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遵义怀念浙大

浙江大学在遵义

怀念遵义怀念浙大
+施祖述

我是浙大电机系毕业的,于1939 年由广西宜山随学校到遵
义。遵义地处后方,气候不热不冷,是’个很安静的地方。浙大
到遵义受到当地人民的大力支持,所以我们从宜山到遵义很快就
恢复了.J::课。
遵义有老城、新城,到处有浙大的教室、宿舍、实验室,税
个遵义城虫子像就是整个浙大。浙大没有集中的校址, 马路上到处
可见到老师和同学紧张地拿着书本、笔记去上课或去七实验课。
新城何家巷3 号是个大宅院,内有宿舍、教室、办公室,可说是
学校的核心部分。在老城遵义师范内亦有一部分浙大学生宿舍,
杨柳街有浙大女生宿舍。公共体育场成为浙大t体育课时活动场
地。在石桥(通新老城间)西·----- 黑多处的湄江,作为夏季学生游
泳场地,浙大对学生体育是很重视的,体育课是必修课;夏天体
育课改为游泳。我的游泳就是在那时学会的。在游你l:h附近的城
墙旁,浙大建了实验室,使学生学的现论与实际更好地结合。在
新城一小山坡上有名为江公祸的,浙大在那里设置了阁书馆,环
境幽静,是读书的好地方。山坡下有播声电影院,学校经常借作
每星期召开的周会会场。在周会上,有校伏讲话及教授等作时事
报告。后来因学校不断扩展,农学院及理学院迂湘潭, ·年级新
生在永兴。
离开遵义己四I ·多年了、那时物质条件虽艰苦,杠1精神l:是
非常偷快的。当时前方在艰苦抗战。同学们大部来自沦陷区,寒
暑假闹不了家。问学们生活在-‘起,学习在·起,成r .个大家
庭中的兄弟且在假期中,约几位同学-··-起郊游,不但身心愉快,
亦加深了对当地情况的了解。老师非常关心学生的生活、学习。
那时遵义没仔电灯,晚上学习靠植物抽灯,亮度很差。当时训导
民费巩老师将植物汕灯上加装·个煤油灯用的玻璃罩,发给每一
同学·盏,改善了晚上看书的亮度不足,同学们称之谓费巩灯。
后来费巩老师在重庆被国民党特务暗害,至今深为同学怀念。大
部分同学因家庭经济来源断绝,由学校贷金以维持最低生活,衣
服、袜子都IE 自己缝补,自己洗涤,无形中养成了朴素的习惯。
同学们有时剑“泰米面馆”吃一碗大肉面,这算是艰苦中的享受
日巴!
学校老师教课都很认真,很多学识丰富的、有经验的老师亲
自上课。虽然生活清苦,但老师们感到教育工作的神圣,以培养
新一代为己任。学生在老师的熏陶下,学习非常用功,树立了良
好学风。学生对老师非常尊重和敬爱。学校系主任不但关心同学
学习,还为r1司学到社会上找工作而操心。竺可桢校长以“求是”作
为浙大校训。他的求是精神、民主办校作风,把有真才实学的老
师聘请到浙大来任教,使浙大人才济济,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又一
批新人。现在浙大同学在各工作岗位上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浙大
在国内外享有盛名。在我们怀念母校对我们的养育之恩时,亦忘
不了遵义人民给我们提供了学习环境。遵义是我们心中亲爱的第
二故乡,我们永远怀念!

(本文作者:民航北京管理局通信导航处高级工程师浙大电机系1942届毕业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