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昙62° 下午暗晚有薄云月色尚好
晨罢620 下午暗晚有薄云月色尚好

  
  倭机炸北暗大明厂。礁窝井九号竹林中夏季有八哥儿百余,晨晚叫撑不休,儿日来已不见。今日蚊子不咬,织家婆不叫。
  晨六点起。八点至体育场。今日系双十节,故各界举行庆祝典礼,计到各团体、学校等二千余人。余亦为主席团之一,故立台上。高文伯为首席主席。行礼如仪后,并宣誓节约、储蓄。高文伯、步兵学校刘处长、党部郑秘书及余与卢益美、孔福民均有演讲。讲毕,购花等义卖。十点,余即先离场。宣誓必须极郑重,现在凡百宣誓,如节约亦须宣誓,则宣誓即失其意义。实则各人就职宣誓一次,说明必尽忠服务亦已足矣,何必时时须宣誓哉?孔演讲尚佳,但每次必询小学生以是否赞成,而小学生如应声虫之如应斯响,有类美国之Melodrama 情节剧戏,有伤大雅。
  今日实到不过二三千人,而排队报告谓有八千九百余人,又失实甚矣。中国人之不讲精确如此。义买时,余购定二盆菊花,送家只有一盆,且非原物,失信之甚。若使捐款或献金,余亦甚愿,既称义卖,不应如此办法。
  中膳后借允敏至洗马滩一走。今日天气甚佳,有秋高气爽现象。下午涂长望、曾子泉来。余洗滔后至” 一乐也”剃头。晚阅Anatole France The Crime of Sylvω仰Bonrwrd 书。其中(p. 176) 有一段述及青年教育, France 主张养成青年之自己有主张,而不以事事干涉为主。此与近代之教育,尤其德、意、苏之教育宗旨大相矛盾矣。原文抄在十月八日日记上。九点一刻睡。
  接士俊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