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诗篇——沉痛悼念父亲逝世 马大观

最后的诗篇

——沉痛悼念父亲逝世

马大观

2007年7月20日,父亲突感身体不适,脸色潮红,呼吸急迫,伴有发烧症状。我和弟妹们急忙把父亲送到附近的医院就诊。医生诊断为呼吸道严重感染,必须立即住院治疗。当晚,父亲病情加重,高烧至39℃以上,危象突现。翌日一早立刻转呼吸科ICU病房紧急救治。经过医生们的精心施救,体温逐渐下降,呼吸渐趋正常,父亲的病情暂时转危为安。

两天以后,即7月22日上午,父亲的身体状况平稳,虽精神略显倦怠,但是见到亲人们围在他的身旁,脸上依旧绽露一贯的笑容。他充满信心地告诉大家。爸不会死,爸照样会战胜病魔健康地活下去。听到父亲的这番话,大家都很欣慰。

等亲友们离开后,父亲把我叫到病榻前,他语气坚定地告诉我说:“爸近来文思泉涌,有许多今事往事一直在脑海里若隐若现。假如这次病愈出院的话,我一定会统统把它们写出来……”接着他又对我说:“我现在就想写,你去找纸和笔。爸口述,你记录。”我已经来不及到哪里去寻找笔和纸了,赶紧从医务人员那里借来笔和处方便签,立即回到父亲的床前。

父亲略加思索后,便开始毫不间断地从他的口中逐字逐句地念出构思好的诗文,象瓯江滔滔江水源源不断。我被父亲的坚强和执着感动得热泪盈眶,认真地做着笔录。

父亲一口气口述了五首散文诗,中间几乎没有停顿。毕竟父亲还处于重病之中,当他口述完最后一篇时,已明显表现出体力不支。他停顿片刻后,要求我复述一遍记录给他听,其间他仅仅改正了几个字。最后父亲告诉我说:“今天先到此,明天继续。”说完后,父亲微微地合上双目,静默了。我深知此刻父亲一定是非常疲倦,象辛勤吐丝中的春蚕,累了,需要休息。但是,父亲脸部表情却显得十分平静,而且带有几分坚毅。

第二天早晨,当我准备好笔和纸再次来到医院的ICU病房时,父亲的病情却发生急剧地恶化。或许父亲对“生命大限已至”有一丝感知,他克服胸闷窒息的困难,拼尽全身力气大声地向围在他周围的亲人们宣告他的遗言——从母亲到六个子女一个一个地嘱咐;对自己的生前友好逐个留下他最后的话语;对自己的后事处置更是反复叮咛一定要从简……大家一边泪流满面地静听他最后的叮咛,一边心疼他如此拼死地从口中挤出每一句话的艰难,不断劝他歇息。终于,父亲挣扎着说完最后一句话:“我要说的都说完了。”,便戛然而止。父亲陷于深度昏迷的状态之中。

经二弟的努力和医院的协助,我们紧急把父亲转入温州最好的医院进行抢救。经过数天的全力救治,父亲再一次逃脱死神的魔爪,终又死而复生。当我们首次被允许到重症监护室探视他时,他还半信半疑地用微弱的声音问我们说:“爸是不是又活过来了?”

后来,父亲从重症监护室被转入普通病房进行后续治疗和调养。顽强的生命力和乐观的人生态度使父亲的身体慢慢地得到复原,病房里经常传出他洪亮的说话声和爽朗的笑声。

两个月后的一天上午,我看到父亲的气色和精神都很好,便和他谈起上次在前一家医院笔录他诗文的情形。一开始,他露出一丝不解和惊讶,一场大病似乎使他对过往的事情有些淡忘。我一边提示,一边拿出当时笔录的文章念给他听。他终于回忆起来了,但是态度却显得有些淡漠,这使我感到十分惊诧。

我对父亲说:“我念给你听,看看有什么词句需要修改或补充。另外,最好请你给这五首诗文拟一个总的标题。”父亲淡淡地回答说:“文字就不要修改了,保留原样。有缺憾也让其保留下来,这是重病中一个老人的文字嘛!至于标题就叫做‘病房滴墨’。”这番话显然有悖于他对作品一贯字斟句酌的严谨态度。我对父亲的这种突然变化黯然神伤。后来我才知道,几场重病后92岁高龄父亲的大脑组织已经受到严重的伤害。

谁也不曾料到,从此以后直至逝世之前的几年里,父亲再也没有和我们任何人谈起要写文章的想法。父亲曾拥有的“文思涌动的源泉”竟然象晨露一样倏忽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五首散文诗便成了他留世的最后的诗篇。

“病房滴墨” 五首散文诗原文附下:

病房滴墨

莫洛

病魔

病魔抓住生病的老人说:“你如此年老,还生重病,应罪加一等!”

老人说:“我老了,过去从不生病,现在却是你常常来光顾我,应该说,我们之间毫无亲缘关系。”

老人对病魔说:“去!滚你的蛋!”

于是,老人软软地躺到病床上。

爱,无处不在

你到大教堂里留下祈祷吧!大教堂里有金碧辉煌的“爱”字。它是生命的一切,是照耀生命的灵魂。

一位老人走进教堂,双膝跪下,面对基督施礼。

另一位老人也走进教堂,他对一位年青人微笑道:“我们是多年的教友,我在基督之下与羊群一起牧放。一年四季都使我快乐健康。跟上帝去牧羊,天地上下一片辉煌。”

小蚧蝶

一只只有贝壳那么大的小蚧蝶从高处斜斜地朝病房的窗口飞来,小蚧蝶似乎带着一片爱心找到生病的朋友,绕了一圈又一圈,飞上飞下,阳光永远跟在它的背后,花香带在它的身上。

小青年说:“可爱的小蚧蝶,关心我,爱我,带着生命的色彩,带着美好的靓丽。”

年老的病人在医院病房的窗口亲切地向小蚧蝶挥挥手,充满感情地问道:“你是从百里东路来看我的吗?”

啊!你真是一个心灵美丽的小精灵。我爱护你。昨日有雨打湿了你的翅膀,使我心疼。以后你来看我时,先要看看天上的云彩,在无雨、无烈日的时候来看望我。我们还是可以交流情感的。

一对大自然的儿女。

美生在大自然中,窗外的花草,还有云、风、阳光,他们表现出来的都是生命的力量,生命的美丽。

我这个年老的病人,站在窗口,面对小蚧蝶,向东、西、南、北,使眼睛灵活转动起来。

小蚧蝶啊!你翩翩地飞来,对着我充满爱心飞来又飞去。

解差

一位老人被一个解差用铁链链住。

老人说:“我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一生善良,从不犯罪,你何必用铁棍、铁链对付我?”

解差说:“我是魔鬼派来的,因为魔鬼惧怕美好的日子。他要在世界上制造灾难,他把那些善良的年青人、老年人、女人们给予重重的负载,使他们卑躬屈膝,两腿发抖,饮食困难。”

他们的眼里充满爱,满眼泪水。

贫穷的老人们,他们不愿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他们拿起锄头、铁锨,挺身而出,扑向坏蛋进行搏斗。正义的搏斗总是使坚强者获胜,那些坏蛋在人们愤怒的反击下纷纷逃离。

于是,老人在阳光下安详地休息。

生病的老人

他的胸背并不弯曲,双手也不颤抖,双眼不免暗淡模糊,那炯炯有神的色彩给岁月的尘埃遮蔽了;他的双耳也失去了听的能力。

这位老者是个充满诗情画意的人,他并不依靠那些外在的东西,他是发挥他内心的辉煌。爱不会老!

双耳失聪的老人,总是充满爱,去抚摸世上存在的东西。他爱世界,爱一切,他用一双手摸摸这,摸摸那,摸摸许多东西。

但是老人现在生病了,可老人对自己的健康还是充满信心,觉得病痛对他年老的身躯并没有构成太大的压力。他向苍穹祈求爱,向瓯江祈求爱,向小小的树林祈求爱。他对儿子们种植的花朵用心灵去抚摸,用爱去抚摸,生病的老人吸收外界更多的爱。

老人虽然老了,但他的脑子仍然灵活,思想的鸟还在到处飞翔,不断发出“奥、奥”的声音。

世界啊!这个老人是热爱世界的,是爱周围所有的一切。他从不伤害人,总是点点滴滴献出自己的爱。

生病的老人也许体重减轻了许多,但是他心灵的重量依旧沉重。

2007年7月22日上午,于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呼吸科 ICU监护室

由作者口述,大儿子马大观笔录整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