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念梁师庆椿先生

浙江大学在遵义

遥念梁师庆椿先生
+吴大炘

中国是有悠久历史的以农立国的国家,农业经济状况历来是
我国农业兴衰所系的重要问题.可是,在我国农业经济作为一个
独立的学科,起步是比较晚的。本世纪30 年代前后,我国现代
农业经济学科初露端倪.浙江大学农学院农业经济学系是我国最
早建立的为数寥寥的农经系之一;梁庆椿先生又是浙大农经系最
早的著名教授之一。
梁师1904 年出生于广东省中山县。他天资聪慧过人,禀性
纯厚,尤重孝佛之道.梁家世代务农,家境并不富裕.他自幼勤
奋好学,学业成绩超群,得以逐步升学。20 年代末毕业于东南
大学(中央大学的前身),旋即东渡日本,在中学执教。1929 年
国内选派庚款公费赴美留学生,梁师专程回国报考经济学专业。
当时经济学专业的录取名额只有一人,而报考者人数逾百。梁师
以其深厚的专业基础和广博的知识一举夺魁.
30 年代初,梁师在美国哈佛大学深造,以优异成绩获得经
济学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是关于粮食问题的研究,内容丰富,
资料翔实,分析有掘,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和好评。在此基础
上,他增补内容,写成几十万字的专著一一《世界粮食问题》,
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为当时研究粮食问题的权威著作,
梁师初到浙大农经系时(30 年代中),系内师资比较缺乏,
学生人数也不多.他一方面延聘教授,提高招生质量要求;一方
面以主要力量从事课程设置建设,充实教学内容,确立高年级学
生定期举行学术讨论会的制度,逐步形成现代农业经济教学和科
研t~i校完整的体系,与当时中央大学,金陵大学的农经学系成鼎
足之势。
梁师虽然是系主任,但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教学与科研上。
他不但亲自教授农业经济学、统计学等专业基础课,并先后开出
新课:土地经济学、农产品运销、农业合作经济、农业金融等专
业课。
在梁师的倡议下,《浙大农业经济学报》得以问世。他为学
报第一期撰写了《各国学者所见农业经济学目的之比较研究》
(代发刊词),以后又在该刊发表《论吾国过去农业经济研究之缺
点及增设研究机构之必要》一文.这两篇论文评述了当时世界各
国及我国农业经济研究的状况和存在问题,提出了改进的意见,
深受有关方面的重视,并为当年争得设立农业经济研究所之力作
(以上两文现存浙江农业大学图书馆“珍藏仓库’中).有问题登门
求教,他无不热情解答,诲人不倦;因此同学们对他很尊敬爱
戴。
他是当时浙大的名教授之一.在浙大西迂期间,由于他的真
才实学吸引了不少教授,并使农学院其他系,甚至外校的学生转
到农经系来,壮大了教、学队伍,培养了人材,为浙大农经系的
成长发展奠定了基础,在1942 年成立了农业经济研究所。
渠师在国内外读大学和研究生时期主修经济学,在经济学方
面的造谣很深.农经系同学听他的课时,总是津津有味,孜孜不
倦,都想多读一些经济学说和思想史的课程.在大学三年级时,
我和王章麟学长是系农经学会的主要负责人,曾经受同学们的委
托,把这种思想面陈梁师,要求少修些外系课程,多读些经济学
方面的课程。他和我们谈了很久,表示:农业经济学系的学生既
应有扎实的经济学基础知识,也必须有较广泛的农业生物科学技
术知识,才能显示出农业经济学的特点。一席话使我们豁然领
悟。我们毕业后几十年的工作实践,证明了他所持论点的正确
性。他坚持原则,严格遵守教学方针和教学计划的精神,主持工
作,
梁师不但重视学生的理论学习,同时也强调调查研究,注意
农村调查,从实践出发分析问题,提出自己的见解。在广西宜山
时,他为我们开设农村调查方榕的课程;暑期中又亲自带我们到
小龙江乡作调查,启发我们提出毕业论文设计,搜集调查资料,
归纳分析,加以论证,写出有个人见解的毕业论文。
浙大西洼辗转多处,均利用寒暑假进行,以不影响学业为主
旨。抗日战争中,连年烽火,学生生活艰苦,有时不免受内、外
因素的干扰,不能专心学习。梁师不仅安贫乐道,认真教学,并
时时谆谆教导学生,要专心致志于学习和事业,用以报国。教书
育人不在多言,春风化雨,师道尊严尽在其中0 1940 年,我们
在贵州湄潭,毕业离校,临行前夕,梁师写“满江红’一阕赠我,
以壮行色。其中有“毋玩物以丧志” 一句,我至今永铭在心。
浙大在湄潭肘,农学院院长蔡邦华先生一度有倦勤之意,空
可械校长曾敬请梁先生接任院长之职.梁师认为浙大农学院的教
师和学生的水平及素质都很不错。农学院需要有安定的局面以发
扬优势,力主竺校长再说服蔡先生继续担任院长。从此浙大农学
院在教师、学生同心协力下m壮发展,成为国内外知名的农学
院。梁师远见卓识,以大局为重,不计个人名利地位,而把一心
都用在农经系的巩固和发展上,使农业经济学的教学和研究范围
不局限于仅仅从事农村调查和土地利用,而向宏观研究扩展,在
我国农经学界中独树一帜。
1942 年,梁师离开浙大到重庆担任中国农民银行经济研究
处处长,领导农业金融的研究工作,主编中国农民银行研究刊
物。1946 年,经当时农民银行总经理的推荐,以学者身份派赴
美国,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远东部主任反顾问,服务23 年后
退休。又应卢瑟·赖斯学院之请,在该校执教。1975 年得该院
教学优秀金牌.尔后,他又在家开馆授课,教授经济学和统计学
等课程。
梁师一生无他好,唯与书结成不解之缘,他的毕生收入大半
用于购书。离开农行赴美肘,他的藏书太多,没有条件随身运
去,均留在农行总管理处。居美40 余年,小楼居处又藏书成
堆。入其居处,人在书中曲径通行,几无坐处;而梁师跻身其
间,每日读书依旧,乐在其中。他买的书不是为了摆设,抽阅
之,无不属点勾划纵横,“眉批”比比皆是,古人云“学富五车”,
梁师实当之无愧。
梁师母于1985 年过世后,梁师虽儿女众多,却一人独居,
而精神状态甚佳。他每周到教堂讲道,常用英、法、德、日四种
语言讲学。他侨居美国40 余年,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至今未入美
国籍,其对祖国眷恋之情灼然可见.一代师袭,如此情操,令人
仰慕,谨此遥祝他康乐长寿!
注:本文在写作前后得到钱英勇、赵明强、幸必达、李秀云、王培
坝、王玄娘请位学长的指正和提供材料,对个别史实反复印证,在此一并
致谢.
(本文作者: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
浙大农经系1940 年毕业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