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良辅老师的生平和贡献

浙江大学在遵义

叶良辅老师的生平和贡献
李治孝
叶良辅老师字左之,原籍浙江杭县, 1894 年8 月1 日出生
于杭州佑圣观巷.自幼父母双亡,赖祖母抚育成人。他平时体质
较弱,形貌清噩,但读书十分勤奋,成绩优异。于杭州盐务小学
毕业后, 三~进上海南洋中学,在校读书期间,深为任教的丁文江
先生所器重。以后丁文江先生于1913 年6 月主办工商部地质研
究所,暑期招生, 9 月授课。同年,叶师毕业于南洋中学,考进
地质研究所学习.该所相当于地质专科训练班,课程皆按大学标
准,教师均为当代名流,学制j三年,教学水平很高。叶师于
1916 年6 月毕业,学习成绩居全班之冠。据朱庭拮先生追述:
叶师“科学基础己优厚,又加勤勉,每试必冠军,同学无不倾
Hl ".叶师平时对人诚恳,不苟言笑,每发议论,深彻有理。解
放前夕,同班副家荣来到杭州,二位知交促膝谈心, 一致认为应
留大陆,不必迁徙,可见他们同学道义之交感情深厚。他们当年
毕业后,同去农商部地质调查所工作,任职为调查员。1920 年1
月,叶师被派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地质系进修,他除学习地质学
方面的课程外,还随约翰逊(D.W .Johnson)教授学习地形学。
1922 年叶师获得了理学硕士学位,于当年7 月返国,仍留地质
调查所工作.其中一度曾兼任北京大学地质学教授。1927 年至
1928 年受聘担任中山大学教授兼地质学系主任,并由朱庭桔老
师邀请协助创建两广地质调查所0 1928 年到1937 年受聘为地质
研究所研究员.在此期间,曾被选为研究院第一届评议员,并曾
在李四光先生去北平大学讲学时,代理过所长职务。叶师平时既
善于在野外作地质矿产的调查,又精于在室内作矿物岩石的鉴
定,他足迹遍及河北、山东、辽宁、山西、湖南、湖北、安徽、
江苏、浙江等省。工作辛劳而生活又卜分艰苦,终于不幸在
1936 年染患了肺病,不得已在杭州养病。后值抗战爆发,揭去护
沦陷,叶师举家避居诸暨乡间。1938 年初应聘担任浙大史地系
教授,于当年4 月携眷随校西迁,先迁至江西泰和,再迁到广西
宜山,最后到达贵州遵义。沿途风霜劳累,备尝艰苦,以致叶师
的肺病又加剧了。但他一直是带病工作的。1943 年暑期后,史
地系系主任张其陶先生赴美讲学,浙大校长竺可桢先生改聘叶师
为史地系主任并负责史地研究所工作,叶师平时主持系务会议和
所务会议,处理重大问题,而将历史和地理两方面的具体系务工
作分别请李洁非先生和严德一先生帮助办理。1945 年底张其均
先生返校后,叶师才得卸去重任。1946 年暑期,浙大迂回杭
州,叶师又随校东迁。到杭州后,按学校规定休假一年,但其研
究工作并未间断。1947 年暑期后又带病上课0 1949 年5 月3 日
杭州解放,他精神振奋,豪情溢于言表,不久受聘为浙大地理系
系主任.当时,新建地理系的工作甚为繁忙,同时政治学习安排
的时间也较多,其他会议也很多,叶师是每会必到的。记得当时
我任浙大研究生会主席,曾邀请学校研究生的导师参加一个座谈
会,内容是反映研究生的共同要求,叶师不但按时前来参加会
议,而且还作了充满热情的讲话,至今使我记忆犹新。可惜叶师
以久病赢弱之躯,应付笨重的工作与学习,终于支持不住了。他
于1949 年8 月1 1 日召开地理系系务会议时就感到身体发热,国
家后一直高烧不退,历时3 周。当时还没有治疗肺病的特效药
物,医生们也束手无策。自1949 年9 月9 日起叶师开始喀血,
终于1949 年9 月19 日下午2 时,撞然长逝,享年56 岁。浙大
师生前往吊唁者,络绎不绝,莫不流泪痛惜一代哲人的早逝!
1949 年9 月28 日F葬于杭州灵隐西首石人山老虎润之侧。这块
坟地是朱庭祜老师奔走选择的。
叶师生前热心于中国地质学会工作,他是学会26 位创立会
员之一,也是永久会员(一次缴足会费50 元)。中国地质学会于
1922 年1 月在北京正式成立,叶师任第一届评议会编辑和第
二、第二届编辑主任;自第二届起至第六届( 1923→ 1928)任评
议会评议员,第七届( 1929)任评议会副会长。第九届( 1981)
开始,评议会改称理事会,会长改称理事长,评议员改称理事。
叶师自第九届起至-卜五届( 1 938),连任理事,并在第十二届
( 1935)时担任理事长职务。学会自二·+·一届( 1944)起增设监
事会,叶师连任监事,直至二: -卜六届( 1949 )近世为止。
在学术研究方面,叶师对岩石学和地形学造诣最为精深,在
地质矿产方面己做了很多调查研究工作。自1919 年起至1947 年
止,他发表20 余篇论著,既具理论价值,又有经济意义,受到
了当时国内外地学专家的共同赞赏.
有关岩石学方面的论著,先后有《中国接触变质铁矿区闪长
岩之岩性研究》(本文铁矿区包括山东金岭镇,南京附近,湖北
大治、鄂城,安徽当涂、铜官山,湖南武安之红山等处),《山西
临份县之方沸正长斑岩》,《中国东南沿海区流纹岩及凝灰岩之矶
石化及笔腊石化作用》、《中国东南沿海火成岩区之研究》(本文
火成岩区包括永嘉、瑞安、平阳、青田、王坏、乐清、黄岩等
县)、《青岛一带火成岩之研究》以及《南京镇江间之火成岩地质
史》等。叶师的研究方总是野外与室内相结合、宏观与微观相结
合、理论与应用相结合,故所提论证均确切有据,学理精湛;其
岩石分类命名,均根据倪格里氏值而定,故甚准确。直至今日,
叶师的上述论著还是值得参考和效榕的。他不愧为我国近代最早
的知名岩石学家。
叶师主编的《北京西山地质志》于1920 年出版,内容分为
地层系统、火成岩、构造地质、地文,以及经济地质等五章,是
中国最早的也是当时最完美的区调报告,所附北京西山地质图也
是当时水平层高的图件,这份资料·直为后人所参考,可谓文阁
俱优、誉满1卡外。《湖北阳新大冶鄂城之地质矿产》也是→份区
调报告,内容主要有地质、火成岩、构造和矿产等章,其研究水
平也是很高的。
在矿区地质调查研究方面,主要有下述贡献。《安徽南部铁
矿之类别及成因》和《湖北鄂城灵乡铁矿》两文,是我国早期关
于长江中·-r游铁矿矿床学研究的论著,具有重要历史意义和实用
价值。他对浙江平阳明矶石和青田印章石的调查研究报告是非常
精细雨极有价值的。我们从五十·年代起开始对矿区进行普查勘探
工作时,就一直参考上述报告及所附地质图件的。他于1934 年
计算的矶山明矶石储量与今日的勘探结果并无多少差异,其准确
性尤其令人敏胀。他调查过的煤田有直隶临榆县柳江煤田、安徽
宜城泾县煤田、浙江长兴煤田和鄂西煤田等,其研究报告的主要
学术贡献是评细研究了保侈纪地层,确定“门头拘煤系”代表下保
侈纪,“着鬓山系”代表上保{罗纪;他首先命名了志留纪“铜官层”
和中上二叠纪“宣径煤系”。据称“铜官层”居下石炭系之下,以砂
岩、砂质页岩、硅质砂岩和石英岩为主,因初见于铜陵县铜官
山,故名;同时,在宣城、泾县两县内煤储量最为发达,且富于
化石,时代吁以确定,故以宣泾煤系名之。
叶师还是我国最早的知名地形学家,为我国近代地形学的研
究奠定了基础。他以构造地质学和岩石学为基础,研究地文史,
更具特色。自1915 年从事北京西山地质调查工作起,就作了地
形的研究,所著《北京西山地质志》,专列地文一章,讨论了五
个地文期; 1925 年所著《扬子江流域巫山以下地质构造及地文
史》,内容主要有地层系统比较、地质构造,以及地文史三章,
讨论了长江的成因及其变化的历史。此文为我国最早丽又最精辟
的地形专论、一直被后人所参阅。叶师还对山东海岸变迁进行了
研究。他主要以岩石学和构造地质学为基础研究地形之构成,对
我国地形研究,具示范的作用。他还著有《地形研究指要》和
《科学方法之研讨》,为研究地形者的重要参考文献。叶师晚年收
集了丰富资料,以辩证的地貌学观点编著了《瀚海盆地》,是我
国干旱区地貌的一本划时代著作。
叶师的研究工作十分严谨,实事求是,不迷信专家名人.在
主编《北京西山地质志》时就对庞泼来、李希霍芬、梭尔格等诸
家意见,力ll以修正。解放前,李四光先生在杭州休养期间,曾提
出杭州九溪一带“之江层”(盛辛夫先生以后命名)为冰川沉秧
物。叶师为了研究其可靠性,不顾身体病弱,专程到现场去进行
观察,确定这是古九溪的洪积物,从而否定了冰积物之说。
叶师在教育界的贡献也是十分重大的,他早期曾在北京大
学、中山大学任过教授,但自1935 年起就一直在浙江大学任
教,除担任研究生指导工作外,曾开设普通地质学、历史地质
学、岩石学,以及地形学、高等地形学等课程,还为土木系开设
工程地质学0 1946 年下半年起,普通地质学才改由孙#曹先生讲
授,工程地质学改由朱庭福先生讲授。叶师在日,一直是带病上
课的,声音甚为低弱,但同学们专心听讲,安静无声,都以能听
到叶师授课为快.在杭州开课时,叶师体质更弱,声音嘶哑,日
益严重,同学们不忍心他走到学校上课,劝他在家里讲课,他执
意不肯。同学们只得请他在课堂里坐着讲课,但经常咳不成声,
有时要连续咳喘几分钟,才稍平静,又接着上课。大家既为叶师
的严重病情担忧,又为叶师认真的工作态度所感动。
叶师对学生的要求是很严格的,但又十分爱护和关心学生。
我们都把他当作是严父和葱母。我读研究生时,他指定我读参考
书,有些书是他亲自为我找出的,都是英文地形学原著。他根据
参考书的内容,限定每半月或一个月上交一份读书报告.我每次
交读书报告时,他总要问我理解如何,收获如何?我的读书报告
都是送到他家中的,如果不能按期上交,我是不好意思到他家里
去的。他这样培养研究生的方法确是严格的,但也确是必要的.
我们在读书或野外观察中有问题提出请教时,他总是静心听着而
不急于回答,他反过来从侧面一步一步地启发,最后让我们自己
顺理成章地去得出结论;因此,也培养了我们独立思考的能力。
同学们最乐意到j叶师家去拜访请教。话题可以从具体的学习
上问题到研究方泣,从国家大事到史地系分家意见,从个人思想
到个人前途。范围广泛,无所不谈,而每次谈话以后,总使同学
们有所启发,有所收益.久而久之,大家更感到叶师的可亲可
敬。记得在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学生运动中,国民党在浙
大校园内散布了黑名单,我也名列在内。我曾向叶师倾诉胸中的
愤慨,叶师既热情地表达对学生运动的同情和对国民党的憎恶,
又叮咛我行动们心,免遭祸害.他的葱母般温暖情意,深深印在
我的胸海里,到今也不会忘记。1942 年,浙大学生“倒孔’运动
后,国民党将逮捕王天心学长。王由源潭回遵义肘,由施雅风学
长带他去叶师家暂避.叶1周知情后,留食留宿,彻夜为王筹划安
全.次日,王脱险离遵,叶师才露出笑容.叶师对学生充满同情
和爱护的真挚感情,对学生亲如家人子女。
叶师对学生主张德才兼备,他身教更重于言教.他曾向同学
们介绍地质调查所老一辈人的为人之道:“他们自有其特点,奉公
守法,忠于职务,虚心忍耐,与人无争.无嗜好,不贪污,重事
业,轻权利.所以地质调查所内部颇富于雍雍和睦与实事求是的
风气,从未有恭维迎合,明争暗斗,偏护猜忌的那些衙门恶习,
后进入才,也跟了同化,这是大有助子事业进步的一因素.”这样
的品质在旧社会是多么高尚啊!在今日社会主义社会中,这样的
品质,也是十分难得的。叶师为人,高尚正直,表现在各个方
面,难于尽述。举一个小小例证:记得他在上历史地质学第→堂
课时,首先开列一些参考书籍,特别说明自己对古生物学没有很
好研究,希室同学们着重参考A.W.Grabau 著Stratigraphy of
China 中的古生物部份,他公开承认自己的弱点,虚怀若谷,实
事求是。我们不仅敬重叶师的学术,更敬重叶师的品格和道德。
地学组的同学们,大多受到了叶师潜移默化的影响。
叶师自1938 年到浙大任教后,呕心沥血地培养出来的地学
人才是很多的,难于一一列举.就他指导的研究生而言,共有严
钦尚、丁锡祉、沈玉昌、杨怀仁,施雅风、蔡钟瑞、陈述彭、陈
吉余、李治学等人。除我本人外,诸位学长都是专攻地形学的,
学术上造诣深厚,研究工作各具特色,在近代中国地形学的发展
上,起到了继承和创新的作用。他们在新中国的教育界、科学界
和技术界,均素负盛名。施雅风和陈述彭两位学长并荣任中国科
学院地学部委员,贡献尤为突出。此外叶师还指导£草工作中~-地
形学者丁骗,地质学者李璜、张豆、赵国宾、陈饱、刘之远等;
在学生中还教导过海洋学者毛汉字L,地理学者赵松乔、谢觉民、
杨利普,气象学者叶笃正、谢义炳、姚宜民、郭晓岚、张镜湖
等.叶师的教育是成功的.他曾经对我们学生说:“我们教导诸
位,有否成功,要看诸位毕业之后,做人做事的成绩如何。诸位
的成绩,远在若干年后,才可明白,所以我们是否成功,亦须等
到若干年之后,才见分晓.”现在叶师逝世已40 周年了。诸位学
长们的做人{故事如何,如今也见分晓了.我想叶师在九泉之下,
如果知道他的教育工作的成功的信息,当会含笑欣慰的。
叶师的成就,实有赖于叶师母汪华尘女士的勤力.叶师母勤
劳和善,治家有道,平时教养子女,照料叶师病体,无微不至,
费尽心血。叶师专心科技和教育事业而无内顾之忧,叶师母的功
劳是很大的。我们怀念叶师,同样也怀念慈祥的叶师母.
(本文作者:浙江省地质矿产厅技术顾问、高级工程师,
浙大史地系40 年代毕业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