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民主教授费巩烈士

浙江大学在遵义

爱国民主教授费巩烈士(节录)
毛正棠

费巩烈士,原名费福熊,字寒铁、后字香曾, 1905 年9 月
16 日生于苏州, 1933 年起,在浙江大学任政治经济学副教授、
教授, 1945 年3 月5 日凌晨,在重庆乘船去北暗复旦大学讲学
时,于千斯门码头被国民党特务秘密绑架后杀害,终年40 岁。
1978 年9 月5 日,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正式追认为革命烈士。
家世与青少年时代
费巩烈士出身于江苏吴江县的大望族,一个诗书科第之家。
祖父延厘(字表庵),同治乙丑迸士,曾督学河南。父亲原名树
蔚、字仲探( 1883-1935 年)又号韦斋,又号愿梨,另有号左
癖、迂琐;少年英俊,学识渊博,辛亥革命以后,曾人幕府,为
肃政厅肃政史;后退隐苏州,与吴县张仲仁先生以诗文相质,世
称“二仲”,是苏州有影响的文人之一。一生写了三千多首诗词,
在表侄柳亚子的倡议和推动下,于1951 年编印了《费韦斋集》,
柳亚子还特地写了序言。
费巩固告似他的父亲,不仅相貌极像,且仪态、举止都极像。
同时,他们的品格相像,皆见义勇为、助人为乐;学识相像,皆
追求真理、知识渊博;性格相像,皆刚中有柔、不畏强暴。费巩
自少受到严格的教育、品格的熏陶。特别是在苏州这个文化发达
的古城,开始显露他出众的才华。在1917 年,即他12 岁的时
候,便与哥哥福焘一起,离家去上海求学,先入南洋模范小学,
后进复旦大学附属中学。
1923 年考入复且大学。他学习智力出众,且乐于助人。
1924 年曾被复旦学生会推为学生评议委员会主席和复旦附属义
务小学董事纭。次年,“五卅”惨案发生,费现,发动义务小学师生
在江湾-----带演讲、游行,配合罢工、罢课斗争。是年,他抱着政
治救国的志愿,从文学专业改为政治学专业。1926 年6 月,他
以三年半时间学完全部学分,毕业于复旦大学社会科学科政治学
系,获文学七学位.
1928 年秋,费巩经过两年的自学外语和准备,自费出国求
学。他先在法国巴黎,由于不能满足学习的期望,也不习惯巴黎
的奢华生活ω 翌年转去英国牛津大学学习政治经济学,并研究英
国及西欧各国政治制度和历史.他学习异常勤奋,经常是整天在
图书馆中阅读不止。当中国留学生聚在一起的时候,他常手持烟
斗,吟诵中国诗词。1931 年,以优等成绩毕业,获荣誉毕业证
书.按照他的素质和学习成绩,他的导师方讷教授劝他在牛津大
学继续攻博:I:学位,但费巩无力交纳巨额学费,且中国东北被日
本人侵占,面临亡国的危险,他决意不再继续学业。这年9 月,
费巩的重要著作《英国文官考试制度》由上海民智书局出版(署
名费福熊).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费巩取道苏联回国.为发愤肪志,
他改掉原名福熊,取名为巩,字香曾.回国后,他先任《北平日
报》社评委员,继而由陈望道先生推荐进中国公学任教.他在上
海结识了邹韬奋,常为《生活周报》撰文,并主编《复且同学会
会刊》一年. 1932 年秋,进复旦大学任教,讲授英国政治制
度。是年,蕃《英国政治组织》→书,由生活书店出版。他拒绝
在经济界、法学界任职,决心献身于教育事业.
浙江大学崇敬的教授和训导长
1933 年秋,费项,应聘任浙江大学蚊治经济学副教授兼it:册
课主任,讲授政治经济学和西洋史。同年,若大学用书《比较宪
法》,由世界书局出版,全书23 万字
本书所涉猎的范固和研究的深度,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注意。费巩
开始成为比较有影响的大学教授,然而当时他的年龄仅28 岁。
1935 年,费巩在任浙大注册课主任期间,他反对校长郭任
远以篡改考试成绩的卑劣手怯开除胡乔水等进步学生。是年12
月,浙大学生响应“一二·九”学生运动,上街游行,并接管了学
校,进而开展了“驱郭斗争,, 0 1936 年1 月,蒋介石被迫亲’至浙
大“安抚”、浙大学生仍继续大罢课30 多天,终于驱走了郭任
远,由著名气象地理学家空可锁继任浙大校长。在这场斗争中.
费巩主持正义,始终站在进步学生一边。
1937 年“八· 一三”淤护战事起,浙江大学被迫辗转西迁。
费巩孤身启程,经香港转广州湾于1938 年11 月中旬到达广西宜
山,继续在浙大任教。1939 年1 月,他写成《施行导师制之商
榷》一文,对试行导师制的目的、意义和具体办怯,提出了独到
见解,他还对学校的教务行政提出建议,“列举五端; -一为健康之
应注意, 二:为功课宜赂减轻,三为贷金应宽大,四为行政应改
进.五为会议宜自由讨论,勿专寻章摘句”,充满了对青年学生
的爱护之情。
1940 年7 月,浙大学生把原训导长赶下台,在舍生可械校长
再三邀请和同学们热情拥护下,费巩教授以决不参加国民党和不
支取训导长薪傣为条件,担任训导长。8 月12 日他发表《就职
宣言》,以声明、政策、立场、希望四点说明他的施政方针和所
持态度.他声明:“否不要支训导长薪侮,仍要教授原薪, 一年可
以省出四丘千元钱来。要求拿这笔省出来的钱,用在学生物质生
活的改良七丽。”他声明:“为政不在多言, iJ.3.亦不能空言。”他要改
进同学两方面的生活。其一,在精神生活方面,是要切实行导师
制;其二,在物质生活方面,包括衣、食、住、行、用、请医
生、除臭虫丁字牵菲六大端。讲到他的立场,他说:“我要以德服
人,不以力服人,用感化、不用压力”,“出来做事,是为发展抱
负、施行政策,是为学生做事,不是为了私利。”他接着指出:“训
导长有人称之谓警察厅长,但吾出来傲,决不是来做警察厅长或
者侦探长。f号是拿教授和导师的资格出来的,不过拿导师的职务
扩而充之。存愿意做你们的顾问、做你们的保姆,以全体同学的
幸福为己任f 他的话朴实、明快,闪耀着思想的光辉e 演说完
毕,掌声如雷,历久不辍,盛况空前。费巩教授如疾风中的劲
萃,把全身心扑到工作上,为着科学与民主,为着千百个学生的
利益和幸福,披荆斩棘地战斗。
浙大实行导师制是国内的首创。费巩担任训导长兼主任导师
后,他便把多年来对实施导师制的意见付之实践。他曾说:“我们
做学生的导师,倒并不是要我们去监督学生的思想,而是要我们
去积极的培植学生品格.不必把他们训导得绵羊一样,将来毕业
出去,都是好好先生,唯唯诺诺,无可无不可;而要把他们训导
得个个有人格、有骨气:有抱负、有见识,将来出去,可以担负
得起重任t 经得起打击,不会被恶势力同化。’“做导师的,必须
以身作则,主行合一,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J 费巩对学生既
作学术的启迎,又告以种种做人的道理。他的言行,足为师表,
所以费巩在校期间,选他做导师的学生最多,多达一期竟有50
多人。不少理、王、农学院的进步学生,也跳院选他为导师。
费巩在忠任训导长期间,大力改进学生的物质生活。为了改
善宿舍灯光末暗的状况,减少学生中的近视眼,他亲自为同学设
计了一种亮度较大,抽烟少的油盏。他用自己的薪金至遵义街头
做了800 多盏,分发各宿舍(以后学生为了纪念他,称之为“费
巩灯”)。他做出决定调整宿舍,多开窗子,旅糊楼板, ;悴学生做
放书的木架;做热水炉、沙滤缸,食堂做长凳;他经常出入学生
食堂,为改善学生的生活条件而奔忙。他还身体力行,在炎热的
夏天,在校内架起大锅,煮;开水为学生们治臭虫。他深切关心贫
苦学生,均力争取扩大学生贷金,并提倡I:读。
特别值得称溢的,是他支持和倡议学生会举办《生活壁
川, 报》u 问学们可以自由发表各种议论,可以批评校方和当局,而
不受任何检查和限制,并规定学生会的壁报编辑绝对不泄露作者
姓名。这个规定,就使浙大的进步势力,紧紧掌握了《生活壁
报》,使之成为进行合法斗争的一个重妥舆论阵地。
与此相反,他对横行不能的国民党党棍和不学无术的三青团
学生,则极度的鄙视和憎厌。他把三青团的牌子从训导处办公室
的前门挂到后门,面向死胡同;他严厉J:张开除以监视进步学生
为职业的违反校纪、贪污作弊的三青团学生和军统骨干分子。平
时三青团举行的时事座谈会,他决不应邀。被开除的特务学生对
费巩非常仇视,曾扬言要用武力对付他,而费巩一笑置之。他对
导生们说:‘·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厌恶权势,你硬我更硬。如果我
怕这些,就不会出来任职了。”
费巩际J 训导处大门洞开。任何人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当面提
出,学生有事尽可米谈话。费巩的言行给浙大师生极其深刻感人
的印象,他和许多同学特别是他的导生建立起水乳交融的感情。
每当他出现在公共场合,都博得热烈持久的掌声,在学生中流传
许多佳话。他是浙大历史土难得的站在学生立场的训导长。
费巩出任训导长是他多年政治主张和教育主张的一次重要实
践。他4展抱负,深得人心。然而,当时正是蒋介石国民党发动
第一、二次反共高潮,对日本投降危机达到顶点的时候,费巩的
言行必然引起;国民党的惊恐和嫉恨,费巩任训导长仅半年,就被
教育部以“放纵共产党活动,阻挠国民党党务工作”的罪名,胁迫
去职。学生们--· - 再挽回,也无法再任下去。学生们视费巩为慈
母,在他辞职时,许多学生以明镜等纪念品相赠。学生会还特地
举行隆重的集会,并把他的办公桌用白漆写上“费香曾教授出长
训导纪念”,以表示对他的深切感谢和敬意。
处在反动派的层层监视之下
1941 年仲夏,费巩依依惜别送行的学生返沪省亲,在此期
间作了大量的读书笔记。1943 年返回遵义继续在浙大执教,费
巩并没有因为辞职训导长而消沉,恰恰是在反动派的逼迫中,使
他的人生道路出现了新的转折.
他平素的生活非常俭朴,却又经常倾囊助人.自己终年穿着
素色的长衫,粗衣淡饭,房间陈设十分简陋, 一桌一床,几把椅
子、二架书。他抽烟很厉害,经常自己做土雪茄姻。然而, 一遇
到师友、学生有困难,总是把身边仅剩的现钞倾囊相助。
“身劳而心安为之,利少而义多为之”这是费巩的座右铭。他
不顾自己身处逆境,却见义勇为。帮助乔新民等进步学生脱险,
就是其中一例.几位进步同学就在费巩教授的掩护下,离开遵
义,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投奔了新四军。
费巩的治学态度极为严谨,他的讲谋生动而有感染力,许多
学生都认为他的教捻好,喜欢听他的课,课堂上常常出现满座.
他非常注重实际,重调查,善于体察民惰。他著的《中国经济问
题》讲稿,对我国各地的高利贷剥削情况进行周密、细致、生动
的剖析。他不管寒暑不管病痛,有计划的刻苦写作。他的著作如
《中国政治思想史》(上古篇、中古篇、近世篇)、《中国政理》
(1:1’册上《中国政治史稿》、《中国政治史》(前汉、后汉、唐上
下、宋、句JO 、《经济学原理》、《中国经济问题》、《西洋政治制
度》、《削洋政的思想》(近代)、《中国政的制度》(民间),坏
等,后ISJ丘我l正!放的学、经济学和怯学的历史遗产。
对于费巩这样-位追求真理.人格,;}j ir习、学问边i旨深厚的教
授,不仅不能为闽东所肘, J毛毛-1斗能为I叶家所容。1943 年,问
民党就策划f 枪密迹捕和l暗杀钱’ IJ’L ,;
费巩不!li1H !’! .!马己处在如此的成爪狼牙之F,仍嫉忠t<r叫Ui,,饨
芒毕露, 11: Ut 台l:、在文市中抨击国民党的腐败统的。从1944
年2 月起,先后写成《实施宪政应有之政治准备》.《论政仪价仪
之分配》、《民主政治与否闺阁有政制》等文,赞成小ftl共产党提
出的成立联合政府的主张。以后,他又为报刊撰写r 《论政治风
气之转移》、《论制宪之原则》、《人民自由与国民大会》、《王之反
对党一→t 英国之政党政治》等文章,以对英国和西欧各国政
治、法律和“宪政”的研究,剖析国民党的独裁统治和所谓“宪
政’.他指出,民主与独裁不两立,取其一必弃其他,不容犹豫
两可;“民主国家之当政者以政绩博取人信任,保持政权。盖在民
主国家,政权谁属,决于人民,政府不能抑压异己,禁锢舆论,
只能以政锁博舆论赞许”。费巩虽只倡导资产阶级民主,亦为国
民党所不容。
费巩还利用学校的纪念周作公开演讲。有一次,校训导委员
会在谈及宪政讨论会时,费巩表示愿意首先演讲批评国民党的宪
政。有些教授认为可能惹祸,劝其修改,费项,贝lj 说:“上不负国
家,下不负所学,不可改。”过了二个星期,他还是照所备讲稿登
台演讲。
费巩的政治主张,令国民党最高当局异常的恼火。他们预感
到,费巩且是一名无党派的民主教授,但他输给学生的思想和知
识,将具有爆炸力。浙江大学是当时西南地区的“民主堡垒”之
一,是国民党重点防范的单位,蒋介石曾手谕要“请夜共产党活
动”,费巩教授即成为这个“重点防范”单位的“重点防范”人物o
1944 年F半年,国民党教育部密令浙大校长室特别注意监视费
巩的行动。不仅学校的国民党、三青团、中统、军统特务监视
他,而日.遵义市、贵州省党部、三青团、军统、中统、警备司令
部,加i:重庆的国民党教育部及军统、中统特务都在监视他。特
务们以各种渠道将费巩的每一言行密告上司,只待时机。
·轰动国统区的“费巩失踪案”
1945 年阴历年初,费巩教授因休假去重庆。他习惯地穿着
比常见的要短一怜的素色妖衫,吸着英国绅士习惯吸的雪茄。他
那臼胖而憨厚的脸庞,显得庄重而有智慧。40 岁年纪,额角亮
亮的,仪表落落大方,是教授和学者的风度。他携带了一箱书稿
和行李铺盖,为了到北暗复旦大学去举办一年的特别讲座。品
复旦校氏先曾多次来函请其回母校任职,但他舍不得离开有
辛苦良好学风的浙大。后又接老师和好友张志让先生的函约,复且
还寄来了聘格和旅费,这才使费巩难以推辞。费巩在浙大任教已
满l·年,获准休假一·年。这样,费巩才答应乘一年休假之机,去
复旦开设“民主与拔制”的特别iJt赂。计划以- ·年时间讲授“英国
政府”、“现代中国政治问题”和“中国政跑”三门课。
费巩到j 重庆后.暂住在七请寺66 号,这是他的胞兄费福焘
先生所在的中央机器厂驻渝办事处。他连日迸出重庆国民政府的
交通部、财政部、外交部、考试院、教育部,为教学调查社会实
况。他在访友和调查中,深感政治的腐败,他在日记中记道:“到
渝以来,每闯入谈论为官升沉,商场成败,所重者名利,而所持
者关系手腕而已,实学可以不讲,而品格尤非所计也,可胜叹
哉。”
费巩的心太纯真了。他在重庆国民党的七层中活动,却缺乏
足够的戒备“ 他满以为,→个无党派的民主教授,谈论民主,作
些调查,何罪之有?这就铸成了无可挽回的历史悲剧。
2 月7 H 上午,原浙大学生吴作和来拜访。在谈话之间,他
递给费巩一张传单,费巩兴奋地阅读着。当吴作和请他签名时,
他说:“柳亚子是我的同乡, 他签得,我也签得。” 费巩习惯于每天
记日记。这→天,他用蝇头小楷这样记道:“上午浙大毕业同学吴
作和采访,示以‘文化界进言’ ,要求政府召开党派会议,组织联
合政府,取消党治特务,及妨碍人身自由之法令,惩治贪污等,
列名者有郭沫若、洪深、马寅初、张申府、柳亚子等数十人。吴
来请我具名, 即签名其上。”
在《进主》上签名,这是费巩思想发展的又一转折。他从一
个英美式的民主主义者,在事实的教育下,开始认清了唯有中国
共产党能够救中国。这是他和中国共产党更加亲近的标志,同
时,也成为他遭受暗害的爆发点。
1945 年2 月22 日, 重庆文化界400 余人的《对时局迸言》
在《新华日战》上发表了。这个文件,是郭沫若同志的手笔。郭
老当时贯彻毛主席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思想,勇敢地站在民族
民主革命斗争的前列,以雷霆万钩的笔力,直刺国民党及其专制
政治。这篇《进言》一发表,引起很大的震动。整个国民党统治
区要求成立联合政府的民主运动的声势越来越大。蒋介石坐卧不
安,他要杀一傲百。特务们奉命对《进言》的签名人进行各种威
胁、恐吓、刷诱,有极个别的人,在国民党特务的压力下,曾被
迫在报上发表声明“并来参加”。同时,国民党另拟一篇反动“宣
言”,胁迫各大学、专科学校的教授签名。费巩教授对国民党的
卑鄙行为极为气愤,发表文章加以痛斥。这更引起特务们的惊
恐,恨之如If良中钉。
复旦大学开学临近了,原先约定去北暗的便车撤梢,费巩只
得托人买到了轮船票。特务们完全掌握了他的行动时刻表, 一个
蓄谋已久的绑架暗害行动就绪了。
1945 年3 月5 日凌晨, LU 城在黑暗笼罩之中。轰动当时整
个问统i泛的“费巩失踪案仲”发生f 。
当时浙大空白I祯校t乏阎公在重庆,于3 月14 日才得知费巩
教授失踪的消息。他在当日的日记里作了这样的记述:
“晚知货脊曾于去北暗路上失踪,……疑其与签字于《新华
日报》之宣言( H[J郭沫若等包括费巩在内签名发表的《文化界对
时局迸言》一一-抄注)主张各党派联席会议有关,如被特务机关
闭禁,则生命殊可忧。此时政府大唱民主而竟有类似盖世太保之
机构,真可叹。” CI ‘
竺可桢校长在重庆开始了紧迫的多方面的探询。他连日派人
到国民党监察院、行政院、重庆卫戌司令部查闷,乃至亲自到蒋
介石身边的侍从室查问,然毫无结果。
费巩失踪的消息不腔而走。费巩的亲友、同事、学生及重庆
各界都密切关注着费巩的生命安危.红岩衬中共南方局也很快得
到有关费巩教授失踪的报告,但为了费巩的生命安全,在相当一
段时间未把此事公开,只是多方设能探查下落。
消息传到北陪复旦大学。原先贴出和欢迎费教授讲学的海
报,被呼吁营救费巩的标语所覆盖。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复
旦大学学生会和北暗学生争取民主同盟,分别召开了以营救费巩
为主题的紧急会议,发表了告各界同胞书,并以罢课来抗议反动
当局迫害民主教授。
消息很快传到贵州遵义和漏潭.衷心爱戴费巩教授的浙大学
生们和费巩的同事们,不管当局的禁令,举行罢课,学生自治会
召开了紧急的全体学生会议,并立即打电话给重庆浙大校友会和
复旦大学学生自治会,要求设注音放费巩教授.学生们在费师亲
自支持创立的《生活壁报》上写道:我们要把我们的愤怒合成一
l} i 引白《竺可桢日记》.
把力量的火炬,去打开那地狱之门,解救我们的费师!
国民党处在万众唾骂之中。→些报刊冲破了新闻封锁,用各
种方式报导了费巩失踪的消息,
除了在舆论上呼吁营救费巩教授,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参政
会的代表,也多次的提出要求释放费巩。敬爱的周恩来同志曾亲
自出面与当局交涉,要求释放这位有影响的爱国民主教授。
中国共产党和社会各界革命势力一次再次的呼吁、抗议,要
求释放费巩。反动当局强装镇静,矢口抵赖.
此时,社会上的呼声极高。连在重庆的40 多位留美教授也
联名上书在华美军头子魏德迈,呼吁他出面营救。为了欺骗舆
论,于是新的谣传和替罪羊出现了。蒋介石密令扣押了浙大学生
邵全声,且扣留了他的同乡同事10 余人。在用水灌鼻子和火烧
踊肢窝等酷刑后,邵全声为着不连累同乡,屈打成招,承认是他
谋害费巩。不成理的理由是因为费巩在一路上批评他,他一气之
下便把费巩推下了水。
这种恶毒的诬陷向社会传布后,堂可祯校长和费巩教授的胞
兄费福焘先生明确地否认邵全声是凶手,、但邵已被囚禁。经雪可
梢校长竭力营救,一直到1947 年8 月才由重庆怯院以不起诉予
以释放.
竺可桢校长在他的日记中竟有七十多处记载着他探询和营救
费巩教授酌情况,他四处奔波联络,可谓竭尽所能。这些日记,
为后人搞清费巩失踪案件的真相,提供了极有价值的材料。
1945 年9 月8 日,柳亚子在《新华日报》发表《怀念费香
曾表弟一首》,柳亚子写道:
“马策西州痛谢公,(谓韦斋舅氏)
凤毛济关世堪宗。
能言民主昌新运,
何意虚舟失旅踪。
问息寻j肖芳况舟,
展危处闺忽从容。
尤明倘见期非远,
魔窟{叮当破集中。”
党和人民深切怀念这位革命志士
1946 年1 月,中国共产党代表周恩来、董必武、叶剑英、
王若飞陆定·等在出席政治协商会议时,向国民党提出八项要
求,其中~\七条提到,耍“主JlfJ 释放叶挺、廖承志、张学良、杨
虎城、费巩”。
自费教授“失踪”后,浙大学生曾连续数年于3 月5 日举行
“费巩教授怀念会”、报告会、展览会.中共浙大地下党利用这个
合泌的形式组织广大群众,向反动当局进行斗争.在1948 年召
开的“费巩教授怀念会” i:,学生会全体通过诀议: 一、定名《生
活壁报》为《资巩壁报》,并举行定名典礼;二、准备在校园内
建筑”费巩卒”以资水久纪念(后因经费困难没有建成)。《求是周
报》出版了《费巩教授怀念特刊》。
金周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作常重视费巩失踪案件的调查,
也非常关怀费巩的家属.敬爱的周总理亲自关怀着烈士的遗娟和
子女。1950 年,华东军政委员会专门派人到费家慰问,带来周
总理的问候和周总理亲自批示的优抚金。自此,费师母每月领得
150 元的优挺金。这不仅解除了他们物质上的困难,而且给予精
神上的莫大慰藉。
原浙大校长、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竺可桢教授解放后曾写信给
周总理,要求彻查费巩案件.公安部遵照周总理指示曾提审原国
民党重庆地区特务头子康泽, 了解费巩的被害情况。粉碎“四人
帮”后,上海市民政局根据家属的要求,对费巩失踪案事件作了
进一步的调查。七海市革命委员会f 1978 {J三9 J1 5 U 正式批复
“同意追认费巩教授为毒主命烈--伫,其家属字;受f.!J -I: 1.号遇
费巩教授当年的学生,现在大多两鬓花白。他们当巾的许多
人,都成为孩们国家著名的学者,有的在党政军的领导岗位i二,
为人民作着出色的贡献。但是,他们都没有忘记费巩教授,没有
忘记他所给予的关怀和帮助,也没有忘记当年.从《费巩壁报》上
所得到的教青和启示。在北京浙大老校友倡议下,分布在全国各
地的几百名校友,联名要求隆重纪念费巩教援。赞助这项I :作的
包括当年费巩教授的同事苏步青、贝时璋、王淦昌等著名科学
家。浙江大学又派专人调查和整理烈士的事.迹,经中共中央统战
部和浙江省委批准,浙江大学于1979 年10 月30 日隆重地召开
了“费巩烈士纪念会”。在纪念会i二,有中共中央统战部、全国政
协、乌兰夫.沈雁i水同志等送的花园。从国外和全国各地专程前
来的浙大老饺友,以及在杭的费巩教授的同事和学生,都以|·分
崇敬的心情、出席了纪念会。
苏步青教授的挽诗是:
“香曾灯尤下,
风雨几黄昏;
护学偏志己,
临危独忆君。
沉冤终已雪.
遗恨定长存;
息徒.属于觉,
泪沾碑上丈。”
贝时璋教授的挽诗这样写道:
“-lo -*之待,洁白超逸,
污泥不染,芳香四溢。
黔中浙滨,教育放生,
诲人不倦,鞠躬乃身。
有松有柏,秉性忠烈,
教亡图存,宣传马列。
生得伟大,死,得尤荣,
追求真理,浩气长存.”
在纪念会上还挂着许多悼念费巩烈士的拽联,其中有几联是
这样的:
“铮铮铁骨舍生取义垂典范
谆谆教诲承荫受泽缅长恩”
“刀落千厮门诽起吴讼口岂能断
烈士芳馨百世共流兮大江水
德高重身教才富务是实当燃就
煌煌光焰众心齐明兮费巩灯’
“同闻- - 多沥血牺牲仗义执言
惨绝人寰遭杀害
得于子三后先辉映舍生为国
力争民主树仪型’
“暖昔年国步艰难学府凋零仰先哲千万里
狂澜力挽坚贞不屈横遭鹰犬中伤
几成在随赴泉下
看今日神州搞脆厅堂肃穆念英灵卅四年
旧恨可消惊喜交加幸得沉冤昭雪
已树楷模在人间’
1980 年阴历年初,费巩烈士的衣冠盒(代替骨灰盒),已经
安放在上海龙华革命烈士陵园,受到人民永久的敬仰和纪念.
1980 年8 月,陆定一同志又题字:“向费巩烈士教敬’.
费巩教授被国民党毁尸灭迹了.费巩教授的一生,“生得正
直,死得壮烈”,他的精神永垂不朽!
1984 年10 月于杭州玉泉

(本文作者:浙江大学校史窒编辑.原文有所删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