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 (1937年)5月31日 星期一

昙晨18°。

罢 晨18 。

  周承佑来。晚至里西湖廿二号麦里奥特寓晚膳。
  晨五点半起。七点乘车至钱江大桥下二龙头地方之江文理学院,晤李培恩。
  七点半至之江纪念周演讲,题为”中国民族复兴之途径”,讲约四十分钟。偕李培恩至省府礼堂,补行特种考试浙省会计人员临时考试典试委员等宣誓典礼,在省府大礼堂举行,罗霞天监誓,到马寅初、李培恩、许绍棣、雍家源、郑文礼、谢君等,朱骝先为典试委员长,亦到。在省府纪念周后,仪式又重作一次,省府之军乐唱党歌特别慢,而静默三分钟实只一分钟而已,大应改良也。礼毕余即回校。
  十一点本校作纪念周,请朱仲翔讲”浙江矿业之发展”。盖仲翔自民十三年来浙调〔查〕,该时矿税年尚不过七八千元而己,而目前收入则已激增,事业方面如长兴煤矿每年收入可百余万元,每日可采六百吨,每吨约十一元之谱。平阳之矶石每年亦百余万元云云。余谓浙江税收除田赋外,惟锡筒年可二百余万元,但从来元人对于锡馆之历史及其制造之步骤、工人生活之状况加以研究。午后睡一小时。周承佑来,余请其下学期务弗离校。晚七点偕晓沧至Marriott 寓晚膳,到乔年、逸樵及劲夫等。十点回。
  接郁秉坚函 刘粹中函 陈士毅函 特种考试浙省会计人员临时考试典试委员会函 宝堃函 侠函 王平舟
  寄侠、二姊、宝堃、王平舟、雨岩(荐张元秩)、程远帆函

竺可桢日记 (1937年)5月30日 星期日

昙。下午20°。金丝海棠、金银花盛开。

罢。下午20°。金丝海棠、金银花盛开。

  晨偕炯之及在草泉由云栖至琅挡岭,在太和国中膳。张元秩来。张启元同来。
  晨六点起。作函 一通。八点偕炯之赴勾山樵舍晤碟泉先生,偕赴云栖寺。见云栖寺中碑记,知云栖创于嘉靖年间,时有莲池大师,本为茂才,以父母妻子相继物故,遂有出世之意,至八十余而卒。为杭郡人,曾与董其昌来往颇密云。由寺后上山即去秋所走路,但由另一方向。见帽缕花如合欢方开,过茂记茶枝,则第三站已停,而山上茶田亦荒芜不治。至武灵寺询茶农,知高义记主人全不管事,一切统由经理负责,而此经理则一昧敷衍,以是虽已花二十万元之资本,而有目前之现状。
  据采茶女工云,摘茶工钱,每十两给八个铜元,故每日摘四斤亦不过二角而已。在狮子峰见方岩山人吴则墓,即吴天大帝也,在方岩山为一方所信仰,香火极盛。经望仙亭下山至三天堂,遇阎幼甫。乘车至太和园中膳,计自九点起至二点共行五小时,慢极,前次只行三小时。膳后回。睡一小时。
  得二姊函 。又黄公安长函 。晚九点至性存路十四号开浙省会计人员考试委员会。决定取高级四十二名(一百卅人投考)、初级三十八名(一百五十八名投考) ,以五十五分为及格。十点半回。睡。
  接于政、乙黎、二姊、允中、陈士毅、华洋义赈会、袭维裕、杭立武、黄公安函
  寄二姊、子政、若水函

雾佳晨62° F 即16.5°。

雾佳 晨62 0 F 即16.5 。

  上午晤骝先。任藻泉先生来。开校务会议。冯建淮来。范文照又建筑公司薛绳祖及刘君来。
  晨六点起。上午建筑师范文照来,嘱马宗裕陪同赴校内各处看察。范曾为交大设计初步图案,据云交大约有地三百余亩,是则与本校文理及工学院合计不相上下也。又知中央大学曾为新校舍初步设计而公开征求图案,计应征十人,其中第一名基泰公司得二千元,第二董大西得一千二百元,第三范文照得八百元云云。
  十二点往省府晤骝先,与商宝垄出洋由所中补助月美金四十元及气象所请美国庚款事。又谈及浙大设法学院问题,渠谓浙大现省拨十二万,蒋先生在西安时已允由国库拨给,若然则浙省之十二万即可作为设立法学院之用云云。
  遇许元龙及蔡作屏。一点至华欧西餐,并不见佳,但较青年会稍好耳。二点回。再泉先生来,余谓锡馅浙省每年收入税可二百余万元,但竟无人将锡箭之起源作一个研究,实是一桩恨事,绍兴酒亦然。庄泽宣来,交与商务寄来之书交审查。
  四点开校务会议,讨论图书馆章程等问题。至八点始散。
  接商务书馆函 又《农村教育》书一本允中函 霞姊函 接复旦同学会函 (付会费三元)寄楚自函 季梁函 杨渭川函
  

竺可桢日记 (1937年)5月28日 星期五

晨雨,午停。晚雾,云霞极佳。晨19°。

晨雨,午停。晚雾,云霞极佳。晨19°。

  张逸樵来。
  晨六点起。上午作函 十余通,数周积欠之债为之一消。接裘次丰函 ,渠对郁秉坚,谓其学问品性均佳可,余遂决计请郁为工学院主任。张逸樵来,渠下年度曾态度游移,大致拟与周承佑同去留,故余不能不与周切实一谈。〔对〕沈三多,余嘱乔年去函 敦请,以350月薪为条件。得何敬之函 ,谓军械局己在安徽觅得相当房屋,惟以药弹过多,故于九月中始能腾出,虽不及余辈所愿之速,但只要迁移有期,亦佳音也,拟再催促之。
  据鲁珍报告,谓农学院又有发散传单攻击卢亦秋及余个人之事,查无确息。但梁庆椿昨来谓农业经济系助教吴惹元本以共产嫌疑将被开除者,后以李德毅之力荐而得停学一年,于去年毕业,故德李甚,此次风波多为吴所作弄也。六点三刻偕曾炯之至苏堤晚眺,风景佳极。
  接何敬之、侠、裘次丰
  寄裘次丰、沈次由、侠、斯杰、张子春、程纯枢、宋楚白、罗志希、袁寿椿、朱骝先、张宝堃、吕蕴明、郁秉坚函

晨雨,下午停。阴。

晨雨,下午停。阴。

  晨李乔年来。陈叔谅来。鲁君光雾来。晚晤徐叔孙及任藻泉。
  晨六点起。上午阅浙省会计人员招考监试委员章程等。十点至农学院晤卢亦秋,告以毕业生中应将成绩最佳者留为助教,过去所留者往往为活动分子,成绩不良,品性不佳,故农学院之助教最为跋眉,以后须改变政策。至中国银行晤金润泉,适往沪。
  午后睡一小时。陈叔谅来,为毛无止请求旅费赴法参与国际哲学会事,同时其夫人亦拟返法一行,余允由校给资五百元。午后滕照等来,为量游泳池事,决定在健身房旁,已打灰线矣。乔年来,为接洽沈三多回杭事。阅《浙江之气候》文,已为三校矣。
  晚膳后出至句山樵舍晤任藻泉及徐叔荪。据任云,浦阳江本由钱清江至三江入口,又西小江原亦为外江,自两端筑坝遂成运河云。又谓汤绍恩造三江闸时,地方人士及上峰均反对之。现有之汤公寺,当时在海堤上。
  接苏家鉴、李锦沛建筑师、侠函 寄Marriott 、王雪艇、钱乙黎等函
  

竺可桢日记 (1937年)5月26日 星期三

晨雾晨23°。

晨雾晨23 。

  朱国华去广州。下午晤王文伯。曾今可来。梁庆椿来。苏步青来。
  晨六点起。上午作旅行二日之日记,约三千字左右。曾今可来,谋在浙大得一教国文位置。午后一点至溶溶剃头。一点半回。睡半小时。梁庆椿来,据云农学院助教刘讽吾、吴意元及四年级生丁文霖前谋将李德毅重入浙大长农院,现以学期将结束而事尚未发动,故颇急于下子。吴曾探梁之口气,谓如推梁作农学院院长,渠愿否。又吴曾面责卢亦秋,谓其不能办事,谓农院之教授非渠所能对付,卢答谓教授元问题,惟助教则确难对付云云。
  五点晤王文伯。据谓省中现拟在杭州开设一羊毛厂,资本为二百五十万元,其资本来自德籍之犹太人,因在德不能居留,故愿输资至中国,羊毛将由澳洲进口,制上等西装呢,地点未定。关于推广事业,渠上次曾谓拟托浙大代办,现又欲设一委员会以主持之,余谓委员会只可作一咨询机关,如作一执行机关,则非失败不可。
  晚偕曾炯之赴庆春门外一走,马路己修好,城门亦焕然一新。阅浙大与厚记建筑公司建筑游泳池合同,计洋一万六千八百元,八月底完成。
  接浙教育厅、Marriott 、宋楚白、蕴明、宝望、冯夭荣、侠寄陈士毅、蕴明、侠、陶孟和又裘次丰快信

竺可桢日记 (1937年)5月25日 星期二

晨五点已雨。日中雨。至下午阴。九点有电。子夜大雷雨。

晨五点已雨。日中雨。至下午阴。九点有电。子夜大雷雨。

  董伯豪来。开除高工学生陈宜。李乔年来。晓峰、以中来(决请贺昌群)。童玉民来。
  晨六点起。因雨未升旗。自明日起高工一年级大考,六月一日集中军训,故自明日起停止升旗。高工染织一年级学生陈宜不告假擅离校一星期,予以勒令退学处分。七点三刻至车站送Niels Bohr 夫妇上车,何增禄、王淦昌、柬星北并送至长安站。
  九点与晓峰、以中谈下学期决请贺昌群为历史教授,苏叔岳不拟蝉联。午后童玉民来,谓农业经济系反对渠者实只少数人,并谓渠之讲义己参考彭师勤,故必较优。前次发传单,童与徐曰珉实主使之,今又来解释以谋下年度之续聘,可称无耻之尤。李乔年来,谈图书馆更改借书章程事。晚七点偕曾炯之往外一走。九点后雨。人晚,雨倾盆,屋漏。
  据董开章云,三江闸成于明嘉靖年,为太守汤绍恩所筑,当时无水泥,以锡为衔接之媒介物,凡卅二洞,每洞费三千余斤,而民廿三年重修时去锡,共只得七百余斤。绍兴府山上有成化年绍府水利碑,时三江闸尚未造,浙江由鳖子门入海。所谓三江,乃曹娥、之江与浦阳江。浦阳江本由三江入海,崇祯时戴唬为太守,凿迹堪山,使浦阳江入之江。嗣后浦阳江不复由三江入海,彭谊复筑藏溪坝,使天乐乡之水不能向萧、绍二县,刘战山又筑茅山闸,以防钱江水之侵入。至民国初汤寿潜,乃临浦人,以天乐乡地低乃掘藤摸坝,当时绍、萧人士反对之,但迄今二十年无水患Z王。
  接蕴明、子政、范文照、E. N. Marriott
  寄蕴明函 子政函 E. N. Marriott

竺可桢日记 (1937年)5月24日 星期一

晨阴。有阳光。晨22°。金丝海棠盛开,代代花多落,东面一枝正开,桐花落绿。

晨阴。有阳光。晨22°。金丝海棠盛开,代代花多落,东面一枝正开,桐花落绿。

  刘福泰、王平舟〔来〕。Prof. Niels Bohr 尼尔斯·玻尔教授来演讲。范领规送大号福特汽车来。李良(志诚)来卖画,未允。
  晨五点三刻起。因地潮未举行升旗典礼。八点至广济医院,知惠森之遗尸在太平间,至则阔无一人,惟有惠森遗体僵卧在木板上而已。昨杨其泳及士樵谓八点可入殆,恐因购材及衣料未能如时而到,余即回校。
  九点刘福泰来,与谈校中计划,并由鲁珍陪同观文理及工学院。晓峰来,为历史教授拟请贺昌群事。冯言安来,为农学院图书馆张东光患肺病不应任其留职事。
  十一点纪念周,请医药专门学校校长王吉人讲”气候与卫生”。中午邀刘福泰在校中膳。膳后偕至农学院,谓农学院之建筑为Classical 古典式,而其两旁之屋顶则为Dutch Colonial 荷兰殖民地式云。周视毕回,由鲁珍陪同往敷文书院。据报告,知杨其泳与堂士樵出带惠森棺木出发往绍。
  五点Prof. Niels Bohr 尼尔斯·玻尔教授来。渠今年五十二岁,讲话极和蔼可亲,即在文理学院三楼演讲新原子说。余主席,嘱刚复介绍,说十五分钟之久,次Bohr 演讲,凡历一小时半,虽其英文不易解,而所讲系物理,但昕众满座无一走者占七点半由省府招待在省府晚膳,到远帆夫妇及Bohr 夫妇、迪生夫妇、楼光来、刚复、晓沧等。十一点始回。
  接敏求、程纯枢、陶孟和、雷儆寰、张云、斯杰、陈士毅、民众教育馆、李宪之、袁寿椿函
  寄侠

竺可桢日记 (1937年)5月23日 星期日 〔雪窦寺一杭州〕

上午雨十点至寒华亭雾下午三点

〔雪窦寺一杭州〕上午雨十点至寒华亭雾下午三点

  晨六点起。七点乘原轿离雪窦寺。7:15 至东澳,往寻上隐潭,计下凡二百三十五级,因适大雨不克照相,在东澳可见相量岗,即避暑处也。8:30 至下课潭,拍数照。9:45 至仰止亭,见瀑布并不甚高,不过四五百尺而己,千丈岩之名失之于过誉矣。10: 15 又至寒华亭,天雾。10: 30 (至〕入山亭,车己在此相待,乃取道新(昌)高(坝)路出发。沿途峰回路转,不能疾驶。十二点过新昌,未几至三溪,人支线访大佛寺,此处张载阳建有别墅,因张系三溪人也。
  一点过三界,乃上虞、会稽、嵊县三县之交也。沿途均与曹娥江相并行,过德政乡,系绍县最易有水灾之地,因地势低之故。1:30 至蔷坝,余自小即耳其名,但至今始至其地,远不及东关之繁盛。1:45 过东关,见站中元人相待,故未停。2:10 至绍兴,由北海站入城。先至汤公寺水利处,见成化时所刻绍、萧诸县水利图,其时钱江尚在鑫、精二山间入海,三江闸尚未成,而东关与曹娥似隔江相望?。二点三刻至一新义记中膳。膳后即至昌安门,乘电灯公司小轮赴三江闸。3:20 出发。4:15 过陡门闸,系唐代筑。又七里。4:35 至三江闸。上岸看闸桥,桥长105 公尺,系嘉靖年渴绍恩为太守时造,计二十八涵洞,民二十三年以水泥重修,自明迄今时时修理。
  此闸成后绍、萧元水旱之灾,绍民于今德之,为建汤太守庙。闸工系世袭,计十人,工头一人,工资月七元及五元,此外尚有闸田九十余亩给闸民耕种。余等至时,闸工为放水。汤太守立有金、木、水、火、土石碑以定闸之启闭,但标准代有更改。闸之北端有亭,内立锡铸碑,系汤公时代闹中遗锡所铸,计重七百余斤,旁有石尴,系近来于田中掘出,不知何年所造。南端有莫龙庙,乃汤之皂隶,死于闸北,故迄今犹祭之。稍远有汤公庙,中有万历及康熙等碑。今日内江水比外边高一公尺余,一至内江水少,则闸闭而闸江宣泄不畅,潮水所带泥可以淤塞闸江,使与闸顶平。民二十三年大旱时,须开闸江十八里之多,又陡门与三江闸均成于二石山之间,以其基石坚固不走动也。在三江遇高工去年土木毕业生赵望斋。
  5:30 离三江乘原轮回。6:” 至安昌,别董君。7:40 至西兴江边,时雨不止,义渡已停,通融得过江。8:30 至冠生园晚膳。9: ∞回校。知惠森于昨晨十一点去世。晤士樵及杨其泳。十一点睡。  
  

竺可桢日记 (1937年)5月22日 星期六 〔定海一雪窦寺〕

晨睛。八点至定海雨,寻止。日中晴。

〔定海一雪窦寺〕晨睛。八点至定海雨,寻止。日中晴。

  下午四点赴雪窦途中又遇雨。
  晨五点起。五点半即偕何、董二人离新民旅馆至轮埠。沿途均有人破乌贼,去肠中黑色物,盖此时墨鱼正旺之时期也。6:04 飞虹自沈家门开出。7:36 至定海码头。8:∞离定海。9:30 至穿山。沿途轮行如在内河中,因两边均有岛也。因普陀香客甚多,舱中人满,故坐船头土,风劲,故抵雪窦即伤风。此处轮价五角五分。至穿山,即乘四号车取原路回。中途在育王寺停半小时。内有僧人四百余,规模之大远胜于灵隐,一切建筑均缮修簇新,后有水池为自来水之用,闻系禅宗。离此不远(二十余里)有天漳寺,则较此更大,寺前有池蓄鱼鳖甚多。
  十一点至郭县,即至县政府,因水利事须晤县长陈宝麟(号冠灵) ,河北东光人,在郭己八年,素有能名。宁波马路多其所造。渠有计划将姚江入国江前之Meander弯曲取直,上作蓄水,一可以为自来水源,二可以为灌溉之用。预计须款百余万元,但设计中之新江桥则可省去,计约六十万元。惟余姚、慈模两县人士反对,谓潮水不至,则水将落无灌溉之利。其理由据何、董二人意殊不充足。十二点陈县长约在青年会中膳,到第五科科长倪维熊(嘉善人) ,及民政厅王崇熙(辽宁人)。据陈云,部县城区人口三十万,全县五十万,工业极少,只一家棉纱厂,出产有草席、草帽、鱼类,全县教育经费八十余万元,收入以房捐为大宗,年二十余万元,作为公安筑路局用,其余车捐、码头捐年不过各四五万元。膳后偕至江边看裁湾取直地段,在四明公所及亚细亚煤油公司间。
  二点一刻由郭县出发,取道奉新路。三点至溪口,即至武岭学校,晤主任邓士萍,由渠领导参观学校及文昌阁。校之四周皆山,松、柏、棒树均高寻丈,风景之佳得未曾有。据云有学生九百余人,有小学、农业中学,占地百亩余,试验场尚不在〔内〕 ,尚有医院、电灯厂、罐头公司亦该校所办。在小桥上拍刻溪风景一帧。据云水大时可并岸,沿溪即溪口镇,蒋公老宅在也,现其长公子经国夫妇居此。别邓士萍后,偕校中事务郭君至鱼鳞番瞻仰蒋母墓,旁有慈亭。墓在亭之上,颇简,上有中山先生题”蒋母之墓”四字,亭内有其照片,视之四十许人也。据邓云,有去年农院毕业生冯晋明现在此服务云。四点半至人山亭坐轿上山,言明来回上下院潭,每顶三元四角。未至寒华亭即遇雨,未几雨稍停。于六点至飞雪亭,见百丈岩瀑布,寺僧为放爆竹,据云高七百尺。又上升至妙高台,有顺治间石奇禅师墓。6:45 至雪窦寺,寺僧心云招待住藏经楼下。八点半即睡。晚雨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