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孤岛奔赴求是学府 葛维型 孔良曼

逃离孤岛奔赴求是学府
——自上海至龙泉分校
葛维型

1941年12月8 日珍珠港事件发生,美、日太平洋战 争爆发,上海孤岛也被日本侵略军占领。1942年,我正好 在上海高中毕业,身处孤岛,前途茫茫。那年暑假我哥哥葛 维堪从龙泉回到上海,他原在浙大龙泉分校就读,由于日寇 突然进犯浙东,分校被迫迁移,他们几个上海去的学生,因
在当地举目无亲,使逃回上海观望。几个月后,战局稍缓,
得知分校已迁回龙泉业即将招生, 尤其是对沦陷区的学生有
贷金优待。,这消息真是嗯暗中的一线光明,使我立即决寇和
维堪一起赴龙泉。我们一行六人,有张家姊弟二人,周春波
杜炳南〈交大〉,维堪和我。在一个阴沉沉的傍晚,赶赴
十六铺码头,搭乘宁波轮船离开了上海,望着渐渐远去的笼
罩在黑暗中的孤岛, 百感交集, ''啊!何时再能相见?”
宁波是我们旅程的第一拙,那时候宁波也已沦陷。但奉化就
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地方了。从宁波到奉化,必须通过日寇
封锁线,那是最危险的地段,特别是青年学生,若被发现就
. 要抓走。我们一到宁波、就向当地人请教通过封锁线的办法。
他们叮嘱我们,最重要的是不能暴露学生身份,我们→行数
‘ 人则扮作客商,三三两两地混在过境人群中闻从大道迸发。
这时候大家的心情都十分紧张,没有说话的声音,每个人都
强作镇静,走不多时,突然前面的人悄悄地打手势传来信息,
“哨卡到了沙。我抬头一望,果然前面山口竖着一面太阳
旗,有几个日本兵正在检查过往人的行李,轮到我们了,首先
必须向站得像木头似的日本兵行鞠躬礼,一切都要看日寇的
高兴了。我低着头心里骂着“日本鬼子,看你横行到儿时!”
面对太阳旗,心中升起无比的仇恨。直到今天,每当我看到那‘
面膏药旗时,心中总会想起四十年代所受到的耻辱。日军检查
行李很严,儿乎把官阔了个身。就这样我们一个?地通过了
日军的关卡,安全地通过了封锁线。从奉他到温州有五百多里
路程, 除部份河流和穿越海湾的地方可以乘船外,其他都只靠.
二条腿步行。我们过去都不曾经过长途步行的锻练,真走得
精疲力尽,脚底打泡。抵温州后,乘船沿阪江上溯,到丽水再沿
大溪到龙泉。这段航程十分奇特有趣,至今历历如在眼前。因
江的船狭长而两头尖,也水浅,每船可乘十余人,上水时利用
风帆,丽水以上水位很浅,溪面狭,不能使帆,便由二‘三
人在岸上拉纤。一路上船底擦着河底石子,发出阵阵“骨碌
碌莎的声响,我耽心船底要磨破,却原来船底部钉着竹篱
条,才不致被石子磨破.大溪的水清澈见底,能看到江底的
游鱼,简直可以伸手去捉。大读两岸山峦重叠,风景优美,
不亚于著各的富春江。

——自龙泉至贵州总校
葛维型 孔良曼

1 9 4 3 年暑假快到的时候,我们刚念完大学一年级,那时龙泉一带鼠疫流行,人人自危。学生自治会召开大会,通过了向校方争取己念完一年级的学生也可提前去贵州总校的要求〈按规定,学生在分校必须念完二年级,方始能去贵州总校念三、四年级〉,校方接受了我们的要求,发给部份路费津贴,业联系了车辆和沿途的住宿点,我们百余个学生,自由组合成许多小组,卷起铺盖告别芳野,踏上西去的旅程。虽然我们害怕鼠疫而急于逃离芳野,但临别回首眺望,对散布在山坡上的几幢椅皮屋顶木房舍还是感到由衷的惜别之情.
自龙泉至遵义,要穿过浙江、福建、江西、广东、湖
南、广西和贵州七省,横贯了半个中国,行程约5 0 0 0 多
里。我们沿着公路从龙泉到广东曲江,然后乘上火车沿粤汉
铁路、湘桂铁路和黔桂铁路至独山,再沿公路至遵义。这样
的长途旅行是非常艰苦,我们虽然没有遇到像早几届同学遭
到士匪抢劫,但有一次在福建浦城附近发生车祸,险些翻下
悬崖。在以后的路途上,我们曾多次看到滚榕在深山沟里的
汽车残眩,不禁毛骨悚然。我们一路上都是白天开车,夜晚
住宿在公路旁城镇她小学校教室里3 把几张课桌拼起来,
打开随身携带的铺盖卷,在这上面一铺,就成为一张床了,
第二天一清早,又民途跋涉。车到曲rr 后,改乘火车,条
件虽比汽车好多了。但火车也不是安全的,有一次也碰到险
惰。从金城江到她山的一段铁路,是爬上云贵高原的阶梯,
山坡极陡,铁路成“之”字形,曲曲折折地往上爬,要一个
火车头在前面拉,另一个火车头在后面推。我们前面的一班
列车的车厢之间,突然发生脱钩,几节车厢沿着山城的铁轨
向后倒退,一泻而下无法控制,终于翻了车,死伤惨重。听
到这个车祸的消息y 大家都吓呆了,但叉不得不硬着头皮继
续前进。火车喘息着缓慢地向上爬,我探头往来路向下看,
铁路贻着山沿边硬凿出来的路基蜿蜒而下,我{门已高高在
上,看得头晕目眩了。将浙闽之间的仙霞岭和粤赣之问的大庆岭与之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就这样,我们怀着对祖国的热爱,对未来简希望,跋涉千山万水,来到了大后方云贵高原的遵义和湄潭,进入求是学府总校,开始了大学生活的第二个阶段。
【作者简介】
葛维型,浙江平湖人,电机系1946届历任上海市邮电建设公司副总工程师,上海市市内电话局副总工程师,主任高级工程师,已退休。
孔良曼,女,杭州人,农化系1946届,曾在中国科学院生化所进修,历任浙江大学、江南大学、上海第二医学院助教、讲师,现任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教授。

《逃离孤岛奔赴求是学府 葛维型 孔良曼》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