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体育主任舒鸿老师

浙江大学在遵义

怀念体育主任舒鸿老师
虞承藻 赵善性 彭世勋
近几年,大家心情舒畅了,思想活跃了,顾虑消除了,接触
频繁了。同学们经几十年阙别, 一且重新欢聚,叙旧话,天南海
北,古往今来,酸甜苦辣,无所不谈。怀念培育我们成才的老师
们,自然是主要话题之一。同学们来自各院各系、专业老师各
异,他们对我们主要是进行智育。他们中很多人品德高尚,在学
术上潜心钻研,富有求真求是精神,知识渊博,造诣精深,对我
们起潜移默化作用.最使大家一致怀念的师长有三位:竺可桢校
长、费巩训导长和体育主任舒鸿教师.舒师主持体育工作,使多
数同学不但具有为社会发展和国家建设工作的品质和才能,还具
备较健全的体魄,能够长期从事笨重的工作。凡此种种,饮水思
源,能不怀念舒师吗?
奥运会载誉归来
1936 年9 月1 日,我怀着兴奋自豪的心情,跨进了杭州市
大学路国立浙江大学校园。开学后第一个星期六,文理学院门口
贴出了布告,当晚在健身房召开欢迎舒鸿先生参加柏林第卡一届
奥林匹克运动会归来大会。尽管中国代表队除符保卢的撑竿跳高
通过了3 米80 的及格高度能参加复赛外,其余都在预赛中被淘
汰了,但在人们心目中,能够参加奥运会,不管是运动员、教练
员,还是工作人员,都是一种特殊荣誉。大会是由学生自治会主
席、校篮球队长李永焰主持的,他首先请舒师和大家见面。舒师
中等身材,面色黝黑,黑里透红,显示出长期户外1:作的健康肤
色;戴一,f.j!f\:J冒边眼镜,却遮不住他那炯炯布神的眼光;两鬓己
染霜,却腰背挺在,更显得精神。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
他早年在美国春田大学专攻体育P.生,这次先是作为随队保
健医生出征的。~李永士{{报告他在奥运会担任篮球决赛1:裁判
时,会th震动,响起了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那是世界最高水平
的奥林贝克运动会,是争夺篮球冠军的决赛。要不是具有高超水
平,奥运会能把这→重任交给·个当时号称“东哑病夫”的中国人
吗?
中国代表队到r 柏林,舒师当时只是助理教练员。他和另.. ·
位国内篮球名教练宋君复,凭着他们留美学体育的学历、专t乏和
任教经历,主动向裁判委员会要求任篮球裁坷,经审查考核后被
批准了。在预赛中,舒师执越严明公正,博得观众、运动员和裁
判委员会的赞赏。最后,裁判委员会选中他任篮球决赛主裁判,
舒师的工作为中国人赢得的殊誉。这是一块无形的金牌。
决赛是在美国和加拿大之间进行的。那时己起用高大球员,
美国中锋尤其高。中锋个儿高,速度快,弹跳力强,动作灵活,
为美国夺取冠军立下大功。最后美国队获胜。
这次欢边大会已过了51 年,超过半个世纪,可在我印象中
记忆犹新。舒师为中国人争气争光的事迹,增强了师生们的民族
自尊心和自豪感,鼓舞了大家更加奋发向上。他的报告和奥运会
纪录片使大家大长见识,大开眼界,大饱眼福,激励了同学们更
自觉地参加体育锻炼。第一次见到舒师的情景,就在脑海里留下
不可磨灭的印象。
严肃而又生动活泼的体育课
舒师对体育课抓得很紧,首先是纪律严。新生每人都发两套
运动服一一背心、短裤、绒球衣、灯笼裤各_ : o J:i果必须率先换
好,必须穿球鞋。哨古··响, ,·,:刻按身it与排成二岁IJ横队,体育老
师点名后,先做准备活动,然后正式l:谍。
我们也机系- – ·{f.级时lil 吉f ”111 亲自执教,体育课每周两次,课
程内容丰富多彩,各项体育垣动的基本动作都练,还在集体竞
赛。基尔训练,举凡体蜒的热 L .i二动、 单I .杠、双杠、吊环、跳
马,.体力的仰卧起坐、俯卧撑,篮球的运球、f专球、投篮、上
篮,排球的友球、战球、{专球、扣球、创径的跑、跳、投,在当
时条件F ,吁以说)也有尽衔。舒师j£教我们西方古典式摔交,练
倒地后如何头lvl地拱背使双肩离地,对手贝lj 练如何压倒地者双肩
着地。巡练拳击,健身房备有拳击手套,但不是对打,而是连击
栓在· ·块阔饭F象征人头的皮球。j£有药球( - --种挺重的实心皮
球)掷]& 等。.1J!.休克亦有推;足球( .t(径约1 米的大球),分两组
在头顶1:对推,推过规也界线后又J 胜u 这种比赛,两臂高举头
顶, F面靠腿和身体的力结往前挤’ –~,~ 常累人。常常推来推去,
弄得大家浑身是汗,筋波力ff.’ ili是不分胜负。还有一种传药
球,分两全11.战龙似地坐在地板1二,背对传球方向,由前向后依次
传递,先传到头为脏。这种活动,锻炼f 腹肌、背肌和两臂。拔
扣I当然是不吁少的竞赛。舒师告诉我们,美国大学里的拔河比赛
是真的隔着一条小问拔,准许穿钉鞋,准i’r在地面挖坑,要把对
方都拉到问电为胜。可以想象这种名副其实的拔河更累人却更有
趣.
舒师上课,每个动作都亲自示范。当同学按规定要求完成
了,他总是以赞汗的口吻说: “ 蛮蛮好!蛮盗好!”
舒师还有·条严格纪律, F课后必须J中澡。这好办,反正有
热水。可是还有-· .条规定,最后必须用冷水冲一会几,这却是难
题,可是又无怯阳奉阴违,困为舒师要亲自进裕室检查,谁不用
冷水冲就象征性的“打屁股
头,让补课。洗冷水澡是极好的体育锻炼。从那时起,我断断续
续坚持到现在。凡是坚持的时候,感冒就远避,否则,它就不客
气了,经常登门。
舒师对同学体育成绩的评定,并不按统一标准,而是按每个
同学原来的体力和水平,看进步大小和上课时是否认真努力而
定。第‘ -学期期末考试中有一项俯卧撑,有的体力差的同学,原
来只能撑三、五下,经过努力锻炼,考试时已能撑十几下,他的
成绩就不比原来就能撑二卡几下,最后能撑三十几下的同学差.
这是科学的、合理的,符合因材施教的原则,既鼓励了体质弱的
同学积极锻炼,也限制了体强力壮的同学吃老本,使他们越发强
壮。
由于在体育课上学到了许多很多中学时代没接触过的体育活
动,提高了我对体育锻炼的兴趣和自觉性,每天下午课后就一定
去健身房,充分利用完备的体育器械,运动约一,J唱寸,单杠、双
杠、吊环、跳马、拉力器、拳击、篮球,什么都有人练。有时还
和班上大力士朱希侃在垫上练一阵古典摔交。最后不忘舒师教
诲,还用冷水冲一阵.晚饭时,食欲大振,一吃就是三满碗饭.
晚自习时,头脑特别清醒,效率很高。睡前再练上几十下俯卧
撑,倒头就睡,不知失眠为何物。早晨,总是提前起床,绕工学
院操场跑上几回.经过这样有规律的生活和经常的体育锻炼,营
养又充分,一个学期下来,体重从60 公斤猛到68 公斤,全身都
是坚实的肌肉.每→回忆这段经历,舒师的慈祥笑容就浮现在眼
前.
早操和游泳
一年级时,我们受军事训练,每早要列队行升旗礼。礼毕,
由体育教师领做早操。舒师也常亲来领操。早操为一天的繁重学
习开了路。抗战开始后,生活和学习都不正常。1938 年10 月学
校迁到广西宜山,男同学住在前清的标营,那里的练兵场就成了
操场。一开学就规定全体同学必须做早操。操场上竖有纵横坐标
牌,每个同学有一个坐标号。铃声一响,各按自己坐标就住,由
体育老师领操。体育校工记下空缺的坐标点.早操缺席是要影响
体育成绩的,所以是强制的。早操时各坐标点都不缺人。
舒师探知要使同学们身体健康,光靠每周两次体育课是远远
不够的,所以狠抓早操。此外, 随着学校步步西迂,他到处利用
自然水域,开游泳场,既是体育课的场所,又是师生们消暑纳
凉、锻炼身体的好去处。
1937 年在杭州,健身房旁正开始建造一座游泳池。可惜还
未启用,就遭受日寇铁蹄蹂摘。1938 年夏学校在江西泰和时,
舒师在赣江边开辟了一个天然游泳场,不少同学就在那时学会了
游泳.空校长和许多老师也常去游泳。
到了广西宜山,在标营农学院试验农场南面找到了→ 条小
间,宽只4 米,有一段水深约一人,正好做一个小型游泳池。河
上有一座小石拱桥,桥顶离水面约2 米,桥下水较深,恰是--4、
天然跳台.舒师摸清了水底情况,肯定不会发生危险后,准许同
学跳水,他常站在桥上指导监督.有一个广东同学,身材健美,
高高跳起,张开两臂作飞燕式下水,姿式优美。舒师连赞: “蛮蛮
好!蛮蛮好!”我也来了个曲体剪式。小河祺里游掠终究不过瘾,
会游泳的同学还是到龙江里去游.龙江岸边,怪石幡崎兀立,临
水有一块高耸的岩石,顶面平整光洁,离水面二三米,下面水很
深,是一个绝妙的跳台。大家经常在那里跳水.每次最后一跳是
游掠结束时,混身擦了肥皂,一跃入水,肥皂冲得干干净净。
到了贵州,河流多,无论在遵义,还是据潭、永兴场,到处
都有良好的天然游泳池。遵义有一条河蜿蜒于新城老城之间。在
连接两域的大桥上游不远,有个柏家堤坎拦成一座小水库,再上
346 人物传记
去还有洗马滩。舒师选寇那里作为游你池,岸边围了两个席棚,
就是男女更衣室。这个游泳池开辟后,当地不少中、小学生也被
吸引来了。歪于据潭,条件就更好了,那里有r段长几百米的问
道,游泳方便。永兴场也有很好的游泳场所。
舒师因地制宜,西迂每到一地,就选择适当的天然水域,开
辟游泳场,开展游泳活动,增强师生体质。现在一提起臼莺洲、
龙江、洗马滩,大家就会沉浸于抗战年代生活十分艰苦却又非常
偷快难忘的美好回忆中,而舒师的慈祥笑容又浮现在眼前。
篮球训练
一年级时,吴祖亮、吴祖光兄弟和我被选进校篮球队做预备
队员。主力队员是队长、中锋李永娟、后卫吴廷E哀、胡广家-他
们三人都是机械系四年级学长,快毕业了.右锋刘达文、左锋刘
奎斗和另两位预备队员吉上宾、沈宗楠,都是工学院二年级学
长。
篮球队每周要训练两次,有时在下午,有时在晚上。每次训
练都是舒师亲自指导,着重基本技术、整体配合和体力训练。当
时中国篮球界有南舒北董(守义)的说怯。我们能受到舒师的训
练,确实机会难得,练得十分认真.基本技术有运球、传球、拦
截、抢篮板球、投篮等。
舒师非常重视整体配合,不允许抢功、光顾自己投篮。要求
每个队员既要在条件有利时,不失时机,积极投篮,又要给别的
队员创造更有利的投篮机会.
舒师在训练中经常反复强调sportsmanship (运动员精神、
体育道德):要遵守纪律,服从裁判;要互相密切配合,发挥整
体力量;绝不准故意伤人;要胜不骄,败不馁;比赛时,不管输
赢,要全力以赴,每球必争,顽强战斗到底,拿现在话说,就是
要“拼搏”。
浙大究子篮球队从杭州打到宜山、遵义,队长从李永妇到吴
祖光、刘奎斗,队员换了一批又一批;队f)tl球风,.在是值得称道
的。比赛场上,拼抢再激烈,我们也不大犯规,绝无故意伤人的
事。传球失误,传球人说自己没传好,接球人则说自己跑位不
对,总是白:相承担责任,从不瓦相埋怨。投篮不进,总是高喊:
“我的错!”圳人就拍他肩膀:“没关系!”这种作风,在进入社会后
的工作中,仍然继承下来。
技术战术训练完毕,还有-一项体力训练→一跑步,要围绕校
园内土山跑约1500 米,整个训练才算结束。
书生屡挫武士
浙大男子篮球队在杭州、在广西宜山、在贵州遵义都参加公
开锦标赛。说来也巧,最后争夺冠军的决赛都是在浙大和军事院
校或军队之间,也就是在文弱书生和纠纠武夫之间展开的。
1937 年春,浙江省篮球决赛是浙大对中央航空学校。这一
仗,当时队长李永焰学长在《“浙大”“航校”争夺冠军的大战》一
文作了极其详尽精彩的描述。军事院校的学生,体格比我们文学
校的书生当然要强壮得多。航空学校是训练飞行员的,他们的体
质更都是第一流的。
可是我们五位主力队员却都是文弱书生中的佼佼者。队挺李
永焰文武双全,他身材高,弹跳力好,在浙江省春季运动会ι
刚以1 米70 多的成绩,荣获跳高冠军。他打中锋,进攻退守,
前呼后应,指挥全军,是场上核心。后卫吴廷壤是重量级体格,
所以能把航校队员撞一个跟关。另一位后卫胡广家也是个大个
子,他是近视眼,打球得戴眼镜。舒师为他特备了--.-~副防护罩。
他戴着头盔似的防护罩,威风凛凛,活像- --位剑侠。左锋刘奎
斗,黑龙江人,流亡到关内,中学在出“五虎将”的南开就读,有
名将唐宝坤风度,他个子不高,但速度快,弹跳高,动作灵敏,
常常闪过对方后卫,沿底线切入篮下,左手上篮。有时虚晃一
着,对方拦向底线,他就一跃而起,在左侧双手投镰板球,球应
声入筐。右锋刘达文来自江西,身材高大,善于在右角投空心
篮,很准,也经常切入上篮,很有威胁。两位后卫防守严密,并
牢牢控制篮板球,又有中锋策应,屡挫航校攻势.在箭师严格训
练下锻炼出来的这样一支球队,决赛时又搬出了舒师传授的秘密
武器一一人盯人防守,打得航校蒙头转向,比分一直领先,终于
夺得了冠军。
1938 年浙大迁到广西宜山0 10 月,乐群社举办了一次“乐群
· 杯”篮球赛,最后是浙大和中央军校第五分校进行决赛.该校队
员都是两广人,矫健敏捷,体力充沛.我们则刚经长途跋涉,到
宜山不久,还没休息过来,也来不及训练,就临时组队,仓促应
战.大家靠吃老本,团结奋斗,击败了对手,夺得了锦标. .
1940 年初,浙大迁到贵州遵义,篮球队的对手又是两个军
事学校一一陆军大学和步兵学校。在友谊赛时,我们胜了陆军大
学,却输给了步兵学校。并非力不能敌,而是比赛中,他们动作
粗野,观战周学哄喊起来。我们遵循舒师的教导,不报复,不伤
人,因是友谊赛,不必去争,就马马虎虎让他们赢了.
1940 年初夏,遵义举办青年篮球赛,冤家对头,决赛恰恰
是浙大对步兵学校。他们赢过我们,这次志在必胜,气焰嚣张,
我们呢?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誓报一箭之仇。在舒师指导下,认
真刻苦训练,摩拳擦掌,准备迎接大战。比赛那天,球场上早早
就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许多同学带了长凳,站在后排,
居高临下助威.雪校长也亲临观阵助战,坐在球场边靠中线处,
不像在杭州战航校时只能守在门口“听’了。
比赛开始,吴祖光和我打后卫,严密封锁篮下,尽力争夺篮
板球;其他后卫赵梦寰、孙百城、李元石常上场替换。剧承范、
陶光业轮换打中锋、阳章、吴祖亮、刘泰打前锋。中锋前锋猛冲
敌阵,屡建功勋,比分一直领先。因为轮番上阵,保持了充沛体
力,士气-- -直很旺盛。下半场最后不jlj 10 分钟时,舒师命我打
右锋,抓机会快攻。不久,见吴祖光抢到球,我就猛插篮下,刚
跑到罚球区,祖光的球就到了。我得球大步上篮,球刚要出手,
猛觉左眼一震, 一只拳头砸在我右眼上,眼镜和球都飞了。原来
对方后卫见已无法阻止我投篮,就拿出“绝招”,下了毒手, 一拳
把我左眼镜片砸得粉碎,碎玻璃片刺进左眼。幸亏校医室主任周
博士带着医疗器械在场,立刻处置,把玻璃碎片从左眼一一取
出,并进行了清洗。吉人自有天相,角膜竟没受伤。比赛继续进
行,吴祖亮替我上场。一次,他得球后, 一个急转身,躲开了对
方的拦截,原地跳起,双手投篮,球碰板入网,又为夺标添了2
分.我们把优势保持到了终场。经过激烈争夺,我们胜利了。四
周立刻响起了同学们的热烈掌声和欢呼声。空校长也满面笑容,
向我们祝贺胜利。
吴祖光、吴祖亮、阳章和我国何家巷洗完澡, 上街去吃小笼
包子自我稿劳肘,路上行人指点我们说:“浙大的坦克部队。”我们
也感到自豪,能击败“步兵”,“坦克部队”自然当之无愧。
1941 年初夏遵义篮球公开赛时,刘奎斗从真正的“坦克部
队”回校复学了,他继任队长。决赛的对手又是军人一一宪兵第
九团,个个高大强壮,可是技术略逊我们一筹。我们没费多大劲
就获胜了。
说来也怪,我们好像命中注定要和军人比个高低。毕业后在
昆明又和军人进行了一场遭遇战,这次对手都是美国人,是来自
篮球王国的空军。
那是1943 年的春天。有一天晚上,吴祖光、陶光业、我、
牟作云和简某在昆明拓东路篮球场打球.忽然来了→队美国轰炸
机大队的飞行员,定要和我们赛一场。我们商量了-~ ·--,;决定应
战。现在是巾国篮球协会主席的牟作云,当时是西南联大体育老
师。他闺径水平很高,曾获三级跳远全国冠军,是参加1936 年
奥运会的篮球队队员。这次打中锋。吴祖光和简某打后卫,陶光
业和我打前锋。开赛不久,我们发动了几次快攻,连进了几个
球,他们立刻改变战术,采用舒师教我们打航校时的人盯人战
术,进攻时则利用中锋的高大身材,中路强行突破。我们失两球
后叫暂停,商量对策,决定牟作云坚守中路,如果守不住,后卫
就左右夹击,这一来立刻见效,抑制了他们的攻势。前锋又快速
左右穿插,使他们后卫疲于奔命。我们又发挥优势,打败了这些
美国佬。这是一支小插曲。
离别舒师已49 年,他也早已与世长辞了。每当回忆在浙大
四年的住事时,舒师的音容笑貌总要出现在眼前.他的谆谆教导
总要回响在耳边。献上这篇回忆可以寄托我对舒鸿老师深切怀念
之情.
(虞承藻)
体育教授舒鸿( 1894一1964),浙江省慈溪县人。1917 年求
学于圣约翰大学, 1918 年赴放国任华工队体育干事,同年留学
美国,毕业于斯普林菲尔德学院(即春田大学)体育系。后复攻
卫生学,获硕士学位,并精通英文。归国后,在之江大学、上海
持志大学、商京东南大学、同济大学和两江女子体育专科学校从
事体育教学E作。自1934 年起出任国立浙江大学体育主任和总
务妖之职。他在雪可帧校长领导下,工作认真负责,严格要求,
对推动浙江大学的体育教学和课外体育活动的开展作出了一定的
贡献。
1936 年,第十一届奥林阪克运动会在德国柏林举行,舒鸿
为中华体青代表团成员,任助理教练员。比赛期间的一场美国和
加拿大的篮球决赛,由他担任主裁判。他判决公平, J丝不苟,
目光锐利敏捷,获得各方的赞许。同年8 月IS 日上海出版的
《新闻报》曾以醒目标题报道“美加篮球决赛,由舒鸿任裁判之
职,我国在国际裁判席上,获得无上荣誉”。
浙大迁泰和时期在赣江南岸开辟了浙大游泳场,为加强辅导
力量,告于鸿师聘用了陶光业、刘颂尧、彭世勋等6 位同学为业余
“游泳助教”兼救生员(另有雇用水手2 人),并亲自手把手教会
他们水上救生技术,主要是水上带人法、解脱法及急救怯等。每
天下午至少有5 人在现场值班,保证不发生事故。
1939 年秋季时抗日战争已进行了两年,物价已经上涨,浙
大学生伙食费标准仍维持战前水平(每月10 元左右),显然实际
营养水平已大大降低,部分体质弱的同学已不能坚持做早操,又
怕影响体育成绩,就此事请教留德校医周戚(仲奇)医师,周医
师说:“在营养不够的情况下,最好不要消耗太多的热量。”这样不
久,舒鸿师就宣布早操改为自由活动,这也是“求是”作风的表
现。
舒鸿师量很早就是名教授,薪金不低,但生活非常俭朴。我
们在校多年,从未见他穿过新衣,除偶尔抽烟斗外,似乎没有别
的嗜好,他用的烟斗很大,还时常掉换,抽的烟丝质量是上乘
的,有一般很好的香味,的确给人1n --个名裁判的印象。他还有
收藏各式烟斗,特别是打火机的爱好,他最喜欢有些在兵工厂工
作的浙大同学送给他的,利用业余时间自己设计、精工车制的小
巧玲珑的打火机。在他高兴的时候,往往一个个拿出来,把玩、
欣赏,也是一种乐趣。
舒师早年留学美国,精通英语口话,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在讲
课时,绝少使用英语,尤其是当他在球类比赛场上(指在国内)
当裁判时,全部裁判用语都以国语表达,如“憧人”、“带球跑”、
“出界”等等,绝对不用英语。那次在遵义举行的浙大对陆军大学
外语训练班的篮球赛上,舒师当裁判,有人猜测“今夭舒师可能
要霹一孚他在当年奥运会上担任美加两国篮球决赛总裁判时的风
度,来个满口流利英语”。结果猜错了.这充分表现出舒师的民
族自尊心。舒老为人耿直,嫉恶如仇。1948 年国民党政府在上
海举行第七届全国运动会,在体育官僚的第席前,舒老对他们的,
自愿艇行为怒加痛斥,为体育界伸张正义。浙江大学学生会主席于
子三被捕入狱,并遭受迫害致死。舒老陪校长前往监狱探望,并
在教授会上痛斥了国民党的残忍行径.当大批特务闯进浙大校园
大打出手时,他挺身而出,愤怒地大呼一声:“你们为什么不还
手!”号召学生起来自卫.学生们纷纷拿起棍棒、石块进行还击,
把暴徒逐出了校园。
新中国成立后,舒老在人民政府领导下,积极响应党的号
召,忠心耿耿从事体育教学和社会体育工作. 1952 年全国院系
调整,舒老从浙江大学调任浙江师范学院体育专修科主任, 1958
年任杭州体育专科学校校长, 1960 年任浙江体育学院副院长,
1962 年任浙江师范学院副院长。1955-1964 年间,舒老曾任浙
江省政协常委、浙江省民盟常委和浙江省体委副主任。此外他还
是中国篮球协会委员、国家级裁判。1959 年在北京举行的新中
国第一届全国运动会上,任篮球裁判长。
1964年7月舒老因患肺癌在杭州逝世,享年70 岁。
(赵善性 彭世勋)
(本文作者:
虞承藻,苏州大学教授,浙大40 年代毕业生
赵善性,杭州大学体育系资料室主任
彭世勋,广西水电设计院高级工程师
三人均为浙大40 年代毕业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