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龙泉分校二年的回忆 宋晞

浙大龙泉分校二年的回忆
宋晞

一、联商毕业到考取浙大分钱。
民国三十年春,我毕业于丽水县碧湖镇的省立联合高级中学。战时的碧湖虽为小镇,却颇为热闹,因为除了联合商中、联合初中与联合师范(设在碧湖附近的三峰〉外,还有省训练团、省审计处等单位。我于春季毕业,距报考大学还有半年时间,正巧省审计处招考录事,同班同学曹祖恳、黄源纸、费菊辰与我等四人被录用,担任抄写工作。我们均准备报考大学, 当时浙江大学龙泉分校与厦门大学办理联合招生,,碧湖设有考区,就在联高举行。我报考浙大龙泉分校,黄、费二冗报考厦门大学,后来放榜均被录取,曹兄则考取交通大学。
浙大龙泉分校文学院只有中文、外文两系,我进中文系,自一九四一年秋到二九四三年夏〈民国三十年秩到三十二年夏〉,都在龙泉县的坊下度过,屈指数来,四十八年过37去了,迫忆起来,犹历历如昨。
、二、丽龙遭.t.我的老家是碧湖北面的九龙乡〈今己易名为平原乡〉, 、··EE’f1·1,.到碧湖只有十华里的路程,前往龙泉有水、陆两路可行。水路是边回江而上,陆路则是到碧湖对岸的桃山溪口搭趁丽龙公路班军。这两年中寒暑假总是返回故乡的。一九四二年暑假,适逢日军进犯丽水,前往松阳,九龙为其必经之地,我们都避难到山区去。自龙泉回碧湖有时也乘船,顺流而下也不算慢。印象最深刻的-次,就是一九四一年冬,我的母亲去世,请假回家奔丧,就是坐船的。从碧湖到龙泉要经过云和县,云和在战时为省政府所在地,因此省议会也在那里,且设立省立处州师范学校。按浙江省在清代分为十一府,处州府为最后一府,包括十县,府治就设在丽水县城。所以我经过云和,到龙泉去念大学特别感到亲切。因为在平时,省.立十一中〈后来改为省立处州中学,现则改名丽水中学〉,是在丽水域内,处属各县学生考取省中,虽远道而来,然每.引以为荣。当时我到偏远的龙泉去求学,特顺便参观龙泉的宝剑制造业与历史上著名的瓷器业,以及可以吃到香菇等佳肴,是早已心向往之的。
三、分钱的老师38龙泉分校一年级生是在坊下附近的石坑珑之克难校合作息,宿舍、教室、餐厅都在那里,山腰里的房屋被松树所环绕,在那环境里读书,别有风味。寝室是上下铺,教室兼自,修室。餐厅用餐萝每桌定量分配自饭→小桶,温饱没有问‘ 题。分校主任郑晓沧先生对学生很和蔼关怀,)年级沈金相老师教因父思想,王季思老师教国文,张其荐老师教英文,他们学问渊博,督促颇严。我们中文系的学生对国文自感兴趣,在作文的习作上也比较起劲。《中国通史》是张垄〈字、1 4 、1 1慕蓦〉老师教的,他每次上课带来卡片,讲话虽带温州腔,听惯了也全能懂得。二年级才迁到坊下曾家大宅, 宿舍与I 餐厅很近,教室则在大宅的主屋内,文学院的中文、外文两系,有一间固定教室,课余自修也在那里。那时晚上点油灯,尤其是冬天,山间气温低,大家备有火笼以取暖。每逢周末,几位兴趣相投的同学在教室内打桥牌,或者玩“二十-点”,有时到深夜才散。二年级的课程有孙养瘤老师的《诗.. 经》、胡伦清老师的《论孟》、夏承焘(字瞿禅〉老师的《词选》、张慕蓦老师的《中国近代通史》、韩雁门老师的《地质学》、季平子老师的《西洋通史》等。季老师是龙泉人,出身北京清华大学,他说话是一口京片子,昕来很舒服。我原保存有ll老师的墨宝,可是在动乱中早已不知去向了。这39半年中使我记忆最深附有两件事: -、是《社会学》的教师,起初是留学比利时鲁汶大学的王育兰老师担任r 他首次来上课穿着燕尾服,开讲的内容是“大造”如何如何。第二次授课的内容依然是讲“大造”,在宣扬宗教。同学们经过两次的昕讲p 觉恃这不是《社会学》,就一起退选了,后来另请一位女老师来讲授,至少是讲《社会学》,大家也就相安无事了。二是. ·ζ 哲学概论》的老师,是中央大学出身的吴江冷先生,为主季思老师所推荐,他是精研佛学的。所讲内容以佛教精义为主,与《哲学概论》内容不相切合,大家兴趣索然,不愿上课,演成风潮,吴先生离开了,王老师也因此而辞职,后来终被劝请了回来。我们的《哲学概论》成绩自然是红学。后来到遵义浙大本校,修谢幼伟师的《哲学概论》,由于教授得法,获益良多,战时在东南地区师资难求,也是事实。
、..四、少披同学近况。.在学期间的同学比较接近的,中文系有方天锡、孙多吉等,外文系有罗茂彬、向克强等。二年级时新来的同学外文•系有屠益箴、戴潮声等。方、向等同学久元联系,近况不明。孙多吉兄则在青田办学,担任中山中学副校长云。罗茂彬冗现在台北市中国文化大学英国文学系担任数授,近且主编英文中国文化季刊(Chinese Culture) o 屠益箴学长担40.任驻外新闻参事有年?现已退休F 定居在台北, 戴潮声学长曾担任台大外文烹讲师,中央日报总编挣£ 后全家赴美定居。在分校时理、工、农、师范等学院的同学.现在台湾与美国的人数不少,有的在职.有的已退休,常有联系。
罩、前往遵义总校一九四三年(民国三十二年〉暑假期,分校二年级同学准备前往遵义木校继续学业的不少,当然就近进暨南大学与厦门犬学的也占相当数量。当时我们组织西迁团趴.鉴于上-年四迁同学坐船经过福建北部,被土匪抢劫,女同学被扣几成“押寨夫人”的惊险遭遇,我们决定坐汽车前往,承在三战区任交通处长的周永年学长协助,使我们一行自龙泉出发,经过福建的浦城、光泽、到江西的零部,赣州,到达大庚,都是乘坐公路班车。进入广东的韶关,才改乘火车到衡阳,换乘湘桂路火车经桂林、柳州?到达金城江。然后乘坐''黄鱼车” (载运鸽砂的十轮卡车,鸽砂很重,所以车上可以放行李,行李上可以坐人,司机则有额外收入,〉到达贵阳,改乘公路班车抵达黔北遵义。全程费去二十多天,同车的向克强兄在金城江坐上“黄鱼车”·因道路弯曲,颠波不己,他由呕吐而不支,勉强到了贵阳,在旅舍休息了两天,才霍然而愈。我们这一群的年轻学子的奋发直前,不顾前途艰险,努41- 1 牛,…力向学的精神,是值得回忆的。

【作者简介】
宋晞,字旭轩,浙江丽水人,文学院中文系1945届,浙大史地研究所毕业,复进羹国哥伦比亚文学研究院在文学硕士。现任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研究所博士班主任.是研究宋史的著名学者。

《浙大龙泉分校二年的回忆 宋晞》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