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教授在遵义浙大

浙江大学在遵义

陈立教授在遵义浙大
+吕静

陈立教授字卓如,毕业于英国伦敦大学,为理科心理学博
士。1934 年冬学成回国, 1935 年到清华大学心理系任教,后又
到中央研究院心理研究所任研究员。1939 年应聘来浙大,担任
教育系教授,当时学校正内迂宜山。1940 年又随校内迂贵州遵
- 义。在遵义‘全校师生共同渡过难忘的七年抗战生活,直到j抗战
胜利才回杭州。陈先生在遵义这七年中辛勤刻苦地从事教学和科
研工作,作出了不少成绩,是一位对学生和社会影响较大的教
师.
抗战年代,陈立教授在物价飞涨、月薪微薄、生活艰苦的条
件下,和其他许多教授一样严守岗位,安心教育事业。我们到他
家去,总看到他孜孜不倦在看书。他的教学特点,可以概括为两
点。第一点是新,有创见。他善于吸收新知识。在交通阻塞,运
输困难的情况下,他仍千方百计地搜集新资料,并能融会贯通,
结合自己的创见,讲解给学生听,学生感到深受启发,颇有收
益。他不仅观点新,运用的方站也巧,讲到关键处,常常运用提
问方式,诱寻学生独立思考,抓住问题关键,探索问题所在,帮
助学生领悟、加深理解。第二个特点是思想进步,能将马列主义
立场观点融合在课程内容中进行教学。他写的普通心理学讲稿,
就是从辩证唯物主义观点来阐述的。记得当时在学生会上,他作
了“辩证唯物主义与自然科学”的专题报告。在解放后,陈先生才
知道自己的这个报告,启发了一些当时的进步学生。他们告诉陈
先生说:“当时听了这个报告,对辩证唯物主义才有进一步的认
识,从而引导自己下决心为共产主义奋斗的”。
陈先生卡分重视科学研究。他将实验室比作工厂,科研成果
比作新产品。他认为教学必须密切结合实验研究。大学如果没有
实验研究,就无法进行有些课程的讲授。他还认为,实验除了密
切配合教学完成学习任务外,还有研究新知识的任务。大学不仅
要传授知识,也要发现新的真理,使科学能赶上时代而不故步自
封。在遵义,他和黄翼教授一道,在困难的条件下,为实验室的
创建化了不少心血和精力。
陈立先生不仅教学结合实验,使学生加深理解科学概念和原
理,自己还精心设计进行科学研究。他的研究着重于因素分析,
研究的课题大致分为两类,即智力测验和类型测验.这类研究需
有大量繁重的计算工作.由于抗战时期缺乏计算工具.当时系里
只有一只手摇的破旧计算机,所以化费在计算上的时间是大量
的;如果计算机坏了,又需较长时间的修理,就会大大影响了科
研的进程。但是,即使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陈先生在这时期还
是取得了卓越的科研成果。他在国外发表的科研论文有: 1. 《配
对测验中的校正公式》(美国《教育心理学》杂志, 1947 年);
2. 《→套在不同教育水平上的因素分析的测验以(美国《发生心
理学》杂志, 1948 年13 期),尤其是第二篇化费了不少时间和
精力.研究的结果是有较大价值和较高水平的。
在国内,陈先生也常在《思想与时代》等杂志上发表有关心
理学的论文.计有第15 期中的《平等新诠》、第19 期中的《施
端著人格主义的普通心理学》、第24 期中的《实演逻辑与新心理
学》、第27 期中的《类型学说概述》、第29 期中的《大学与大学
生》、第35 期中的《人格析义》、第38 期中的《一个心理学家之
成就与失败》、第43 期中的《赫霄黎论文教与科学》等篇,均为
有价值的论著。
此外在《科学技术》杂志上, 1944 年发表了一篇《中国科
学不发达原因的心理分析》。该文影响较大,反应较好。社会科
学研究所钟少华同志一直珍藏着该文,认为这篇文章质量水平极
高。其余还有一些文章已经散失,不能列举了。
除了中外杂志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以外,陈先生还作了极有价
值的考试制度的改革研究。抗战期间,交通阻隔,招生困难。为
了解决这个实际困难,陈立教授向空可梢校长提出考试制度的改
革方案。这个方案就是根据当时投考中学的水平名次和学生在校
成绩,进行合理计算,算出考生分数,用以代替入学考试成绩。
这项研究工作,成效显著,取得了较好效果。后来一些大学亦有
根据该项研究办怯,免除入学考试的。至今还有学校根据这个精
神,免试选拔入学.
在遵义,浙大有各种科普活动,本系师生都热心参加,如办
墙报,宣传科普知识讲座等。陈先生一向重视科普工作的开展,
他不但鼓励学生积极参加,自己还经常主持高级科普讲座,邀请
苏步青教授讲数学,蔡堡教授讲生物。当时中学缺少实验设备,
他要求大学生为中学生讲课, 在物理、化学等课程中多做演示性
实验,以加强直观教学。约于1944 年,在特务大本营的贵州息
峰,有一名姓胡的中将来到遵义。在地方官吏宴请他的酒席上,
胡某问竺校长:“你们这里是否有共产党活动?”竺校长一时不解,
胡某便说: d天下哪有这种人肯干那些无报酬、反而要自己化钱出
力的工作(指科普活动)?如果不是共产党,又有什么人肯去干
呢?”可见遵义浙大的科普工作搞得很出色,居然引起了特务们的
注意。
陈立教授性格开朗、爽宣,平易近人,闲谈间常笑声朗朗。
他乐于助人,学生喜欢接近他,经常在假日或课余到他家去,请
教疑难问题,或谈家常、玩耍。陈师母亦很好客,她还亲手制作
蛋糕请我们学生品尝。当时他的大孩子才三岁,长得逗人喜爱。
我们几个女同学,有空时常去带他玩耍,并和我们拍了照。现在
虽然已时隔40 多年了,但这张照片我还一直珍藏着,作为往事
美好的回忆。
陈师不仅学识渊博,勤奋好学,还是运动能手。他喜欢打
球、爬山,尤爱游泳、跳舞。记得我年轻时学习交谊舞,他还是
我的启蒙老师。由于我们师生关系融洽,我毕业离开浙大的这段
时间,还经常写信向他请教问题,汇报工作生活等情况,他总是
及时复倍的。
现在陈主老师已有87 岁了,他还在为年轻教师和研究生开
课,关心年经一代的成长。他仍很关心心理系的发展。系中一些
重要问题,总还要请教他、征求他的意见。他对学校的一些事情
也很关心。他对校系的创建,人才的培育,付出了心血,为祖国
四化作出了巨大贡献.
(本文作者简介见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