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的京剧演出

☆陈猷 唐广荪 徐贤璋

京剧,又称国剧、平剧,俗称京戏、大戏,创立于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自安徽语调四大徽班的三庆、四喜、春台、和春进入北京起,争光绪五年(1879年)皮黄界泰斗程长庚殁止,已经过119年。由;r北京地区人文荟萃,宫廷提倡,从业人员敬业并人才辈出;加之社会大众支持,因而京剧发展极为快速、充实,成为一种深邃的表演艺术,也是一种阐扬我国固有道德,具有教化功能的高尚娱乐。
京剧大师齐如山写文章讲:中国剧的组织有唱白,动作、衣服、盔帽靴鞋、胡须,脸谱.切末物件.音乐等八部分;而任何演员在舞台上是“有声必歌,无动不舞。。所以京剧表演是极有旋律的艺术,演员在舞台七一举手,一投足、唱一句腔、道一句白,都得有相当的规律管制。任何戏、任何演员、什么时间、在舞台上应该在什么位置,都有——定;错厂就不像样。两个以上演员同时在台上演出时,也须配合严密,才算精采。1941年,浙大在湄潭有一次演出《打渔杀家》。农艺系教授孙逢吉老师饰萧恩,女同学章清饰桂英儿。平日里师生,上厂台演父女,倒是最佳搭配。当萧恩在岸边解了绳缆,跳上船头时,船头应该下沉,船尾应该上翘;但是萧思下沉时,桂英也跟着—F沉;萧恩接着将身上冒,桂英也跟着站直了身子。直看得台下观众哄堂大笑!回忆此事,我还要笑。
孙老师有条好嗓子,唱起来苍劲雄浑,凄凉醇厚。他一面划桨、—‘面唱着:“恼恨那吕子秋为官不正,仗势力欺压我贫穷的良民,船行在半江中,儿要掌稳厂舵……”。啪,他老人家甩开大在台上跑小圆场,可是他平常戴惯了—·干多度深度近视眼镜,卜台后已化妆成老渔夫, 自然不能再戴镜子,就此跑出圈外,船磐打到我这戴眼镜的琴师,而把我的眼镜打掉了,他还不知道台下为什么又笑了起来。那是关切,也是欢快的笑声。
任何社团组织,若求绩效优良,必须领导人物热心,人才齐全;还得有几位任劳任怨的干部才行。“浙大京剧研究社。就具备这些条件。这个研究社,是1938年浙大在宜山时,由一些热爱京剧艺术的同学组成的。到了40年代办得有声有色。笔者是在宜山入学的。迎新会上, 由于我们同届新生里有会操琴的赵泽寰、黄友松,能唱的有我,还有周本湘、李久春;再加上1936年入学的学长:李秀云、沈承书、谢承范等,晚会节目里就有好几个京剧清唱呢!为支援广西抗日前线战土,我们在宜山进行过一次公开义演,演出《打渔杀家》、《四郎探母》等剧。全部收入用于慰劳抗日部队。
母校于1939年8月从宜山再行迁校。先头部队抵达贵州遵义,四年级毕业班先行复课。10月间,我们二年级到遵义时,他们利用课余又在排《打渔杀家》。那是准备新年献演的。由沈承书饰萧恩,李秀云饰桂英儿。他们两人戏剧造诣均高,动作地道娴熟,扮相极为好看,唱腔又很优美,效果极佳。后来,又排演《宝莲灯》,《四郎探母》等剧。演出主旨有时是劳军,有时是与地方机构联合庆祝春节。当1940届同学毕业时,在遵义电影院的京剧演出,规模较大。
1940年夏天,农学院也在湄潭复课。同年暑假后,浙大附中在湄潭成立。农艺系有孙逢吉教授,园艺系有熊同和教授,他们都工须生。熊教授兼工老旦。附中英文老师吴耀卿,文武昆乱,八行通透;·唱打说白,门门精通。物理系讲师(后升副教授)杨有91、的胡琴拉得很好,而赵泽寰、黄友松合拉的梅派戏腔,简直不输职业水平。另外,前后同学中除了上面讲的李秀云,沈承书。谢承范外,能唱会演的有老生赵梦寰(兼花脸)、张兆青、李焱晶、张粹新,青衣有周本湘、任允慧、黄淑蓉、韩定国,章清、周桐,丑角王以靖等。人才茂盛,角色整齐。还有好些同学的大名,因时日久远,不复记忆。
我们在遵义、湄潭演唱京剧最大困难是服装。但是大家演出的劲头很足,所以除在剧目方面尽量挑选服饰简单的以外,不得巳时只有别克服困难方式自己缝制。戏服原本是非绸即缎精工绣制的;而我们自制的,在光泽,图案上较差,但并未影响我们演出效果。原因是我们在演出的其他方面都是优良的,弥补了这项不足。
说起我们的克服困难制品,很多同学都参加缝制。其中周本湘虽是昂藏七尺的男生,却极工于女红,能裁会剪,又绣又缝,常快工赶制戏服。穿着起来,台下观众哪里知道这是出自男同学之手?
其次是武场指挥和大/j彬及铙钹手的人员配备。鼓师是整个表演现场的总指挥,他固然必须会打小鼓领导全场,而且对全戏要熟悉。所有人物出场顺序,什么动作、唱腔,或是有道白,他在事前都得清楚,才好起什么点子、打什么名堂。锣鼓有口诀,俗称锣鼓经。如果你对于戏的情节不熟悉,就算你会背锣鼓经,也打不起来。1940届的沈承书常在我们排戏时口打锣鼓经,指挥我们的动作。;他毕业分配后,我们只好借重外界支援了。
我们社团名称是。浙大京剧研究社。,它在发展中渐臻完善。活动的内容主要是:(一)切磋国剧唱做表演艺术,使同学们在课余进行有益身心的活动,增进相互感情,(这在当时,对于很多有家归不得的同学来说得以寄托思乡之情);(二)适当时期与军民同乐。
活动方式是每周末晚间聚会练习一次。由参加的教师、学生相互指导学习。平时均以练习各门派的唱段为主。由于有三位水平较高、善厂操琴的师生在校,不断反复练习,所以无论老生、青衣或是小生,花脸,各类唱腔,都能唱得接近各流派的韵味水平。每次练习,室内外围听的同学很多。因此,同学们的课余生活充实不少。
到了一个阶段,如有计划演出,则除掉平时练习重点改为排戏外,还·r周日加班排练。我们到湄潭后,由熊同和老师任社长,他最为热心,出钱出力,任劳任怨,与吴耀卿先生热心指导身段,总排各戏,不眠不休,终·厂每次演出后获得其多佳评。在遵义湄潭,我们演过的剧目如:《打渔杀家》,《四郎探母》、《宝莲灯》、《宇宙锋》、《御碑亭》、《凤还巢》,《拾玉镯》、《法门寺》、《辕门射戟》、《黄鹤楼0、《乌盆计》、《打鼓骂曹》。《空城计》、《贺后骂殿》、《女起解0、《三堂会审》、《霸王别姬》等,同学们演出各刷中的角色,都有独到之处。特别是,在舞台上团结合作精神的表现,越能发挥主观效果。
我从初中起,随音乐老师在每次音乐课的最后15分钟,学唱京剧,后来上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50余年来与京剧结下了不解缘。通过它,我和任允慧同学结为百年之好;通过它,形成了我们一家三代人的“戏迷家庭”;还是通过它,联系着海内外知音同学的友情。
今年是我和任允慧的70寿辰,我们的三男一女,四户儿孙为我们祝寿,主要方式是“陈家班的京剧会演。。长子在《跳加官》中亮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戏迷家庭,自娱娱人。四句联语。我们夫妇各自清唱后,由大儿媳主演《彩楼配入二儿主演《空城计》,女儿与三儿演出《穆桂英挂帅》。各剧中的其他角色多由儿孙们充当。孩子们的认真演出,不仅博得到会亲友们的喝彩,就连海峡彼岸的李秀云学长听了录音也赞赏不绝!
儿女们虽分别居于海内外,在事业上都各有专长和成就,而对京剧自幼耳濡目染,肯加钻研,其造诣可说是青出于蓝。我们固然薪传右继,但能甚于蓝,礼会方始进步。浙大“求是”精神指导我们——生的言行,也体现在我仃]对儿女的教育上,并传给厂他们。愿“求是”精神永远发扬光大!
(陈猷)
(本文作者:台湾糖业公司总厂长。经理,浙大40年代毕业生)

浙大初到遵义的炮戏——《夜光杯》

1940年初,浙大甫抵遵义。在复课前,学生会为川康水灾筹募寒衣捐款,曾上演过《夜光杯》。该剧1939年曾在宜山庆远剧院演出过,获得宜山人民、军官六分校、炮兵学校及黔桂铁路局职-上的盛赞。连演五场,场场满座。由生物系39届华冰寒饰女主角莉莉、吴正西(化工四二届)饰副官。王文钰(外文三九届)饰殷汝耕。三人合作,珠联壁合,炉火纯青。冰寒的凤采台风有40年代剧社凤子的神韵,——时名震宜[U,蜚声八桂。
由于冰寒40年毕业经港返苏。到遵义后要演《夜光杯》,乃改由范文涛(外文40届)担任女主角,其余仍由吴、王等担承。上演前,剧社曾大作宣传:在丁字口、湘江桥两端、何家巷口、首都饭店门上、东门口及播声电影院街口均贴出彩色海报,耀眼夺目。山城气氛为之一新。海报上有:。炉火纯青”的宇样,颇有大吹大擂之势。
该剧在播声电影院演出:三人合作,有如牡丹绿叶,相映争辉。海报所誉,不为过也。文涛是外文系特优生,每年文学奖金的膺奖者。平日沉默少言,朴素大方,美艳文静。这次演出风采俊俏。由·J:天赋聪慧,文学根底好,对莎、易等的戏剧名作,领悟精湛,苏式京白,吐字清晰,手式眼神,一侧一旋,神韵妣美凤子与冰寒,故能紧扣上千观众的心弦,获得圆满成功。五场满座。
这次演出是浙大来遵义的首次炮戏。一举而轰动了寂静的山城。征服了陆军大学、军官外语班、“步兵学校。的学员和遵义的文化教育界人士。尤其是陆大的学员们久住山城,文化生活贫乏,——旦欣赏到文学艺术造诣较高的戏剧,思想受到了较大的震动。他们在这些日子里,如醉如痴,天天光临,剧场每日满座。自此,山城的文化生活如雷鸣惊蛰地活跃起来。当时,各界人士异口同声赞扬浙大的文学艺术戏剧“真了不起。。浙大在遵义、湄潭的戏剧活动,从此一帆风顺地向前开拓、迈进。同时又培育了几代戏剧人材。
(唐广荪)

浙大在遵义的戏剧和周桐的“霸王别姬”

浙大在遵义的几年中,戏剧艺术进步很快取得了可喜的成就。曾演出大型话剧:《夜光杯》,《日出》、《雷雨》、《野玫瑰》、《茶花女》等名剧。京剧的上演节目有:《起解》、《会审》、《四郎探母》、《红鬃烈马》、《乌盆记》、《别姬》、《捉放曹》、《珠帘寨》、《黄鹤楼》、《拜山》、《窦尔登》、《白水滩》等。最负盛誉的演员有:范文涛、姚文琴、李秀云、吴正西、王文钰、胡晶清、叶楚贞,韩定国、周桐、周本湘、徐贤璋等数十人。他们演出话剧或京剧,一上舞台,就能压住阵脚,稳定观众的情绪,使其思潮随台上的剧情而浮沉起伏。这是由于演员们有较高文学素养,戏剧艺术造诣渊深,化妆技巧高超,交光互影而显示的艺术魅力,使观众陶醉于剧情发展的过程中。
40届外文系周桐(现在夏威夷),乃长沙名门闺秀,家学渊源,聪慧活泼,倜傥大方,能歌善舞,接受能力强。上浙大后,受名师教诲,文学艺术造诣与日俱增。1944年秋,她师从在遵义的名旦赵鸿云(赵奎官夫人),学《霸王别姬》,为时半月即登台献艺。其唱、做、念、舞均规范地如师所授。唱段如“二六。,“南梆子”,“快板。等梅派出味极浓,舞剑,圆场均臻神化。霸王由化工4l届赵梦寰担承,受赵奎官指点,工架唱腔甚为雄浑,火而不过。与周桐的。书卷式文武花衫”搭配,甚为璧合,几能与《夜光杯》中的冰寒、文涛交相辉映。全剧彩声。掌声不绝于耳,连特邀把场的赵鸿云也连连鼓掌叫好,因此,《别姬》一剧,载誉山城,轰动遵义。
抗日战争时期,浙大四度播迁,最后定居遵义。学生激于爱国热忱,连年均有文艺剧目义演,场场获得成功。溯其原因,皆由于演员文学根底深厚,戏剧造诣尤精,对人物、剧情、吃透其内涵,又得名师导演,故能一鸣惊人,非偶然也。这就是张其昀先生在《浙江潮》中所指出的:“大学之所以为大,就在于网罗百家,囊括大典,发生交光互影,沾溉无穷的作用。”
(唐广荪)
(本文作者简介见前)

我是怎样演出《打渔杀家》的
(徐贤璋)

时光荏苒,离开浙大己快40 年了。在这漫长的人生旅途中,经历了不少的风风雨雨,有的使我辛酸,有的使我欣慰,但使我感到最为甜美的就是浙大的大学生活.每当忆起这段往事,它就像一股暖流流过我的全身,使我感到幸福,欢快。
浙大- -年级设在永兴,那是一个远离城市的静僻小镇。1944 年在那里人学,我们就在江西会馆与湖北会馆渡过→年简朴的学生生活。那里既是课堂,又是宿舍。虽说校舍设备简陋,但浙大简朴的校风,使我们有县简犹荣之感。一年级学习紧张,晚间各人在一盏油灯F夜战,饿时,与同学几人在街上小摊上吃汤圆充饥,自有一番乐趣。
浙大二年级分设在遵义、湄潭两地。1:学院、文学院、师范学院(文科)都设在遵义,理学院、农学院和师院(理科)在湄潭。我念外文系, 二年级也到遵义来了。初到遵义,见到石板路整齐、清洁,两旁商店毗连,市场也较繁荣,真像乡下人到大城市一样,一切感到新鲜兴奋,视野开阔, 从精神到物质上都上升了一个阶梯《当时,浙大男同学住在何家巷,女同学位杨柳衔。
来遵义不久,有一天,女生宿舍传达室的老赵向我通报有人找我,不一会、一个陌生的青年走到我的面前,笑盈盈地自我介绍:“密斯徐,我是浙大京剧团的。”我感到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呢?我与京剧团有什么关系?他又笑容可掬地说:“我们要举办迎新庆祝会,我们请你演京剧。”我大吃一惊’,忙答道:“我从未演过京剧,连唱都不会呢。”我有点生气,感到这人太冒失了。他讲:“我们听过你唱了。你的声音圆润,很甜。” 他又笑着补充一句:“京剧团就在你们宿舍隔壁。” 我暗忖真糟糕, 我有时有瞎哼戏的
习惯,给别人听见了。本来“迎新会” 应由三、四年级同学演出
的。经他劝说,我当时年轻,遇事有些好奇心,也就同意了。他
告我演全部《打渔杀家》。我扮演桂英。我有些胆怯。他说:“不
要紧,有人指导,外文系陈教授的夫人陈师母会”。就这样,每
天课余后由陈师母排练指导,经过近一个月的排练,我学会了走
步、碎步,和划船等动作。至于唱腔,由于我幼年常随家里人看
京戏,有些兴趣,回家后,爱学着哼哼,无意中也会一些京剧的
基本唱腔,只是不准。在浙大京剧团老师指导下,有胡琴等乐器
配合,很快就会了。演出前几天,在何家巷校内贴出一张大红纸
海报:“…定F x 月x 日在遵义大剧院横出全部《打渔杀家》。”可
是不巧,扮演桂英爹爹的浙大拉册组主任突然感冒,嗓子倒了,
声音沙哑不能演唱。在万分紧急中,四处联系,后来与遵义京剧
票友社联系上了,由一个有经验年长的票友扮演萧恩。我与那位
年长票友又排练了J下《杀家》武打部分。l临演出前,京剧团的
学长告诉我不妥怕,在台仨不要看前排,要看后排,这样壮胆。
演出时,先在幕后台内唱几句西皮倒板,旋即出场在台上跑三国
碎步。看到台下黑压压的- ----片,我有些紧张,想着学长嘱咐我的
话,赶紧看剧场最后一排。只见最后---排站着许多同学,那天剧
院是浙大包场的,座位满满的,也可能是自己当时年轻,有些傻
大胆,我看看下面的观众,觉得他们反正都是浙大的同学,像吃
了定心丸似的,反而镇静下来了。在台上我与那位老生配合默
契,横出总算成功。演出后,有的同学讲我划船,上下船跃身跳
起的动作节奏好,有的说嗓子不错,有的讲扮相好,获得好评。
岁月如流,青年时的黄金时代是中4去不复返了。几- 1 -年前的
往事仍历历在目,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使我得到抚慰、温
暖。浙大求是的校风,老师认真的授课,同学勤奋的学习及简朴
丰富多采文化生活,都是回味深长的。它给我留下深刻而美好的
回忆。离开遵义后,再没有重返故里,但我常思念它,总想旧地
重游,重脐它的丰采。特别是遵义不仅是文化古城,又是革命重
镇,它完成了历史赋予它的光荣重任。近年来,得悉古城焕发了
青春,增强了活力,有很多建设,变化很大。遵义在腾飞、在发
展,我默默地遥视它在改革的进程中繁荣昌盛,重放异彩。

(本文作者:浙大40 年代毕业生,已从中国石化公司洛阳石化工程公司退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