呕心沥血 壮心不已——记著名儿科专家厉矞华

呕心沥血 壮心不已——记著名儿科专家厉矞华
陈军

厉矞华教授是浙江省儿科学的奠基人;著名的医学儿科学专家。60年来,厉甭华教授呕心沥血,为儿童的医疗、教学、科研及保健事业作出卓越的贡献,人们称她是家庭幸福的使者、儿童健康的知音。

医学世家 继承父业
厉矞华于1912年2月17日出生在杭州的一个书香门第家庭。厉家五代都是开馆教书人,曾祖父、祖父(厉良玉、篆刻家)是清朝的举人、拔贡,叔祖父是诗人,父亲厉家福(又名厉绥之)是清末的秀才,求学于浙江求是书院,考取清政府派遣日本第一批官费留学生,在日本金泽医科大学学医(与鲁迅先生同班),回国后与好友韩士宏先生等一起创办了浙江医药专科学校(即浙江医科大学前身),任教内科学;后又在杭州劳动路(现在的省军区招待所)办了一所浙江病院,任副院长;1912年至1925年,任陆军医院院长;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厉家福不满国民党的统治,愤然辞职,在杭州开元路开了一个诊所以维持全家生活。母亲是师范学校的毕业生,对子女严格教养,幼时的厉矞华在父母的熏陶下,逐渐养成了好学不倦、忠厚、上进心强的个性。
厉矞华三四岁时就开始识字读书,6岁就能背诵四书五经。
祖父、父亲期望殷切,急望子女快速成材,聘请家庭教师辅导。厉
甭华天资聪明,读书用功,成绩优良。1926年,14岁的 厉矞华高
中毕业,考入了上海一所女子医专。后来女子医专因闹学潮而被
勒令停办。1927年考入上海南洋医学院。不久,该校又因学潮被
勒令停办。1928年,由父亲的朋友、铁路医学院院长胡哲揆教授
介绍, 厉矞华到私立东南医学院(即安徽医学院前身)插班学习。
1929年, 厉矞华考入北平大学医学院。她孜孜不倦地攻读
所有课程,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还掌握了拉丁文、德文与日文。学
习中她深感医生职业的崇高,立志要当一名尽职的好医生。九一
八事变后,东北沦陷,北平发生了罢工、罢课、罢市的抗日救亡运
动,学校停课,她只好回到杭州,在杭州市民医院(即杭州市第一
人民医院前身)见习。学校复课后,她回校继续上学。1934年夏,
22岁的 厉矞华以出色的成绩结束了五年的大学生活,留校任小
儿科助教。工作不久,经北平大学校长徐诵明教授和戈绍龙教授
推荐, 厉矞华东渡日本,在九州帝国大学医学部攻读硕士研究
生。1937年3月,日本政府加紧侵华步伐,战火迫在眉睫,她毅
然回国到母校工作。

在战火中洗礼
1937年7月7日,厉矞华正在北平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值班,蓦然听到卢沟桥方向传来震耳的炮声,她立即意识到,中国人民已点燃了抗击日本侵略军的烽火。热血沸腾的厉矞华再也不能平静,她怀着满腔爱国热情投入了抗日救亡工作。1937年8月,厉矞华跟随北平大学校长徐诵明和他的女儿、北医及日本九州大学的同学徐幼慧到陕西筹建西安临时大学。第二年10月,战火烧到武汉、太原,她们撤离西安,厉矞华暂到成都姑母家居
住。这时,原在北平的几所大学,在陕西汉中合并成立了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厉甭华闻讯后赶到汉中,在西北联大医学院担任儿科讲师,开始教授儿科学。1939年1月22日,26岁的厉矞华经老师介绍,认识了刚刚从日本京都大学医学部毕业回来参加抗战工作的学院内科教授陈礼节,共同的志愿和理想,把他俩紧紧地连结在一起,他们结了婚。在抗战期间,尽管教师薪水低,生活艰苦,但他俩始终相濡以沫,怀着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风雨同舟,不计报酬,积极工作,深受群众的爱戴。
1939年8月,西北联合大学因政治原因,被国民政府教育部长陈立夫勒令改组,分为西北工学院、农学院和医学院,并加强了国民党的“党化教育”。厉矞华、陈礼节夫妇深恶国民党这套做法,与徐诵明教授一起,愤而辞职,离开西北联大到成都,开设了一所名为“礼华诊所”的私人诊所,勉强维持生活。在成都,厉矞华生了长女陈智周。1940年2月,厉矞华的老师、福建省立医学院院长侯宗濂到成都聘请教授创办福建医学院,陈、厉欣然应聘,陈礼节担任医学院内科教授,厉矞华担任小儿科副教授,1942年7月,厉升为小儿科教授。福建省立医学院设在沙县,是抗日前线,战事频繁,日本飞机每天在沙县一带狂轰滥炸,环境十分恶劣、恐怖,但他们抱着为抗战出一份力的信念,将自己渊博的知识和丰富的经验传授给学生,坚持工作达6年之久。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台湾重归祖国。陈礼节应邀去台湾参加接收日本人在医学方面的全部财产,并任台湾大学医学院教授和附属第二医院、第一医院院长、热带病研究所所长、结核病研究所所长等职。稍后,厉矞华也去了台湾,任台北师范学院(现台湾师范大学)生物系教授兼学院医务室主任。在台湾的3年中,他俩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受到台湾同仁的赞扬和敬佩。

创建妇幼保健事业
台湾二二八事件发生后,1948年夏,他们离台回到杭州。陈礼节任省立杭州医院(现浙江中医院)院长兼浙江医学院(现浙江医科大学)教授,厉矞华任省立杭州医院小儿科主任兼浙江医学院教授。面对腐败的政治制度,他们常常流露出一种忧悒,一种对时局的不满,他们盼望黎明的到来。在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扫直逼上海、杭州时,他们接到国民党浙江省卫生处长徐世伦的电话,要他们快离开杭州,并把重要医疗设备和人员一起带走。侧
们还听到美国救济总署藏在城站“红楼”的一批贵重药品在撤退前将予炸毁的消息。面临着两条道路的抉择,他俩暗下决心:人坚决不走,药品非得留下不可。他们还商量了“劫药”的具体方案。第二日,陈礼节组织了医院人员,避开了特务的跟踪,在国民党重兵把守的藏药点——“红楼”,巧妙地将120箱药品运到杭州医院仓库安全地点掩藏。杭州一解放,受伤的解放军战士需要及时治疗,这两位教授就四处忙碌起来。杭州医院原只有60张床位,他们设法租用医院旁边的民宅,扩充到100张床位,还聘请著名外科专家王历耕教授(民进会员,后任周总理保健医师)等到医院为伤员洽伤,并将冒险抢救出来的药品、医疗器械全部用上,使解放军伤员得到了及时正规的治疗。
杭州解放后,厉矞华继续留在浙江医科大学当教授,陈礼节先后任杭州市卫生局副局长、局长,1955年他又被推选为杭州市副市长,分管文教、卫生工作。党和政府重视知识分子,充分发挥他们的医学专长,使他们的心情十分舒畅,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厉蟊华以伟大的母爱,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儿童保健、医疗教学、科学研究事业上。
1951年,厉矞华参加组建浙江省妇幼保健院的工作,任院长。1958年,妇幼两科分开,她又担任了浙江医科大学附属儿童保健医院的第一任院长。
五六十年代,杭州流行麻疹、肝炎、乙型脑炎及中毒性菌痢等疾病。这些病大多发生在孩子身上。发病快,来势猛,传染广,患者常常昏迷、抽筋、呼吸困难,死亡率高。虽说浙医大儿童保健院是全省唯一的专业医院,医生也多,规模较大,但设备差,病床少,怎能满足成千上万患者的要求?厉矞华望着一个个病孩蜡黄的小脸,听着孩子撕心的喊叫和家长低声的抽泣、哀哀肋央求,她的心都碎了。她一面埋头记笔记,在厚厚的医学书堆查找数据,摸索整理治疗方案,一面嘱咐医务人员:“凡来医院求医的,都要收下,来多少,医多少,尽力把每个孩子都治好。”为补充病
床的不足,她请医院将部分护士楼、门诊楼办公室腾出开辟成临
时病房。厉矞华日夜坚守在医院里,组织抢救小组,领导全院医
务人员争分夺秒地工作。在她及所有医护人员的努力下,患儿fr
迅速得到医治,死亡率明显降低。
流行疾病过去了,可厉矞华的心里没有轻松。她在想:要捆
少疾病,抑制儿童传染病的暴发流行,必须坚决走“预防为主”的
道路。厉矞华率先在浙江省开展地段保健工作,建立了儿童保健
组,开设了保健门诊和培训班,给婴幼儿普遍接种卡介苗,预防
结核病韵传播;她还首先用“麻疹减毒活疫苗”,防治麻疹的发
生。在她的努力下,儿童易受传染的脑膜炎发病率也有效地得到
了控制。

《呕心沥血 壮心不已——记著名儿科专家厉矞华》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