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45年)10月10日 星期三 北碚至歌乐山、沙坪坝


北暗至歌乐山、沙坪坝晴

美舰六艘驶入青岛。全美定双十节为中美亲善日。援华会筹一亿二千万美金为民卅五、卅六两年救济金,以35%为医药,209毛为教育,159毛为儿童福利,30%为难民用云。美国Wall阳a
剧《盯.咒t商务部长撰文,英国Laski广播,赞扬中国。
晨六点即起。七点即〔将H二十八宿》文中之表排好,交与徐延煦。余文虽作好,但徐已无暇写打,故此文只可侯打好后寄余,余阅后再寄李约瑟。好在李约瑟于月底始能回。七点半别九章离所,老唐送行。宝垄亦至站,并遇李承三。八点车开,因双十节放假,人极拥挤。
十点半至歌乐山,即有九弟仁甫第三子式烈来接。先至上海医学院第六病室二等病房看梅。梅昨日未打针,精神尚佳。适住院医生萧大夫文炳来查视。据谓院中患此病者二人,较梅更厉害。梅暂不应出院,因多发伤心脏。梅之肺与心均无恙,但目前元根本治疗法,惟有治标而已,易一地方或较好。至于何种Protein应忌,目前亦无法可查。胡鸿慈来,知渠随沈克非今日将开一病人之胃,系险症。胡在院须服务五年,明年即可毕事云。
十二点借式烈至考试大楼,遇章德英。渠约中膳,因默君已预备,未能往。念中患痒未能来。默君颇以梅应早结婚,余亦以为然。但胡鸿慈服务期未满,只三万元一月,不能维持一家庭。据式烈云,胡人甚忠实云。默君(二姊)托余照顾童家巷十七号玄圃及上海大兴路70号,觅李星身(孟博)询其住宅永福街51号(即古神父路51号),因管屋者赵金已潜逃云。又托余在杭州看九里松翼如之墓(灵隐),墓碑上有”民族正气”四字,对门住保长王永熙为管理墓地者云。余告默君以夏玉芳在遵义被刺经过及法院戴震本、胡长泽贪污事。默君交余阅近来有中国中典社、江海同志社等四团体反对政友系张岳军、吴达佳、熊天翼等把持政权。且近来以陈公侠主持台湾,熊天翼主持东北,主席言听计从。并谓最无耻者为张伯苓、蒋廷黻等。如张等不知敛迹,不惜以对付杨永泰者对付之。余谓国民党缺人才,应和衷共济,不然必为共产党所乘。
二点半中膳后由仆人欧阳送至车站,已无公路车。乃于四点半坐滑竿经磁器口四川教育学院而至沙坪坝高家花园气象,局,开科学工作人员协会理事会,到梁希、潘寂、长望、蔚光、海平及温甫、晓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