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浙江大学黔省校舍记

浙江大学1946年迁回杭州,临行前校长竺可桢撰《国立浙江大学黔省校舍记》,刻石立于校长办公室前(今遵义一中校舍)。
碑文全文如下:

岛夷之患兴,区内俶扰,徒都重庆,学多内移。士临贼中者,辄昌险阻,问道来归,国家增学校,延师儒,优其廪给,收而教之。由是西南之名都繁邑,隩区僻壤,往往黉舍相望,弦歌声声洋洋。然顾庶事草创,师资图籍,费备费精,亦其势然也。当是时,国立浙江大学迁徙者数矣。民国二十九年春始抵贵州之遵义,而别置一年级生于青岩,既而以理、农二院处湄潭,文、工二院处遵义,师范学院则分布两县间。湄潭有镇曰永兴,一年级生复徙居之。盖积时新高六稔,而以学院名者五,析系至二十有五,以研究名者一,析部至五。其隶而附者,若工厂、农林之场,中小学之属不一而足。师弟子在校者三千人,其讲堂、寝室、集会、办公、操练、庖福之所,取诸廨宇寺观与假诸第宅之羡者十八九,故其材不庀而具,其功不劳而集,其新筑者取苟而完已。凡为屋之数千有余间,其出自四部七略暨声、光、电、化、算数、农艺、工程之著作,不下五万余册,其仪器以件计者三万,机器以架数者七百有奇,标本部万二千,凡所以安其身,养其知,肄习其能者如此。遭时多故,世不复以简陋见表,甚或有从而誉焉者,可桢窃独忧之。夫至变而莫测者,事也;至赜而无竞者,学也。宋先哲之所以明,而益穷其所未至,以应方来之变,犹惧或踬焉!况区区但袭故迹,无所增进,而谓可与一世角智力,竞雄长,幸存而不替,何其侦欤。校故在杭县,清季为求是书院,院废,为高等学堂,民国十六年易今名。余乃揭求是二字,以与多士共勉焉。军兴以来,初徙建德,再徙泰和,三徙宜山,而留贵州最久,不可以毋记也,故记之以念后之人。

校长 竺可桢

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六月立

灿烂的民族文化 永恒的求是精神

洪星

一座气势恢宏的古建筑群,以其崭新的姿容展现在素有“小江南”之称的湄潭县城,这就是新近修善一新的浙江大学五十年前办学旧址,湄潭文庙。

湄潭文庙始建于明万历48年(公元1620年)。历史上曾因战乱、天灾等原因多次被毁,先后於1842、1859、1878年三次集资重修过。以后又因年久失修,加之解放后被改作职工宿舍,实已破烂不堪,面目全非。

1981年,浙大老校友、浙农大教授唐觉先生来湄访问,使我第一次了解到浙江大学曾在湄潭办学的情况。1984年,浙大地下党及进步学生运动座谈会在湄潭举行,来自北京、上海、杭州、广州的浙大校友参加了会议,并寻访了当年浙大在湄办学旧址,使我对那段历史有了更多的了解。1986年1月,曾来此参加座谈会的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副总编吕东明,周志成、潘衰给我来信写道:“在京的许多浙大校友建议修复某些浙大旧址,其中最有意义的是修复文庙,作为纪念浙大的重要文物。”由此,使我萌生了修复文庙,建立浙大西迁历史陈列馆的念头。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保留一处浙大在黔北的办学纪念地,也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这座象征湄潭历史文化的古建筑,以缅怀先辈,激励后人。

我的初步设想,得到县委和县政府领导间志的赞同和支持。丨936年6月,受县委、政府委托,决定由我率团到浙江大学首次汸问,以取得池们的支持帮助。浙大校长韩桢祥博士、顾问杨士林教授听了我的意见后非常赞赏,认为这是枪救文物、发展文化的重要措施,具有现实意义。经过短暂的协商,共同签署了一个会谈《纪要》,浙大同意捐款五千元,以资助在湄筹建浙大西迁历史陈列馆。在杭访问期间,我们看到浙大附中叫“求是中学”,由此联想到我县湄中也曾是浙大附中,为能与浙大挂钩,把湄中更名“求是中学”,以引进浙大先进的教育文化,对浞进我县教育文化事业的发展,将是很有意义的。浙大领导同志对我的想法亦很赞成,他们说,湄潭是浙大的第二故乡,浙大帮助湄潭是应尽的义务。

从浙大回来后,立即向县委、政府作了汇报。县委、政府领导非常重视,立即以湄发(1986 ) 15号文件转发了代表团与浙大签署的《会谈纪要》。

1986年7月,浙大贵州校友会会长、贵州民族学院院长安毅夫陪同国际著名遗传学家谈家桢教授来湄访问时,我把1 方问浙大的情况及准备修复文庙建陈列馆的打算告诉了他,希望他帮助做些工作。他回省城后即向省文化厅王恒富、潘廷映两位厅长通报了此事,并来信转达了他们的意向。我立即与县委书记华金河、县长周大新相商,决定立即着手办理此事〇1986年8月15日正式向省文化厅送了筹建报告。报告突出了湄潭文庙是浙大西迁办学的重要纪念地,是竺可桢、苏步青、王淦昌、谈家桢、贝时璋等一批我国著名科学家教学和从事科研的重要场所,还是世界著名学者李约瑟作过学术报告,并把浙人称为“东方剑桥”的地方。因此,我们建议修复文

庙,建立“浙大西迁历史陈列馆。”总预算经费为30万元,耍求省解决一半,我县自筹一半。9月初,我和县文管所长舒国华到贵阳,专n向省文管会主任秦天真,文化厅长王恒富和文物处领导作了洋细汇报。1987年2月5日,省文物处处长吴正光、省文管会办公室副主任罗会仁、省文物顾问、省建筑设计院总建筑师李多扶一行专程来湄落实文庙修复工程,并对若干技术问题作了现场指导。8月中旬,省文化厅下达(87)黔文物字第25号文,正式批准拨款维修文庙。

为使工程顺利进行,我们作了许多宣传舆论工作。一是向领导汇报,请他们重视和支持。省委书记胡锦涛、省长王朝文来湄潭时,我向他们作了汇报得到了他们的赞许。胡锦涛同志讲,湄潭是个好地方,浙大这么多名人住过湄潭,可以请他们继续对湄潭作些贡献。副省长龚贤永在王恒富厅长的陪同下,专门到文庙工地视察过。省政协副主席宋树功、文化部群文局长焦勇夫和省文化厅副厅长潘廷映也曾到文庙工地视察指导,二是向省内外关心这件事的知名人士如苏步青、王淦昌、贝时璋、谈家桢、老省委书记周林以及北M、上海、广州等地的浙大校友通拫情况,他们屮许多人来信或题辞表示关心与支持,苏步青教授早在88年就为陈列馆题写了馆名。他们的支持鼓励更坚定了我们办好这件事的决心和信心。

为保证工程的顺利进行,在正式组织实施中,我们采取了下列步骤:

第一,建立领导机构。87年3月,县政府以(S7) 14号文件通知成立修复文庙及筹建浙大西迁陈列馆领导小组,县长周大新任组长,政协主席、县文管会主任洪星任常务副组长,县委f别书记王启扬、副县长任启贤、县人大副主任何其荣、县委宣传部长周学林任副组长,有关部门负责人蔡广节、张大彬、潘学良、周顺民、徐练伯、喻朝璧、舒国华为小组成员。同时聘请了苏步青(全国政协副主席,复旦大学名誉校长)、淡家桢(全国人大常委、上海市人大副主任〉、杨士林(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浙江大学顾问)、江希明(浙江省政协副主席,杭州大学顾问)、安毅夫(浙大贵州校友会长、贵州民族学院名誉院长)、罗会仁(省文物处古建筑师)、张由之(遵义纪念馆顾问)等人为顾问。

第二,做好搬迁工作。县政府即时修建了部分职工宿舍,并发出通知,要求住在文庙的16户人家和托儿所在限期内搬出,以不误工程开工。

第三、落实施工任务。修复工程,明确由县文管所长舒国华负责设计施工。从1987年11月1日正式动工,于1989年9月底主体工程峻工,还对内外环境进行了整修和绿化。整个工程历时两年,耗资约40万元。其中省拨款22万元,县拨款3万元,用于职工建房和搬迁15万元。由于负责工程的全体同志认真负责,,工程管理实行严格的质董把关,财务监督,工程质量优良,多次受到省主管部门和有关专家的好评。四十周年国庆之际,在此举办了湄潭建国四十年成就展览和美术书法展览。

第四,做好陈列馆的组建工作。为落实浙大西迁陈列馆的方案,我于1989年5月再次访问浙江大学。校长路甫祥、校长助理吳世明以及朱宝禄、吴永志、戟锋主任等,听取了我们的初步方案后,表示同意,并责成戟锋主任协助搞好设计。总的指导思想是:实事求是,尊重历史,勤俭节约,讲求实效。鉴于1990年是浙大迁黔五十周年,也是竺可桢先生诞辰100周年,故开馆时间安排在1990年5月为好。

1989年10月,根据与浙大协商的意见,西迁陈列馆的筹备工作正式开始。委托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喻朝璧具体负责陈列馆的组建工作。1990年3月,喻朝璧、徐练伯、舒国华应遨赴杭州出席竺可桢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之际,到浙江大学、浙江农业大学、浙江省档案馆收集史料,制作图片,还拜访了部分浙大老学长、老校友,他们提供了不少珍贵的文物史料。4月初,陈列馆进入制作陈设阶段,由喻朝璧负责撰稿和总体设计,卓艺文、汤蕴初、罗盂亨和陈邡担任美工制作。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工作,于7月中旬完成。整个陈列馆以其史料珍贵齐全,设计制作精美、风格典雅朴实受到好评。贵州省文物管理处长、我省文博专家吴正光同志在开馆前审看了三遍后,称赞道:“这个陈列馆办得好,很有特色。以教育为内容办陈列馆在全国还不多见”。他在《贵州文化》杂志上以“教育史上的光辉篇章”为题发表的文章中写道:“展览办得十分成功,大有百看不厌之感”。“利用文物古迹举办与之相宜的陈列展览,是保护历史遗产,弘扬民族文化,进行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的成功之举。看了这个展览,使我由衷地感到,湄潭县的领导干部和人民群众确实有远见,他们在刚刚解决温饱问题之后,就踌蹐满志地作了一件值得称道的工作”。

1990年盛夏7月,秀丽多姿的湄江之滨汇聚了来自省内外的数以千计的校友佳宾,出席“浙大西迁历史陈列馆”揭幕典礼和“求是中学”挂牌仪式。当络绎不绝的人群步入文庙,观赏这座古建筑古朴典雅的风姿,瞻仰当年浙大西迁办学的光辉业绩和老一代科学家在这里辛勒耕耘所结的累累硕果时,他们发现王淦昌教授轰动世界的“关于探测中微子的建议”的论文就是在这边远小城写成的,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博士曾在这里攻读过。人们惊叹小小的湄潭县城竟有这么多著名学者在此从事过教学科研活动,为祖国培养了一代英才,为中华民族教育及科技事业作出了如此重大贡献。

1990年7月20日下午3时,“浙江大学西迁历史陈列馆”揭幕典礼在文庙大成殿隆重举行。大殿四周朱红墙壁上挂满了海内外浙大校友送来的贺匾、贺辞及书画贈品。正中央一米多高的基座上安放着我国著明教育家、科学家竺可桢先生的半身塑像。在县委书记华金河同志致欢迎辞后,浙江大学校长办公室主任朱宝禄同志宣读了苏步青、王淦昌、谈家桢等浙大老学长的贺电和贺信,并告诉大家:“苏老这次本决定亲自来湄潭参加庆典的,机票都买好了,只是由于临行前身体不适未能成行。他委托我向大家表示歉意,并向大家问好!”这时全场掌声雷动,欢声不绝,更使我这会议主持人激动不已。

接着,浙大前校长,学术委员会主任韩桢祥博士等来宾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韩博士说t “浙大在遵湄七年*是浙大历史上一个重要的发展时期,浙大永远不会忘记遵湄人民的养育之情,遵湄是浙大的第二故乡,文庙是当年浙大艰苦办学的见证。我们非常感谢湄潭人民政府和各级领导为修复保护浙大办学点而作出的英明决策和艰苦努力以及为建立‘浙大西迁陈列馆,作出的可贵贡献。”省政协副主席唐弘仁先生致辞说t “湄潭建立这所陈列馆很有远见,对推动与浙大、浙江省的交流,加强遵义湄潭文化科技事业都有重要意义。”浙大贵州校友会长安毅夫说:“浙大西迁陈列馆的建立和湄潭一中更名求是中学,是对浙大的继续支持,我代表贵州校友会对湄潭这一 A瞻远_的壮举,表示衷心的感谢”。省政协遵义地区工委主任柳耀华说:“陈列馆的建设是黔北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件大好事。不仅有利于彰扬浙大爱国育人之功,而且有利于启迪民智,以文化人,成为激励艰苦创业,弘扬民族文化的课堂”。

7月21日至22日,浙大韩桢祥博士、朱宝禄主任、洪保平同志,浙江农业大学赵明强、许乃章教授,二汽支德瑜总工程师及部分省内外客人参观考察了我县茶场、湄窖酒厂、化肥厂、复烤厂、丝织厂、饲料厂等企事业,并在随后召开的纪念浙大迁湄五十周年座谈会上,对我县经济建设和各项事业的发展发表了许多宝贵的建设性意见。

7月23日,参加开馆庆典的客人怀着对湄潭这片浙大办学故土的深深眷恋之情踏上了归途。然而,竺可桢先生倡导的“求是”精神,湄潭与浙江大学、浙江农业大学及国内外求是学子的深厚情谊,将伴随浙大西迁陈列馆永远留在人们心中。

(本文作者:洪星,湄潭县政协主席)

不朽盛事铸辉煌 ——浙江大学西迁湄潭记略

陈 邡

浙江大学西迁历史陈列馆前言:

一九三七年秋,日军侵略战火你漫中华半壁河山。浙江大学在竺可桢校长率领下,毅然举校玲迁,穿越江南六省,跋涉五千余里,于一九四零年初抵达遵义、湄渾、永兴。定居办学七年。在国难当头,战乱頻仍、物质极其匮乏的年月里,竺可桢先生倡导“求是”学风,广纳名师髦士,浙大汇聚了中国知识分子一代精英。他们胸怀报国之志,力克千难万险,辗转播迁不废学业,环境艰危奋进不息。师生潜心研究,孜孜以求,创累累科研成果,培育一代蜚声中外之求是学子,使浙大嵘起为中国著名高等学府,被誉之为“东方剑桥”。与此同时,亦为穷乡僻壤之黔北播下了现代科学文化种子,对日后遵义、湄潭经济文化发展影响甚巨,乃功盖千秋,泽及后世。尤当年浙大师生与遵湄人民患难与共。相濡以沫,于今传为佳话。为弘杨“求是精神”,彰浙大爱国育人之功,励后人创业不忘教育为本,故建此陈列馆,以资来者鉴焉!

一九九零年七月

的确,正如前言所说的,人们怎能忘记这段难忘的历史呢?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随着芦沟桥的一声枪响,宣告八年抗战的开始,同年浙江大学也开始了她十年流亡办学的艰难生涯。同年8月14日,杭州战势紧迫,11月,为了继续坚持学业,积极抗日,竺可桢校长率领全体师生员工及部分家属,携带大批图书资料和仪器设备,历尽艰辛,几经周折,行程2600余公里,于1940年1月到达贵州。在遵义、湄潭、永兴等地坚持办学直至抗战胜利,并在艰难困苦的历史条件下使浙江大学由一所地方性大学崛起为全国著名高等学府,赢得了“东方剑桥’和“民主堡垒”的声誉。这在中外高等教育史上都是罕见的。浙大在遵湄办学七年,对我国教育、科技事业的发展,对黔北地方科技文化和经济的发展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为了纪念这一彪炳千秋之文化盛事,进一步弘扬“求是精神”,湄潭县政府于1990年充分利用刚修复好的县文庙建此陈列馆。今年5月,值浙江大学百周年校庆,为进一步搞好我县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对广大人民尤其是青少年学生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湄潭县政府拨出专款五万元对浙江大学西迁历史陈列馆进行重新布展。整个展览以竺可桢教育思想贯穿其中,分为“漫漫西迁路”、“遵湄办学史”、“竺公风德颂”、“浙大爱国民主运动”、“求是群芳谱”、“今日求是园”、“湄杭情谊深”等七个部分。观看整个展览使我们了解到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8月〗3日日寇进攻上海,威逼杭州,为了积极抗日,不废学业,9月中旬,浙大一年级新生首迁西天目禅源寺。是年U月初,日寇在距杭州100余公里的金山卫金公亭登陆。12月中旬,南京失陷,杭州局势危急。浙大师生满含悲愤,怀着眷恋之情被迫离幵西子湖畔继续向西迁移。1938年1月,师生步行到达江西吉安,一面复课,完成期末考试,一面派人到泰和准备校舍。一个多月后,全体师生分水陆两路迁至泰和。在泰和期间,浙大师生抗日热情很高,开展了许多抗H活动。竺可桢夫妇率先捐献了他们的结婚戒指,学生自治会发起了给前方将士捐献棉背心的活动。6月下旬至7月初,江西北部的马当、彭泽相继失守,泰和也不是安全之地。因此,浙大不得不再次筹划西迁之地。于是,学校立即组成迁校委员会,竺可桢校长亲自出马。7月3日,竺可桢在武汉找到教育部部长陈立夫,陈同意必要时浙大可再次迁校。为了寻觅校址,竺校长从长沙到广西,寻找合适地点。7月23日,他在桂林得知校中催他回去的电报,其中有他夫人张侠魂患痢疾的内容。7月25日,竺校长急行回到泰和,在浙大长堤上见到了等候在那里的竺梅、竺安、竺宁。因为没见到竺衡就问:“衡儿在哪里?”竺梅呜咽着说:“衡没得了。”竺可桢听后惊呆了,眼泪簌簌流下。他赶紧回到家中,看到夫人因患痢疾卧在床上,身体十分虚弱。竺可桢走到床前探问,张侠魂说她真怕再见不到他了,还问衡儿的病情怎样?(家人怕刺激她隐瞒了竺衡已病逝的情况)竺可桢强忍着悲痛抚慰夫人。8月3日,张侠魂不幸逝世。半月之内,竺可桢强忍接连丧妻失子的创痛,仍然力疾从公,坚持工作。8月10日,浙大教职工为张侠魂举行追悼会,师生们看到竺可桢校长憔悴的面容,全场鸣咽。9月15日。葬夫人和竺衡于泰和松山。

由于战事影响,7月25日起浙大在泰和已无法上课。8月13日,被迫再次西迁。一部分师生步行,一部分师生从水路运送教学仪器于10月到达广西宜山。师生到达广西宜山后,首先遇到的是疟疾的威胁,浙大师生自来此后患疟疾者已达三分之一,其数量相当惊人。同时,也常遭日军的空袭。除此之外吃、穿、住、行都非常困难。一位学生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那时候学校除了借用县城里的文庙以外,就用竹子搭的一些大草棚,开初,我们的‘教室’只是在草棚里挂一块黑板,同学们站着听课,肩膀上用鸡肠带斜挂上一块木板记笔记,学生寝室也是草棚,夜间自修没有课桌,我们常常站在板凳上,在双层床的上层床板上,就着一盏小小的油灯做习题。吃的方面,……饭,好象是够吃的,只是菜,少得可怜,不够分配。食量大的同学,到最后只能吃光饭。但是,师生们皆以苦为乐,情绪高昂,勤奋教学,抗日宣传活动也很活跃。”

1939年11月起,广西的战争十分紧张月15日,日寇在广西南部沿海的龙门港登陆。11月25日,广西南宁失守,竺可祯面对这一现实悲愤不已。一再长吟陆游咏邓艾赴蜀的诗句:“阴平穷寇非难御,如此江山坐付人!”

1940年1月9日,教育部部长陈立夫同意浙大迁贵州,于是浙大正式全面迁校。时值隆冬1到处雪淞冰凌,浙大师生历尽千难万险才抵达贵州。由于遵义到湄潭的公路尚未竣工,以及湄潭、永兴的校舍须增建。所以决定一年级学生暂时在贵阳青岩居住和上课。6月初,浙大农理学院和师范学院理科迁到湄潭,年底一年级也由青岩迁至湄潭永兴镇。至此,从1937年9月起至1940年2月定居遵义、湄潭、永兴止,浙江大学历时两年半的西迁历程,途经浙、赣、粤、湘、桂、黔六省,行程2600公里的西迁暂告一段落。实践证明这一抉择是明智的,使浙大得以在相对安静的黔北山区赢得了七年的宝贵时间,保存和培育了大批的知识分子,并使浙大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1940年1月,浙大迁到贵州后,文学院、工学院和师范学院的文科设在遵义,理学院、农学院和师范学院的理科设在湄潭,一年级新生在永兴。

浙大在遵湄办学七年,学校规模仅有文、工、农三个学院16个学系,教授、副教授70人,学生512人。1946年,浙大复员返杭,发展为7个学院、27个系、1个研究院、4个研究所、5个学部、1个研究室、1个分校、2个先修班及一所附厲中学,另有工场11所、农场有地300亩,有教授、副教授201人,在校学生2171人。

浙大初来湄渾时,物价比较低廉。但亊隔不久,物价猛涨,许多教授都难以维持生计。苏步靑教授一家八口破庙安身,生活困难,吃番寒蘸盐巴过日子,并在庙前开垦出一块约半亩的荒地种蔬菜用于添补生活。工作条件就更艰苦了。著名物理学家、中国核先驱、氢弹之父王淦昌在回忆录中写道:“抗战时期的湄潭,学院没有电灯,用桐油灯照明。”世界著名科学家,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李政道博士(当时李政道在永兴读一年级)在回忆录中写道:“我在浙大的学习条件十分艰苦。物理实验是在破庙里做的,教室和宿舍就在两个会馆里。白天到茶馆看书、作习题,泡上一杯茶,目的是买一个座位,看一天书,茶馆再闹也不管。”尽管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可浙大师生胸怀报国之志,紧紧牢记读书不忘救国、救国不忘读书这一坚强信念。教学科研成果累累。“东方第一”几何学家苏步青先后发表学术论文160多篇、专著7种,在微分几何研究上,开创了一个新堍界,被国际数学界称为“浙大学派”,与美国、意大利两个学派鼎足而三。陈建功的三角函数研究、王淦昌的中微子研究、周厚复的原子理论研究、卢守耕的水稻育种研究等享誉世界。这些科研成果并不是在设备先进、资料充足的科学殿堂里取得的,而是在破庙陋室中。没有电灯照明,没有电炉加温,没有温室等设备,条件十分艰苦,甚至有时冒着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取得的。因而,英国的科学协作代表团团长、剑桥大学的生物学家李约瑟博士曾于1944年先后两次参观浙大。1944年10月22日到浙大参观时,原定参观三天,可李看后认为可看的东西和论文甚多,再延后,结果29日才离校。他对浙大在这样艰苦条件下的学术空气之浓,师生科研水平之高十分惊叹,称浙大为“东方剑桥”。他回国后于1945年10月27日出版的《自然》周刊上对浙大作了高度赞扬:

“在重庆与贵阳之间叫遵义的小城里可以找到浙江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四大学之一。……遵义之东75公里的湄潭,是浙江大学科学活动的中心。在湄潭可以看到科研活动的一片繁忙紧张的情景。在那里,不仅有世界第一流的数学家陈建功、苏步青教授、有世界第一流的原子能物理学家卢鹤绂、王淦昌教授,他们是中国科学事业的希望。”

在参观陈列馆中,还可使我们了解到竺可桢先生为了中国的教育事业,为浙江大学的崛起的光辉奋斗历程。正如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所说:

“竺可桢先生是我国近代科学家、教育家的一面旗帜,气象学界、地理学界的一代宗师,献身共产主义事业的一名忠诚战士。他一生奋斗、一生求是、一生为国为民服务,堪称品格和学问的伟人。”

在陈列馆中,我们还可看到在西迁时期,浙江大学蓬勃发展的爱国民主运动。“黑白文艺社”、“战地服务团”、“反总考斗争”和“倒孔”运动的情景历历在目。使我们了解到了在浙大任教和从浙大毕业后的〗00多位在中国科学院、工程学院任两院院士的科学家的生平以及他们在各条战线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所作出的贡献,了解到了今日浙江大学突飞猛进的发展以及八十年代以来湄杭人民之间的深厚情谊。

总之,观毕浙大西迁历史陈列馆使人们清楚的认识到浙江大学在遵湄办学七年的整个历史和意义。浙大西迁不仅保护了一大批著名的科学家,也培育了数量可观的青年科学家,使相对闭塞落后的黔北地区输人了东南沿海地区现代文明和科技文化的气息,推动了中小学教育,并以良好的学风长远地影响着当地教学风气,推动了黔北农亚科技的应用和髙级农技人员的培养,使我们看到了浙大教授们的高风亮节,学生刻苦治学的精神。’对进一步弘扬求是精神,开展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将发挥出不可估量的作用。

“东方剑桥”在湄潭

喻朝鐾

(一)

在风景秀丽的湄潭城东回龙山下,座落一处古朴典雅的古建筑群,那就是湄潭文庙。

湄潭文庙始建于明万历二十八年(1620年)。在回龙山面西的五级平台上,从上至下,依次布局崇圣寺、大成殿、钟鼓楼、东西辰、大成门、棂星门、月池、状元桥等建筑。明天启二年及清咸丰九年,文庙曾二次毁于兵乱,又两度重修。享到光绪四年,城乡民众募银上漆饰金,方使其“画栋雕梁,流光溢彩,美仑美矣。”

湄潭文庙及其右侧的上学署,左测的文昌宫,堪称旧时湄城高尚文化的象征。据清《湄潭县志》记:“湄城秀于全黔,地雄古播。化成自古,气淑于春。湄水桥边,半鸣弦之室。狮山城下,皆读书之灯。夏则诵而冬则弦,生徒祁祁讲舍;春以椒而秋以桂,学者侃侃文坛。”由此可知旧时湄城文化之发达矣。

本世纪四十年代前,这里设民教馆,后为国民党县党部及县参议会所踞。1940年春至1946年秋,在抗日战争中西迁黔北办学的浙江大学校部设于此,竺可祯先生领师生在此办学达七年之久。新中国成立后,棂星门以下改建成湄潭县府大楼,大成门以上辟作职工宿舍。八十年代中,一些来自北京、上海、杭州的浙大老校友来湄故地重游时,建议修复文庙,建立浙大西迁办学纪念馆。此意见得到省县两级政府的高度重视,立即拨出专款开展文庙维修工程。时任贵州省委书记的胡锦涛同志来湄视察时曾给以关怀和鼓励。他说,“湄潭是个好地方,浙大这么多人在此住过,可以请他们继续对湄潭作些贡献。”

1990年7月,湄潭文庙维修工程竣工。修复后的文庙,基本保存了旧时的原有风貌。大城门前中间的鱼龙高石浮雕保存完好,前后檐柱上端的镂雕木狮,两边屋檐的镂雕图案及前后楢额上的浮雕装饰依然犹存。穿过大城门,便是方石铺面的正方形天井。两边配殿东西莰突起一级,为悬山式木结构建筑。前檐为朱漆曲形博风板装饰。天井后部有花草动物浮雕的石砌拜台,两面耸立着九米多髙重檐四角攒尖顶的钟鼓楼。沿着拜台两边石阶拾级而上,便到了大成殿。大成殿为长22米,通进9. 4米,三面带廊,屋脊上塑有二龙戏珠的重檐歌山顶主体建筑。通过大成殿后面长方形石天井,便是崇圣寺。文庙是湄潭建筑稍美、保存完好古建筑之一,特别是其中的木石雕刻技艺之精湛是不可多得的。

(二)

1990年7月21日,“浙江大学西迁历史陈列馆”在修葺一新的湄潭文庙隆重揭幕,湄潭一中更名“求是中学”挂牌典礼亦同时举行。来自全国各地一百多名浙大校友参加了揭幕庆典。浙江大学、浙江农业大学派代表团莅湄祝贺。当年曾在湄潭任教的苏步青、王淦昌、贝时璋、谈家桢等国内外知名学者发来了贺电、贺函。苏先生还亲笔题写了馆名和校牌,并将当年在湄作的“望江南”词写成条幅赠给陈列馆作纪念:;“湄潭好,黉舍是邻居。不辍弦歌离乱里,常明灯火晚勤初,十室九图书。中外事,万券任翻舒。到处相逢雅语密,一城高僻俗尘疏,谁信在江湖。”

新建成的浙江大学西迁历史陈列馆,把一部五十多年前浙大西迁黔北办学的历史生动地展现在人们眼前。当您走近文庙,映人眼帘的景象立即将您带进一种强烈的历史文化氛围之中。大成门前的园林中,两座高大的石碑记述了文庙的历史沿革和浙大在湄潭的办学历程。大成门上挂着苏老题写的馆牌。步人大成门,前厅中央刻有“前言”的大屏风前,端放着竺可桢先生的半身塑像。屏风背面是竺先生“求是精神”的题词。分布在东西压和钟鼓楼的四个展厅中,“漫漫西迁路”、“遵湄办学史”“竺公风德颂”、“求是群芳谱”、“今是求是园”、“湄杭情谊深”六大部份,共展出了 500多张历史照片和大量珍贵文物。

“漫漫西迁路”,用数十幅历史照片和文物资料,展示了浙江大学一迁浙西,再迁赣中,三迁桂北,终迁遵义、湄潭,历时两年半,跨逾江南六省,拨涉二千六百多公里的艰苦西迁历程。展拒中陈列着竺可桢校长与湄潭政要来往书信、电函、湄潭各界“欢迎浙大迁校协助委员会”历次会议记录。从中可以看到曾迎接过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湄潭人民,又以极大的热忱欢迎另一支被称为“文军长征”的浙大西迁队伍的到来。从此,湄渾人民与浙大师生患难与共,相濡以沫,共同度过了战乱七年的艰苦岁月。

在“遵湄办学史”一馆中,用大量图片和资料展示了浙大师生教学科研取得的奇迹般的光辉业绩。在战乱中,浙大不仅得以生存下来,而且迅速崛起为全国著名高等学府,被来湄潭浙大考察的英国科学家李约瑟博士称为“中国最好的四大学之一,”并冠之以“东方剑桥”的美誉。后人把浙大遵湄办学时期称为浙大历史上最重要的发展时期,也有人称之为浙大的“黄金时代”。其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学校规模由在杭时700余学生,增加到2000多人;原来的3个学院16个学系,增加到6个学院25个学系;新幵设了文、理、工、农四个科研所。二是著名教授学者云集于此,在教学科研中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如苏步青先生在微分几何方面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被称为“东方第一几何学家”,与美国、意大利学派形成竺足鼎立之势;年王淦昌先生《关于探测中微子的建议》论文在美发表后,美国科学家经过实验很快发现了中微子,成为当时轰动物理学界的成就之一。贝时璋、谈家桢、陈建功、罗宗洛、蔡邦华、卢守耕、.吴耕民、张荫麟、涨其的、谭其壤等教授在各自领域内的研究成果都达到了很髙的水平,一些学科名列当时各大学的前矛。在这些著名导师的培育下,一批莘莘学子学有成就,日后成为闻名中外的科学家=>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李政道博士当时就读浙大,曾在永兴茶馆里看书做习题。在陈列馆前檐柱上嵌有〜付贵州浙大校友分会会长安毅夫先生撰写的对联:“抗日峰烟遍九州,忆青衿负籍,千里来此山明水秀地;报国壮志在四海,看红松拔地,万株尽为社会栋梁材。””竺公风德颂”一馆集中展示了竺可桢先生光辉的一生。苏步青先生称颂竺先生:“教育立国,患难兴邦。先生之德,万古流芳。”展柜中存放着竺先生当时的信函手稿、曰记专著及部份纪念他的著作文章。其中最引人注目是厚厚的五册《竺可桢日记》。竺先生一生写了 37年12300天,共900多万字的日记,单是有关湄潭的记述就有150多天共4万多字。竺可桢先生无愧为我国教育界、科学界的一面旗峡,中国气象学界、地理学界的一代宗师,也无愧为二名献身共产主义事业的忠诚战士。他一生奋斗。一生求是,一生为国为民服务,甚称品格和学问的伟人。

“求是群芳谱” 一馆介绍了曾在遵义、湄潭工作和学习过的七十多位我国当代知名科学家、教授和学者的生平。当年在黔北的浙大真可谓人才济济,教授学者云集。李约瑟博士曾在英国《自然周刊》发表文章写道:“在重庆与贵阳之间叫遵义的小城里可以找到浙江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四大学之—。……在遵义之东的湄潭,是浙大科学活动的中心。在湄潭可以看到一片科学活动的繁忙紧张情景。在那里,不仅有世界第一流的气象学家和地理学家竺可桢教授,有世界第一流的数学家陈建功、苏步青教授,还有世界第一流的原子能物理学家卢鹤绂、王途昌教授。他们是中国科学事业的希望。”

“今日求是园”和“湄杭情谊深”分别介绍了今日浙江大学概况及浙大海内外校友与湄潭之间的友好往来及深厚情谊。当年浙大学子曾在教育系系歌中唱道黔山青,乌水长。遭变乱,避南疆,风晨雨夕聚一堂。敬业乐群兮,灿然日彰。学不厌而教不倦兮,发吾先哲之辉光。他年,他年勿相忘。”而今,人们没有也不会忘记那段史诗般的历史。曾任浙大校长的现中科院院长路甬祥博士曾在接待湄潭客人时说过:“遵义、湄潭是浙大的第二故乡。半个世纪后,这种休戚与共的关系依然长存。湄潭人民帮助浙大办学,浙大不会忘记这段历史。”

(三)

在湄潭城北紧挨七星古桥下面的江中,竖卧着一长条形的江心岛。这就是被称为湄城一景的“万鸟归巢”。当年浙大师生客居湄城时,常于傍晚驻足七星桥上,观赏夕阳及万鸟归巢的奇景。在他们依依惜别湄潭返杭东归之时,曾在一首歌中唱道“留得他年寻旧梦,随百鸟,到湄江。”(这里说的百鸟是指肴百种鸟的意思)。

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黔北大地,时光已进人八十年代的时候,求是学人记忆中的湄潭小城变得更漂亮,更迷人了。当年飞去的“鸟儿”又开始从祖国各地,异国他乡“飞”回这块风水宝地访故寻梦。

最先来到湄潭的是浙农大教授,我国著名五倍子研究专家唐觉先生。他先后两次来湄考察五倍子生产,并请来了外国专家,引进了联合国发展基金,帮助建立凤凰山五儀子生产基地。

在来湄故地重游的浙大老学长、老校友中有我国著名遗传学家谈家桢教授、著名历史学家谭其骧教授、浙农大原校长朱祖祥教授、著名生化学家罗登义教授、全国真菌学会会长杨新美教授等。一些因年事已髙不能前来如愿访湄的老人亦常来函,表达对这方故土的深深眷恋之情。

被称为我国核弹先驱的王淦昌先生在寄给陈列馆的信中写道:“四十年代大部份时间我是在湄潭度过的。那时我刚过而立之年,是人生最有活力的时间,加之湄潭山青水秀,风景宜人。我的创造力比较突出,思维特别活跃,在国内外物理杂志上发表了近十篇论文,比其他任何时候都多,就我个人来讲是个奇迹。1997年8月,淦昌先生九十诞辰过后,特别吩咐他的在湄潭生活学习六年多的女儿王韫民、王遵民来湄潭看看。姐妹俩在湄期间,先后走访了他们—家在县城南门外住过的院落,査看了当年王先生教学科研的双修寺物理大楼遗址,还到永兴看了大姐王韫民就学的南华宫、火掩庙和江西会馆,回京后,代表他们的父亲写来了热情洋溢的感谢信。

苏步青先生在湄潭任数学系主任时,带着日本籍夫人和六个孩子住在城南湄水桥边名朝贺寺的破庙中,因战时物价飞涨,生活艰难,他在宅傍开了一块地自种菜吃,还为此写了—首小诗,聊以自慰:

“半亩向阳地,全家仰菜根。曲渠通雨水,密栅远鸡豚。丰歉谁能补,辛勤共尔沦。隐居哪可及,担月过黄昏。”

许多老学长、老校友听说湄潭建成了浙大西迁陈列馆感到十分欣慰,纷纷来函致谢。86年谈家桢先生来过湄潭。他在写给陈列馆揭幕典礼的信中表达了对湄潭的一片深情:“湄潭素有‘小江南’之称,自然环境得天独厚。她山青水秀,人杰地灵,幽美宁静,物产丰富。夕阳西下,漫步江边,此情此景,似人世外桃园。可以说,我的一生在科研上一些重要代表性论文是在湄潭写成的,我引以为自豪的在日后科研和教学中成绩蜚然的学生也是在湄潭培养的。我们吃了循潭的米,喝了湄江的水,是勤劳淳朴的湄潭人民养育了我们。深情厚意,终生难忘。多年来,我渴望再访我的第二故乡,我终于了却了心愿。……我又走过了湄江桥,瞻仰了狮山的雄伟,重睹当年办公的文庙,心奋地找到了当时在天主堂的寓所,这是一幢贵州式的木结构二层楼房,有几家住在里面。……我踏上唐家祠堂(浙大生物系)遗址时,当时情景扳历在目,似乎人也变年轻了许多。……”

远在海外异乡的求是学子每当回忆起在湄潭度过的时光时,常常是津津乐道,兴奋异常。美国堪萨斯大学教授郑学骏先生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湄潭是一座风光明媚的小城,学子有幸,由一个人间天堂(意指杭州)搬到另一个人间天堂。能有福气在这种地方住,真是前世修来。……杭州之美在西湖,湄潭之美在湄江之滨。前者像一个风华绝代的少女,后者则是一个卓约天真的村姑。刚到杭州的人会很快喜欢杭州,可是到湄潭是越住久,越欣赏她的美。她不招人家注意,可是这种美最隽永,最令人怀念。”

1993年秋,寓居美国加州的年近七旬的王乐兮女士在同窗们自办的《湄江春》小刊上发起倡议组织“寻梦团”到湄潭访故寻梦。寻梦团一行30多人在湄潭四天活动中,参观了西迁陈列馆,寻访了当年学习生活过的街巷、住地及玩过的风景名胜,还特意品尝了当年常吃的湄潭糍粑、碗耳糕、凉等风味小吃。这些年近古稀的老人仿佛又回到了天真浪漫的学生时代,一个个争着在纪念地、风景点摄影留念。目睹眼前的一切,他们记忆中那古朴、美丽的湄潭小城依稀如在梦中。为了给哺育他们成长的湄潭父老乡亲一点回报,来访的专家们在湄举办了 “肿瘤防治”酒类酿造新技术”、“特种动物养殖”等学术讲座。还对湄潭经济发展提了许多好的意见和建议。寻梦的游子归去了,但湄江之梦却永远留在他们心中。

浙大西迁陈列馆建馆八年,已接待来自海内外参观客人10余万人次。在远道而来的宾客中有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澳地利客人和台湾同胞。在本省本地参观者中,绝大多数是各级各类学校师生。他们从浙大西迁的伟大壮举中受到深刻教育,立志学好本领,将来报效祖国。而今,西迁陈列馆已成为启迪民智,以文化人的殿堂。

在陈列馆珍藏的赠品中,有一幅是已故的原贵州省长周林先生题写的诗词条幅:
抗战风雷动兮,
浙大西迁来。
爱国救亡兮,
育志士英才。
垦植树木,
览桐茶之茂;
湄水长淸,
观绿水青山之秀。
仰浙大学风兮,
文庙为课堂。
外人誉为“东方剑桥”兮,
今立馆以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