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雨晨67°。日中阴时有微雨
昨晚雨晨67。日中阴时有微雨

  
  晨六点起。八点至校。寄允中函,嘱寄卅年度之”国民日记” 一本。因在内地难得有此项目记〔本〕也。阅洪纯著《抗战中之浙大),作为最后一次修改,不日寄去。夏振锋来。又迪生来。十二点回。中膳后阅《宇宙风》乙刊二十七期及《西风)48 期。三点至校。作函与建人、邦华。
  晚六点回。阅Lewi s Broad 著Winston Churchill: Man of War < 温斯顿·丘吉尔:战争先生》。今日接梅函,知渠又拟割扁桃腺。二姊来函,托余派戴兆霆赴昆明,为搬移翼如书籍回湘乡事。
  L. Broad Winston Churchill , (丘吉尔〕生于1874. 其父为Randolph C. ,母为美国人Jennette Jerome 。父曾为财政总长Chancellor of Exchequer ,在Salisbury 内阁任内,十丸世纪末即去世。其母( 生于1 854 ) 再嫁于人二次。W. C. 自小不敏,人Harrow哈罗公学勉强毕业,其父遂令学陆军,以勇敢著。Sand hurst 桑赫斯特陆军学校以第八名毕业。1899 赴南非参与Boer W8Io 19∞归入Commons 众院,初为保守党,以宵-年党员喜指摘为人所忌,遂人自由党。时保守党执政, B alfou r 继Palmerston为首相c 党员Joseph Chamberlai n 约瑟夫· 张伯伦主张帝国自由贸易,而对外国征税,此主张使保守党分裂,而自由党于众院获胜, Churchill 为次长, Rannerman为首相, Asquith 为财长,时Churchill 才卅一岁。二年后B 因病辞, A呵uith 为首相,Ch山chill 升任商部部长,时年34 也。1 9 11 年德国派军舰至Morocco 摩洛哥, 几酿欧战,使英国知所备时, H a1dane 已将陆部整顿就绪,而海军部尚纷乱不堪。1. 9 11年十月乃将Churchill 由内部调任海军部。三年之中将海部整顿就绪。至1 9 14 年六月廿八Archduke F. Ferd inan d 斐边南皇储在Saraj evo 萨拉热窝被刺。七月十七八C hurch iII 不得内阁间意已将海军动员矣。故英军得以援法,因Dardan elles 达达尼尔事件于1 91 5 被迫辞职,赴法参与战争。自欧战后Churchill 即退出政治,虽一度人内阁,但不久即辞。最近置五.年年责Baldwin 与Cαhωa时m1让悦b陪e衍阳r巾阳.制军备会议失败,德国退出国联后, Churchill 即预料欧洲将有第二次大战,可谓有先知之明也。
  接二姊函梅函储润科、刘明水、苏彪甲函建人函罗拨函晓沧函寄杨允中函(允敏寄序叔,il!j安,洋五十元) 建人、邦华函
  

侵晨大雨晨阴74°。下午阴
侵展大雨展阴74。下午阴

  
  荣国禁运废铁至日本共75 种。
  晨六点起。吃面。此间面色黄而味不佳。九点半至何家巷。振公亦未到,总务更将不成样子。故非即日物色人选不可。李旭旦、任美锷、晓峰来,李以HermannWeismann 所著Süd咄est Kiangsu …书相赠。知Weismann 现在德国Thuri gen围林根大学为教授云。十一点田。
  中膳后借允敏及彬彬、宁宁、超超、贤贤等出次东门过木桥。此桥于七月一日为水冲倒后,近以四百元修复,但极不坚固。若遇大雨必元幸矣。由此至小龙山火神庙即物理系所租之实验室也。助教孙涡现住此。学生利用暑期补习实验。此火神庙乃乾嘉时所建。下山后摘黄花甚多。值微雨。二点半回。
  阅Ceogrα:phical Magazine ( 地理杂志)( 六月份)、《西风》及《宇宙风》等。晚五点华昭复及张万珍(张哲民之姊)来。张于两月前离上海来此。据〔云〕沪宁、沪杭路均恢复,车价已加而车上秩序较前为佳。苏州玄庙观前热闹如前,惟四乡则有游击队云。上海食粮虽贵,而百物低廉,现时使用法币,但日本既占安南,不久即进一步而攫上海、香港。未几刚复来,谈及大同〔大学〕。余颇以大|司为虑。因光复、大豆、复旦均于后方有分校,而大同元之,故余以为只有与教会学校如震旦、沪江合并之一途,不然则将人于伪政府之手矣。晚膳后借允敏、刚复至市中。九点半睡。
  脊丁庶为函通伯函Harvard Alumni Bulletin (哈佛大学问学会公报〉
  

竺可桢日记 (1940年)9月28日 星期六

睛中午83°。下午昙 晚有电
睛中午83。下午罢晚有电

  德、意、日宣布同盟,于甘七在柏林签字。贺壮予今日不别而行。又胡建人等回湄潭。
  晨六点起。昨起天又骤热。八点至步兵学校看张鹏飞牙医,嘱制一金套,为左上第二Molar 磨牙之用。给与金戒指一枚,乃希文在湖南以四十余元所购者,时在去年之春夏,目今价当涨一倍。据张云重约一钱余,可制一套有余, 二套不足云。
  阅《大公报》广告,知国立音乐院梅儿已考取,但在一年级。梅拟考三年级,则并不录取一人。此次与考者计150 人,国乐一、二年级取四人,理论作曲组一、二年级取九人,钢琴组一、二年级共取16 人,声乐组一、二年级共取35 人,共计62 人。余即作函与梅,嘱即进一年级,但开学定在十月底云。
  今晨壮予忽不别而行,只留一函,谓环境日趋恶劣,虽欲勉强维持,然恐积怨日深,致生后悔。完全不成理由。因壮予能力太差,资望,亦不足,实难胜任愉快,但大家知总务人选之难,故亦均加原谅。即使知难而退,亦须有一交代,今只一走了事,可谓不负责矣。临走只留一钥匙而已。中午建人、杨守珍等去湄潭,乘校车前往,因酒遵公路迄未断也。总务事暂以振公代, 但振公习气太甚,有空只喜打麻雀,决不能维持总务事。
  午后三点到校。晚借允敏至四方台胡宅,知胡珊与胡璜于今日乘陆大车去渝矣。晚阅July Reader¥Digest < 读者文摘》七月号, 中有关于Matthew Maury 一文,谓百年以前Maury 发现海中风向与海流之变动,制定航海路线,使美、英各国政府每7年可省数千万元云。
  接黄字人、祝廉先、程毓淮函 子政函 宋楚自函
  寄晓沧电 二姊、梅等函 刘明水、纪纫容函 吴斗, 明函 前季宽函 楚白、子政函 寄蔡邦华函

上午阴69°
上午阴690

  
  报传〔向〕美国又借美金二千五百万,因日军侵入越南。陈建功自昆明回。
  晨六点起。据吴润苍云,贵州天气极宜于生姜及块根如地瓜之类。地瓜又名在薯。西南一带称薯为苔,犹如广西之称肥皂为视,皆新造之字也。贵州少太阳,温度低,故瓜之须熟而后吃者如西瓜、金瓜之类均不良,若来熟以前可吃者如黄瓜、南瓜之类则较好,以叶类吃则更好云。接工读学生徐允升、陈家振、王绍先、陈国光、陈伯衡、曾繁年、蒋立中、王国权、崔士英、钱学中等来函,以工读报酬每小时以三角五分计,实嫌太少。今日取定书记、练习生二名与三名。计应试者三十五人,。
  高中毕业为书记,月薪卅元,初中毕业为练习生,月薪甘一元。取定蔡佩璋(圈服务)、许杭珍(女,师院)为书记,翁应峰(注册)、萧运筹(教务)、萧汝豪(生物系) 三人为练习生。
  陈建功自昆明参与六学术团体囚。知此次到会者除昆明附近人外,外埠去者极少;浙大拟聘程毓淮为数学教员亦未能来,因联大薪水高而教课钟点极少故也;联大一年级决迂白沙云云c 六点回。晚膳后借允敏至新城一走。近来遵义人口激增,新老二城,肩摩踵接,所谓疏散,事实适其反而已。
  接刘明水函彭学沛(浩齐)、tß森扬函黄泉函晓沧电接吴斗明函工读学生徐允升等函寄金楚珍、万辉,煌、彭浩齐、陈鹤琴、黄宇人、储润科、黄果函蔡邦华函梁庆椿函杨克毅函
  

晨70° 雨见黄莺
晨700 雨见黄莺

  
  晨六点起。阅Hαroard Alumní Bulletin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五月卅一号出版。内有Win H. Clafin 讲学校财政一文,知哈佛大学最早之基金为Lady Mowlsen所赠,计一百金镑,时在1643 年。至1739 年六月此数已变成7160 元美金。基金之久几达三百年矣,当初利息1 5%( 十五镑) ,迄十丸世纪基金尚少。
  哈佛大学基金及岁出敛基金学校岁出1 840 年$ 646 ,235. 94 ,仪则1869 2 , 258 ,仪)() Eliot 初上任210;5111909 22 , 716 ,仪附Lowell 初土任2 , 106 , 6∞1933 117.967 ,以泊Conant 初上任12 ,986 ,α)()1939 140 .185.6∞目今14 ,α刀,创)()哈佛收入之分析:学费34.2% ,捐助15. 7% ,基金利息50. 1 % ,故一半赖基金,而1/3 赖学费也。
  据《同学会公报》所载,哈佛在校学生一千余人签名反对美国卷人战争,并给六个主张战争之教员以awards 投予称号,称之曰”课室中之大将”general of thec1 assrωm o 19 1 7 年级同学有一函表示态度,说明前次欧战渠等十分之九均往前线,共死28 人。耶鲁大学亦有同样之风潮,但校长Conan t 则于六月间广播Immediateaid to allies 紧密支持同盟国,但并不主张与德国开战而已。
  午后’王保泰、吴鹏高及王仁东来,又学生沈自敏来,为将被退学之借读学生赵梦环说情。三点至校。又有葱谋、潘传烈等为赵说情,而柬星北则为孟寰雄说惰。
  三点半开谈话会,李振吾又为赵梦环说’情。讨论结〔果〕孟寰雄、赵梦环准再试读一学期,如平均不到70 分或有一学程不及格即退学。晚在教职员俱乐部请陈正修晚膳,到杨守珍、亦秋、润苍、鸿造等。
  接李简斋、梅函刘学志函寄王毅侯、自蔚光、彭浩齐函黄季宽电侯苏民爵王倘(欲为)电又面陈剑修函姚思潦咆
  

竺可桢日记 (1940年)9月25日 星期三

侵晨雨。晨阴68°。下午昙.有阳光n 晚十二点大雨,有电光。
侵展雨。晨阴680 。下午罢. 有阳光n 晚十二点大雨,有

  倭兵在海防差事陆。陈锡臣自宜山回。
  晨六点半起。今日侵展又雨,但未几即止。八点半至校。接吕炯函,知渠与郑子政冲突,因为搬屋问题。吕欲先搬家眷, 而郑欲先搬天气部分,因此而口角。子政并破口骂人,使吕蔚光不堪.遥致愤而辞职,此一事也。蔚光疑钱逸云之所以排斥蔚光乃由于蔚光不能留黄仲辰, 二由于不订《宇宙风》与《西风》等云云。又收王毅侯函,知朱骝先就任为代理中央研究院院长后,叔本即提出辞职。十二点回。
  膳后睡一小时到校。胡建人与谈一年级及实验学校事,知刘吉阶地已购得,与杨氏等地共约卅商,均在玉皇观附近,每亩240 元,约须七千余元之谱。湄中决合并于实中,实中教员聘书不日可发,月支一千二百余元,而尚缺数、理等教员也。陈锡臣自宜山至。柴油车在贵阳以五千余元修理后,第一次开贵阳即被车夫(鸦片鬼)袁姓克军偷去车胎二个,值一千余元。而去宜山后,几达一伞月,因途抛锚四次,断钢板四块,可知汽车之不可用矣。-据陈锡臣云,宜山自十喃月迄今域内被炸, 一次在北门外, 而九龙潭黔桂路被炸二次。但警报则日日皆有,生活程度日高,米每百斤二十五元, 与遵义相仿,肉每斤一元二三角。指挥部取消,改称七区督察专员,驻文庙标营。草屋多倒,宜山人口不减少,繁盛如昔云云。
  又中午柏杰生(文俊,中正桥建筑工程主任) 、王榈堵( 筑生,捐款委员主任)、杨文湘、刘钟荫( 肇基)来,为捐款建中正桥事。据〔云〕修桥原拟五万元,现需六万元,已有三万,尚需三万元。建中正桥余允由浙大捐五百元云。晚曾子泉来。
  接李简斋、梅儿、储润科、王肇奋、王毅侯吕炯函 及电(昆明转) 彭浩齐函 黄季宽电 苏步7号、陈锡臣、高文伯函 朱企霞函
  寄黄季宽电 f在扬森函电 苏步青 郑晓沧电

〔金顶山一遵义〕昨晚微雨。晨Drizzle 毛毛雨,九点止。
〔金顶山一遵义〕昨晚微雨。晨Drizzle 毛毛雨,九点止。

  
  日中阴。晚68 0 。
  晨四点馀即醒。此间蚊子多,幸带得有帐子。六点云低,知有雨,未几即有毛毛雨。查玉佛寺建于民廿二年,从前名九龙山,以周西成购玉佛赠寺,故名。亦系十方丛林,但只和尚六人。方丈浅云不在。知客云开,其人极妙。余昨询以自玉佛寺至金顶山之距离,渠谓上山十五里,下山十里。询以有几条路,答曰只一条而已。
  大概以时间算上山要一点半,而下山只消-点钟故云。又渠与张荫麟谈,谓曾云游四诲,至普陀、太华,并懂英、法、日三国语言,惟不懂美国话,真堪喷饭也。
  余与振吾以山下无胜景,山上亦无留恋,故决于今日回遵。遂于晨吃宁波年糕后即七人全体出发,时在毛毛雨中。自玉佛寺出发,须下一坡,叉上山。在山脚有名牛蹄塘,有一踏脚寺,其名颇〔怪〕。内有小学→所。自此即上山,为Li mestone石灰岩与Shale 页岩。石级有若干’已腐烂,故潮湿易滑。经报恩寺(供地藏)、如意殿(财神)、万福寺至山顶下之大殿。七点半出发,九点至玉佛寺,鞋袜尽湿,在灶下烘袜。9 :30 张荫麟等均来。余等至山顶时即遇学生(工学院)李纪和等十一人,渠等亦于昨晨出发,但较余等早一点半钟,故至玉佛寺尚早,遂宿大庙’。据云在玉佛寺时,知客云开又大吹法螺,询彼等是沓来自陆军大学,答以浙江大学, 初不甚解,后乃云彼与浙大校长为素捻。此人之善吹如此。
  自大庙至山顶只十分钟可达,上有平台。据陆军测量局50 , OOO( 分〕之一圈,高度为1460 公尺。余与振吾于十一点( 10 :50) 下山,走26′ 至财神庙(如意殿) ,停九分钟,又下山,约半小时至踏脚寺, 再六分钟至玉佛寺,时正中午。吃年糕、鸡蛋后,涂长望等亦下山。
  余与振吾别涂、任、|陈、李诸人,于1 3 : 10 出发。自九点后雨即停, 但云仍低. 幸路干,故一路.行走甚速,潘炳生挑行李亦甚健足。13:53 至半边街, 14 : 1 0 过新场,1 4 :55 即至稻’作社, 适一半路也,停十分钟。15:05 出发, 1 6 :05 至高石坎, 1 6:16 高桥. 1 6 :34 至遵义北门,又十分钟至寓。适陈鸿逵及陈立太太相继来。五点洗浴。
  晚膳。
  
  

〔遵义一金顶山〕晨阴70°。今日在野外尚见燕子
〔遵义一金顶山〕晨阴70。今日在野外尚见燕子

  
  倭寇在越南登陆。华寿年、孙振望赴澜潭。今日订合间,男生宿舍四座,每座18 , 889.40 ,〔共)75 , 557.ω;女生宿舍一座,每座15 , 675.37;( 共) S 91 , 232. 97 。
  晨六点起。阅章乃器著《物价问题的症结》文。七点一刻至何家巷。八点到吴假初、贺壮予、曾子泉及包工、贵阳建筑公司吴谋立与贵阳派来审计陈德隆。因计算单价等等须相当时间,而余与长望等诸人约好于八点出发赴金顶Lll ,故将合同上( 一份)签名交与被初后自1I 回寓。计第一批工程男生宿舍四座,每座一万八千余元,女生宿舍一座一万四千余,合为九万一千二百余元。第一批付50% ,除材料一万五千元前付一万元外,尚付二万零六百元。
  回寓时则长望已先在,知渠所雇挑夫三人未到,而余叫之校工潘炳生则已来,故余乃反须等涂、李诸人矣。九点长望来,借出北门,适九点。有李振吾、李旭旦、任美锷及张荫麟、陈卓如,合余及长望共七人。路经高桥、高石坎,即一山头,至老鹰岩下之稻作社?略休息,时已中午。余等一行除余令一校工播炳生送余外,尚雇有挑夫三人(其实只能称背夫或驮夫,因此间罕有肩挑者) ,行路甚缓,而张荫麟亦不惯走长路,故~路颇从容。又以天气阴而不雨,均未出汗。
  过稻作社后下山为洞子坪,虽在群山之中,而稻作仍不少。问农夫均云今年有七成收成。此间稻收获,田中水不放干。经下桥新场, 一点三四十分抵半边街,在此吃藕。问藕粉摊主人尚吃鸦片否,据云从前曾吃,后以烟贵戒绝,费二年之力。
  问共产党如何,日好中有不好,以给钱不能兑现。下午三点抵玉佛寺,余等住前楼上。此间一宿二餐,每人一元云。晚膳后至寺后泉水洗足。余借得舒厚信行军床,八点上床即睡。
  寄建人又函
  

晨阴70°。下午阴76°。晚晴。今日尚见黄莺在院中梨树
晨阴700 。下午阴760 。晚晴。今日尚见黄莺在院中梨树

  
  上。
  法倭协定;(1)倭得使用越南东京区之空军机场, (2 )六千人守空军根据地, (3) 得假道侵入Ip 国,( 4 ) 倭军若干驻海防。
  晨六点起。阅《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 ,其中有关海底光线一文〈六月七号) ,谓海水之所以成蓝色,乃由于海水能吸收光线,蓝色较红色吸收为少,故清洁之海水其色作蓝,但若有泥土或其〔他〕杂物则色即变为黄、绿矣。世界最清之水在大四洋Sargasso Sea 马尾藻海与Caribbean 加勒比海,此处在16∞叹尚有微光(在太阳当头时) .鱼能辨认,在浑浊之海水则不过三百叹而已。但海中植物能生长之处则不如此之深,因植物须光作photosynthesis 光合作用作用,旦与晚间Respiration 呼吸作用有平衡,故普通不能超出90 叹云。
  十一点至法院街水井坎晤张荩谋,为图书馆职员联名函周克英在暑期休假半天连续四周事,及借读生赵梦环事。十二点回。午后三点至校。作函与胡建人及蔡邦华。又审计部所派监视员陈德隆来。此次投标以昌华为最低,初次价格较贵阳低至六万元,第二次减后亦相差二万元,而结果给与贵阳建筑公司,昌华方面颇不服。前本校王肇奋已来此道反, 而审计部方面亦不甚解,故必须作…详细之说明也。因建筑图未绘就,故待时日订正式合同。七点因。八点借允敏至蔡寓,因蔡太太明日赴湄潭也。遇陈绵干。八点半〔回〕。九点刚复来。
  接丁绪贤、希文丸月十一、王茹永(王桶增之父,不愿其子从军)、朱骥先、陈建功、丁庶为吕西黄镇球{为物理教员李国鼎事)寄傅梦秋函土楷函胡建人、蔡邦华函晓沧电步青电
  

晨雨66°。日中阴晚间又雨
晨雨66 。日中阴晚间又雨

  
  机工系代袭王兆有、顾余梅来。
  晨六点起。八点至步兵学校请张鹏飞医生补左上第二臼牙,此牙神经既已腐烂取出,经二日之消毒, 今日补就,但因半边已落下, 故张医主张外加金套。同时余右上臼牙只剩第二半颗,若加金套而再作桥与第一小臼牙相连,则左、右二边皆可用。因右下臼〔牙〕尚金,而左下只缺第一臼牙也。每做一牙之金套须金八分,从前每金一分只值一元,现值六元。故张孟闻一颗金牙已去六十元。余以做牙套后咀嚼不甚自然,故等待数日再说。涂长望来,约星期一去金顶山,离约四五十里,有毛佛寺在山下。金顶山高出地面15∞公尺,为附近最高之山。同往者有陈卓如、任美锷、李旭旦、李振吾诸人云。但今、昨二日晚间均雨。
  九点馀至图书馆。自周克英到后颇思整顿,但馆中诸人以向来弛懈,一旦紧张,颇不喜之。适校中有职员得于每〔年〕轮流请假二星期之规定,于是全体国人员即函周欲自下周起各休假半天, 以四周为限,使周无从整理。国人之不识大体至于如此。下午一点蔡太太来d 余至” 一乐也”剃头。作函与晓沧。五点半回。
  晚阅新到之Haroard Alumni Bulletin (哈佛大学同学会公报上知六月十六日哈佛大学举行毕业典礼。适较我校早两个月。二十号授与学位,毕业者大学部八百余人,学位共2 , 347 人, 名誉学位十人, Secretary of Stales 国务钟CordeU HuU 亦得L. D . 学位。据Hull 及Carl Sandberg jJ日州大学Sprous 等所讲则均集中对付德国之侵略,必须全国人民尽忠于民主政体之保持云。十点睡。
  接晓沧电周厚复电陈子宽函陆子桐函接吴主席函(报告事务所所长徐德样有异1a’ 活动)寄湘牙在医学院张孝骞电李相助函晓沧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