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晨63°。

晴晨63 。

  
  上午八点一刻警报,八点三刻解除。十一点半警报, 一点紧急警报, 二点十分解除。炸贷县。彬彬腹泻。侯家源来。
  晨六点起。七点至校。寄陈剑修电,促其来校。又高尚志来,渠决于日内赴渝参加五届中央党政训练班。余托其交毅候一函,并带麻黄索与梅儿。八点一刻有警报,借高行至对、河,未及小学巳解除,遂回。十一点一刻又有警报,借振〔公〕进点心后过河至小学,与建人谈。至二点十分解除,余已在小学与建人、刘学志、孙振望等中膳矣。回。假寐半小时。至校得希文函,知其又调松滋,从此又接近前方矣。余前函士俊,嘱黄超人设法将希文调往别处工作,最好能有升学之机会。今得复,知其已得黄复函,谓希文应自动请假较好,否则设法由超人调湘,因超人在湘北也。余复士俊函,谓希文告假必不能照准,故嘱黄设法调用。
  晚五点余侯家源来,余与谈在广西圈地事。渠主张由省府设立浙江大学征收地亩’机关,则一切纠纷全归本地人处理矣。余甚善其说。六点开行政会议,到邦华、荩谋、刚复、振吾诸人。七点半〈中)( 晚〕膳。膳后谈至八点半散。
  徐霞客于崇祯十一年二月十六经忻城人宜山县界, 十七至庆远南门,十八至张丹霞墓,十九至百子岩(北山)臼龙洞,甘日至廿五以雨停香山寺即今日西门外之龙江公园,甘六借慧庵至九龙洞,廿七游北岸观音阁雪花洞三门岩, 甘八由庆远四南行往多灵山,晚宿黄部道人茅屋,廿九至多灵山巅,上多奇花。三月初一取原道回,初二至庆远,初三至初八待骑不得,初九由香山寺出发往南丹。
  接臭荣熙电周厚复电允敏画士俊、黄超人函潘尚贞函寄季梁电陈剑修电士俊函梅及王毅侯二函(由高尚志带渝并附麻黄片一瓶) 允敏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