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40年)1月5日 星期五 在桂林

晴无云晨50°。午62°。
在桂林晴无云晨50。午62。

  
  8.40 警报, 9:30 紧急, 10 :30 解除。
  晨六点半起。七点一刻早餐。简家纯来。八点乘四号车赴城外将军桥。先至西巷三号湘桂路局晤熊正施,并介绍简君与熊、罗二君,托运简在桂林所购之件至宜山,如电池、纸张等。次至科学印刷社,遇周君,知侠魂纪念册今日不能印好。余嘱简君在桂林催取。遂至电工器材厂,晤代理厂长冯家铮,绍兴兜堕人(斗门人) ,其父名冯繁五。适遇警报,遂至斗鸡山岩洞中。今昨两日均只敌机一架来侦察,而我机则在上空有五六架之多。紧急警报后一小时即解除。余在电工器材厂购得B电池六.个, 每个廿元。遂至对门中央元线电厂晤周维干及总工程师金君。金系揭开大毕业,沈尚贤之同班, 嘉兴人。购得4 灯收报机一具, 价五百元。据云该厂在重庆、昆明均设〈法)(分〕厂。
  在周维干寓中膳。膳后二点乘车借勇叔颐、简家纯至环湖酒店,晤黔桂路驻桂办事处主任钱毒(探斗) ,托由黔桂路汽车运物件至宜山。渠允可。余别勇等,至锡矿管理处遇陈恒安。未几宽甫来。宽甫于卅一自上海回桂林。据云南宁陷落,该处损失矿料锡、鸽、锦共值八十万元。十一月廿一号矿砂已装七船运走,以等一出纳而延误一日。下水二十余里即路不通。二船被炸,五船被掳云。以后锡矿将由广州湾及贵阳出口。余询以运输机关有否能为浙大之助者。据云锡锦联运处及盐业管理处二者或可设法云。余出至” 一乐也”剃头。晚唐现之来,刘石城来。借刘石城、曾膺联在寓晚膳。曾约看京戏,未往。
  寄惠谋电叉托简家纯寄纪念刊(外婆卅本,尹允怀、谈社英、希文、叔谅、晓沧及蔡夫人周恕凌各一本至十本不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