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旧梦 露茜

寻旧梦
露茜
与《鸡雁》第五期上〉胡久明引用周本湘老师写的“留得他年,寻旧梦, 随百鸟,到湄江”。使我心范怒放,激起我寻旧梦的心潮,随即着手筹组“寻梦团”,让我们大家去追寻那封存已久的梦境心我四处去函邀约。我的信上说z 就在“今年”寻旧梦,随“倦鸟”到滔江G 因为我们已经没有多少“他年”好等待,而我这海外孤雁,更想趁不太老、体力尚佳之时,了却心愿。我先后接到了北京筑琼、喻丰云,上海仕楼。听涛,包头小绿,江苏钱照和贵阳业华等的目呐? 使我(言心倍增。尤其是仕授。
以东主身份,先回湄潭安排我们的食宿、交通以及游程等等。细心周到、费力劳神,是我们寻梦团的大功臣。
五月十 我们- ·fi六人(钱照玉体违和,业华女儿生产,未毡同行)乘专车经遵义到湄潭、越近湄潭,心情越觉紧张,是不是“近情更切”呢?仕挨将我{门全部安排在他女儿家。为接待我们这些远客,动员他妹妹和女儿两家人,粉刷油漆,添购家具,装置大浴盆,连热水瓶也准备了二十个,真象办喜事。他们忙这忙那,我们是卖至如归。放下行李迫不及待去寻找附中i日址.什么礼堂斗饭厅、教室和我日夜记挂着的桃花,都统统无影无踪!我不由得呆住,心里念着“桃花不知何处去?人来惟有怨东风!”正伤心失望时二看到原来在操场边的那株皂角树,从一堆低矮的屋顶中高高挺立,技繁叶茂,雄伟而又苍劲。我如见到久违的亲人,抱着它不停流泪。我又问自己“为什么?”好久不能自己。
筑琼将我引开,走到求是路,去看文庙,已经吱旧不堪,里面住了不少人家,乱七八糟很是可惜-浙大操场过去觉得很大,而今已变小了。滔江的水, 关刽严重污染,只能远观ω五月十五日由低班老举李羽如等多人,陪同去永兴浙大分部, 又: 去永兴茶场参观,茶场负责人招待新茶,介绍此茶系由茶姑纤手摘取.所以名:菇,果然香醇可口。我买了内两带回美型。中午在浙大分部(现改为区公所办公楼〉吃老弟们队的手工面,很特别,很好吃。
他们不让我白吃,要我们题诗签名留念已不知那位才子, (反正不是我)立刻作成,由计涛代表写在大宣纸土j 末尾我似六人签名。
下午去杨家坪发电厂水库,蓄水湖有两条木船,我们分坐游湖。这里没有污染,空气非常新鲜,湖水十分清凉。我们在船上又开始合唱,这船唱过去,那船唱过来。老弟们记心好,什么《农家乐》、《念故乡》、《热血滔滔》等等全都出笼了。整个水库洋溢我们的歌声、欢笑声和谈话声在青山绿水间,将彼此的心连结在一起,如果时间就此停住, 该有多好!
回到仕揍家又是丰盛的晚餐。我想时光留不住,何不籍录音留此回忆?于是大家练唱毕业歌,由小绿指挥,夜深人静时,录下毕业歌和我们每个人的感想,算是寻梦囚的珍贵记录。
十六日李羽如老弟领我们去观音洞,风水联堡。观音洞已遭破坏;风水联堡曾是我游泳过的地方,那一片竹林,是我的天然更衣室,而今却一根竹子也见不到了,令人好失望!我常和程曙霞、邵英多、何其英来此游玩。她们都是早鸭子不敢下水,有一天一个农夫在对岸对我们犬喊z “女娃子家怎么可以泡在河里?把河水弄脏了,天也不会下雨了。”这真是荒唐的迷信,我才不管呢,昨天在水坝戈!!船,筑琼领先脱下鞋袜p 双脚泡在水里,我也跟着,好过瘾啊!不知道再被农夫看到时是骂,还是笑我们?仕揍、羽如又领我们沿滔江边街上走走。
滔江公园最高处建有凉亭,可以远眺。江东是市区,高楼林立。高大的老平桥,联接着东西两岸,人烟稠密,屋字相连。沿江北上, “百鸟归林”就在眼前。我们来到七星桥, “百乌归林处”拍照。七星桥依旧, “百乌归林”却是林稀乌散,听不到鸟叫。只有水面上几只白鹅正戏着绿波,兰夭白云,反映出一幅恬美的图画。
浸步街头,回忆过去赶集时,英多和我买些麦芽糖和花生, f1J 宿舍用奶粉罐子放在盆子的炭火上熬龙生糖,我们吃得津津有味,当时真是很“享受”呢。重访“滔江饭店”。四十六年前我考附中时住在这里c 当时是新建三层楼房,很有气派,而今破落不堪,面目全非!
门前挂的是“滔江照相馆”招牌,也不象在营业。我想上楼去看看我过去住过的房问,不得其门而入,奈何!由街的对角,可以望见该楼顶侧面的培上,仍有“滔江饭店”肉个大字,惜已模糊不清,我仍留影纪念。这是除了皂角村之外第二件可以供我真实回忆的纪念物。
晚上,羽如邀寻梦因之人去他家吃饭,他先带我们参观附近的县立医院,由院长陪同,各处走了气圈。院内病房,病理室,手术房j门诊部等等一应俱全,院长、医生、护士都年轻敬业,渭江能有此完善的医院是居民之福。
饭后,低班二十多位校友在招待所大厅举行座谈、惜别茶话会。首先自我介绍,接着自由发言,有人建议重修文庙,有人建议成立图书馆,有人建议好好维护这株象征母校遗址的皂角衬,我觉得都很好,举双手赞成,并尽力支持,乐观其成。喻才云和筑琼讲话时激动得流泪,我j包若皂角衬发泄过了,强忍下去,他们一致希望我佼传达他们对老校长的敬爱和祝福。也希望能象我们班一样有一张校长的玉照J 我乐于将此意转呈老,咬长。今晚的茶话会是常情交流,是欢聚也是惜别,在互道珍重声中散会3五月十七日晨,筑琼和我再去满江边作最后巡礼,晨曦下的酒山、漏水有份朦胧的美,象睡梦中怕少女,更加抚媚,远处的七豆桥,这上一层似纱的雾,我们留下这历史镜头,我魂… 81 •牵梦萦中的湄潭啊!我又终于来到你的面前,却是来去匆匆,又将告别,凝望着凉凉流水,一时无奈凄怆袭上心头。
注:露茜、原系浙大附中学生、在湄潭就读数年,现居美国。

《寻旧梦 露茜》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