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界耆宿胡刚复教授和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在遵义

物理界耆宿
胡刚复教授和浙江大学
+解俊民 杨竹亭 周志成

胡刚复教授,江苏无锡堪桥镇衬前人, 1892 年3 月24 日生
于江苏捆阳,父亲胡查修是晚清的一位爱国实业家和改革家,曾
倾产办新学、兴水利、垦荒并改良农业。胡氏一家好学,长兄胡
敦复、二姐胡彬复、三兄胡明复和刚复先生都公费留美,六位姐
妹也都大学毕业。敦复回国后创办清华学堂(清华大学前身),
后因清华不设中文课,愤而辞职,创办大同大学。明复在美国联
络杨杏佛、生可帧、任鸿隽、赵元任和刚复先生等,成立中国科
学社,以科学救国为己任.胡氏一家和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杨杏佛
来往甚密,是崇尚科学和民主的一家,是热爱祖国的一家。

一、研究X 射线的第一位中国人①
刚复先生17 岁( 1909)时通过首届庚款留学考试,入美国
哈佛大学物理系,毕业后转入哈佛研究院,在W.Duane 教授②
指导下研究键的提取,并在亨丁顿癌症医院工作。1914 年得硕
士学位后,仍和Duane 继续合作,研究X 射线。1918 年得博士
学位。他们的研究成果在促进X 射线的理论与实践以及光电效
应理论的完善都很有作用。
.尽管刚复先生在美国的研究工作富有成果,他早已准备回
国,只是因第一次世界大战方酣而受阻。1918 年大战刚结束,
Duane 仍希噎先生留在美国,他报国心切,“终于决定离开我愉
快逗留八年的美国而回到祖国,担任教职,我面临着与命运作艰
苦的搏斗”,
年方26 岁的刚复先生, 放弃了再深造,毅然归国,从此开
始了为祖国科学教育搏斗的一生。

①本文的一、二部分主要根据钱临照:《怀念胡刚复先生》.载《物理》1987 年第9 期.
② W.杜安(William Duane 1872-1935 ),杜安一享脱定律的发现者,胡刚复和叶企孙之师.

二、中国物理教育和实验研究的创办人
在刚复先生归国之前,我国大学都不设物理系,大学的普通
物理课也都照本宣讲,教学方兹落后,又没有实验室。当时内战
频繁,学校经费支绍,聘请教授、购置图书仪器,甚至修缮房屋
都困难重重,因此钱l幅照先生曾把物理事业的开创人,比喻为
“第路蓝缕,以启山林”的拓荒者,网。复先生就是其中的带头人。
1918 年刚复先生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东南大学、中央大
学前身)物理教授, 1925 年任东南大学物理系主任兼教授.
1927 年筹建第四中山大学(后称中央大学),任理学院院长。
1928 年协助蔡元培院长创办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任专任研
究员。
1931 年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兼北平研究院锤学研究所特
约研究员,伺济大学和光华大学教授。此外,还义务兼任大同大
学理学院院长、工学院院长等职,他筹办了好几个大学的物理
系,他的学生遍天下。吴有训、严济慈、赵忠尧、钱l阳照、何增
禄等出自他的门下。
刚复先生认为物理学是实验科学,不能没有实验室。他亲自
动手,筹划仪器设备的购置。1923 年东南大学失火,物理仪器
全毁,他就从上海大同大学借仪器到南京去,有时还中途在苏州
F车,又从东吴大学补借一部分。他主张手脑并用,并不机械地
照搬实验指导书中程序测几个数据,有时给学生一根导线和纸
管,指寇绕出一个合乎要求的磁场强度的螺线管,有时给一个已
坏的墙式电流计,要求修好了再做实验,以发挥学生的主动性。
在课堂教育中,他着重分析物理大师的创造思路和研究方法,并
在国内首开近代物理,引人最新的物理知识。他还不厌其烦地回
答学生问题,并曾资助优秀生出国深造,可见他对学生的厚爱。
1937 年“八· 一三”事变中,为打击日本侵略者的凶焰,他
用望远镜测定日舰夜泊黄浦江的地点,指导我国的海军鱼雷艇从
长江口潜入,用鱼雷击伤敌舰,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他还担任
中国科学社图书馆馆长,筹集图书20 万余册,包括胡明复逝世
后所捐献的全部藏书,后经蔡元培命名为明复图书馆。
他壮志凌云,生气勃勃,不倦地为民效劳,以行动实践了归
国时许下的诺言。

①原文载哈佛大学1918 年班会秘书第三次报告.

三、全力襄助生校长振兴浙大①
竺可桢校长和胡刚复院长是哈佛大学的同学,都是中国科学
社的创始人,在南京高等师范和中央研究院又共事多年,志趣相
挂,彼此了解也很深。但空出任校长和胡出任文理学院院长当壁
的最得力的助手,是经过反复酝酿的。1936 年2 月21 日蒋介石
要竺长浙大后, 22 日竺就由南京去上海, 23 日拢了蔡元培先生
和刚复先生商量。当日他在日记中记着:“浙大自程天放长校以
后,党部中人即挤入浙校”,“郭(任远)之失败乃党部之失败”,
“故此时余苦不为浙大谋,明哲保身主义,则浙大又必陷于党部
之手”,“此事刚复及蔡元培先生均赞同”。可见他们三人在反对国
民党的法西斯教育上是一致的。3 月上句,堂在得到当局“用人
校长有全权.不受政党之干涉”的允诺后,同意出长浙大,立即
函约刚复先生见面, 3 月22 日专程去上海详谈一小时余,要先
生任文理院辰,先生未表态, 23 日才找蔡先生。4 月10 日又专
程去护,和先生谈2 小时后,先生才同意接任文理学院院长。
4 月21 日,空、胡同车去杭州接管浙大,视察时发现“物理
系、图书馆房屋均破烂不堪,天雨即漏.图书馆存书只5 万余
册,化学实维室在校外,亦租人家的破旧房子’.可见当时浙大
不仅人心涣散,校舍都不完整了。
竺校长民校后,聘任胡刚复、李寿恒等任文理学院和工学院
院长,加设史地、中文等系,校誉大振。1936 年报考浙大新生
有2320 人,为1935 年的3 倍多。8 月8 日,在南京考完中央大
学的考生800 人坐专车赶到上海报考浙大,情况盛极一时。1937
年中大、武大和浙大三校联合招生,报考的更增加到8600 人,
其中南京、上海、杭州三地就有5500 人之多.

①本文三、四部分主要根据《竺可桢日记》,加引号的文句都引白日记。

四、浙大西迂路上的智囊和先锋
正当浙大欣欣向荣蒸蒸日上之际,日军侵犯平津,抗日战争
爆发。浙大于8 月1 日成立特种教育委员会,执行警卫、防毒等
事;后又改名非常时期教育委员会,刚复先生为常委.由于日机
频频骚扰,学校考虑西迁, 9 月21 日确定各股主任,研究股由
刚复先生负责,从此他就承担起打前站、找房子、探路、定舟
车‘冒险抢运物件的重任,为浙大于余师生家属和儿下箱阁书仪
器安全西迂而日夜操劳了。
西迂最紧张、最繁重的时期,为杭州’| 一迂建德,再迁吉安、
泰和的两个半月。首先是国民党军队撤退太快, 1 1 月5 日,日
军在金山卫登陆, 11 月7 日逼松江, 9 日国民党军队奔上海, 18
日失苏州, 24 日弃吴兴, 26 日弃长兴, 12 月7 日句容失守, 12
日南京陷落,从而人心混乱,难民拥塞于交通线上。其次是交通
失控,同意调给学校的火车车皮以及汽车、船舶到时不能兑现,
校车司机七、八昼夜未能合眼。第三是校方和师生员工没有紧急
迂校经验,解决全部人员和物资的运输工具的责任全落在少数负
责人身上。因此从建德到吉安花了整整一个月,而师生还未全部
到齐。其中,最紧张的任务,如l I 月16 得悉尚有400 箱仪器图
书滞留杭州未能运出,空老和刚复先生率抢运人员回危城杭州,
全力抢运。19 日又赶赴西天目山,告诫新生安心学习。接着又
往屯溪、祁门寻新校址,再连夜赶回建德。另一次是当句容失守
时,江西的新校址尚无着落,又赶赴吉安、泰和,选定吉安青原
山和泰和大原书院和上田村肖家大院为浙大新址,征得江西省政
府同意后,又赶回建德安排迂校。在这些关键性的活动中,刚复
先生始终陪同空老,共克困难。
在泰和时,为防治洪水,刚复先生还和吴钟韩教授协作,测
量设计、发动浙大师生和当地居民一起,修建长15 里的防洪
堤.他经常沿堤巡视,检查质量,当地居民称此堤为“浙大长
堤’. :但喘息不久二日军又沿长江入侵。1938 年7 月3 日,日军
过马当要塞而到彭泽, 7 日湖口失守,从此江西门户洞开,日军
可自都阳湖溯赣江而上,浙大又被迫西迁。但迂广西或贵州尚未
定,刚复先生又陪丝老去桂林。到j桂林后空老因夫人和次子得重
病,赶回泰和。于是广西宜山的标营和文庙作为浙大新址,均由
刚复先生等选定。 11 月1 日,二、三、四年级在宜山复课,但
11 月16 日长沙大火, 17 日常德失守,湘桂全线紧张,难民拥塞
于湘桂路上,同日雪校长得悉浙大仍有大量仪器滞留泰和,又派
刚复先生从宜山经桂林沿湘桂路东进衡阳,穿越粤仅路,,设怯抢
运。12 月3 日雪老接刚复先生南昌29 日电,留泰和物件将于2
日在梅树装运上火车,使空老感到“可慰之至,”
长沙大火后,桂林已成为军事指挥中心,日机频频轰炸,柳
州、宜山也是袭击目标。为长远计,浙大乃派员往贵州勘察新校
址,初步确定安顺西之镇宁乌当,也曾考虑安顺、定番等地,进
行过物价调查,后又调查瓮安和据潭。1939 年6 月,胡师和张
孟闻教授陪同竺老坐滑竿由遵义去据潭踏勘,看了房子270 间
后,才确定湄潭、遵义为浙大迂贵州后的校址。
1939 年1 1 月15 日,日军在广西北海登陆, 19 日占防域,
20 日占钦州。25 日南宁陷落, 28 日武鸣联络中断.鉴于日军入
侵很快, 28 日校务会议议决迂校,一面派人至独山、都匀、瓮
安找暂避处;一面派“刚复至长安、三江等地,探运行李之路
线’. 12 月7 日决定“水运自宜山经柳城、长安、三江,榕江、
三合(今称三都)登陆至都匀”,“估计运费不到车运的三分之
一”。刚复先生联系水运到40 年1 月6 日方回。
1940 年1 、2 月间浙大迁到青岩和遵义先后复课,因遵据公
路尚未完工,暂时不迂湄潭。湄潭县府和士绅对浙大迁据特别欢
迎, 1939 年12 月I 1 日湄潭严溥泉县长去函“要校中派人前往接
洽飞12 月18 日县府邀集地方各界,成立浙大迁据校舍协助委
员会,要县党部让出文庙,常备队迁出贺祠堂,县初中、男小、
女小都让房戎浙大合办,贺氏宗祠代表贺循然等还捐献大量木材
以供建造校舍之用。浙大对滔潭文化发展的影响至今犹存,和当
时的据潭各界开明人士的远见不可分割。
但永兴分校的建立却受到永兴国民党区党部书记叶道明的恶
意阻挠。叶蛮横毒辣,曾逮捕并暗害当地共产党负责人陈光型等
三人,并沉尸江中,企图灭迹。他不愿将区党部所在处南华宫让
给浙大永兴分校,就假借永兴各界民众代表及全区国民党员名义
散发快邮代电,捏造事实,诬告刚复先生和永兴分校主任储润科
先生派人冲入党部,撕毁党旗、国旗和孙总理遗像及蒋介石像,
并冲散党部召开的会场等。在其油印的传单中,更大骂胡同。复是
共产党。当时的国民党省党部负责人黄宇人也和叶呼应,认为此
事“有共党从中利用等”。叶造谣被揭穿后,官司虽然输了,却升
任县党部书记长。当浙大在湄潭双修寺建物理楼时,叶又施阴谋
组织一批人持刀阻碍。刚复先生毫不示弱, 一面派人保护施工现
场,一面用照相机将持刀威协施工的场面拍下,公开展览,并向
法院起诉,迫使叶道明认错服输。1941 年湄潭和永兴分部相继
设立。
在西迂途中,为使房屋分配合理,刚复先生经常步测房子大
小,提出确凿数据,使人口服心服。在湄潭勘察新校址时,据周
善生①回忆,刚复先生在现场“步步量距离,伸手度尺寸,周详
查勘,身体力行。1940 年底,他在永兴和教职工、校工同宿四
壁透风的房间里,直到完成修缮方案后,才回遵义”。刚复先生
是湄潭修建仁、义、礼、智、信五斋学生宿舍楼和大饭厅的主持
人。从此一年级和理、农两院师生方能在永兴湄潭安定治学六
年,专心致志地读书做实验。刚复先生抢运仪器图书、排除干
扰、艰苦创业的功勋,不可磨灭二

①周善生于1940-1941 期阅参与湄潭新校舍的设计绘图和永兴分部的修缮,后
在理学院院长办公室工作,

五、为办成第一流的理学院而奋斗不懈
紧张的西迂途中,刚复先生时刻关心理学院的教学工作。他
认为物理、化学、生物三个学科都是以实验为基础的,教师都要
做实验,役有好设备和必需的药品,就请不到好教授.因此他不
仅努力保全原有的各系设备,而且一有机会就去重庆,到教育部
和文化基金会等处联系,了解有否购置新仪器和药品的外汇。
1941 年他打听到教育部将拨一笔款给各校,指定购置化学系的
药品仪器,立即写信到美国公司订货,并要求优先托运,接着又
给越南的海防。① 及云南、贵州沿途的熟人打招呼,要求尽快运
出。浙大这批药品和仪器运出不久,日军就占领了海防,除浙大
外其他大学都未能运到。以后的进口要从印度转,就更困难了。
据说王藻仁教授辞去同济大学理学院院长来浙大当化学系主任,
就因为浙大化学系的研究条件好.理学院各系的图书设备都不
错,《竺可桢日记》曾记载代数学教授蒋硕民先生对空老‘面述:
“浙大物理设备、数学图书甚佳,国内无出其右者.”
刚复先生认为延聘好教授是办学的关键;在湄潭六年中,原
有教授都安心教学,还增聘了数学蒋硕民、徐瑞云,物理卢鹤
线、丁绪宝,化学王德仁、张其楷,生物罗宗洛、仲崇信、江希
明等,阵容之强,国内少见.当时生活和实验条件十分艰苦,师
生都在桐袖或柏油灯下坚持学习和王作,却造就了一批人材,苏
步青老师曾说:“桐抽盏下,浙大出了几卡位学部委员。”其中大部
分是理学院的教师和学生.
刚复先生在关键问题上对学生要求很严,例如浙大规定各系
学生的选谋部须经院长签字才有效,他对此事抓得很紧,要查阅
每个同学以前所读各科及其成绩,并通过谈话了解本人志趣特
长,或引导同学改选或加选一些学科后才签字。当时各系二年级
以上的学生必修课不多,学生可自由选修合适的课程。为培养各
方面的有用人材,发展边缘学科二他鼓励化学系学生选物理系课
程,以培养物理化学专家;支持爱好理论的物理系学生选修数学
系的课,爱好实验的选修化学系、生物系或工学院的无线电等
课,确定最佳的选课方案。在选课时他向学生畅谈科学技术的新
动肉,有时还和学生辩论起来,往往→二小时才通过一个人,但
谈话内容使有关同学增加很多新知识。梅镇安同学的化学学得特
别好,王淦昌教授建议她多选生物系的课,向生物物理方向发
展,认为这是大有前途的新学科,这得到胡院长的全力支持。她
毕业后考入清华大学农业研究所,后去美国迸修生物物理,成为
国内从物理学转向生物学领域的第→人。
为了帮助物理系以外的学生得到现代物理新知识,刚复先生
还挤出时间开设高等物理课。他对西方文化和国学都有深厚功
底,上课时旁征博引,条分缕析,谈笑风生,引人入胜。他欢迎
学生提间,并常进行反问,启发学生自寻答案。课堂内师生对
答,自由活泼,笑声不绝于耳,常忘了下课。他对考试出题也抓
得很紧,力求学生能融会贯通,常抱了一大堆书回家,翻阅到深
夜才命题。
刚复先生积极支持各系师生的社会活动。例如校庆时开放实
验室,不仅要投入很多人力,而且化学系要挺费不少药品,物理
系要耗费不少电源(物理系在遵义和福潭肘,都无交流电,蓄电
池靠手摇发电机充电),但为了向遵泪人民普及科学知识,他要
求各系都开放.伽利赂逝世三百周年时,物理学会倡议举行学术
报告会,刚复先生很赞同而且作了长近二小时的《伽利略的生平
及其对于物理学的贡献》报告,对伽利赂的实事求是、坚持真
理、不怕打击的科学精神,作了高度评价。1945 年春天, 一些
浙大进步同学拟在重庆创办《科学时代》杂志, 一度考虑把编辑
部设在湄潭,先生欣然同意将院办公室作为该刊编辑部的联络
处。后因重庆方面有力量编辑,编辑部不设据潭,联络处就未动
用。
刚复先生对学生的爱护,突出表现在对助教解俊民的帮助.
1942 年夏秋之际,他打听到泪潭县党部有可能要对解下手时,
就告诉解:“酒潭县党部说你有外务,虽然系里很需要你,不愿
放,但万一被逮,就不好了,是否你尽快离开泪潭.”但解俊民自
思,来源潭后一心搞业务,兴趣很高,除了参加质与能社的活
动,以及和黑白文艺社的老友滕维藻、潘家苏偶有往来外,与外
界没有任何接触,谈不上有“外务”,因此不打算离校。一个多月
后刚复先生又找解说:“从最近获得消息来看,情况豆紧迫,以速
走为好,何增禄先生已在重庆弹道研究所为你找到助理研究员的
工作,那里有浙大物理系的校友可照顾你,尽快走吧.”解考虑胡
老师再三要他离开,而他又一个人住在城外双修寺,易遭毒手,
于是就悄悄离开了。
刚复先生平易近人,而且一见如故,能畅谈几小时而不倦.
他要找人谈话时,不派人去请,而是伫候在你上下课必经之道.
他常在泪潭街头站着和挑水工人、菜农谈话.在西迁途中和很多
驾驶员交上朋友,为抢运仪器图书创造了条件。他又乐于助人,
有求必应,并重言诺,常为西迁的师生找黄鱼车(搭客的商车、
军车),有时还能找到免费黄鱼车.但对鱼肉人民的官僚,他却
毫不留惰,直言批评.竺老1944 年6 月23 日的日记中记有“邦
华来,知18 日招待参议会肘,刚复起而致词,历半小时之久,
’且语侵及省府、县府;韩宗祥为议长起而辩论.刚复又反驳,以
敖不欢而散云.”
刚复先生主持下的理学院的成就,可从《竺可桢日记》中对
李约瑟访漏的记载着出.李于1944 年10 月23 日由遵义来泪,
主要为了参加中国科学社年会0 24 日他作了两次报告和座谈,
并参观生物系0 25 日为科学社年会,原定26 日即回遵义,但他
认为生物方面可看的论文很多, 25 日就去生物系看了半天。26
日他参观数学系和物理系半天,参观农化系并和生物系教授座谈
生物化学半天,又表示湄潭可看的工作很多。27 日和生物、物
理、化学教授座谈生物物理学半天, 28 日才回遵义。因此他称
浙大为东方剑桥是在了解理学院各系工作并听到教授们的意见后
才下结论的,可见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下,浙大理学院却迈进不
己,越办越强。

①抗日战等韧期,沿海受日本海军封锁,只能经香港进口到广州;广州被占
后,绕道从越南海防至广西或云南进口.

为中国物理教育勤劳终生
浙大复员国杭州时,刚复先生己年近花甲,但精力过人,不
久带了一批青年科学家到国外学习微波雷达新技术。1948 年11
月他回到杭州,正值学校缺钱少米的艰难时期。1949 年1 月20
日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已经结束,渡江在即,国民党准备
迁都,空校长又要刚复先生为全校安全负责,主持安全委员会,
下设住宅、粮食、救护、消防、警卫、情报联络、交通、水电总
务等组,显然为了保护学校不受特务、溃兵骚扰,以迎接解放。
3 月1 日前后,刚复先生又陪空老约了复旦、交大、上医等13
个大专学校校长去南京请愿,向副总统李宗仁、行政院长孙科、
教育部长陈雪屏面索经费和应变费。4 月29 日空老赴护。5 月1
日刚复先生又赶往上海和空校长会晤,并决心留在上海,续任大
同大学校长。
1952年,院系调整后,大同大学撤销,他先后担任唐山交
大、北洋大学、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的物理教授。为了知识更
新, 1954 年,他还到北京大学听年轻教师讲金属物理。当时他
已62 岁高龄,听觉也差,又坐在后排,听课十分吃力,但仍仔
细笔录,十分认真,毫无倚老卖老之态。他勤恳好学,直至逝
世。
钱临照先生曾说,“中国的知识分子爱科学爱国家的传统美德
在物理学四位前辈①身上昭昭如日月,为后生作出榜样,为我
辈所敬仰.”胡刚复院长的一生,完全证实了钱先生的断言。
(本文作者:解俊民,中国科技大学科学史研究室研究员,
浙大物理系40 年代毕业生.周志成、杨竹亭简介见前)

①指胡刚复、吴有训、叶企孙、饶毓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