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楼风雨对床眠 王季思

龙楼风雨对床眠
王季思

我与瞿禅交游最密的时期是在浙大龙泉分校共事的三年。分校设在浙南龙泉的坊下,是万山丛里的一条小沟沟。
战时物资供应困难,教师待遇菲薄,生活相当艰苦。我们住在一座竹干松皮搭盖的集体宿舍里。风雨之夜,松涛撼屋,
象万吨巨轮在海洋中簸荡,令人不能入睡。照明只有桐油
灯,夜读稍迟,次晨起来,满鼻孔都是煤灰。当时中文系教
师同住在集佯宿舍的,除瞿禅和我外,还有嘉善徐声越,是
我松江女中的老同事,如泉任心叔,是瞿禅之江大学的学
生。老一辈还有章太炎的弟子寿县孙养耀先生。他们家乡早
已沦陷。永嘉地处沿海,敌人随时可能登陆。思想上的同仇
敌何使我们休戚相关,学问上的志趣相投又常得文字商量
之乐。物质生活虽艰苦,精神上还是愉快的。我们习惯于称
坊下为“芳野”,称那座集体宿舍为“风雨龙吟楼”,多少
表现我们的共同情趣.
2g
我和瞿禅一度同住一间小房子,白天对桌,夜里对床@他
治词,我治曲,相约作读书笔记,有创作也互相交换看.我
曾经把自己的近诗请他修改。他说我的诗明白如话,农夫妇
女一读就能上口,但没有为读者留有余地,也是-病。过了
几天,他把改稿还给我,还在稿后题了两首诗z
窗明曰醺几新篇,耐鼻搜肠程可怜。
出亭肯从元捕后,用心’E剖建安前。
“不识字人细好梅”,玛公此语耐寻思。
试从江摞量翻芋,倘是民履llim时。
.
“昕鼻搜肠挂可怜”,是他的自谦之词。冯公是当时无
锡国专的冯振心教授。江郑是晚清宋诗派作家江鼓叔和郑子
尹.我读过江、郑二家诗,多少受过他们的影响,但他们都
I 在功名失意时归隐田圃,寄情山水。在民族战争的艰苦年
代,我没有他们的心情。我当时想从唐人乐府和民间歌谣的
结合上探索一条诗创作的道路,因此也不想再在晚清诗家里
兜圈子。
瞿禅早年爱南宋的白石、梦窗词,晚清的水云、莲生
词。抗战初期,他寓居沪上,痛心祖国河山的沦陷,目击志
士的奋起杀敌,流民的倒毙街头,有些平时高谈阔论以名节
自许的朋友,这时竟梳妆打扮投向汪精卫的怀抱。现实形势
的教育激发了他的爱国热情,也改变了他的词风。不独迈越
莲生、水云,即白石、梦窗集中也无此激越苍凉之气。我当
时读到他下面的两首词,觉寒灯吐芒,都成剑气,松涛撼
屋,尽作龙吟,为之击节叹赏。
词流盲章,望惊尘喘汗,回首离事-轮满。树海山
今夕,伴唱钩夫,笑下界无限筝繁筑乱。竹按三两曲,
出峡铜琶,打伟新腔满江汉。忍昕大河声,四野襄鸿,
盼去外斗横参转。但羽蜡黄横几时归,怕愿笛E吹,梦
源部换。
洞仙歌一一庚辰腊月,东坡生日,与诸老会
饮,归和坡韵
余气归应寝。旧门庭,雀罗今夕,鹤肝前寝。依旧
梅捎回回月,来周恩屏幽棚,却不见淡娥如画。三十功
名空自负,负员山分付些儿话。犀山雀,眼瓢寓。东邻
害祭襄公桂,昕夜夜羽声愤慨,徽声哀鸣。同酒革前三
步血,或落沟渠瓢泻,就化作飞’盛夏。量苦用家翁如
画,过街头’!iii惑无翩。君奠间,翁欲哑。
贺新郎一一沪寓西邻→汉奸伏诛,东邻-战抗
志士殉难。
他的〔水龙吟〕词,借肥皂泡的凭风轻举,顷刻幻灭,
[木兰花慢〕词借杏花的匀脂抹粉,强嫁东风,讽刺上海无
耻文人投身汪伪组织,也深为同辈所赞赏。但我总觉得他用
典过多,含意稍晦,有些地方不易为读者所领悟。
瞿禅性格内向,有时半日兀坐,如泥塑人。名心淡泊,
对个人毁誉不大计较。但在国家民族存亡,社会风气隆湾等
重大问题上,胸中了了,毫不含糊。日寇侵占永嘉时,尝夜
起论形势。他说敌人玩火必自焚,汉奸投敌,正如飞峨扑
火,也决无好下场,中华民族经过这场战火的洗礼,必将获得
新生。当时前方部队往往遇敌即退,后方官吏贪污成风,不
少人对抗战前途失去信心,甚至说“中国不亡,是无天
理”。他能有此定见,很不容易。
我青少年时期爱好体育运动,在竞技场上养成好胜习
气。又喜欢多管闲事,每以比与人争执,说“是可忍孰不可
忍”。瞿禅总以我“忍过事可喜”相劝。又说s “当于忍
无可忍之处,常存若无其事之心,才能专心志学,不以杂务
分心。”我们性格差异较大,却正好互相补充,因此相处很
磁洽.我佩服他的温厚宽容,他喜欢我的虎虎有生气.有一
次我灯下靠在椅子上睡着了,他用粉笔把我投射在板壁上的
影子捕下来,还题了“睡虎图’三个字.第二天学生到房里一
见就认出来。从此“王老虎”就在浙大分校师生中被叫开了.
瞿梯生活有规律,每晚十时前就上床.我往往坐到深
夜,未兔影响他的睡暇。一天深夜,他从帐子里探出头来
说s “季思,你还没有睡,做学问靠命长,不靠拼命。”他
还不止一次对我说s ,,无论什么事业,要准备付出一生心血
才会有成就。”他在词学上取得如此辉煌成就,体现他这种
坚持勿失,百折不回的事业
我们当时也经常谈起诗词创作与文艺欣赏问题,有时谈
得很细致,很具体.现就当时残存日记,转录-节于下E
寝前与瞿禅论诗,谓《随园诗话》论“忽忽梦回忆
家事,女儿生日是今朝”,岂必不能用“男儿”,细思
不得其解。尝以闯仲陶。仲陶日s “绝句近女性,自当
用“女儿”,若忆男子,当作五七古.”又曰s “ 4前
身合是唐宫女,爱读开元天宝诗’,此亦必用4宫女’,
不可易以‘宫监’,例正同也。”予谓z “此自关情
调.绝甸回柔婉近女性,然亦有激昂悲壮者,拗体者更
无论矣。如‘梦回忽忽记家事,去年今日长男生’,如
易以‘长女’,翻体弱不能起调矣.’瞿禅因谓z “一
诗中如能以阳刚而兼阴柔,常愈显其美.如‘誓扫匈奴
不顾身,五千貌锦丧胡尘’二句,何等悲壮.承以,可
怜元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二句,却极其凄婉.
又如放翁诗z ‘商略今朝须痛饮,细腰宫畔过重阳’,
‘痛饮’之下承以‘细腰宫’,亦别饶韵致.予谓,
必此只是修辞中相反相成的反衬一法.凡诗文中疏密相
间-浓淡相映处,皆是也。然主题仍只是一面, ‘誓扫
匈奴’二句亦只在愈显下二句之凄婉耳。” 〈一九四四
年〉
解放后瞿禅以“府肠如火,色笑如花”论辛弃疾词,我
以“柔情如水,烈骨如钢”论《辞郎洲》剧中女主角陈璧娘
的形象,仍是沿着这条思路发展的.

E锥者简介】军事思, 〈王起〉温州市人,稳固著名
无幽啻戴,-九四二华军-九四五年在浙江大学龙禀分钱铿
徽.现侄广东中山大学中文系敬畏。

《龙楼风雨对床眠 王季思》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