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45年)11月30日 星期五 凋浑

雨。天骤冷。晨户外 4°,上午雪,下午阴雨,晚闻下霞声。
凋浑雨。天骤冷。晨户外 4 0,上午雪,下午阴雨,晚闻下霞声。

国军在东三省抵沟帮子。杜幸明所部抵连山。昆明第二军官总队经过联大时有学生投石相掷,于次日(一日)又往师范学院理论,致生冲突。有失业军人投手榴弹,死四人,伤九人。农经学生蔡绳武来。
晨六点半起。早餐后程民德来。又许鉴明〔来〕。知今日天气骤冷,温度降至 4 0。知今年秋旱,但近日雨后小麦己可元虞。程民德则将赴美国。八点半至县政府招待所晤任东伯与黄世农。九点一刻借任、黄二督学及梅小姐乘车赴永兴。十点抵永兴江馆。润科适在上课。与钱琢如、允仪二姊、丁绪宝、陆攒何等谈。任、黄二君由绪宝陪同参观校舍。十一点四十分,储润科召集学生,余对学生讲话十五分钟。十二点即借任东伯、黄世农、钱琢如乘原车回。未一点至文庙。
中午一点半仲崇信、孙稚荪约中膳,到增禄、时璋、琢如、季梁、爱予、淦昌、农院蒋君。三点请增禄、爱予陪同视〔察〕农学院。余则留文庙,适有舒鸿、高尚志来。又彬彬、宁宁来。余交彬彬博士牌自来水笔一支,又 sweater一件;宁皮鞋一双,袜两双。附中教员王道弊、罗聚源及教务长来,为福利基金事。又琢如来。渠近作《二十八宿起源之时代》一文,谓二十八宿为黄道上之星宿,而中心则为赤道上之E 星宿,二者并非一源。中有驳余《二十八宿》文中主张关于牛女与宾风毕雨两点。余承认宾风毕雨如系六千年前事,而能传至《诗经》时代确不近情理。但谓月乃上弦之月之无根据。牛女原不人二十八宿,但印度何以人二十八宿,此不可解耳。
晚约东伯、世农晚膳,到直侯、季梁、淦昌、江希明、王爱予、何增禄、陈鸿逵、翁寿南、孙斯大。八点开行政谈话会,决定下期一月八日上课,十五星期结束。十点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