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潘渊老师二三事

记潘渊老师二三事
苏道明
虽然在龙泉分校时潘渊老师教我们课的时间不多,但是
四十多年后的今天回忆起来,他老人家的形象犹历历在目。
我是1 9 4 3 年秋天到龙泉分校的,那时潘老师任师范
学院英文系系主任,除教英文系的课外,还教几个班的《教
育心理学》。他在有坑塘租了阅民房住,因此在石坑珑居民
点与教室之间的山径泥路上经常可以看到他老人家独来独往
的身影z 他的眼镜几乎是架在鼻尖上,帽子和衣袖上常常沾
了许多粉笔灰,走路踏着步于很小,鞋底似乎是在地面上拖
过去似的,总之,很奇特,据老同学说他是当时分校唯一的
部聘教授,是英国的心理学愕士,英国皇家心理学会会员,
于是他成了我们新同学心目中的传奇人物。
英文系的教室就在我们教室的隔壁一一那时的教室和男
同学的寝室全是以木板为墙、杉皮当瓦的简陋房屋,所谓隔
壁不过隔着层薄板而己,因此两个教室的声响后排的同学彼
此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每逢帮老师在隔壁土镖,总要不时爆
发阵阵大笑。向英文系的同学一打昕,原来是这样眈z 潜老
师每逢讲到得意给常常会不禁大笑起来,兴奋之至时,竞笑得
前俯后仰,甚至用握在手里的帽子当抹布来擦揩黑板,同学
们为滔老师的情绪所感染也大笑不止,于是笑声大作而不可
收拾了。后来他教我们的《教育心理学》,上课时的情况也
大体如此。他讲的是绍兴乡音很重的官话,讲课的语言是艾
言加英语,给人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刻。
听说他考的是庚子赔款的官费留学,那次心理学仅取一
名,他那时已经是北京大学的讲师,就当时的社会风气来
说,如果报名应试而不取的话,那是无颜再上北大的讲台,
而只得卷起铺盖另求出路。他考虑再三,终于以破釜沉舟的
决心报名应试,竟然一考即中而苦读成名。从这件事上也可
以看出他老人家在攀登学术高峰时那种不计利害,不顾艰险
的精神。
潘老师与胡适之、周树人、周作人兄弟以及朱先潜等或
为同事,或为同乡兼同事,都很熟悉,闲谈中常说些他们的
逸闻趣事,如树人先生如何善于写文章,光潜先生如何善于
烧小菜等等。潘老师虽然与朱光潜先生一样学贯中西,可是
他不但不会烧菜,而且自己的日常生活也不大会料理q 他的
着很随便,从来看见他穿过皮鞋,经常是一身布料的马褂
长袍,帽子上、衣袖上的粉笔灰,使人一望就知道是位教书
先生。可能是1 9 4 4 年的暑假,潘老师家中发生了什么事
必须要回去,于是叫陈良刻同学代为照料住房。他房里除了书
多-一桌上、凳上、床上到处是书,次多的就是臭虫,枕头
下和床帐的四角几乎臭虫成堆。良交力兄花了不少力气把他的
房间彻底清理了一番,事后潘老师也未必知道,因为他老人
家勤奋教学,精力全集中在书本上,书本之外的生活琐事一
向是极其马虎,反应极不灵敏的。同学问还流传着这样则趣
问s 日寇流窜丽水时,龙泉分校曾一度迁往福建松误,潘老师
在逃难中竟把火腿藏在衣箱里,结果把衣服弄得油腻不堪。
六十年代初,我曾在西湖畔见过播老师一面,承告解放
后院系调整时他调到了山东大学,那时已退休回到绍兴老
家,来杭州是应省图书馆之请协助整理德文版书籍的。那时
播老师虽然已脱下长袍马褂改着中山装了,但神态形貌几乎
没有什么变化,我一见面就认出来了。
以上所记,大多得自良劫兄。良刻J兄是潘老师的同乡兼
高足,勤勉诚笃一如潘老师。不幸已于去夏心脏病突发病逝
于杭州,时年已逾七十。潘老师如果还健在的话,大概已近
百岁高龄了。

作者简介
苏道明,安徽宋平县人。1943-1945年在龙泉分校师范学院国文系学习,1 948年毕业于文学院中文系。从事中专、中华教育。后应聘为杭州商学院语
言部副教授,已退休。

《记潘渊老师二三事》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