet Academy of Science , was stripped of his directorshipbecause he maintains that no crisis looms for Westem Capitalism and that SovietCommunism & Anglo-American Capitalism should collaborate. The book is on PostwarOutlook of the Cαpitαlist Economics.
  接晓沧函 陈玉伦、任叔永、冯平贯
  寄Glenn T. Trewartha

竺可桢日记 (1948年)1月27日 星期二 杭

晨睛28°。今日风止,故觉较热。下午晴37°。

杭 晨睛28°。今日风止,故觉较热。下午晴37°。

  Thomas Amold , Head master of Rugby school. ( of Tom Brown’s School Days fame) was convincedthat education’s primary task was the making of Christian genùeman , not the development of anintellectual. (year about 1828)晨七点起。今日慈湖全结冰,但风已停,故不如昨日之冷,但房中手巾潮湿者均仍硬如冰块也。在房中不能坐久,故必须时常走动,亦不能作坐久之事。振公告余以昨日浙大医院曾出一事,缘葛岭饭店主人患心脏及肾症来浙大医院求治,在院已数日,有王季午及院中医生诊治。昨适换吃一种药,晨十点吃一次无甚影响,下午二点又吃一次,病人觉心痛,医生诊脉元他异,但向其夫人要一于巾洗面,手巾未到而人已气绝,故其妻认以为误投药剂所致。此人之女系学药剂而幼子亦人大学Z一王一Z玉。
  关于于子兰安葬问题,余与振公商谈,以为此事学校必须有一政策。俶南不喜多事,故事事待学生主动。余则以为衣冠葬为校内所不准安葬在校址者,故主张早日除去。不如首先函于之家属于椿明,告以如不能来杭,嘱其全权交浙大办理。如得复可行,则校中即可径行办理,不再与自治会商酌。如不得复,则候下学期上课后办理。下午俶南来,即将致于椿明之函、电寄出。又下午何增禄借哪伯瑾之父亲邮肩时来谈片刻。渠与增禄为中学同学,现在宁波中学教数学,此次特探其子者。
  余为作一函与第一监狱狱长孙诗圃。
  阅美国Science , 知美国科学协进会所主张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国家科学基金会,为科学家、社会、国会及总统Truman 杜鲁门所赞成,但因组织办法或主张有委员会廿四人至四十八支配,或主张由总统直接指定一人负责,意见不一,遂至1946 年七十九次国会及1947 年80 次国会均未通过,也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也。晚彭国梁来,为所借六百万元借款展期事,余不允。
  寄于椿明函及电
  

竺可桢日记 (1948年)1月26日 星期一 杭州

晴。晨楼上楼中28°,办公室32°。上海最低摄氏零下8°。
零下8°。

  晨严寒。昨西湖已冻,但校内慈湖未全冻,只边上有冰而已,但房中温度楼上只28°F。办公室亦同烧炭盆,至中午尚只31°,故今日在办公〔室〕甚难坐久,余仅复数信。浙大师范学院国文专修学生己两年半,修业期满将毕业,假哈同花园下午二点开会并约晚餐,余未往。前天数学专修科请晚膳亦未往,因余觉此时毕业生不应如此费钱也。
  晨沈丹泥来谈,为姚佑林要结婚欲向学校借一千五百万,于半年内还清,余以时间过久,因一百万元半年以后只十万元而已。余主张结婚不请客,如有一百友朋每人捐十万元就可得一千万元,如此则可不致负债,结婚时但请茶点足矣。午后李天助带冯医生来,系上海医学院同学,曾在镇远办卫生院多年,将以代替李天助及高皑,李、高二人均去医学〔院〕任事也。
  李浩培借顾俶南来谈,为呈部说明-月四日流氓五六十人闯入校内殴击学生事。地方法院对于此事不予起诉,但以互殴罪两造均作为被告,认为不公平,又向地方法院再为此事递呈起诉。五点允仪、昭复来看希文,在寓吃Coffee。
  晚膳后士樵带堂兄安阿哥及三益哥来,知安阿哥大余三岁,然外貌比余年青,渠子现在香烟公司,每月收入尚丰,所以可不必劳神矣。余辈均曾祖继高公系统下,继高公长子大奎元所出,次子大富公三子,嘉忠、嘉信、嘉本;大江公亦生三子嘉林、嘉贵、嘉祥。其系统如下:

  余同辈堂兄弟十〈六〉〔五〕人中现存惟三益、阿安及其弟、阿友与余五人而已。
  余同年之运、永二人均去世,当时称竺家三虎也。
  接赵九章、项思鲁女士、教育部等函 Trewartha , The America Academy of Pol. & Social. Sc.美国政治与社会科学院
  寄张钰哲函 附表格(莫干山)雨量、湿度等萨本栋、张梓铭函

竺可桢日记 (1948年)1月25日 星期日 杭

晨天雾,地上积雪一寸,房中有冰28°。下午阴。

杭 晨天雾,地上积雪一寸,房中有冰28°。下午阴。

  Philippine Islands 菲律宾群岛中Panay 班乃岛地震之剧为历史上所稀见。希文回杭。
  晨七时起。房中温度只28°,为本年最冷之一天。九点半借松松、允敏乘车赴安吉里路八号晤羽仪太太,并以家乡肉三斤余及奶糖一罐相贻。遇宁而、陈学d闹,并以新出纪念邮票赠阿皑。羽仪太太以黄尊生太太函相示,知中山大学近来颇受地方不靖影响。有一学生、一教授被绑票,学生已放而教授未放。以后且有土匪抢女学生宿舍,结果打死警察一人云。
  十一点半至罗苑晤晓沧太太及俞子夷太太。十二点半,允敏及松松借Lucy 周弟姊二人乘车先回。余至楼外楼中膳,应省政府雷秘书长之邀,到克莱普(美国国会图书馆副馆长) Mr. Verner W. Clapp , Chief Assitant Librarian ,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Washington D. C. 罗斯福圕筹备委员会秘书严文郁(严文兴之兄)、中央图书馆之于震寰及文兴夫妇、李超英夫妇。膳后到文澜阁图书馆,由陈馆长招待参观《四库全书》及宋版《苏文忠公集》以及所藏置之木版,因房屋有自蚂蚁,故急于迁徙,有一种木版已全为白蚂蚁所蚀(Termite) ,楼上下共藏廿余万片云,若再不设法,难免陆续被白蚁所蚀也。
  余先回,至丁种宿舍四号晤沈丹泥不值,遂觅王一元来,嘱筹备有人来参观。五点半Verner Clapp 等来,遂在办公室进茶点,六点至图书馆参观。六点半到车站,始知今6:50 应开之特快车到站误点,在站等二十分钟车始到,送Clapp 、严、于三人上车后,又以特快车上有军人,宪兵须逐一往劝下,故迟至七点半始开出。回已八点,知希文已回。渠坐昨南京十一点夜车于晨九点到上海,曾至中山医院石美鑫询梅儿地址元下落。下午一点车来,应于6:50 到站之车也。晚发西北风,房中仍冰冻。
  

竺可桢日记 (1948年)1月24日 星期六 杭

晨骤冷,西北风34°,房中有冰。飞雪片。
杭 晨骤冷,西北风34°,房中有冰。飞雪片。

  下午办公室亦有冰,晨七点十分起。今日天气骤冷,房中结有冰,至下午西北风仍紧并飞雪片。上午为复张钰哲来函,查明武康莫干山之雨量、云量、湿度、日照时数等。缘美国为五月〈八〉〔九〕日之Annular eclipse 环食将派七队观测人员至亚东,一队至暹罗,一队至缅甸,又一队至日本,一队至中国武康,即在莫干山。张钰哲将回国为副天文观测员,大约三月间出发,四月一日以前到达目的地,余告以武康之地理位置及大气状况等各点。
  机械系二年级学生贝郁章以上次考补习物理借土木二年级〔学〕生潘家铮代考,经人告发,查明为事实。贝郁章即日退学,潘家铮记大过、小过各二次、留校察看。贝今日来,欲得转学证书。校中只能给学分单,成绩查考则可,不能以之转学。俟一年行为尚好,准发转学证书。
  为一月四日流氓五六十人闯人学校,杭州地方法院准予起诉,但作为两造互殴论,将工人屠兆亭、徐子云、俞寅康、钱志贤、楼先水、韩瑞根、陈金水、徐云灿、陈瑞标、徐仁康等作为被告,而将学生中之受轻伤者陈雅琴、杨孔娴、何素心、金国华、王志洁、董静珊(以上女生)及陈文和、潘志新、欧观群、周峻璧等廿二人亦为被告,学生刘季会、贺光华、韩祯祥、工人黄东浩四名受伤较重〔者〕予以不起诉处分云云。
  现此事由李浩培等诸人处理,一方呈部说明司法处理此事之不公,一方则在觅证人,以备开审时到堂作证之用。
  今晚六点,数专三全体同学约教师晚餐,余以事先与中学教师有约未能往。五点晤黄炳坤。又李树化来教松弹琴,在寓吃咖啡。六点送李回灯心巷。应附中教员之约晚膳,觉予亦到,有主人卅人,沈铸颜也在坐。首谈附中福利事业,秦望峙主席,虞开仕、阮法道、王道骋三人说明各点,由觉予答复。八点回。九点半睡。晚仍飞雪,地上冰冻。
  寄萧叔纲、杭立武(谈先生带去)、徐学铮、胡颂翰

竺可桢日记 (1948年)1月23日 星期五 杭

晨元霜,晨雨转北风,55°。日中雨,北风。晚42°。

杭 晨元霜,晨雨转北风, 55°。日中雨,北风。晚42°。

  晨六点半起。作函与萨本栋,为顾俶南要向联合国文教委员会中国委员请求UNESCO 之津贴赴欧美考查Science and Social Relations 科学与社会关系事,此乃六个问题中之一也。今日晓沧赴南京,即托他带去。上午王季午来谈。又谈家桢、江希明来谈,欲赴七月间在瑞典所开之国际遗传会议也。
  阅药物学系民卅五年所购卢比账目。缘药物学系在民卅五年购得卢比16,600余,约合美金5100元,此款交British Council 购件,件未购,而物理、农艺各系均纷纷向李约瑟购物,结果至卅五年余来杭州时总数达19000R 。余当时将所差之尾数二千余Rupee 付清,计作国币一百五十万元。及回杭后孙宗彭以所购卢比为他系用去大不甘心,与校中大闹,校中忍痛以六千八百万元购还,但仍认为不足,因其〔时〕物价大涨之故。余今天阅账目后拟提下列办法:
系别 用Rupee 应还数 应还美金 本期分配还1/3美金
生物 R 1,036.21 R 888 $ 90 $ 1,328
化学 2,548.24 2,182 220 2,308
物理 2,900.00 2,486 250 1,828
理化 308.00 264 26
农化 60.00 52 5 736
病害 2,518.00 2,158 220 636
园艺 24.30 21 2 556
蚕桑 3,934.12 3,372 340 484
农艺 6,047.12 5,183 520 636
共 19,376 16,606 $1,673
按药物学系买Rupee总数为16,000刀,每卢比值U.S.32。

  Many an English eyebrow will be raised in horror at the thought that at amagistrate’s discretion , an innocent man may have his fingerprints taken. ” New Statesmanand Nα, tωn Nov. 15 , 1947 , p.388. 按现时赴美国留学者,均需打于印,实为极可耻之事。
  接张钰哲及元任函 寄萨本栋函 John & E. Bumpus、咏霓、单纬章函

竺可桢日记 (1948年)1月22日 星期四 至萧山湘湖,晚回杭

晨元霜58°,阴有雨意。日中微雨。下午三至五〔点〕60°。晚雨寻止。
至萧山湘湖,晚回杭晨元霜58°,阴有雨意。日中微雨。下午三至五〔点)60°。晚雨寻止。

  咏霓介绍其侄心搓来。
  晨六点三刻起。八点借邦华、觉予、汝瑶三人乘校中Jeep 车赴萧山湘湖,由净寺道过钱江桥,收费二万元,需时三分钟。此为余第一次过钱塘江大桥。经钱江车站后折向西(右)在堤上行至闻家堪附近下车,走三里至浙大湘湖农场。余于民廿五六年曾一度来湘湖,相隔十一二年已毫元印象矣。人农场大门向东行,昔日庐舍均已毁弃元余,在链山旁另建屋五檀为办公室,三檀为贮藏室。此时正值收租,张东旭在此主持,场主任黄玉骋及范惠康与一沈君助理之。闻已收得租谷八九万斤即八九百担也。现自种之地仅九十亩,尚有二千亩交与农夫耕种。今年上等田每亩收105 斤谷子,故预期可收一百五六十担云。余前次来时湖中养有北京鸭,有鱼,现以元人照料均不养。余等循南北大道至王西北角第一区王家村一带视察,以湘湖师范金湘帆欲将压湖山之地与农场对调也。十二点半在办公室中膳。膳后约一点,与觉予、邦华、汝瑶三人乘一小船找至压湖山视湘湖师范,旧址已成蔓烟荒草,前垦之地二百余亩亦多荒废矣。由此乘船经上湘湖,过桥至下湘湖,在闸口登岸,行一里即至萧山县城。至抵园寺乡村师范晤金湘帆,谈十分钟,知该校有学生270 人,有师范、体育、音乐三班级。又知沈肃文之学校已办在钱清,但只一二班而已。萧山县立师范则租一民房,另外尚有一萧山中学云。四点四十分由萧山县出发乘原车回,过江循南山路至浙大仅四十分钟而已。回。时李树化正在教松松和宁宁钢琴。晚阅新出之《浙江学报》。
  接研究院、Ed. Bumpus 、G. E. Stechert 、徐学崎、胡颂翰函
  寄希文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