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庞曾漱 钱克仁

我所认识的庞曾漱

钱克仁

1938年秋天,庞曾溎之妹曾漱到广西宜山浙江大学读书。她参加黎明歌唱队等活动,周存国和我等人都叫他“庞妹”。庞妹积极参加学生会发起的义卖、募捐活动,亦参加一些我们的小姐讨论会。我们觉得她是一个热爱祖国、追求真理、有正义感的好同志。

庞妹认真做好“核心”要她做的工作,而且“组织性”很强的。她在怀远镇负责妇女识字班时,多次回宜山来汇报工作;存国介绍她读书,她与存国谈读书的心得。她与几位女同学帮我在文庙斜对面东六街的银小姑家租了一间小屋,布置得很好。这样,黑白的书有个放置的地方,大家也有个聚会的地点。浙大迁遵义,她与几个同学为我的家在水井湾先租好房子,打扫干净,糊好窗子(但不擦掉当年红军在木板壁上写下的标语),我们全家到遵义后像回家那样住了进去,我们全家都感谢她们。在水井湾后面的小山上,庞妹与我有过一次谈话,谈工作,也谈她自己的事。

庞妹善于团结同学,她用“个别影响”的方式去激发同学们的爱国热情,共同前进。做群众工作并不影响她的正规学习。佘坤珊先生是一位严谨的老师,得到他称赞的学生是不多的,但庞妹在佘先生的英诗课上常得佘的好评。费巩先生亦认为庞妹的文章写得好,赞曰“活泼天真,文如其人”。可以说,庞妹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大学生。

1944年,我到重庆。我到弹子石文德女中去看周微林和钱炜。知道曾漱因生产在家休养,我们三人从南岸走到岚垭去看望她和初生的嘉陵。此后,她与我很少来往,我只知道她在育才中学教书,解放后她在无锡、北京工作、当校长等等。

某一年,我收到刘震邦同志的来信,他说他是经庞曾漱介绍,要与我讨论数学问题的。刘称曾漱为庞姐,刘要研究歌德巴赫猜想的问题。我与刘通信几次,觉得他认真钻研的精神很足,我亦尽量介绍一些资料给他。刘后来改善了生活,住进了新居,很高兴,寄了照片给我。后些时候,曾漱、卞申、王兄三人来苏州过春节,曾漱告诉我刘震邦的经历。经过她的不断努力,搞清了震邦的问题,促使有关当局对刘落实了政策,使刘摆脱了几十年的苦难生活,晚年过得好一些。曾漱强烈的正义感和认真踏实办事的精神使我感动,我十分钦佩她。

费巩先生应该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何友谅同志应该被追认为革命烈士。要做成功这些事的困难之大,常人是难以估计的。但是曾漱本着“忘我牺牲,无私奉献”的精神,倾注心血,锲而不舍,到处奔走,感动了很多善良热心的师、友,居然这两件事都成功了。她每次来苏州,到了我家,总是说:“我很忙,大家长话短说。”我知道她是在做有深远意义的好事,但总要劝她几句,应该注意劳逸结合等等。我觉得她像一匹飞奔的骏马,我是挡不住的,我敬佩她,但很担心她的身体健康。她为编印《纪念何友谅烈士暨黑白文艺社文集》忙个不停。她编印的《全声文选》寄发各处后不久,离开了人世。

曾漱是个关心别人胜于自己的人。她为刘震邦争得应有的地位,改善了生活;他同情邵全声的遭遇。邵病了,她从北京去杭州探望他,为他编《文选》;滕维藻病了,她去天津探望他;我1995年病了,她到我病室来看我。她自己病了,却不让别人知道。来信只说有些厌食症,有时去公园练气功等等。陈天保知道她的病情,但今年春节,天保来我处的时候,亦帮她瞒着我。3月份,天保去北京看她,返沪后电话告我说曾漱患肝癌已晚期了。4月下旬,我收到由忆陵笔录,曾漱口授的一封信。5月17日早晨,天保从上海来电话,说曾漱于16日平安去世。稍后,嘉陵亦来电话,告我这个不幸的消息。6月初,忆陵来苏州,葬其母曾漱于凤凰山墓地。

曾漱去世后,我困惑了很多日子。我多次反复、细读她与我合写的《忆往谈故录》,使我对她有更深刻的理解。她在该文“尾声”中写道:“我庆幸自己在抗日烽火中度过青年时代,使我打开视野,眼里有了一个世界和它的人民。拓荒和黑白是我的另一个大学。周存国和我谈过一次话,参加拓荒的那一次外,仅此一次,非常短促。他问我看了《社会主义思想史》有何感想,我说:‘马克思之所以伟大,是他把一生献给了一个伟大的事业——全人类的解放,我是为自己活着的,多么渺小。’他肯定了我,于是我开步走,跟着你们大家学步。

我一直以为忘我牺牲,无私奉献就是革命,后来稍懂一些事了……。五十多年沧桑风雨过去了,目睹今朝,明白了历史在曲折地前进中,每一次飞跃,必定是在克服倒退中完成它的否定之否定的。尊重科学,尊重人的权利,一个民族永远不会灭亡。个人生命是沧海之一粟而已。”

曾漱又借我的话题道出她的心声:“什么东西可以净化人的灵魂呢?是人民的疾苦!”

曾漱是个平凡而伟大的好同志。她与我们永别了,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1997年9月 于苏州

作者幼子钱永红(十中77届校友)注:

1) 钱克仁先生(1915—2001)1940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数学系,生前为苏州大学退休教授,20世纪50年代曾兼任苏州工农速中教员。

2) 钱克仁先生1939年在广西宜山担任浙大学生会主席,黑白文艺社以及“拓荒社”(马列主义研究小组)的“核心”成员,黎明歌咏队队长。庞曾漱女士也是黑白文艺社的“核心”成员。

3) 钱克仁先生(以笔名大可)与庞曾漱女士(以笔名长虹)在1995年合作编写了回忆录 ——《忆往谈故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