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芳野——浙大龙泉分校

忆芳野——浙大龙泉分校
吴维偁 申屠光

暴 罐
芳野是母校龙泉分校的所在地,离开龙泉城约八里左右,
原名坊下,是一个仅有数十户居民的小材落。设立分校后,就
成为吸收东南各省莘莘学子的基地。分校主任郑晓沧先生就
将它更名为“芳野”,寓意芳草遍原野也。村子里有一座曾
家大院,主屋有三楼,偏屋很多。分校的行政办公室、文、
理、工、农四学院的教室、自修室、师生宿舍、食堂都集中
于这一个大院里,堪称济济一堂,是国内所罕见的。房屋的
使用,非常经济,文学院与农学院合用自修室。一壁之隔的
工学院则是教室兼自修室@理学院设在楼下.因为教学生活
都在同一个大院里,天天见面,所以各院系的同学不但彼此
’注,鹿洞,即白鹿洞书院,宋时朱子曾讲学其地。
熟悉,而且学习上时常切磋,同窗之谊特别深厚.师生关系
也是非常密切,路上遇见即使是不曾授到课的师长,也要寒
喧一番,互相致意,不象一般大学那样,隔院、隔系如隔
山,平时很少来往或互不相识。象我读农经系的与好几位理、
工、文学院的同学有交谊,就不足为奇了.

--、我是一个园丁
果罐解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同学们都各干各的去了,有的是进
城购买日用品或理发、洗澡去了1 有的是在附近的田野漫
步,有的在自修室做功课,更多的是在寝室里摆龙门阵或者
睡晏觉做好梦。这时,二楼农学院的教室,是静悄悄的没有
一点声音,我走了进去,却看见张天走一个人倚窗而立,默
默构思好象在写点什么。走近一看,原来他写徐声槌老师布
置下来的作文s “我是一个园丁纱。他从怎样培土育苗、移
植写到细心护理,幼苗终于茵壮成长,全文如诗如画,细腻
感人,读后使我爱不释手,觉得真是一篇好文章.但他却意
犹未足,字斟句酌的在推敲,这种模而不舍,精益求精的求
学态度,正是浙大求是校风的一种体现。

一____.、西奔遇匪臭维倡一九四二年夏,日寇分别向浙南、赣南进犯。兵临云和,龙泉垂危,风声鹤映,革术皆兵,刚读完二年级课程的分校学生,纷纷奔赴贵州总校。当时龙泉到贵州的交通路线都取道福建,有水路或陆路,然后转道到贵州。我和部份同学是走陆路的,乘黄鱼车到福建,另有男女同学数十人,集体由水路乘船到福建。当我们到达福建南平时,才知走水路的同学,在经过浙闽两省边境僻静地区时,遇到与船民相勾结的土匪。土匪先是鸣枪警告,船就停止驶行,勒令全体同学登岸,逐个抄身,所有财物都被洗劫一空,有一位女同学也几乎被匪劫持而去,后经全体同学苦苦哀求,才兔于难,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四、孟宪承教授
申屠光
孟老师是教育部部聘教授。学贯中西,博大精深,令人有高山不吁仰之感。每逢他授课,最大的讲堂也是座无虚席,连窗口门口都挤满了听众。有一次有同学问51Totalitarianism (极权主义〉一字涵义,孟先生探本溯源,深入浅出,把字源和政治演变的关系,阐述得清清楚楚,使人茅塞顿开,也令人心折。他专精的是教育心理和教.,育哲学,但无所不通。昕他的课,不仅学到教育理论,同时对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和心理学的理解也会大大增进。记得以前杭高国文老师董朴t宅先生,谈起他的老师陈寅恪教授,有一次为同学讲解长恨歌开篇“汉皇重色思倾国”句中“汉皇”两字,就讲了几堂课,我相信如果孟老师不及时煞车,他可以就Totalitarianism 一字讲半个学期.听过孟老师讲课的同学,都布“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五、路敏行(季讷〉教授
申屠光
季讷师是LEHIGH大学的化工博士.在一九三0年以前就曾在浙大化工系教过.后来到上海创办牛牌肥皂厂,销路很广.他被笠校长延聘到龙泉分枝,教我们普通化学和定性分析.一九四二年秋以后继郑晓沧先生为分校主任。
路师教书非常重视基本理论.他认为记诵之学,不足以为人师.他对周厚复教授的“有机化学的电子理论”十分欣尝.为了我们能打好有机化学基础,坚持要坐校长从调理选派-位有机化学教授到龙泉来。他对基本理论的重视,可从他重重复复讲解LE CHATELIE R 机动平衡原理一事可见一斑。他一次又一次说明这原理不仅在自然科学与工程上应用甚广,在社会学、经济学和政治学上也妙用无穷,要同学多加思考,达到真正了解宫的奥妙。笔者以后对定量分析和相平衡( Phase Equilibria)颇能得心应手,应感谢季讷师, 启蒙之功。战时货运阻滞,物资缺乏,因为路老师原是肥皂厂老板,我们就请教他如何就地取材,供应当地洗灌皂需要。路师胸有成竹,马上开出方案,利用本地出产的榈碱,指导同学们制造锦肥皂。虽说产品不及舶来品(纳肥皂)之坚硬美观,洗涤功用盖不逊色。因桐碱比烧碱便宜得很多,同学们又不计工时,所以虽售价不及锅肥皂二分之一,利润仍是相当地高。不到一个月,就把小工厂的投资赚回来了。
可惜日军迫境,师生纷纷避地浙闽边境。此一小小工厂,也随之停歇。
六、吴稚中教授
申屠光
吴先生是分校训导主任.持躬严谨,以德化人,循循善诱,把同学当作自己子弟看待,实为一理想的训导长。可惜53不久就被蒋经国延聘去赣南行政专员公署,是分校一大损失。
笔者从未直接聆闻吴先生的教诲,对他的印象,由于和”一位包姓同学打架而加深.这位包同学矮胖力大,性情暴躁,几乎每天都可听到他威吓同学U干你”、“揍你”。某,,今日英文课前几分钟,一位坐在包君后面的同学,开他玩笑,撩了他脑后垂发。但同学勃然大怒,回头找寻开玩笑’者。笔者坐在包君后面第四排,恰好起立让一陈姓同学入座。包同学认定笔者是玩弄他的促狭鬼,不容置辩,直奔笔者,举手就打.笔者在杭离体育班上,曾由省立国术馆派来的武师授过五招少林拳。在危急之际,竞使将出来“四两拨千斤’一拉一送,包同学登登登倒退数步, 一屁股坐在地板上,面红耳赤,手足无措。起来一言不发,悻悻离去。笔者露了这一手,自然博得满堂采。据闻包同学次日到训导她告状,吴先生早同此事,对包同学温言劝慰说z “应冷静地想一想,你昨天如果打破了他的头,你不只要赔钱,说不定还-要坐牢,何况撩拨你的根本不是他,论理你应该向他道歉”。包同学业未向笔者道歉,一气之下,就休学回家了。
笔者在芳野演出半本“铁公鸡”,消息竟传到家里。家’四慈大为惊诧,来信训诫,笔者无法分辩,有苦说不出.侥幸在第二学年初得了分校德、智、体俱优的奖状。马上挂号寄去家中,证明笔者在校品行还过得去。同时又请一位老乡ft向家中说明那次打架真相,是纯属自卫,绝非好勇斗狠,总算安了父母的心,
七、分校主任
申屠光
郑晓沧师是名教育家,亦以翻译世界文学名著“小妇人’p(Louisa May Alcott, Little w。m en )一书,知名于世。我在高中时曾读英文本,未见晓沧师中译本,想必细腻感人。晓沧师在龙泉时没有开课。我听过他一次特别演讲“知识之伟力< Kn 。wledge is Power )”,很精彩。
如果昕了这演讲,再来研读孙中山先生的“知难行易”学说,当更有会心。那时分校有不少调皮学生,有一同学曾用晓沧先生的盛名来开另一位老师的玩笑。某日上《三民主义》〈必修课),讲师方中天先生相当近视,开讲前后,有几个同学低声窃笑,他也不以为意,及至取粉笔回身到黑板上书写时,赫然见大书一联,是“郑宗海博学如海,方中天坐井观天”.老方师腹虽不便便,度量却远胜边孝先。-笑了之,业不介意.
八、朱叔麟教授
申屠光
同学们都曾听说过朱老师多年前在《微积分》班上挑选女婿的故事,很多人知道潘尚贞学长(化工, 1 9 3 5 )是雀屏中选的乘龙快婿。我们在朱老师班上念微识分时,他老人家已无待字闺中的掌珠了,即使有,也轮不到我们。坦腹’东床的必是我们叶祖游学长(化工系1944届) 0 老师极疼他的小儿子〈朱润祖学伏,数学1946,那时还在碧湖联高〉,几乎每天都要提,,小妮子”几次。有时讲课一个段路后,也突然讲起“小妮子”来,献4卖之惰,溢于言辞。记得布一次说起“小妮子”因故数学月考略低于1 0 0 分,觉很委屈,老子也爱莫能助,说既然自己不小心看错题目,他也不能请求联高的崔东伯先生(润祖学长的老师〉给“小妮子”重考一次啊。… . ..朱老师讲课的技巧极高,清晰扼要,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精神好的时候,朱老师讲课真如行云流水,不知不觉间,已到一章尽头。同学们脑中观念清楚,下课后能做习醋。朱老师年老多病,常由毛路真学长代课。两人作风,各有千秋,朱老师注重基本观念和演算技巧.毛学长则极端重视论证之严正与精确〈’所谓数学家的Rigor严格〉.常见他讲究一个重要定理后,汗出如浆,拿讲义当扇子,挥个不停。
小可笔拙,写来好象对毛学长存心贬抑,本意绝非如此s 毛学长极端热心讲授,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同学们,他认为我们学工程的,对微积分的了解应和数学系的同学一样精深.他的教法对同学们以后选修较高深的数学,大有梅益。
九、郭贻诚教授
申屠光
郭师是山东大学保送留美的。是加州理工学院物理学博士,教书很认真。开讲前常有五分钟的Quiz 〈测验〉,以测试同学们对功课了解的程度.正如叶祖游学长在《百年树人》文中所说,吃鸭蛋的很多,使许多人在“郭老板”步入教室前后一、二分钟内觉得不寒而憬。郭老师在Quiz 试卷上记分不用百分制而用小数点制。你如得满分,他给你在卷末划一直杠,后加一点.要得“一缸”,盖不容易。笔者那时工读,替斯何晚先生用铁笔写腊纸印物理实验讲义。有一次去见斯学长,碰上郭老师,他和颜悦色,很客气地称赞了我几句.我受宠若惊,但又忐忑不安,怀疑他是否在开我玩笑,因此结结巴巴,答不上来,只好说自己资质差,跟不L 他说“不差不差,上周有关水力学那Quiz ,你得满1分”。我仍是疑信参半,以为他记错了,过两天卷子发下,果然是}桩,虽说是侥幸“歪打正着”,其喜可知也。我在郭师手下,拿过两次“一杠”,物理顺利过关,否则工程救国之愿不得偿了,只好去改读法政,走向官场宦海去也。
〈东施效罐,模拟叶大哥笔法)。……郭师没有指定教科书,同学们的参考用书是达夫大学物理、萨本栋大学物理、和Page 的高等物理学。郭老师有许多地方与萨民意见相左。如萨民用离心力解释园周运动,郭民认为欠妥,在萨民书上用红笔划掉原文,写上自己的理论,用向心力来解释。……热、声、光、磁、电都教得不多,但教到的都很有启发性。……讲M i llikan 测定电子电荷的油滴试验,如数家珍,十分精彩。有一次晚餐后随他和路季讷师出去散步,郭民曾谈起Millikan 1 9 1 7 年的基本电荷测定,虽得诺贝尔物理奖,恐怕要修正。原因是密民用的空气精度数据不够精密.郭师言必有中,如响斯应,一年之后,基本电荷的数值果有重要的修正.
十、林天兰教授
申屠光
林师曾把国父著作翻译成英文,因此得到他母校Princeton大学颁予名誉法学悔士学位。林师精研莎士比亚诗剧,但我们非外文系学生,可没有福份享受那HighbrowStuff 〈高度文化修养的东西)。我们读的都是近代英文。他教书认真, , 但也很有风趣。他喜用爱仑波的情诗来激发同学们对英文的兴趣。后来到遵义总校读二年德文,张君川和田德望两位老师也教了一些德文小诗。张师且将有些德文情诗和关关帷坞一类古诗相比,妙趣横生,引人入胜。
另外一位外语教授是张其春先生,他是语言学家,英、德、俄、法、日五国文字靡不精通。我仅昕过他的日语课,猜想他腹筒中必尚有他种宝藏为我们所不知。在讲堂外,张先生是最勤勉努力的“学生”。他的口袋里经常满装外文卡片,随时都在念生字、背成语、或揣摩语法,每走一步,都喃喃不已。闻张老师后来编了一部英汉字典,必是精心佳作,
作者简介3 :
臭维解,浙江东阳人,农经系1 9 4 4 眉,抗战胜利后曾在南京农林部农蜻经营改进处工作。1 9 4 9 年开始,前后在金华,杭州农按中学任教, 1 9 8 1 年退休。1 9 8 8 华759用自镜去羹摞囊,现居纽州LAKEGROVE
申屠光,浙江E 州人,化工粟, 1 9 4 4 眉,历偌if’ 州兵工「工瞿师,台湾糖业研究所系盒佳,.国-ST. REGIS纸业公司研究员, C. F. BRAUN公司皇任工程师租篝术顾问,..为羹国宿油协会按术资料醺间”员会会员,现居羹团”州.

《忆芳野——浙大龙泉分校》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