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40年)11月9日 星期六 〔北碚〕

雨。晨10 吧。最低9.0°C,(与〕最高相差甚少。下午阴。
〔北暗〕雨。晨10 吧。最低9.0 吨, (与〕最高相差甚

  晨七点起。雨不止,冷如冬天。今日终日打电话与重庆大亚建筑公司陈振华及江苏医学院附属医院吴士选。重庆不通电话,而士选则不在医院,故均不得要领。上午作函数通。中膳后赴北暗场。现大明电厂附近之隧道已可通车。自此至兼善公寓最近。过隧道后适遇马小波与随从数人界一小棺向江边行。询之即士选之子也。前晚在附属医院以俐致不起,年仅十二,适与衡儿去世同年,悲哉悲哉。
  仅与小波’立谈数语,即至兼善公寓106 号晤士选,不值。乃回又作函,并阅《学生之友》。四点至水井湾山上,五点回。晚膳后作函数通。九点三刻睡。
  中国古语有云”疾风知劲草,世乱识忠臣。”中华民族经过了这次大危难,他的弱点和优点统暴露出来。我们就要补救我们的弱点,把住我们的优点。我们的优点在什么地方?就是我们一般老百姓的肯吃苦,我们的兵士在前方这样挨饿受寒,但是冲锋陷阵不辞劳苦,不出怨言。壮丁去当兵虽是出于勉强,但逃兵还是不多,没有什么倒戈或是叛逆的事情。军事三次最大失败,第一次廿六年十一月金山卫之失守,第二次民廿七年十月大鹏湾之上岸,第三次民甘八年十一月钦州的陷落。第一次情形比较与走私无关,但第二、二次均因有势力的商人和军官走私的关系。我们的弱点即在于一般有势力的人的自私自利,不但军事上受影响,即经济亦是如此。四川粮食之所以贵,由于有钱有势的人在那边回积粮食,而一般老百姓则在敌人轰炸之下仍能安居乐业,没有出一句怨言。所以中国人可以说是可以共患难而难与共安乐的民族。
  接振公电 化学系学生电 储润科函
  寄肖堂(约韩竹坪夫人英文教员, 32θ 元) 毅侯函 长望函 允敏No. 11 、诚忘函 振公函 荩谋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