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烟忆龙泉

往事如烟忆龙泉
钟济沧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
发,同时上海协日军,也进占了当时的租界地区,并与汪伪合
谋在租界推行奴化教育。不愿做亡国奴的青年学生,都纷纷
逃离上海去内地求学。浙大龙泉分授是离上海最近的内地大
学,我们就以比校停为我们续学的目的地。同行的同学有程
德源等。1942年春节后,我们伍向导的帮助下经湖州,黑夜
越过京抗国道封锁线进入内地,幸得-路平安。后遇另一批
上海学生,他们在通过封锁线时,遭到日军枪击,死伤多人,
虎口余生,我们算是幸运的了。
过封锁线后,步行经安吉、孝丰越西天目山,过千秋关
到横头。虽然大家走得脚上起炮,精疲力尽,但离开了敌占
区,感到轻松。自横头乘小船到榈庐,再改乘两头尖的江山
船溯江而上直达金华。那晴金华布教育部灼办事处专门接待
并安排来自沧陷区的学生去备战借读。我租程德源办了去浙
大龙泉分校借读的手续。次日就乘汽车经丽水到龙泉,到时
已万家灯火。
第二天我们到了坊下分校本部,那是一幢三层开间很多.
的楼房。我们办了入校手续,同时来浙大分校借读的上海学
生有数十人,现在记得的有程德源、杨王漉、田万仲、汪若,
波等人e 自沦陷区来的学生都享受贷金,这对经济困难的学
生说来,确是解决了大问题。
我们一年级学生生活学习都在石坑珑,住的是树皮屋顶
的简易平房,吃的是以竹笋为主的佐食和红米饭,照明的
是桐油灯,生活虽然艰苦,但我们来前已有思想准备,并不
感到意外,而以能兔受敌伪的奴化教育而感到欣慰。我们还
遇到了以前的老师王季思先生以及杭初、松中、处中的老同
学而倍感亲切.
-天晚上我们正在自修时,突然听到轰鸣的飞机声掠空.
而过,大家忙着熄灯外出躲避。后来才知道那是轰炸日本原
拟在街州机场着陆的美国轰炸机,因衙州机场没有按时发,
出信号,以致这些飞机无法降落到处乱飞,使我们受了虚
惊。嗣后,日军-路侵占了金华、街州,另一路进拢丽水,
龙泉告紧,浙大分校确定暂迁福建松溪,那已是4 2 年的暑
假期了。不料就在那时,程德源同学患荆疾病倒了,本来瘸
200
疾并不是难治的病,但学校的药品已运走,市上也买不到对
症的药物,以致久不见愈,眼看同学们已先后成行,被剩下
.. 几个学生了,其中有二个病号,一是程德源,另一个是丁
春奎,他患的是肺结核,已是骨瘦如柴,步履艰难,面对两

个病人,我们自己也不忍先行,但又无法可施,正在山穷水
尽,束手无策之时,幸得负责运送器材的老师雇来了两辆黄
包车运送他们,才使我松了一口气,我也就随车而行,徒步
到竹口,然后换乘竹饶,那已是闽江流域了,不料竹统放至
半途,突遇大雨,大家遍体淋湿,二个病号更是雪上加霜了.
竹绕到大崎镇后,先期到达的同学便争先前来将病人抬上
岸去,原来临时校址就在镇上的一所寺庙内,大家席地而
卧,我们在大怖停了三天,才将病人送往松溪卫生院治疗.
丁春奎同学因肺结核加上路途的辛劳,没几天就不幸病逝
了,程德源同学在医生精心治疗下,病情则逐渐好转。
,
在松溪住了近二个月,因那里又流行鼠疫,日军已退出
丽水,龙泉转危为安,学校决定迁回坊下,程德源同学身体
..
也逐渐恢复健康,我们又是最后离开松溪,返回龙泉。那时
处境极端困难,幸得-龙泉籍同学经济上的接济,才得以支付
医药费和生活费用,无异雪中送炭,铭感于心。
四十多年弹指间,但龙泉坊下时时浮现在脑海中,屋然
201
期望着能旧地重游,但-直未曾实现,每念及此,总感遗
憾,如今已年届古稀,此念恐难以实现了。

【佑者简介】钟济沧z 浙江湖州人, 1 9 4 2 年~
1 9 4 3 年借读浙大龙泉分枝、毕业于中央大学化工系,曾~
在上海第-用巢厂、新疆化纤广、新疆羊毛研究所工佑,高
级工程师,已退休。

《往事如烟忆龙泉》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