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 泽惠闽浙 ——中国现代外科先驱余文光教授

  如今的莆田人大都不知道余文光是谁?而上个世纪的莆田人大都知道余文光是谁!因为余文光在他家乡莆田圣路加医院当外科医生23年,任院长12年。其间活人无数,惠泽万民,莆人誉为“华佗再世”。余文光之名几与莆田圣路加医院齐名!

  (一)漫漫学医路

  1901年6月10日,余文光生于莆田城内的一个医生家庭。父亲余景陀是兴化圣教医院(莆田圣路加医院前称)医师(后任院长)。余文光是家中六个孩子中的长子(这六个孩子后来大都在各自事业领域中成为出类拔萃的人才)。少年余文光在家乡莆田读书,秉性聪颖,以至于1915年,仅14岁的他,就被他父亲的朋友推荐资助去香港圣·斯芬学院专攻英语。1917年他才16岁便考入了亚洲顶级大学——香港大学医学院学习,学业异常优秀,并赢得了中国奖学金之冠(该奖学金是每年一次颁发给考试成绩最优秀的中国学生),在校期间,他还当选香港大学学生会秘书长之职,为此,备受校长卡侬·马丁教授的称赞。

  1922年,他以获得医学学士和外科学士两个学位的双优成绩从香港大学毕业。之后,在香港政府办的平民医院(该院后成为香港大学教学医院)中当了一年的外科住院医生。1923年,余文光赴英国剑桥大学基督教学院学习,并于翌年提前修满学业,以全优成绩获取了公共卫生毕业文凭(D.P.H)。他放弃了英国医疗机构的高薪聘请,于1925年春天回到了满目疮痍的祖国,在家乡的莆田圣路加医院担任外科医生,并积极筹建华实产科院(当时以英人院长华实命名的产科院)。从1927年起,他在家乡莆田极力推行乡村妇幼卫生事业,先后在黄石、梧塘、涵江、笏石等乡镇设产科分院,帮助培训助产士,提倡科学接生,破除了数千年来的传统旧法接生,使产妇婴儿的高死亡率得以明显的下降。

  为了获取更新、更高的知识。1932年,余文光再次出国到英国苏格兰攻读F.R.C.S学位(英国爱登堡皇家外科学院院士学位,这是英国外科三个学位中最高的一个学位)。次年,他就带着这个无与伦比的头衔荣归故里,仍旧回到莆田圣路加医院供职,并开始了他人生中最精彩的行医生涯……

  (二)雄心怀壮志

  余文光一回到家乡就忙于从事外科新技术的开展和医生及护士、助产士的培训等业务。此外,他还协助其父余景陀院长打理业务。

  1937年,院长余景陀退休,长子余文光接任莆田圣路加医院院长及圣路加高级护士、助产职业学校校长。余文光深感肩上的责任重大,他苦心经营,创新发展,他意识到要普及发展农村妇婴卫生事业,必须大力扩增人才的培养,他强调卫校三年级学生在医院实习时,必须认真带好二年级的师弟、师妹,而后者必须服从前者。他亲自译写了《实用产科学》,作为培养助产士的教材,带领学生到各乡镇宣传推广科学接生。在他的以身作则带领和倡导下,卫校成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优良学风和传统。严谨务实的校风后来在闽省内广为流传。

  卢沟桥事变前后,余文光与其他教会、社会人士联办、创办了仙游协和医院(今仙游县医院)、德化惠德医院(今德化县医院)和莆田广宫、大洋等分院作为抗日后方医院;他还经常带领救护队到各乡镇注射疫苗,开展防疫工作;为了便于战时抢救伤病号,他精心设计了流动医院方案,把药品设备进行分装打包,便于山区搬运,每到一处,箱子一打开,就马上可以办起一个简易后方医院。

  1939年11月1日,对于莆田人民来说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日寇九架飞机空袭莆田县城。圣路加医院被日机轰炸,病人九死五伤,炸毁楼房15间,平房一座,药品、设备损失达11万银元。(毗邻的梅峰小学一名老师也被炸伤)。事后余文光立即组织救死扶伤,义演募捐。他的善举受到当时莆田平民百姓的普遍赞扬。

  1945年,他再次赴英国伦敦大学,在贝尔哈姆医院的Tamner教授指导下进行为期六个月的外科新技术进修,而另外的半年去了美国,在明尼苏达梅耶医学中心进修,此外,他还去纽约长老会医院、密歇根医院、约翰霍金斯医院作短期考察,在这段时间内,他伺机募捐到了5万美金回国。于是,他在被日寇飞机轰炸过的废墟上建起了规模宏大的“H”型五层病房大楼(后因资金不足,大楼完成三分之二)。同时,他还开始引进各种内、外科临床技术人才,使莆田圣路加医院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大放异彩,成为闽省三大医院之一。

  (三)熠熠写辉煌

  1949年10月,余文光离开莆田去了杭州。并在杭州广济医院(后为浙医大二院)任外科主任。1951年,在他的倡导下,广济医院院长英国人苏达立医生将医院主动交给人民政府接办,改称“浙江医学院第二教学医院”,余文光任副院长兼外科主任、教授。几年后,他被任命为院长,直至他80岁时因患“右侧颈动脉系统脑动脉栓塞”后卸任。浙医二院在他主持的三十年间越办越红火,名扬海内外。

  纵观余文光教授在闽浙从医共六十年之久,他之所以被誉为中国现代外科先驱,是因为:

  1.他是福建省第一位(1926)介绍并经过自己变革的治疗胃十二指肠溃疡的毕氏Ⅱ式手术的外科医生。解放后,他又在浙江普及了这一手术方法。

  2.他是中国第一位(1953)对胰头癌施行Whipple氏手术的外科医生,他的专著《胰腺头癌切除术》1954年发表在中英文版的《中华医学杂志》上。

  3.在浙江省,他是第一位(1954)将脾肾分流术用于门静脉高压合并食道静脉曲张破裂出血的治疗。这项技术对当时治疗浙江省流行的血吸虫病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4.在实验外科领域,他是国内最早对动脉修补物(人造血管)的研究者之一。在浙江省,他首次利用丝织的Orlon血管移植成功治疗了一名腹股沟部巨大肉瘤切除的患者,使其免于截肢。1960年他在《中华医学杂志》上发表了著名的论文《血管重建的动物实验与临床实践》。

  5.他不仅注重大的、引人注目的高科技技术,他也同样重视上世纪危及大多数百姓的“常见病”——胆道蛔虫。他在《中华医学杂志》的一篇社论上号召:“我们必须把由胆道蛔虫感染的胆道疾病的发病率列入医学生的教学大纲”。这一精良的告诫已为中国的医学同仁所接受和采纳。

  6.1981年,余文光已是八十高龄。他还与同事们总结出了28年来胰头癌Whipple氏手术经验,并发表了学术论文《胰头和壶腹癌Whipple手术的经验》、《胰头和壶腹癌的手术回顾(211例)》等论著。

  (四)管理之智者

  对医院(学校)的管理也是余文光年轻时多次赴英留学时,从西方院(校)亲身接受的经历和回国后受圣路加医院外籍院长之影响所致。以至于在他担任莆田圣路加医院及附属高级护士、助产士学校的院(校)长时,他异常重视人才的选拔和引进,求贤若渴,知人善任,上世纪四十年代引进许多年轻的才俊。如:妇产科余熙笙 (上海妇孺医院毕业),外科李温仁、章安澜(北京协和医院毕业),内科陈宠耀(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毕业),陈泽深、洪惠忠(华西医学院毕业),王兆惠(北京医学院毕业),徐云儿(国立中正医学院毕业)等等。后来他们都成为国内知名院(校)的管理精英。

  余文光重视直观教学,他创建护理示范教室,设立校内示范家庭,公共场所卫生示范教育,指导莆田城内道路的修建,这些在闽省内均属首创。余文光不仅精通外科,而且熟悉妇产科、内科、儿科等,他坚持每周一次的全院总查房,要求医生必须详尽报告病例,他要亲自查完各个病房并及时解决实际问题。他对于专科建设十分重视,在他任浙江医科大学二院院长时,由于当时还没有心胸外科,无法进行心脏手术,这对病人和教学都极不方便。余文光对医院同仁说:建设这样一个科室是绝对必要的。在他的倡导下,该院于1980年建成心胸外科,之后开展了一些心脏重大手术。

  (五)德乃医之魂

  医德是医师的灵魂。余文光从医六十年,对病人一视同仁,不分贵贱,极富同情心,他不仅在医疗中不收病人的礼物,反而叫家人把自己家(在莆田时)种的番茄和买来的水果送给一些贫困家庭的病人补充营养,这样的例子不是寥寥数次,而是反复、经常地做。对于个别特困的病人,他尽力给予减免医药费和物质上的帮助以及精神上的安慰,鼓励病人尽快康复。这也就是余文光在莆田能够做到家喻户晓,受到百姓爱戴并广为流传的原因。

  解放后,他在有着“中国花园城市”之称的杭州又度过了他三十多年的岁月。他深深地爱着这座城市、这家医院和这里的同仁,并努力地为他的病人服务。“文革”之前,是他一生行医生涯的黄金岁月,用他的话说:“干的时间久了,越干越爱干自己的专业,越干越想为病人多做点工作”。“文革”期间,他被停止工作,惨遭迫害,备受侮辱,但他感到心情沉重的,首先不是个人的恩怨,而是十分痛惜“白白浪费了十年的宝贵时光”。当他恢复自由之身时,已是74岁的老人了。为此,他更加抓紧时间工作。有一次他亲自参加肝脏移植手术,连续工作十二小时没有离开手术室,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持着这位近八十岁高龄的老人?这是坚强的事业心、责任心和大医精诚!

  他的所有的努力。我们可以从他的一些荣誉中看到其中的部分:他除了自身是浙江医科大学外科教研室主任,附属二院院长之外,他还兼任中华医学会浙江省分会副理事长和外科分会理事长,浙江省科委顾问,民主促进会的中央委员和浙江省副主任委员,浙江省历届政协委员,1979年当选省政协常委。

  1982年12月,余文光教授因一年前患“右侧颈动脉系统脑动脉栓症”所留下的瘫痪后引起的后遗症、并发症而离开了他深爱的亲友和病人。他为自己六十年的行医生涯划上了圆满的句号。他留给后人的是一份永远的大医精诚!(姚益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