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44年)3月23日 星期四 〔北碚〕

阴。晨 15.5°,下午 17.1°。
〔北暗〕阴。晨 15.5 0,下午 17. 1 0。

  张孟闻来。洪鲲来。
  晨六点半起床。近日阅二十八宿考据文,如荷兰人 Schlegel、美国人 Proctor及英国 Brennand卢书,范围愈来愈广,全无暇晷作别事矣。
  晚得中央通讯社胡品清(女性,民卅一年浙大外文毕业,浙人)函,知郑钟英疯奔来渝,将何处理。余知事不妙,但又不能不设法。据过去经验,知中国研究神经病者只三人,一为成都中央大学医学院之程玉麟,一在香港,一则在江苏省立医学院。廿九年子政发疯,由逸云陪同往成都看程玉麟。据云,渠不用他法,但先得病人之信仰,探得其隐情,病人自知其所疑为无理,则病可愈。若二星期无效,则须用 insulin胰岛素云。去年地质所王懿发疯亦去治疗,但非程本人治,未愈即回云。
  下午孟闻来谈,托带布回遵。廿九级洪鲲〔来〕,知其由龙溪河电厂转至北碚高坑岩水力厂。此厂系水利委员会、大明公司、金城银行等集股而办,资本三千万元,能发电 400 KVA,本年七月可以出电云云。
  又中农所二十六级毕业生杨友仁来谈,谓渠正在研究以秋雨之多寡预告翼年夏间稻之收成,已得结果。渠谓四川一省有冬水田三千五百万亩,即七万方里,占稻田面积百分之七八十,殊糜费。是说也吾亦主之。余于廿七年坐飞机自汉入川, 见川中面积十之一或 5%为水田,即有此意。盖年中只四五个月种植耳,且冬天蒸发甚多。据杨云,今年一、二两月蒸发至1. 2″,即一吋二分之多云。
  接胡品清 刚复电
  寄振公、直侯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