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驾吾教授

浙江大学在遵义

王驾吾教授
周本淳
王驾吾先生( 190命一1982)讳焕镳,江苏南通人。早年毕业
于东南大学, 1936 年至浙大任教,抗战开始后随浙大辗转搬
迁,到了遵义。我1941 年进浙大中文系, 1941 年秋到遵义,听
了王先生三年的课,印象至深,终身难忘。二年级时,王先生教
“唐宋文”。王先生是范肯竺先生再传弟子,得桐城派的真传,古
文写得特别好,教得也自然精采.主要是朗读,其声震屋瓦,而
高低顿挫,使人听着,那文章的神味就出来了.无怪乎中文系人
数不多,而王先生讲唐宋文不但满屋是人而且窗外也圆满人,因
为那不是听课,是一种艺术享受。
三年级王先生开的是“春秋三传”,四年级开“三玄”(老、
庄、周易),是选修课,我也都逸的。王先生开这些课,都能贯
彻学以致用的原则.那时正是抗日战争艰苦阶段,各种投降理论
时时有所表现,而王先生在《思想与时代》上撰《春秋镰夷
说》,大义凛然,气节高昂.抗战快胜利时,国民党将领王耀
武,通过王先生老友刘子衡先生找到王先生,登门求教,并且盛
宴招待包括我们在内的人.王先生和他恳谈了很久.事后王先生
告诉我们:“我劝王耀武持盈保泰,功成名遂身退,但他宫瘾正
浓,恐怕昕不进去.”抗战胜利后,王耀武在山东又请先生去讲
学,王先生还是以老子之道开导王耀武.
在对人方面,王先生笃子友谊。记得有一位叫陈秉炎的同志
在浙大体育系保管器材。熟悉情况的同志告诉我,陈的父亲原是
江苏省国学图书馆的工友,王先生当时是馆员,两人是南通同
乡。陈秉炎父亲死了,王先生就把这个孤儿带出米,教育他,为
他找了I:作。当时王先生和丽IS衡叔(承佳)先生都住在遵义大悲
!到五号,经常来作客的是费香曾(巩)先生。费先生街A年休
假,要去重庆,王先生苦苦劝阻不住, 一直为费先生安危担心,
后来才知,费先生一去就被国民党秘密杀害。
那时我们以为王先生是道学家、古文家,哪知道王先生早已
出版《曾子周年谱》、《首都志》和《国学图书馆书目》等书。那
部书目,把丛书打散见于各类,在编目上是创举,嘉惠士林,后
来为编目者所沿用。直到50 年代我到南京图书馆查阅古籍, 一
些老工作人员提到王先生莫不啧啧称赞,一致称道他学问大、笔
头快。但王先生自己从不向学生谈这些,后来我又去看王先生,
谈到那本目录时,王先生总是谦虚地说:“那是柳翼谋先生指导
的.”
王先生还受托撰写了《浙江大学黔省校舍记》碑文二
对学生除课堂教育外,课外只要有机会,王先生总是设怯让
学生多一些收获。遵义在清代后期最有名的学者是郑子尹
(珍)、莫子惚(友芝)和黎萄斋(庶昌)三先生。郑子尹基在子
午山,离遵义域有六七十里,王先生带我们一道去瞻仰,并且要
大家一齐写文章,既开拓视野,又锻炼文笔。
几年受业.终身受用。从王先生身上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光风
雾月.今天回忆这些还象昨天发生的一样。所以1983 年年底我
接到王先生的计告时,专程赶到杭州看他老人家最后一眼,并且
写了一副挽联以寄托自已的哀思。文曰:
弟子·拗山颓,博礼约丈,训海犹萦耳畔;
先生观物化,尤凤荠月,典型长在人间。
我想、王先生的胸怀、业绩是会长在人间永不论设的。
(本文作者:江苏淮阴师专教授,浙大中文系40 年代毕业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