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情深似海 ——缅怀浙大龙泉分校主任郑晓沧老师

师情深似海
——缅怀浙大龙泉分校主任郑晓沧老师
罗斯文
在日寇蹂躏我国大好河山、战火纷飞、民不聊生的一九
四一年下半年,我考入浙大龙泉分校学习。由于民期营养不
良,再加上从宁海老家长途跋涉到丽水报考,旅途过于劳
累,到校以后不久我就全身浮肿。我拖着沉重的身躯勉强上
了一个多月课,就再也不能起床了。校医诊断我患的肾脏
病,但是没有药物F 他们对我的病束手无策。当时浙大龙
泉分校主任是郑晓沧老师。女生指导姚含英老师将珑的情
况向郑主任作了汇报。郑主任昕了以后,十分焦急,他马
上请→位医治他妻子疾病的当地著名中医来给我治病。此
后,这位中医接连给我复诊了三、四次。每次诊断后,他开
了处方,郑主任就派人到离校十华里的龙泉城里中药铺去配
药,煎成汤药后送给我喝。我身无分文,一切费用全由郑主
任开支。我知道,当时龙泉分校的老师生活十分艰苦,有的
教授带了家眷,微薄的工资无法维持生活,只得利用课余时
间在山坡上开了一块荒地种些蔬菜,还得从几十米远的山下
粪坑中掏出粪便,用粪桶费劲地挑上山坡。那种破衣、赤
脚、惬偿的形象,人们很难联想到他就是深得学生爱戴的数‘
学家毛路真教授。就是这样辛勤劳动,他们一家也只能过个
瓜菜代粮半饥饿的日子。有的师母为了使子女的肚子填个半
饱,不得不想方设法摆个小摊,卖一些炒蚕豆、豆腐乳等小
吃品。同学们告诉我,郑师母终年卧病在床,子女都还在求
学阶段,全家除郑主任一人有工资收入外,没有人分挑经济
重担。因此,郑主任家的经济生活十分拮据。而且给我治病
的那位名中医是从龙泉边远山村用轿子拾到分校所在地一一
芳野来的,出诊费的昂贵可想而知。我是个穷学生,怎能忍
心将治疗重病的担子压在一个穷困的教授身上,在几次汤药
对我的病情毫无起色的情况下,我坚决拒绝这位名医的治
疗.
一九四二年春季,一位住在龙泉城内的宁海同乡把我接
到家中去住。
病情愈来愈严重,我原来瘦削的身躯膨胀得象柴油桶一
样,隆起的鼻梁和浮肿的脸颊拉成平面,分不出高低。腹水似
乎已经涌上胸口,呼吸十分急促。同学们来看我,都默默地在
我面前抹泪,她们没奋勇气,也找不出什么言语可以安慰挠。
那年初夏,正当我生命垂危之际,一天傍晚,-位穿着
朴素、和蔼可亲的中年男子带领了两位天主教白帽子姆姆走
进我的卧室。他自我介绍说: “我姓玉,在湖大龙泉分校教
外语。郑主任很关心你的病,他遍访分校教师,希望大家千
方百计寻找良医抢救你的生命。我这才找到这两位姆姆,请
她们给你治病。”他说完就请其中一位姆姆给我诊断。她用. 听诊器听了我的心脏后,对他的同伴和王老师说z “心率很
好,可以注射德国产利尿剂。”于是两位姆姆在我的浮肿得
象圆柱似的胳膊上艰难地寻找静脉管,好不容易给我注射进
一针利尿剂。她们对我说z “这种针药是专门医治你这种病
的。我们只剩这两支针药,隔一个星期再给你注射一支,你
的小便一定能够畅通,浮肿可以退净。”王老师接着还说了
郑主任怎样为我的病操心,希望我早日恢复健康,等等。我
感激涕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他们离开后约一个小时,利尿剂果然见效了。正象水渠
开了闸门,灌满我全身的脏水顺道滚滚流出。仅仅过了一昼
夜,象魔术师施了魔术似的, 一个瘦削的我从偌大的柴油桶
中钻了出来。一个星期后,两位姆姆再来给我注射一针利尿
剂,还配给我→包红色的药丸。从此以后,在我身上需张一
时的病魔被彻底打倒了。
一条生命捡回来了。不,这是郑主任费尽心机把我从基
窟中拉出来的。啊,郑主任!您跟我素不相识,就凭“师生
关系”这四个字,您把我这个还未见过一面的贫病交迫的学.
生,一个与家乡音讯隔绝的女孩子看作为亲生女儿。可是您
还有数百名在校学生一一数百名有家难归或元家可归的儿女
围绕在您的身边,您不但为他们的衣食操心,还得设法医治
他们在生理上或心灵中的疾苦,您是蹲思竭虑把他们培养成’
为国家有用的人才,您的双肩挑的是→付多么重的担子呀!
“为人师表”这个崇高的称号,原来就是送给象您这样为造
就人才不惜自我牺牲的教师吧I 我庆幸自己被录取在分校师
范学院,毕业后也将是一名教师,但是我将来能配得上“为
人师表”这个光荣的称号吗?我躺在病榻上暗暗下决心z
“郑主任,我要向您学习!纱
不久,日寇对龙泉街道征轰滥炸。我大病初愈,还不能
下床行走。我的同乡急位从工作单位赶回家,把我从燃烧弹
引起的熊熊烈火中抢救出来,并立刻雇了一顶小轿把我送到•
龙泉山区一户农民家里养病。同时,他自己也随同工作单位
逃避他乡。迫于形势,浙大龙泉分校也迁到福建松溪。
在龙泉山材约摸过了半年光景,我的体力完全恢复。昕’
说浙大分校已迁回龙泉,我急于复学, 一天之内段山涉水奔
走六十多华里才回到学校。
当晚我就去拜望郑主任,他含着热泪对我说= “政机轰
炸龙泉街道的那天傍晚,我派了几个同学来看你。他们回来
悦,你住的房子已被烧成瓦砾堆,你屠弱的身体是没法逃生
的,多半已成为敌机肆虐下的怨鬼。她们还在残砖断壁中用
木棒寻找你的骸骨,那怕是一颗头颅、一截断臂也好。但
是她们什么也没有找到,痛哭着回来了。为此,我不知难受
了多少日子。”听到这位慈祥的长者发自肺腑的感人之言,
我簸簸地滚下一串串泪珠,什么感激的话也说不出口。还是
郑主任意识到应该改变)下气氛,把我的泪泉堵住,他转变
话题,谈到我的学习问题。
“你病了一年光景,”他说, “你的同班同学都已升到
二年级。不过近一年来大家都处在敌机威胁之下过日子,二
年级同学比你也多学不了多少。”说到这里,他停顿了-
下,双眉紧锁,似在思考什么问题。“这样吧!”蓦然间,
他眉宇顿开,露出慈样和蔼的笑容, “你向同学们借几本一
年级学过的讲义和笔记本来,复习一下,两个星期后,我让
教务处通知任课教师出题给你补考。及格了,你就去二年级
上课.”
“郑主任替我考虑得真周到……”我的咽喉象被什么东
39
西塞住了,再也说不下去。郑主任知道我奔波了一整天,催
我赶快去休息。当他送我走到房门时,还一再叮嘱z “复习
时间如果不够,可以延长,要注意休息,不可一下子太紧
张。”我频频点头,表示一定牢记他的教导。我伫立在门
外,请他回到房中去。他一只脚已经跨进门槛,忽而又想起
一件什么事,急切地转过身来,走到我的跟前说:
“你还要继续吃淡食,不可大意。我去通知膳食管理
员,叫他告诉炊事员,烧菜时先不要放盐,给你盛出一碗淡
菜后再放盐。”他说着当即向食堂那个方向走去,一定是去
找膳食管理员了。
我看到他瘦弱的身躯逐渐消失在朦胧的月色中,我的泪
水又夺眶而出。
两个星期后,我通过补考,顺利地升到二年级,开始正
常的学习生活。
我吃淡莱持续了一年半,后经校医检验确认我的肾脏病
已根治,才开始吃含有盐份的食物。
当时地处抗日前拍的浙江龙泉,死亡的气息象浓雾一样
笼罩在龙泉分校的上空。在生命安全毫无保障的情况下,郑
主任冲破种种阻力,千方百计聘请到一批我国学术界事存盛
誉的教授。他们团结在郑主任的周围,不管物质生活多么艰
苦,对教学工作极端负责,为灾难深茧的中华民族培养德才
兼备的后备力量。
龙泉分校的学习条件,很差,没有象样的图书馆、实验
室。同学们为了活跃学术气氛,开拓知识领域,提高对文艺
欣尝和评价的能力,组织了各种学习研究会和文艺团体。如
“天文学会”、“文学研究社”、“芳野剧艺社”等等。在
烽火连天、硝烟弥漫的夹缝中,龙泉分校的学术研究气氛十
分活跃,弦歌之声不辍于耳。
郑主任不但秧极支持同学们组织各种学术和文艺团体,
还亲自参加某些学习研究活动。例如,有一天郑主任在报上
看到几天后在福建浦城可以看到日全蚀,他立即亲自写介绍
信,派人到深藏在龙泉山沟里的浙江图书馆去抄摘者关资
料,然后他亲自带领参加“天文学会”的同学,冒着蒙蒙细
雨,在崎岖的山间小道上步行七八十华里,到达浦城观看日
全蚀。盈然那天因为天气不好,看不到日全蚀的全过程,但
是郑主任倾注全部精力培养和造就人才的精神,已令分校全
体同学折服,从而极大地鼓舞同学们奋发向上的求知欲望。
又如“文学研究社”举办的第一次专题讲座,就是郑主任讲
的《谈翻译》。听了这次生动的专题讲座以后,同学们掀起
了学习外国语的高潮,在晨曦尚未穿透浓雾封锁的清晨,人
们可以从芳野的回睡上和石坑咙山坡的密林丛中,听到英
语、日语等各种外国语言的琅琅书声L
郑主任为人正直,有口皆碑。
在国民党反动派惨无人道地残杀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的
白色恐怖中,浙大龙泉分校没有地下党组织,但是进步师生
对国民党党棍的劣行作斗争,却从来没有停止过。例如,一
位教“三民主义”课程的国民党员方中天,他采用了大汉
奸周佛海编写的《三民主义之理论与实践》-书作为教材。
这本教材凡是可用作诬蔑共产党的词句全都用上了,理所当
然地遭到广大进步同学的反对。斗争在激烈地进行.方中
天使出惯用的伎俩,要分校领导开除为首的两位同学。郑主
任主持公道,为同学的正义斗争作辩护,最后保留了两位同
学的学籍。当时,同学们在教室中贴出一幅对联z
郑察海懦掌如海,
万中5是坐井现矢。
这幅对联表发了广大同学对郑主任的爱戴和崇敬的思想
感情.
一九四三年夏,当郑主任要调回贵州浙大本校的消息传
出后,同学们都依依不舍,并举办了一次欢送演出。郑主任
也登台用英语演出独幕短剧《时间老人》。临行前,郑主任还
借用这出短剧演出的机会,谆谆告诫背年学生一定要珍惜时
间,要振兴被日寇蹂躏后的中国,祖国需要有大批真才实学
的人才,
这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郑主任离开人世也己整整十年,
但在我的记亿仓库中一直还珍藏着郑主任对祖国、争对学生的
真挚、赤诚、火热的爱,那是闪烁着“为人师表”四个光彩
夺目的金字的爱!只要永远珍藏着她.我的记忆仓库就够充
实了,她永远指引着我应该怎样培养教育下一代。
E作者简介E 罗斯文,女,中湾人,师范国文系, 946
眉,曾任杭州师范、宁波-申,省教育学院,毒化-中等教
师,退休后,握鹏在宁波高等专科攀枝任教.

《师情深似海 ——缅怀浙大龙泉分校主任郑晓沧老师》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