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聿生博士:敢立潮头见真章

白聿生博士:敢立潮头见真章

2011年7月9日,深圳大梅沙喜来登酒店宴会大厅,欢声笑语,华为100G研发庆功宴会正在这里举行。宴会厅门口,网络产品线管理团队正在排队等候,欢迎一位贵宾以及他的团队成员的到来,他就是公司首批FELLOW之一——白聿生博士。

相逢在冬季

走进华为美研所的大门,迎面的一堵墙上挂满了研究所获得的各种专利,而其中超过一半的专利都来自于白博士及他带领的团队。

美籍华裔的白博士1987年6月获得美国哈佛大学博士;1990年8月美国斯坦福大学做博士后。华为与白博士的邂逅,是在2001年IT行业的冬天。因为整体电信网络市场环境的恶劣,白博士供职的公司步履蹒跚。他希望找到一家与自己一样对波分领域有着信心、真正能够将波分技术推向市场的公司。

2001年,时任波分领域负责人的李唯实见到了白博士。交流中,白博士看到了华为对波分的理解和展望,感觉找到了梦想实现的地方,他说“我相信在华为是可以做出一番事业的。”

寒冬过后花争艳

初入华为,白博士并不是很了解华为的系统。他的优势是对商业极其敏感。他总在思考:如何用性价比最优的器件来实现最高端的性能;如何以最小成本实现客户需求;如何用低成本的零件实现高的利润。

一个产品商用了,白博士会主动了解市场需求。他先后实施对欧洲、南美等多种制式的旧光纤的优化工作,提升系统在各种类型光纤上的传输性能,大大推进了波分领域的发展。

2002年,在白博士的主导下,华为推出全球领先地位的波分产品——Super WDM。产品采用当时市场中数量众多而且稳定可靠的2.5G、5G的器件来实现了10G的功能,这种特性不仅使光纤传输最远、单跨传输最长,而且适应各种低端的光纤,实现了高性能低成本,简单易行的工程实施,稳定可靠的质量,以及方便的维护操作,给客户带来巨大的商业价值。

白博士说:“做技术是为了解决产品存在的问题,时刻要想着能否产品化、怎么产品化;做产品就是把现有的技术最优组合。技术再先进,不能创造商业价值的话,对企业来讲没有意义。”

2002年Super WDM产品赢得法国商用合同,这是华为公司第一次突破欧洲市场。当电信行业逐步复苏的时候,业界惊奇地发现,原来在此领域寂寂无闻的华为,已悄然出现在世界电信波分市场占有率的饼图上。

2005年,经过短短三年的发展,华为长途波分市场占有率就上升到了全球第一25%。寒冬开始过去,春天到来,能够迎接明媚阳光的总是生命力顽强的花朵。

40G,弯道超车

电信领域的发展总是突飞猛进,转眼间10G技术已成为过去。当40G的技术到来之时,大家一下子陷入了茫然,因为公司乃至中国,在电信基础技术的积累上都非常薄弱。

早在2001年,友商已开始研发40G,到2008年,相干系统已经非常先进。白博士却做出了另一个大胆的判断,他认为当时相干技术在40G上的使用还存在很多问题,在性能上相干技术比模拟技术强,但是从“商人”角度出发,无论是成本、发展趋势还是产品链的成熟度来看,选择模拟技术有着更好的成本优势和利润空间,因此我们选择了——40G eDQPSK技术。

在白博士的带领下,该技术一炮而响。而作为市场上唯一使用该技术的公司,华为的市场占有率迅速上升到44%,一举占据了除美国外的所有市场,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弯道超车。

传送网开发部部长熊彦说道:“白博士最可贵的是能看到整个通信行业的发展进程,行业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技术,工艺、器件水平什么时候发展到什么阶段,能够以什么样的性价比满足客户的需要,他都会作出准确的判断。”

“Do what you can, with what you have, where you are.”(西奥多·罗斯福的一句格言),这是白博士经常提到的一句话。

Just thinking

2005年,一家以光电集成器件技术见长的公司,只用了短短2年多的时间便爬到了全球波分市场第五的位置,声称他们在40G技术上有了多个突破。波分团队非常着急,认为原来的领先岌岌可危。

白博士还是很冷静,他一边挂着口头禅“Just Thinking”,一边分析相关的技术,发现高速的光电集成在技术上可行,但受限于成品率,造成成本高昂,商业价值将大打折扣。

这次分析也给白博士带来了启示,他敏锐地意识到:“光电集成技术是一种颠覆性的创新,对未来光器件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因此我们必须要掌握。”随后白博士带领波分团队自主研发更高效的光电集成技术,使芯片的成品率能得到商用保证,同时又能满足40G、100G及未来传送技术的发展。

光电集成技术推出后,在10G、40G产品上很快完成试用并得到市场认可,而凭借着这项技术上的积累,也奠定了华为未来持续保持差异化竞争优势的基础。

More thinking before action

通信市场继续发生着深刻而巨大的变化,ICT、“云计算”应运而生、手机终端功能日益强大,信息量如2012洪水滔滔而来,而这些都取决是否有像太平洋一样宽广的管道,能够将之贯通并使之自由地流淌。

100G的时代到来了。

2009年初,华为开始研究100G相干技术。网络产品线组建2091项目组,白博士亲自担任Owner,将预研团队与研发团队专家力量集结在一起。

100G已完全超出白博士之前的研究,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他开始阅读大量的资料,学习新知识,了解全球最好的资源、最领先的技术,清晰地提出我们要达到什么水平才能后来居上,制定出我们的技术发展步骤。传送网专家崔秀国说:“他总是耐心地安抚大家,提醒我们‘More thinking before action?’,欲速则不达,我们欠缺的是技术能力的底蕴,必须多思考。”

2011年6月20日,华为、KPN双方联合在IIR论坛发布了华为100G的成功, 180多个客户现场观看了100G业务演示,并远程观看了KPN现网100G运行情况。截止到2011年11月,华为先后被荷兰、法国、丹麦、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国运营商选为合作伙伴建设100G商用波分网络。

坚持自己的梦想

2011年9月,白博士又多了一项新的头衔,华为公司首批Fellow,这在业界相当于企业中的“院士”。

他的办公桌上总是堆着高高的书籍,那些不是《通讯学报》,就是业界最新的技术论文。当下属遇到困难时,他一边开着玩笑“like a child”,一边又耐心指导。传送网专家张乐伟回忆说:“2007年,有一次我向白博士请教如何采用算法补偿光纤色散的原理,白博士马上就想到了他一年多前曾看过的某大学教授的Paper,还向我详细介绍了论文主要观点,并在一分钟内找到了文章,交给了我。让我敬佩不已。”

生活中的白博士平易近人,常说:“工作生活要平衡,劳逸结合,贵在坚持。”他每天饭后都坚持补充大量的维生素,问其原因时,白博士笑着说:“吃维生素可以保持大脑的活力,更好的思考问题,能够为公司做出更多的创新。”他喜欢古典音乐,品味高雅;也喜欢翻阅《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咀嚼历史;空闲时间,坚持打太极和网球。他说“这样做是对自己负责、对家庭负责,也是对公司负责。”

作为一个技术Fellow,白博士最想对年轻的研发人员说:“研发是辛苦的,坚持自己的研发梦想,也有其内在的乐趣,真心热爱工作才能成就一番事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