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在我心中 阚家蓂

浙大在我心中
(北美)阚家蓂
一九四〇年夏季,我在贵阳,报考浙江大学文学院史地系。开学时,我北上遵义,暂时住杨柳街女生宿舍内.浙江大学给我第一个印象,是诚毅、务实、庄严而不死板。活泼而不浮夸。清新高洁的气氛中,有一种欧洲学院里典雅补质的风范。我,随即就在这典雅朴质的环境中素沐了四年。
我们这一班,一年级时在贵州湄潭永兴场;二年级时在湄潭县城;二、四年级在遵义。这四年中,我足迹踏遍黔北三地,度过很多欢乐兴奋的时光,但也遭逢到艰难困苦的日子@我受过好几位诲人不倦的师长训诲,我也受过好几位患难之交的朋友的关怀,我过着一生中最多彩多姿的日子,即使是在走出校门后这四十多年之中,那段新鲜美丽的大学生活,仍时常在我心中盘旋。
黔北三处校址,各有所长2 朴质的永兴场,只有一条短短的大街,依然保持农村泥土的芳香。春天里,新绿遍野,柳梢披风,给往来于江馆、楚馆之间的这批新入大学的女孩子们,编织很多绚丽的梦,像天边的五彩云霞?只觉光明灿烂,前程似锦。夏天,烈日当空,我喜欢小城湄潭的静滥,新重放后,处处绿阴照人,北门内,小山坡旁,新建的两层楼女生宿舍,明明开旷,房门开处即是走廊和庭院,廊里廊外的笑语歌声,把这群女孩子更显得青春洋溢,活泼动人。当秋高气爽时,渴潭又有一种清新气氛。这时云敛长空,天显得特别高,水澄远浦;地也显得特别净,疏林摇落下,一批批学生常于傍晚时分漫步河边,悠然寄畅,满身都是书香。冬天,最好在遵义,躲在女生宿舍里自修;任外面寒风萧索,你感到里面还是温暖宜人,偶尔一场小雪,雪雾天晴时,有人叫着: "到城墙上去踏雪寻梅啊!”虽然城墙已残缺不全,梅花也只找到两三株,但那份情调,却使人兴味无穷。
浙大四年,我虽过着这种平凡的生活,但我却有无限的乐趣也求知是一种乐趣,上课、下课,跑图书馆,啃书赶报告,考试,忙得孜孜不倦.乐趣无穷。若能考得好,或得到老师嘉奖,那就兴高采烈了。
课外活动,也是一种乐趣。那时正值抗战后期,烽烟未了严灾难频仍。浙大学生爱国之情是从不后人的。所以,经常有义卖、捐款、救灾演戏等等活动,一方面是为国家i 再方面也为自己娱乐一番。等到“戏”过境迁,在真实生活中,又凭添许多笑料。我们互相捉狭着;赠绰号;背台词;某人是: “天字第一号” ;某农是;“假贵妃”;某人是“李凤姐”。朋友中有人生气了,大家就跟她逗趣,腰一弯,叫一音i P禀皇娘”,有人要回宿舍,就把手一扬说: “咱们摆驾回宫吧" IQ - 大家的机智‘幽默,往往带来了满屋的笑声。
郊游、远足,更是有趣,到那山明水秀之乡去一天,既可洗涤身心之疲劳,亦可增长见闻,若有老师同行,还可敲他一次竹杠请客,情趣更好。有一次我们居然要老师买只鸡杀来。
吃,在当时是多难得的事啊!
散步步也是一种乐趣。三五好友,漫步在湄潭街头,苍芒暮色里,在晚风中游荡,荡出老师们上课时怪模样。
“‘大块头’已经办移交啦!听说在茶馆里,倒有点须眉气呢!”“咳!我今天又碰到‘回头一笑’了,下课时她站在门口等他,见他来了,她慢吞吞地对他回首一笑.真媚!我跟在她后面,也喋哧一笑,笑了出来。”“×老师今早不但长衫下摆扣子未扣,领子上的纽子也未扣呢老师土课架子最足,在讲台上一站,怀表掏出放到桌丰,然后服扫四周,喉头轻声一‘呼舍’,最后才开始讲课。”大家东一句,西一句,谈到高兴处,就指手划脚地停留在那儿,光影朦胧中,只听到哗然大笑声,却忘了我们置身在大街之中。晚间,各人一灯费贺,埋头苦读.倦了,买点花生、地瓜来吃,大家紧贴一起,促膝而谈,这时,各人都流露出藏在心底的秘密,关怀着千里外烽火中的家园;而后又讨论人生;计划将来,将来;将来我们要肩挑重任,救国救民。
这些,常使我们兴奋_个晚上 “大学生”嘛!那时大学生多骄傲,尤其是国立大学的,经过千挑万选才能进入。那段雄心万丈的大学生生涯啊!以后也永不再来,空留着在我心中缭纱摇晃。
但我也曾有过艰难困苦的日子,抗日战争中生活艰难,衣食不全,我们穿的是蓝布旗袍[吃的是“八宝饭”〈饭里有砂子,禅子,老鼠屎……〉助以豆芽、白菜二番薯……等,有时身边连一个零用钱也没有。记得有次我口袋中只剩五块钱,正预备上街买卫生纸,一位好友跑来了,对我说道z “老阙,馋死了,真想去吃硫面啊!没得钱啦!”"我也没得钱,只剩五块钱,要去买草纸。”“我草纸很多,分一半给你,我们先一人吃一碗面去”。
多么可笑,可怜!我们是经常在跟穷困斗争的,所幸那时有贷金,也可工读,老师们常帮忙,给点稿子让你抄写,可赚点零用,才不致受冻馁之灾。到现在我还不了解,我们当初是怎么混过来的?我只记得我从未被穷苦流过一滴泪,而且意志极为坚强,大家都穷嘛!何况“天将降大任于我们”,必先劳其心志,苦其筋骨的,前途正未可限量呢!也许这些美丽的幻想支持着我们,才使我们度过那些艰难困苦的日子E 现在虽然这些幻想都巳成陈迹,但那段事实却铭刻在我的心版之上,这也是一件值得赞扬的浙大精神。
时至今日,我仍庆幸我当年能进,入浙大。
我非常感谢浙大给我一个完整的通才教育。我所读的虽然是史地系,但范围却非常广泛。从那没有标点的史记、资治通鉴,读到西洋通史、罗马史;从天空中的大气运行,读到地球下面的地层和岩石;从古典诗词歌赋,读到现代的报刊文艺。可说是上下古今无所不包,这使我后来养成一种博览群书的习惯,没有钻牛角尖而同社会脱节。我又很幸运遇到几位好老师,使我在基本地理学科上打了一个扎实的根基心因此我后来来美读书时,本科并无多大障碍。更有甚者,有两位老师在我毕业后这几十年中,仍在敦敦训诲,使我在课业与事业方面,能自惕自励,展续不辍,尚未被人海所吞没,至今都令我心感无已!
我更幸运,有很多“浙大人”帮我忙,直到今天,在浙大校友中,我还是一位受惠的人。
我在湄潭浙大一、二年级时,有位中学时代的好友也在浙大,我们食同桌,居回所,有好吃的东西,她二定分一半给我。冬天,我们棉被不够,就挤在→起同眠,这使我无就无虑地过了两年。另f位是我的本家,算起来r他比我小一辈,但我们很谈得来,是,“忘辈交”,记得有年冬天,他辗转托人弄到一双皮鞋给我,使我两年之内没有受“前镜后空”之苦。
〈鞋袜前后有破洞〉一九四,九年春我来美时,旅费不足,他将全部金饰都拿来给我变卖,连他母亲一只有纪念性的戒指也给我卖掉了。这件事噜我一直耿耿于心,心头上留着永恒的印记。俨-我来美后,许多校友都精诚团结,我仍然是一个受惠者斗早年我旅行波士顿时, : 曾小产一次,后来在一位师母家休养一,周?境过困难。
时期。以后我体弱多病,校友们莫不热心帮忙;介绍医药;介绍书刊……。在美国,我有很多关怀我的校友,在台湾或国内时也是一样,最帮我忙的、最照顾我的,还是一批浙大校友。这当中的事太多了,我不能一一记载,这些浓情盛意,我只能铭记心头,永志不忘。
佛经上曾说:我们今生能碰一面,前世也不知有过多少困缘!那我们今世和浙大这些人的因缘,-恐怕已累积不知多少世的香火了,多难得啊! ’,, 、.我离开校门已四十二年了,这些年来?我沾浙大的光,占了很多便宜。每当有人问起我是国内哪个大学毕业的?我心里充满了骄傲和光彩,昂然回答他们是“浙大”。就好像从前科举时代中了状元或进士一样,可使你一生享用不尽只是我毕业之后,碌碌庸庸,一无建树。既未能回馈浙大于万一,亦空负老师企望,往日的雄心壮志全都付与云烟,真令人不胜歉疚!不过许多年来,我始终忘情不了浙大,我心中所想的和生活上所留恋的,不是美国式的锦衣玉食,高楼香车。我所怀念的,依然是永兴场的江馆、楚馆;湄潭的文庸、唱湘江:遵义的何家巷,杨柳街。那晴风里飘荡在江畔的歌声,那等晚霞光洒遍的马路中漫步f.’以及那寒窗夜雨中的挑汀共读……生还有啊!
那些两鬓风霜为生活而奔波的老教授,那些常被女生所取笑的“犬呆子”、“小傻瓜”的好青年3 所有这许许多多的“浙大人?和浙大旧事,都将永远永远地在我心中。

《浙大在我心中 阚家蓂》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