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40年)10月28日 星期一 〔北碚〕

睛。温度M 25.6°C,m 12.4 吧。
〔北暗〕睛。温度M 25.6 吨, m 12.4 吧。

  
  绍兴失守,敌至泉埠。今日元警报。
  晨六点起。七点馀借陈士毅徒步至北暗场,知北暗被炸四次,大明厂与惠宇均被炸。前者一次,后者二次,但损失不大。惟工业研究所则遭回禄。人北暗市则松鹤楼、关庙亦均被焚,但附近损失尚不大。最惨者为近江岸之街则全焚已〔不〕能辨认矣。
  八点在此购票乘车(洋车) ,计洋一元。至天生桥京华印书馆晤王毓英,托其印《气象杂志》及自记纸。据云渠公司在印角票,并打一元以上钞票上之字与图章。每日十六箱,每箱五万张,即〈四)(八〕十万张也。据卢二美国钞票纸入水不口,于28 天始化,坏者亦须三天。但中国纸三小时亦化,新近浙江出钞票纸色黄易化云。其子王序宁十九岁,高中未毕业,但喜地理,欲求进益。余嘱其人地理研究所。
  自北暗至天生桥计需半小时。又行二里至熊家大屋, 晤卫深甫及其夫人,谈片刻即告辞。途中谈及孔祥熙与宋子文,深甫以为孔犹优于宋云。
  时已十点。今日又天佳,以为必有警报,徒步囚。在途至江苏医学院附属医院,晤刘文惕医师,不值,至地理研究所晤黄海平。知蕴明曾于今晨去渠所,请求加入海洋组,以其与气象所同人不睦也。
  十一点因。中膳后十二点由所出发,十二点廿分至金刚碑渡口。乘小船渡江至大液口需九分钟。即上山至白屋,洋屋乃士俊与孙本文所居。屋在小山顶上,构造尚佳,乃中农实验所屋。晤郁芬,卧病己八日,起于十九号,初觉疲倦,后热渐高。
  曾至40。,惟今日已远,脉搏” 。中医谓系伤寒, 余则以为否。坐十分钟出,仍船囚。二点回所。四点晤蔚光。六点海平借同事二人来。
  接;尽谋渴振哥雨允敏函宁儿函振沓电通伯函(荐历史教员陶元珍、英文王君)寄骝先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