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浙大湄潭分部的学生运动 ( 1942 年夏至1946 年5 月〉

回忆浙大湄潭分部的学生运动
( 1942 年夏至1946 年5 月〉
浙大校友
空军第七研究所、总工电师潘寰整理

注=样参加湄潭浙大学运座谈和书写材料的有:许良英、周志成、赵梦瑞、薛禹谷、谢学锦、汪容、丁傲、字号嘉均、许国华、雷树人、李培实、荣励坚、陈尔玉、日东明、满寰等。

浙大湄潭分部(简称湄潭浙大)的学生运动是和浙大遵义校部(简称遵义浙大〉的学生运动联系在一起的。湄潭浙大的学生运动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1940年至倒孔运动以前 (包含倒孔运动〉;倒孔运动以后至1944年底; 1945年至1946 年5 月迁校。这里对后两阶 段学生运动的情况,根据一些同志(注〉的回忆,整理如下。
(-)倒孔运动以后至1944年底
在中共中央南方局组织部派李晨同志于 1943年下半年进入浙大建立党组织以前,湄潭 和遵义一样,浙大的进步学生中不少人有各种有形或无形的组织,并与《新华自报》等公开机构有个人较系,其中有一个鸟列主义小组
(代号organ 〉在学生运动中起着一定的核心作用。他们在没有党的直接领导的情况下,从《新华日报》社等公开报刊中领会党的方针政策,从而接受党的领导,尽可能按照他们所能了解到的党的方针制定自己的行动准则。1942年暑假以后,湄潭organ 的核心小组有赵梦瑞、周志成、胡维平,赵是组长。成员还有陈效戚、顾源、黄家祥(可能还有由黄联系的其
他人〉。赵负责与遵义organ的张式联系。当时处于皖南事变以后,尤其是倒孔运动的低潮,过去的进步社团有的停止了活动(如黑白文艺社)有的被校方以合并之名而取消了(如:犬家唱歌咏队、铁犁剧团〉。但这些团体的成员,进步学生还在,湄潭的organ 以单线联系的方式和他们保持接触。当时进步的高年级学生和助教还有2 黄宗藏、过兴先、施履吉、胡永畅、伍学勤、陈效戚、陈效奎、金孟武、杨洁芳、高善娟、杨靖、全德椿等人。1942 年暑假后转到湄潭的有原在永兴读书会的成员汪容‘ 潘寰. ?计学锦、薛禹谷、梁永妙,还有非读书会成员的进步同学如程嘉均华人;不久,又由浙江来了许梅.王壁。起初,永兴来的五人常在一起,并确定由潘寰与赵梦瑞联系。后来,高年级的陆续毕业离校。l 944年暑假,赵梦瑞也将离校, 赵在离校之前,同潘寰谈话发展潘加入organ,但潘没有明确理解这件事,以致在赵梦瑞以及后来黄家祥先后离开之后,湄潭 的Organ就中断了。
湄潭的进步同学渴求找到党的关系。1944年暑假由潘寰去遵义找吕东明(原来在永兴时认识), 谈了湄潭的学运情况和部分同学的这
个希望。吕以共同找党作了回答,并表示,以后有事一起多商量。后来在黔南事变期间,吕和遵义的地下党及时给湄潭的活动作了联系。
不过当时由于交通不便,除假用外,平时很少联系。
倒孔运动以后直到1944年底的两年半多的
时间里,湄潭浙大的学生运动处于低潮,群众
性活动很少,比较犬的活动是救济河南遭受旱
灾的灾民的募捐活动(简称豫赈〉和灯油事
件。豫喉先是遵义发起传及渭潭的,由学生自
治会组织,浙犬剧团义务演出话剧《目出》和
《这不过是春天》,歌咏队也有演出收入作捐款救灾,还有募捐义卖。豫赈活动中没有提政
治性口号,但使同学看到在国民党统治下民不
聊生的状况,是富有教育意义的。灯油事件是
1944年9 月问学校因物价飞涨经费不足停发灯
油而引起的。遵义学生自治会决定向校方提出
要求并因此而停课(一小时) 0 消患传到湄潭
后,自治会曾·i-:
罢课来表fτ?々
:;二时间里,进步学生的活动大体有两个
二-百&一是加强自学进步书刊,充实提高自
己。自学读书是分散进行的,当时酒潭几乎看
不到《新华日报》和进步刊物,进步书籍主要
是黑白文艺社传下来的,有两个竹篓,先由赵
梦瑞保存,后传给黄家祥。1944年下半年黄又
交给潘寰保存。黄根据当时政治情况和具体条
件确定销毁一部分书,最后剩下一个竹篓,曾
交薛希孟保存,这些书虽少,但很宝贵。永兴来的进步同学,由于原来常有联系,曾有一段
时间仿效永兴读书会的方式组织过学习讨论,
曾先后学过《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论
新阶段》、《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
展》、《家族、私有财产及国家之起源》等书
的部分章节。还传看过斯诺的《西行漫记》和
苏茨的《母亲》、《铁流》、《静静的顿河》
等等进步小说。讨论常在酒潭北门城郊的山坡
旁或其他僻静的地方。聚会讨论时,也常分析
周围同学的情况,如何开展活动等问题。这样
的活动犬约进行了四五次便停止了。除了客观
条件不利于经常活动外,主观上组织得不够好
也是原因。当时这些人中缺少一个政治上比较
成熟又有较强能力的核心人物,在以后其他活
动中也有这个问题。
二是扩大联系范围,团结更多的同学。倒
孔运动以后, Organ根据党的积蓄力量的方针,强调保存力量不要大发展。因此, Organ
的活动采取更慎重的态度,成员也比较少。
1943 年上半年的豫赈使学生中的活动缓慢地有
所回升,一些进步同学觉得根据当时的情况可
以也应当适当扩大联系的范围以团结更多的同
学,通过豫赈演出看出积极参加不带明显政治
色彩的公开的社团活动是一个可行的方式,而
浙大剧团是一个较为合适的团体,其他也有一
些可以联系群众的社团,应当重视起来。
倒孔运动以后,学校当局规定统一成立的
三个文艺团体,源潭浙犬剧团是其中群众面较
广也较为活跃的一个,渭潭浙大国乐社中偏右
的较多,渭潭浙大歌咏队的人员情况和剧团差
不多,但活动不够活跃,后来一部分同学另组
了海吼歌咏队,比浙大歌咏队活跃些。滑潭浙
大剧团于1942 年春刚成立时,团长是一个二青
团骨干(陈永淦)。剧团半年改选一次,以后的两任团长是王宗溥、吴永春,他们是喜爱话
剧而政治上中立的人。为了演出剧目他们积极
找人参加剧团,这对开展进步活动是一个有利
条件。起初,进步同学还没有意识到这么深,
只是觉得这里比较活跃,便都加入了居iJ fi£ 。在
豫赈时演出《日出》比浙大剧团刚成立时演出
的《野玫瑰》、《禁止小便》大不一样,在校
内外反响比较好。在演出中,好几位进步同学
都是重要的演员和工信人员,成了剧团的骨干
力量。这时进步开学开始意识到应当重视运用
这块阵地,又陆续介绍了一些倾向于进步和爱
好文艺的同学进入剧团。此后一年多中,人员
有比较大的发展,也引起了学校和反动分子的
注意。1944年上半年演出《雷雨》时,学校训
育主任就借口这个剧本重庆禁演(其实并不
是〉,不给经费,不让演出。后经剧团据理力
争,才得上演♀为了有效地运用剧团这个阵地,许梅提出应当设法由进步同学来当团长,
这个建议得到大家的赞同。经过一段时间的酝
酸, 1944年后剧团改选,谢学锦当选为团长。
还确定除演出外,剧团要搞一些其他形式的文
艺活动。从这以后直到1946年的几届选举中,
都是进步的或倾向进步的同学当选为团长(程
嘉均、陈星炸、戴立信)。如i 团的活动也多样
化了,公开演出过《花烛之夜》、《草木皆
兵》、《北京人》、《万世师表》,剧团内部
演出过《兄妹开荒》、《朱大嫂送鸡蛋》等剧
目,还有剧本讨论、诗朗诵. 篝火晚会等活
动。这些吸引了许多同学,扩大了与同学的联
系,使剧团逐渐成为团结进步同学、联系群众
的一个重要场所。在以后的群众活动中,积极
分子很多都是剧团的成员。所以,在1944年夏
天以后,剧团逐渐成为一个重要的社团。这个
变化,反动学生是有察觉的,在1944年改选的大会上就有人说是一片红,但剧团的活动是文
艺性的,他们抓不住什么,也无可奈何。
除剧团外,当时还出现了一个有比较广泛
群众基础的团体1 女同学励进会。这是由儿个
进步女同学(薛禹谷、梁永妙、王壁等〉在女
同学中酝酿发起组织的,成立于1944 年下半
年。它公开的宗旨是谋求改进女同学的福利和
相互抵励进步。办了女生食堂(女生宿舍在城
里,食堂在城外,未去不便),设有阅览室,
举办读书讨论,实际上起了团结女同学和开展
宣传教育的作用。为了使励进会在学校中取得
合法地位,在同学中易于立足,第一任主席选了
一个三青团员(何珍淑〉,她是一个不大问事
的人,同进步同学的私人关系还比较好。以后的
主席是一位有正义感、能干的女同学(孙曾璧)。
后来在1945年的活动和学生自治会的改选中,
女同学励进会和孙曾壁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此外,还有华北同乡会、南开中学校友会
和基督教团契等社蜀中都有不少正直的同学和
倾向于进步的同学。
浙大歌咏队和后来的海吼歌咏队也是有一
定群众基础的社团,但活动较少,组织较松
散,其影响不及剧团。
另外,学生自治会是学校里的一个合法
的、统一的学生组织,也是浙大民主传统的一
个好形式,它代表学生讲话,有权威性。笠可
祯校长是很重视学生自治会的意见和活动的。
尤其是由自治会主办的生活壁报,更是一个合
法的民主论坛。因此掌握自治会和生活壁报是
进步力量和反动力量争夺的一个目标。代表会
一年一选,代表由各系选出。干事会半年一
选,由代表会产生。先前的Organ 和后来的进
步学生对选举代表会和干事会主席以及掌管生
活壁报的学术干事一直很重视。湄潭自治会的这几个职务历届中以进步的和中问的同学担任的居多。在历次比较犬的活动中,生活壁报总是
起到号召和动员的作用, 自治会则是出面的组
织者。不过,处在低潮时期,斗争没有显著的
起伏,自治会的活动也不多也不突出,这时左
右双方都在积骤力量。由子进步同学主动争取
合法细织的领导权,而且进步同学和富有正义
感的一些同学在学生中具有成信,国民党、三
青团骨干不少为广大同学所蔑视,因此自治会
选举结果往往为进步和中间同学所取胜,这为
以后转向高潮准备了有利条件。
(二) 1944年底至1946年5 月
浙大学生运动脱离低潮状态的转折是在
1944年底至1945年春,这是与当时回民党统治
区的民主运动的发展相联系的,而1944年底的
黔南事变〈日本侵略军打入广西、贵州,直逼贵阳,后方大乱〉,进一步暴露了国民党反动统治的腐朽,对学生运动的开展又起了加速的作用。
1944年底黔南事变前后,遵义浙大学生自
治会先后咬起组织了劳军运动和战地服务团。
在地下党的积极支持不,这两次活动开展得很
有成效,激起了同学的爱国热忱和反对国民党
反动派的腐败统治,要求民主的思想,涌现了
一批进步的同学,3 继而到1 945 年3 月1之句,遵
义有部分学生提出“ 国家玫治必须民主,我们
生活必须改善”的要求,在地下党的领导推动
下,学生自治会主持起草并组织全体同学讨论
通过发表了《固立浙江大学全体学生为促进民
主宪政宣言》(简称《国是宣言》〉。同时又
提出增加灯油和改善伙食的要求,矛头直指国
民党反动绞治,成为犬后方各学校中一马当先
的一篇政治宣言。这是体现广大同学的愿望的。从这以后,遵义的学生运动开始了新的局面。
湄潭浙大学生运动的转折比遵义稍晚一步,因为没有军队经过湄潭,劳军在湄潭没有引起较大反响。战地服务团是由遵义学生自治会
主席支德瑜先提出,酒潭学生自治会主席丁徽
积极响应而组成的,遵义很多同学都参加了,而
湄潭同学参加的不多,不如遵义形成热潮。在
遵义《因是宣言》发表后,渭潭的进步和爱国
正直的同学都很高兴,没有想到再要表示什么
态度,可是反动学生却非常敏感,企图利用未
经湄潭同学讨论这一点夹反扑。他们攻击遵义
学生自治会盗用全校学生的名义,又纠集了六
十多人(其中不少是受其囔蔽的中问同学)贴
出犬字报,说遵义的宣言不合法不能代表浙
大,渭潭学生不同意;他们攻击这个宣言的内
容,另行提出一个拥蒋反共的宣言;要求自治会发表声明反对遵义的宣言,发表他们这个宣
言。后未他们又迫不及待地在贵阳中央日报上
登了六十多人签名的声明。一时间学中议论纷
纷,成为犬家关注的一场斗争。这时正好进步
同学许良英毕业离校两年后又回到浙大,他通
过汪容向进步~学指出,不能沉默,要反击。
他的指点.及时地指导了进步同学的斗争活动
〈在此后的一些重要活动中,他实际起到了我
们的核l心领导作用)。接着学生自治会开大会
辩论了两三天。这次斗争是倒孔运动以后渭潭
同学中进步势力与反动势力的第一次公开较
量。当时自治会主席是何宗清,犬会临时选举
了五人主席团s 谢学锦、余叔文、孙曾墨、石
开士、储凤书。其中谢早就是进步骨干,储是
三青团员,余、孙、石是倾向于进步的。这个主席
团对掌握会场是有利的。大会议题有增加灯
油、改善伙食和对遵义《国是宣言》的态度,关键是后一个。辩论的问题是湄潭的学生是承认
还是反对遵义的《因是宣言》,要不要发表反
对的声明。辩论很激烈,反动学生刘守德为了
阻止一些有正义感的同学参加大会,一度带人
抢次签名册制造紧张空气。最后表决以多数否
决了反动学生要发反声明的要求,从而击退了
反动势力的反扑,维护了遵义的《国是宣言人这
次斗争之所以能挫败反动学生的企图,主要原
因是正义在我们这一边,而多数同学是有正义
感的, 遵义的《因是宣言》是代表犬多数同学心
声的。其次是这一、二年中进步力量和群众基础
有了增强,酒潭浙大剧团、女同学励进会以及
华北同乡会、南开中学校友会、团契等社团中的
积极分子以及不属于这些社团的进步同学和正
义的同学在这次辩论中起了很好的作用。再一
个原因是反动学生平时表现不好,学习也差,在
同学中没有什么威信甚至为人所不齿;而进步同学尔许多积极分子多是学习好,为人好,在同学中有威信的。大会后,反动势力又搞卑鄙
勾当,有一个署名“铁血锄奸园”的给谢学
锦、索天章(英语讲师,是剧团的积极分子)
和钱金玉(女同学,会上发言较多)写恐吓
信,后来没有理它,也没有发生什么事。这也
说明,反动学生黔驴技穷,乞求于流氓手段,
但又惯于众怒难犯未敢冒然动手。
这次斗争是一次险胜,对进步力量是一次
考验,说明通过两年多在沉寂中的积聚提高,
有了一主基础;也暴露了进步同学对突出的玫
治问题不敏锐,对《因是宣言》没有很快主动
作出反应,对反动势力的反朴缺乏预见和准
备, 平时接触群众的面还大窄,对群众的思想情
绪掌握的不渎(开始时对大会辩论的结果会如
何心中无数)。这次斗争最重要的成果是对进
步同学和相当一部分同学都起到了锻炼和教育的作用。比如反动学生在贵阳中央日报登出的
反宣言与在湄潭张贴的大字报内容并不完全一
样, 使参加签名的中间同学大为反感,知道上
当,起了反面教员的作用。
前面说到了湄潭的转折一般比遵义稍晚,
除湄潭地处偏僻、信,惠较迟这个客观情况外,
一个重要均原因是当时’经常联系起着一定核心
作用的几位进步同学热情有余而斗争经验不
足,分析问题往往深度不够,不善于在复杂情
况中抓住有利时机来推进工作,以致有的该做
的没有做,而不该做的却做了。例如: ( 1 )
对组织战地服务团,遵义地下党分析估计了它
有利于提高同学的觉悟,采取了积极支持的态
度,而湄潭的经常联系的若干进步同学对此缺
乏具体分析,没有反对也没有积极支持,没有
参加,以致疏远了一些对此事积极的和倾向进
步的同学;也反映了存在有小圈子作风。虽然在1945 年初的寒假,几位进步同学同徐容章(一位负有活动能力的同学)一起组织了一次慰问
伤兵的活动(去兴隆场),但影响的面甚小。
( 2 ) 1944 年底黔rn 吃紧时,学校决定疏散入
川,有的同学已走,有的准备组织起来走,面
对这个情况怎么办?几位进步同学考虑为了不
脱离多数同学,和犬家一起走,于是以浙大剧团
成员为基础组织起来准备入川。后来一位先行
的同学到这义后,吕东明等劝止了,并派岑风荣
专程来湄潭传达地下党(当时以相互都是进步
关系的马份儿现)准各组织起来打游击的意见
并协助做了一些归查研究的工作。不一目,日
寇退走,学校也不迂了,打游击的准备也停下
来了" ( 3 ) 1944 年11 月国民党发动十万青年从
军(即以后的奇年军),学校成立了专门机构,
全可祯怜去讲活动员?报名者不多3 但也有少
数激于抗日义愤而报了名的。地下党对这件事的态度是尽量劝阻,而湄潭的几位进步同学不了解地下党的态度,对此事的反动本质也认识
不足,没有对参加者进行劝阻。( 4 )对基督
教团契的活动也没有重视?没有认识到这是一
个具有特殊掩护色彩的团体,其中不少正义的
同学应该支持配合他们的活动?而是抱着对
“宗教”有些敬而远之的态度。这些都是进步
活动中的显得嫩弱不足之处。
反对反因是宣言的斗争打破了湄潭学生运动的沉闷空气。1945年上半年以后,湄潭校内
各种人物的活动逐渐活跃起来,壁报多起来,
也出现了新组建的社团。进步的壁报有“海鸥”(剧团办〉、“春萃”(许国华等办〉、 一个综合性的壁报(潘寰等办,名字忘了〉、
''剪报”(潘寰等办),后来还有“文萃”
(张叶明、混泽民等办) 。1945年下半年向协五、黄世民、陈建新等组织了一个进步的社团一一新潮社,也出版了《新湖》壁报。新湖社
是以农院同学为主体的进步社团,其成员和团
结在其周围的同学有好几十人,在尔后的学运
中是个颇有影响的社团(对大回杭州后,它成
为国民党重点打击的一个对象〉。1945年上半
年化学系的五位同学(丁徽、史宗法、乡民光
迪、成艾彬、张志炳)还组织了“求是社”,
以实事求是、团结中华、建设中华为宗旨。这
个团体没有公开活动,成员中多数是进步的心
上述几个进步性的壁报后来又联合起出版“笔
联”壁报,与反动学生的几个壁报联合起来的
“壁联”什锋相对。长时间里,湄潭不易看到
《新华日报》。1945年上半年汪容通过他的同
学吴佩伦从重庆寄来《新华日报》。为了宣传
党的主张,进步同学不时把《新华日报》张贴
出去,师生来看的不少。特别是载有《论联合
政府》一文的,贴了撕,撕了贴,连贴三次〈贴出不久,反动学生就撕去),看的人不
断。1945年下半年把单独张贴《新华日报》改
为剪贴多种报纸的“剪报”,把《新华日报》
同《中央日报》、《扫荡报》以及美国新闻处
的《新闻资料》剪贴在一起,既表示兼收并
蓄,适合广大群众口味,又宣传党的主张,又
从各报纸的对比中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虚假宣
传。
1945年暑假前,李晨来湄潭找许良英,了
解了湄潭学生运动的情况,以进步同学身份谈
了党的意见。秋天,吕东明转到酒潭选读课
程,通过和少数同学联系,以中问同学的身份
参加了湄潭的学生运动。当时以向协五、张叶
明,往来又有雷学时,为进步同学联系的核
心。许良英(当时在永兴当助教〉也常到酒
潭,起核心主干作用。这样,党对学生运动的
领导加强了,进步力量之间的联系也加强了。

进步同学的提高仍然以自学的方式进行,有
时,新潮社也举办读书讨论会。这以后,学生
中进步的骨干力量发展到有二、三十人(如顾 以健、戴立信、程嘉均、雷学时、向协五、张叶明、黄世民、许国华、孙幼礼、薛希孟、李植
燕、荣丽娟、陈尔玉、温泽民、刘锡琛、叶玉
琪、张淑改、陈建新、周尚汾、门凤歧等。后
交知道其中顾以传、孙幼礼是地下党员,但当
时组织关系来到浙大),在这些人的周围还团
结了不少同学。除了学生以外,还有一些进步
’ 的助教、讲师,他们一般不参加公开的活动,
但经常给进步学生的活动以指导和支持。如助
教中的杨浩芳、高善娟就甘冒风险给进步活动
以掩护和方便。
从1945 守-暑假到1946 年5 月之问,湄潭浙大学生中的重大活动有以下几件事L
1945 年暑假,徐容章与许国华发起组织了下乡宣传队,有十六七人,去永兴一带。在农
村访问农户,一百作宣传,一百了解农民的生
活状况。去的人中左、中、右都有〈也有托派
言论的学生〉,但这次活动对不少同学有教育
意义,具体了解了在国民党统治下农民的疾
苦。接着抗战胜利后,徐容章等人又组织了慰
问伤兵的活动,参加者有六七十人。
日本投降以后,学生运动的主要内容转向
反内战的斗争。不少同学对内战与反内战问题
很关心,反内战是主流,但受国民党宣传的欺
骗,对反内战的对象的认识又不一;学生们自
发地组织过几次公开的面对丽的和不见面的
(在壁报上〉犬辩论,参加的很踊跃,辩论很
激烈,反映了当时全国内战和反内战的斗争日
益尖锐,犬多数同学关心国家的命运。国民党
反动派坚持反共内战的方针使一部分反动学生
一时气焰嚣张,不少中间同学则进一步分化,更多人转向进步或加快进步步伐。
1945 年12 月,昆明发生“一二. -''惨案,
学生自治会干事会(当时主席是程嘉均〉讨论
决定素食以表示对昆明学生的响应。吃饭时‘
反动学生闹起来,站在台子上大叫大嚷,煽动
同学反对素食,马上遭到一些正义的同学(华
北同乡会和南开中学校友会〉的反对,被轰下
台来c 后来,学生自治会代表会重新讨论,同
意干事会的决定,把反动学生的气焰打了下
去。
1946 年2 月,国民党反动派精心策划了一
次反苏事件。当时报纸上已反映出这种阴谋的
信息,生活壁报也收到了许多反动学生组织来
的稿子,在校内为反苏制造舆论。进步同学警
惕了这次阴谋,管生活壁报的雷学时很快与核
心力量问多方百的进步学生商量写出成批大字
报反击。两方面的稿子大量地一起贴出,进行

《回忆浙大湄潭分部的学生运动 ( 1942 年夏至1946 年5 月〉》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