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潭“求是读书会”的诞生和作用 关迅飞

湄潭“求是读书会”的诞生和作用
关迅飞
一九四六年浙江大学迁回杭州,临走前新犬学生黄世民,特地找孙x ×谈过一次话。他说: “我们雾走了,要留给你们一批书,但你们不能当作私人截书,要让更多的人渎,充分发挥作用。”又说: “你家是湄潭的绅士,这批书怎祥存放、传阅,要慎重考虑。”当时吩咐,要孙在某夭去车站送行时再交给他。孙按约定时间,在时到车站,但黄已提前走了,由另一俭学生从汽车上搬下两箱书,交给孙。这• 86 •、‘就是解放前湄潭“求是读书会”中这批革命书籍的来源。
这两箱书,共一百多本,全是马列主义理论书籍。其中有《联共(布)党史》、《新哲学大纲》,《斯犬林哲学笔记》,《资本论》以及《论联合政府》、《共产党宣言》、《政治经济学》。这些书都被国民党列为禁书,视为邪端异说,但对我们这些受浙大进步思想影响,热情追求真理的青年来说,却算是雪中送炭,如获至宝,使我们读后,深受教益。
但是,这样多“危险书籍”,如何存放、传阅、让其发挥作用呢?起初,孙××感到放在家里不安全,他一九四七年到贵阳读书时,便将其交给政治土可靠的薛x x 、韩xx 等同志保存,后来,经与原浙大附中同学陈文明、关祖澄等商议,决定按黄世民同志的意见,将各自的藏书一并收集整理,大约四百余本,其中包括《鲁迅全集》,离尔基的《母亲》《童年》以及为《铁流》《死魂灵》《延安一月》等二十年代进步作家作品,利用南街陈文明家楼上,正式组成了泻潭“求是读书会”。既注意安全,又充分安挥这批书的宣传教育作用。
当时议定,凡是政治主要求进步的青年,都可直接或间接参加读书会活动,借阅图书,并利用假日座谈读书心得。书分两类,一类是进步文艺书籍,公开传阅:另一部分,是马列主义书籍,只在可靠的读书会员中秘密传播。当时由于主要成员大都是浙大附中学生,其余青年大都是在浙大进步思想影响下成长起来的,故一致同素,以浙大校训“求是”为名,取名为“求是读书会”。这样,不仅表达了我们继承浙大“求是”精神,追求真理的崇高理想,同时,也是表达我们怀念浙大、仰慕浙大、纪念浙大留书的深情厚意。让“求是”之光,在湄潭发扬光大。
一九四八年,:有j草地?党组织恢复活动,分工何少琦同;也负责青年工11~ J 读书会中的关祖澄等,都是在何少琦月志单线联系节,在学校和青年中进·fi革命活动。他们除在青年中秘密安传党约主张外,同时,分别联系一批青年,充实“读书会" ~以达到团结、教育、组织青年的目的。但当时我门集中那么多马列主义书籍,如被敌人发现,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不仅有坐丰、杀头的危险,而且也会危及湄潭均下党的安全。因此,对这批书的存放和传阅,我们都格外谨慎和小心心怕放在城里不安全,曾转藏E1J 九洞桥乡下,韩××的岳母家里,用大盐菜坛子封藏起来,但离城较远,不便取用,同时也怕取书往返途中被发现。后来又转运离坟较近的斑竹园关祖澄家,并由关转战frJ 农民李仁美家牛圈里,需尊时轮流取出,分散藏放,个别传阅。这批书,引导湄潭数以百计的青年走向革命之路,其作用也是难以估量的。
“读书会”在四八年以后,在中共地下党的积极引导下有了较大发展。黔北特委送来“翻身会组织章程’p ,何少琦同志分别向关祖澄等交代任务,要我们在青年、教师和店员中进行工作,只要思想进步,愿为劳苦大众翻身求解放的都可参加。我们就按组织上的意图,充分发挥“读书会”的作用,使之成为团结、教育青年的核i心,并分工组织歌咏队,兰球队等,做团结、教育青年学生的工作。总之,以读书会为媒介,团结了大批青年。现在回想起来,许多事仍历历在目。
一九四九年四月,国民党又一次对中共地下组织进行血腥镇压,逮捕了共产党员何少琦等同志,并扬言还要进行第二次搜捕。使湄潭这座小小山城,一时阴云密布,读书会也只好由公开转入地下。但“读书会”不少成员,仍坚持战斗,一方面鼓励大家不动摇,不气馁,做好护校工作,一方面,也壳武装斗争作准备,必要时,拉上山打游击,以应付不利局面。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湄潭迎来解放。在解放的第二天, “读书会” 的主要成员20 多名,经中共县工委介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后来又有不少同志考入了军大。这中间,有的同志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光荣的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也有的在各条战线上做出了可喜的成绩。而原来保存的这批革命书籍,亦取回转交给由何少琦同志领导的“湄潭青年会”,从而正式结束了“读书会y’的历史使命。

《湄潭“求是读书会”的诞生和作用 关迅飞》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