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钟韩教授

浙江大学在遵义

钱钟韩教授
.闵卓

秋季,真是一个金色的季节。南京工学院美丽的校园内,那
一排排拉国梧桐正变得金黄,把大礼堂高高的圆顶也染成金色
了。又把- ·丛丛绿色乔木映衬得更有生气。
就在这里, 1985 年秋季的一个上午,中国科学院学部委
员、南工名誉院长钱钟韩教授接授了美国南加州中华科学家工程
师学会的“特别奖”。钱教授是继中国科学院院长卢嘉锡之后得到
“特别奖”的第二位新中国学者。
在授予钱教授“特别奖”的荣誉书上有一行字: “您在教学、科
研和管理方面作出了杰出贡献。”
是的,钱钟韩从事大学教育五十年来,已为我国动力工程学
科建立了…个有中国特色的教学体系;在科研土,取得了许多具
有世界水平的成果;在管理上,也是成绩斐然。
人们敬佩他勇于开拓的精神,敬重他乐育人才、不求闻达的
作风。我想,如果将他七十·多岁的生活概貌展示出来,也许有利
于更多的人从中得到启示。
有自卑感的孩子
1911 年,钱钟韩出生在江苏省无锡市一个书香门弟。这是
个大家庭。从小,钱钟韩就和堂兄钱钟书一起,跟伯父钱基博教
授学古文。钟书聪明过人,写文章往往一挥而就,长辈们称赞他
有才华;而钱钟韩动笔和开口都比较慢。爸爸常批评他说:“你真
笨!”因此他常觉得,家里有一个夭才,日子真不好过。
钱家学术气氛很浓,钟韩经常听到伯伯和父亲海阔天空地评
论古今作品,但对大名家也并不是完全赞许。他们对孩子说:“读
懂了前人的书,并不是学习的结束,还要有自己的体会和见解。”
有一次,钟韩写了一篇自认为有新意的文章,很得意。谁知拿去
给伯父看‘伯父却说:“这有什么稀奇,你写的观点梁启超早说过
了。”这件事震动了幼小的钟韩,使他明白:应该努力追求特色和
创新,而不是去重复别人走过的路。
还有一次伯父批评他“能深入而不能浅出”。这使钟韩认识
到:有的正确的思想,还要善于表达,才能打动别人。因此,讲
究表达艺术,“语不惊人死不休”, 就成为他长期努力的方向。
从小受的教育, 一再激励年幼的钟韩去寻找自己前面的路。
探索自学方法
由于祖父反对进洋学堂,钟韩进了一所私塾,没能受到j 正规
的初小教育。九岁那一年,为了报考高小,钟韩临时赶学了阿拉
伯数字和加、减、乘在去。入学以后,他的语文成绩优秀,但英
文、算术很差。他没有灰心,开始努力自学。他找来算术方面的
参考书, - -开始就攻比较复杂的四则应用题。由于不懂得这类题
目的标准解泣,每做一题,都要花许多时间去弄清问题的实质,
然后一步步模索解题的途径。这种自学方式,虽然开始效果并不
明显,却很有活力。到高小毕业时,他已从全班第34 名上升到
第4 名。
在初中二年级时,江浙发生军阀战争,学校停了谍。钟韩利
用这段时间继续进行自学。攻读数学专著,渐渐地学出了门道。
他看数学也是一种文字,一种语言,可以用来自由表达自己的想
怯L 解数学题目,可以有自己的特色,而不必千篇一律。
554 人物传记
进了高中,钟韩义对自己提出f 新的要求。自学数学,不光
是求出答数,还要研究每个难题的特点,总结出解题的规律和关
键。这样,自学的成放逐渐显出来。到高中二年级时,学校里举
行了一次国、英、算三方面的全校竞赛,堂兄钱钟书得了国文和
英文第一-名,钱钟韩得了国、英第二名和数学第一名,在全校引
起r 轰动……
1929 年, 18 岁的钱韩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机
系。在大学堪,钊I韩的自学能力更加成熟,并有意识地追求创
新。他把教师当作自己的竞赛对芋,注意分析他们讲课的个人特
色。只有经过深思熟虑还弄不清的问题,他才向老师提出来,问
时摆出自己的看法,深入地讨论、交谈,引起了许多教师的注
意。教师对他在考卷中所表现的创造性和独特风格感到惊讶,常
把他的考卷展览出来。1933 年,钱钟韩以全校第一名和历年平
均最优的成绩毕业。同年,他又考取了第一届江苏省公费留学
生,赴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研究生院学习。
至此,他明白了自己的长处是什么。他说: u在理工科领域
里,我们可以用方怯论来补偿自己在机智方面的不足。在这里,
通过深思熟虑和总结方法,笨人可以同聪明人比赛』A 下。我应该
在这些学科旦进行开拓。”
真理比学位更重要
在伦敦求学期间,钱钟韩以出色的学习成绩搏得了教授的欣
赏。为了准备学位论文,学校里要他做一位英国教授已开始做的
科研项目。钱钟韩接过这个已进行了一段时间并发表了部分成果
的课题,经过独立研究和实验之后,认为那位教授过去所用的热
王测量方总有错误,不可能得到正确结果。他直率地提了出来,
要求修改原先的测量方法和否定某些己发表的成果。指导教师对
此不作正面答复,却要求按照原来方也继续做下去,在原有基础
上积累数据。有人劝钱钟韩:“这个马蜂窝捅不得;”但钱钟韩认为
真理比学位更重耍,宁可不要学位,也不能迎合权威,掩饰自己
的学术观点。于是他在热电测量方面取得一些有意义的成果之
后,没有写出正式的学位论文,便在193q 年底到瑞典…a个大厂
去学习。
1935 年,刘海粟大师到伦敦主办中国画展,钱钟韩帮忙去
做翻译工作。尽管两人地位不间,年龄悬殊,却很谈得米,从此
开始了长期的友谊。两人同游英国各大博物馆,刘大师的艺术评
论,进一步扩大了钱钟韩的视野,给他增添了一些浪漫主义气
质。
抗日战争开始,钱钟韩带着满腔的爱国热情,回到了祖国。
改行的专家
钱钟韩回国后,应空可帧校长聘请,到浙江大学任教授。他
学了多年电机学,但这里电机系教师已满员,机械系还缺人。在
专业不对口的情况下,钱钟韩抱着知难而进的心情,来到机械
系.
当时,动力工程和机制专业合为一个系,钱钟韩分;1:主讲动
力厂设计等新课程。这需要他在锅炉、汽轮机等方面进行补课,
亦为进一A步扩大他的业务领域提供了机会。他在几年教学之后,
逐步形成了自己对动力工程学科的新观点:过去教材中往往着重
讲各项动力设备的构造和设计,只从静态和孤立运行的观点来研
究动力设备,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他认为,动力王程学科应从
动态和系统的观点来把握各项设备的运行特性:要在了解分件设
计和制造技术的基础上,进a步研究费安体运行的科学;要强调各
项设备的和TL联系和相互影响。为此,必须把机械、热王与电气
等专业知识纣合起来。年轻的钱钟韩把自己熟悉的电机学科和正
从事的动力机械学科沟通起来,在这几个领域的交叉点上开始建
立新的动力ι程学科。他向同事、同行和学生们阐明自己的观
点,并着手歼出了新课…··
人们往往认为只有专业对口才能作出贡献,看来也不尽然。
对f- · - ~个开拓者来说,改行只是成长中的一个过程。钱钟韩曾说
过:从J般忠义来看,我不是一个专家,但我乐同其他方面的专
家接触,了解他们各自领域内的疑难问题,试图从外行的角度来
探索新的解忧途径。也可以说钱钟韩是→个“改行的专家”吧!
把数学当作一种语言
从第一天走上讲台,钱教授就给自己规定了目标:在讲课中
要体现自己的特色和教育思想。他认为,上课的目的不是给学生
灌输知识,而是为他们作一次学习方兹和思想方泣的示范,这样
才有“举一反三”的可能。
为了这目标,钱教授付出了心血。每次上课前,他了解学生
已有的基础,认真准备,研究战术,追求特色。他讲的内容不是
照搬教科书,而是对教科书进行改组、延伸、深入或拓宽。他认
为,为了使学生集中注意力听讲,达到与教师交流思想的目的,
必须彻底改变学生在堂上对着教本听课的习惯。他讲课往往一开
始就以精辟的见解和引人入胜的语言抓住学生的注意力,结尾又
总是留下悬念,让大家去思考。他感到教师不能把自己当作真理
的化身,或当作提供现成答案的百科全书,他只是科学道路上的
先驱者,主委任务是吸引更多同路人来共同探索。当学生开始对
当前的学科问题发生兴趣并有学习主动性肘,教师已完成了引路
人的作用,就应该及时放手,鼓励他们去独立思考和自主学习,
让他们亲自体会到探索和发现科学真理的甘苦。这种“乐此不
废”、“欲罢不能”的精神状态,是使学生“知识化”的真iE标志,比
成堆的现成的知识更重要。
即使对于一些老问题,钱钟韩也决不人三亦石,总要另换-
个路子,探索一些更简捷巧妙的表达方式和解决方格。这也许就
是钱教授把文艺创作方也应用到理i:科的一种表现吧!人们常把
数学公式视为真理,而钱教授则把数学当作-种语言,可以灵活
运用它米表达自己的思想。他这种创新的教授也和独到的见解,
给学生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的学生往往不拘泥f书本知识,头脑
活跃,勇于开创。五十年来,他培养了不少卓有成就的人,为国
内外动力工程事业输送了优秀人才。在美国从事工程科学研究的
刘振亚教授,就是钱教授的学生。他每次到中国,都特地去看望
钱教师。师生见面时,刘振亚谈起别后的工作成就,总是很奋感
情地说: u我之所以能够创造性地运用数学来解决工程实际问题,
都是从先生您这儿学来的。”美国加州的州务卿、大企业家陈仕元
先生曾给邓小平主席写信,赞扬钱教授是“江南才子”、“教学效率
最高”。
建立教学新体系
新中国成立后,钱钟韩先后担任南京大学工学院副院长、院
长。当时,南大实习工厂接受了南京军管会委托自制汽轮机叶片
和修复电机组的紧急任务。钱钟韩立即在机械系开办了”汽轮机
设计专修班”。他亲自编写教材,担任主讲,把教学与工程结
合,把热力学与机械制造结合,时间虽短,却很有成效。这个班
毕业的学生,成为新中国最早的几个汽轮机制造厂的技术骨干。
50 年代,钱钟韩叉开办了“热工仪表自动化”专修科,这门
学科跨热、电、机三个领域,为国内电厂提供了紧缺的人才。
紧接着,他又创办南京工学院动力工程系,并于60 年代初
成龙热工自动化研究室,开始招收研究生。
i 年动i吼中,尽管钱教授是南工的重点批判对象,但他还是
积极参加了校内磁流体发电基地的创建工程,并指导西北电管局
主办的秦岭发电厂单元机组仿真王作,和北京电管局主办的天津
军粮城电厂自动化试点工作。这些重点技术工作的主持人,都是
钱教授的学生。
党的才·→届三中全会以后,钱教授先后担任南京工学院院长
和江苏省科协主席、江苏省政协主席,同时又创办了自动化研究
所,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还担任了博士导师。他不固于既定的
专业,从能源科学事业需要出发,勇敢地在机械、热工、电机、
自动化等多个领域开拓,先后开出了二十多门新课,还参加和指
导了一些电厂热工自动化全国性试点工程。他从系统联系和运行
的观点出发,建立了动力工程方面的革新学说和教学体系。
科研成果独树一帜
钱教授的科研成果独树-
他博学多才,不把自己研究的领域只局限在某·狭小范围
内,而是密切结合教学工作和科研事业发展的需要,在电机学、
热工学、热力学、传热学、流体力学和电路、电子仪表、热工测
量、热工过程自动调节、工业自动力等许多事业中都取得卓著的
成果、受到全国许多学术团体的推崇。他曾任全国自动化学会、
热物理学会和动力工程学会的常务理事和电机工程学会的顾问。
他创造了→套有自己特色的研究方怯,在热和电之间架起桥
梁,利用电模型来阐明热力设备和热工现象的动态变化。用这方
法分别在旋转窑、汽包锅炉、直流锅炉、汽轮发电机和电力系统
的动态研究方面解决疑难问题,取得显著成功。这不仅是高水平
的理论成果,而且有成效地指导r -1 :业生产。
他对工程数学有精深研究。为f 分析热电系统在运行中的问
题,需要建立各种复杂设备的动态数学模型, f旦·般计算方话极
为复杂。钱教授在60 年代初就提出r 当时国际上是先进的近似
简化方法,并在70 年代把它成功地应用于国内第一·次的大型热
力机组全面仿真王作(秦岭发电厂单元机组),把仿真计算机的
阶次降低到一半以--F。最近,他还评析了国外流行的各种模型降
阶方法,提出“有限信息资源合理分配”和“中、低频段分别处理”
的原则,又有了新的突破。
钱教授一生献身科学而不求闻达。他几十年如一日,只要学
生、同事或工业界同人向他请教问题,他总是立即放下手中的工
作,热情接待,并不厌其烦地给予指导。有时为了讨论某个学术
问题,他能陆续写出几万字的指导文稿,送给学生。他先后帮助
别人解决了十多个电力和自动化系统中的重大问题,但他从不求
名图利;他的创见和成果,常常在别人的论文和著作中首次发
表,他不仅不计较,反而为同行队伍的日益壮大而感到高兴。学
生谈起他都说:“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凝聚了钱先生的辛勤劳
动。”
钱教授与众不同之处还在于他动手能力很强,搞科研不是从
书本到书本。他工作过的实验室,所有仪表都经过他亲手拆装。
他修旧利废,不断地改进设备,发挥其最佳功能。他常说:长远
说来,实验设备的水平和功能并不是决定于它的投资大小,而是
决定了实验室工作人员的业务水平。因此如果科研人员轻视实验
室工作,这将是一个严重错误。
愉快奋进的家庭生活
钱教授从解放后一直担任领导职务,但他从不因身居高位而
沾一点好处。
50 年代初,他是南京大学房管会主任,有许多人解决了住
房问题,而他自己一家三口却挤在一间小房子里。1952 年,他
主管全院教师职称晋升工作,化工系提出把他夫人沈慧贤升为讲
师,他却说:“她成绩还不突出,不宜提升”,硬是压了下来。
1957 年,省高教局批准他升为→级教授,他不肯接授。二十多
年来一直拿二级教授工资。1983 年,他作为南工院长,也主管
夜大招生。他的儿子报考夜大,考分比录取分数线只差几分,有
人提出是否考虑照顾录取,钱教授坚决不同意。他说:“大学是为
国家培养人才的,不能拿学籍来搞个别照顾。”
如今,钱教授仍住在三卡年前分配的房子里,陈设卡分简
朴。儿女成了家,钱教授把小客厅让给儿子住,老夫妇俩就在一
间14 平方米的屋子里起居、读书、会客。到了晚上,儿孙们拥
到这间屋里,十分热闹,而钱教授却还象往常一样,坐在书桌边
思考和计算, 一切声响都不能分散他的注意力。愉快、奋进,是
他家庭生活的旋律。
钱教授说:“我的业余生活很多,我是以业余爱好为专业开
路。”他喜欢看小说,喜欢动手修理东西和搞无线电装配,喜欢上
街去观察社会生活,喜欢与年轻人交谈。正因为如此,他视野开
阔,思维敏捷,知识渊博。澳大利亚著名科学家贝弗利奇有一段
名言:“成功的科学家往往是兴趣广泛的人.他们的独创精神可能
来自他们的博学。”钱钟韩教授成功的秘诀也正在这里。
(转载自《浙大校友通讯》1987 年第1 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