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40年)11月1日 星期五 〔北碚〕

晨昙。今日温度M 26.0°C,m 1 8.2 吧。
〔北暗〕晨罢。今日温度M 26.0 吨, m 1 8.2 吧。

  
  展晤顾一樵。何电话与陈部妖立犬。在北暗剧场遇方令捕与赵太伴夫妇。
  展六点起。八点至科学社左近顾一樵处, 约于明日乘其军赴青木关晤立夫。
  据云立夫将于明日去重庆。余|豆| 寓后即电话青木关,约渠明日早晨一谈。但据立夫,渠明晨六点即出发,故只能赴重庆相晤。幸吴士选闯已来北暗为其子医病,住兼普公寓,故余于今晚可与上选一谈,并看一樵所编《岳飞》戏。
  十一点至彭家园子晤丁撰甫,不值,遂回张家沱。离彭家园虽只四五里,直线不泣二里,而路难行, 雨天则不可走。据一樵及立夫云, 骝先已允将气象所移往遵义,伴余I:IJ兼任。此乃极不方便之事,因气象所新屋将烙成,费四万元,方将安居,可工作,若再迁移,势需一年方可有头绪也。故余能辞浙大固佳,否则辞气象所耳。
  阅《海潮音》廿一卷十号太虚法师《我怎样判摄一切佛法》文,谓印度佛〔教〕分三期。第一期自佛生一百年至六百年,盛行小乘,现以锡兰为中心,传于缅甸、退罗、安南等。第二期自佛生后六百年至一千一百年,行大乘佛教,以中国为中心,盛. 于日本、高丽。三期则为密咒时期,其佛教盛行于西藏及蒙古、西康、甘肃等地云云。又谓佛法虽然是法门无量,而主要的厥为业报。故学佛法以彻明业报为最要紧。不管是说一切皆空也好,诸法唯识也好,净土也好,总越不出业报。
  闻蔚光云,上月廿九号敌机击落昆明欧亚机一架,起火,被焚乘客九人,闻钱乙黎亦在内云。深望其能安全元恙也。〔补注:后知误传,系钱昌淦非钱昌照也。〕三点开气象学会编辑委员会。到蔚光、宝垄、子政、么振声、王华文、杨鉴初,决计以八百元一期出季刊四期。各所材料及报告用油印,按月出版,并通告各会员。
  东南大学〈校)(生〕王恩潮来,知方千里现在磁器口兵工学校为教务长云。晚六点至北暗,住兼善公寓32 号。六点四「分至汉戏园看京戏《打金枝》及《岳飞》。
  查《岳飞》剧系一樵所编,本为话剧,今则京戏。由吴天保起岳飞。开幕即唱《满江红) ,剧中一次, 闭幕一次, 实嫌太多。并有太学生陈东献旗与打秦,最后为王氏毒死,皆莫须有事也。十点散。
  按朱允明函寄金楚珍函王毅候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