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润科教授

浙江大学在遵义

储润科教授
+储新民
储润科先生又名锅, 1900 年旧历七月十五日生于江苏宜兴
丰义镇。1919 年常州中学毕业。1923 年南京东南大学理化系毕
业后,曾先后在南开中学、准安中学、扬州江苏省立第八中学、
宜兴中学等地任化学教员。1930 年赴比利时、瑞士、法国、德
国等国留学,获法国南锡大学科学博士学位。1934 年回国后F
受聘于浙江大学化学系,先后任副教授、教授,并一度兼侄浙大
永兴分校主任、浙大总务长0 1949 年起,任浙江医科大学教授
并兼浙医工会副主席、民盟浙医副主委、化学科主任等职,直到
1969 年4 月6 日被“四人帮”迫害致死。
先生毕生从事教学工作,热爱教学工作,长期主讲无机化
学、分析化学等课程。在无机化学、金属化学方面有较深的造
诣.早在30 年代,就编写《初级师范化学教科书》; 50 年代
末,在资料缺乏、设备简陋的情况下,研制成高级光学研磨剂红
粉,填补了国内空白。他主编的《无机化学》一书,在文革前被
教育部卫生部指定为全国医药系统大专院校的主要教科书和参考
书之一。他写的《无机化学实验教材》,结合实际操作,其精确
程度令人折服。几十年里,他为国家培养了数以百计的副教授以
上教学和科研人员。
在近半个世纪的教学生涯中,由于先生备课认真,讲课深入
浅出、生动活泼、独具风格,深得师生的好评。他第一次上讲台
是在天津南开中学。当他夹着讲义走到高一教室门外时,听到学
生们在议论:“又来了一个新(生)的!”没有想到这个“新生”竞走
到讲台上去了,更没有想到这么年轻的老师竞讲得这么好,下课
时破例鼓起掌来。这掌声坚定了先生终身从事教育工作的信心,
在扬州中学时,结识了吴茹之(士绥)、王驾吾(焕镶)等有识
之士, 使先生在古文学、书画、金石等方面,产生了浓厚的兴
趣;并具备了一定的鉴赏能力。1927 年回宜兴中学任教,即与
在中学及大学时的同学、挚友胡焕庸、邵鹤亭两先生磋商,互相
资助轮流出国,先生才有1930 年的欧州之行。
先生在浙江大学工作期间,适值抗日战争,在其老师空可损
校长的领导F,辗转于天目山区及江西泰和、广西宜山、贵州遵
义、永兴等地,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贡献了自己的全部力量.
1937 年10 月,浙大师生分批往天目山撤退,先生率最后一批
150 名学生离开学校,到天目山还未安定下来,战事告急,浙大
又要往江西迁移.先生与学生同乘一叶扁舟,沿富春江西行,最
后徒步从浙江常山走到江西玉山。为了抢救→名病危学生,先生
独自奔波在赣南山区寻找车辆送南昌抢救。在广西宜山肘,日寇
不断轰炸,部份师生情绪波动。先生为全校师生员工及眷属的防
空、子弟就学等问题,向空校长献计献策,先生的才干及责任心
为全体师生所公认0 1941 年初,抗日战争更加艰难,浙大仓促
再迂贵州遵义。困遵义校舍不够,将一年级又迁至永兴场,成立
浙大永兴分校.竺可摘校长再三敦请先生担任永兴分校主任。先
生一贯不愿担任任何行政职务(县有人请先生到教育部担任高级
职务,先生不去),此刻以“师命不可违”而同意。但不论如何繁
忙,从不离开教学岗位。当时距开学时间已很近,为使分校能如
期开学,先生以身作则,亲自带领全体教职员工,投入了紧张的
事务王作。这时,谁也不计较原有的职务和分王,教授、讲师欣
然去筹办学生的伙食,高级职员也纷纷投入各项细小具体的琐碎
杂务。在大家团结一致的努力下,使原来认为不可能的事成为现
实,使几百名新生愉快地按时开始了大学生活。为了保证教学水
520 人物传记
平,先生坚持新生入学要经过编级考试,伺时在新学年开始学生
选课时,教员实行挂牌选课。先生并认为,教书也要教人,要求
学生诚实、实是求是。考试舞弊除名,已成为铁的纪律。
另一方面,先生非常关心师生的课余生活..当学生自治会举
办娱乐晚会时,先生必定参加并在各方面给予支持。会计陆珊何
同志在浙大任职达四十年,是一件撞得纪念的事.先生亲自组织
教职员及家属举行庆祝晚会,在谈不上有任何物质条件的情况
下『各人自献节目(如谭其辙夫人的京剧清唱),欢声笑语充分
袭达了大家真诚的感情,从而使大家在当附颠沛困难的情况下,
能安心工作和学习。由于浙大的发展,一年级学生人数逐年增
加。先生为团结职工、教书育入付出了辛勤的劳动.
永兴地处湘黔交界的边缘地带.解放前文化落后,人民生活
困苦,浙大永兴分校,分别驻在该镇的江西会馆《江馆9 和湖北
会馆(楚馆)里。一个冬夜,楚馆西几十米处的民房失火,当地
居民受迷信思想影响,观火而不救火,火势迅速蔓’延起来。先生
从东面数百米外的家中赶来,领导着分校所有前来的学生奋力灭
火.经过几个小时的搏斗,火被扑灭了,无一人伤亡。但先生因
距火源太近,又高声呼喊指挥,致使衣服多处破损,噪音也严重
嘶哑了!先生对开发当地文化、举办公益事业,做了大量社会工
作,受到当地群众的爱戴。抗战胜利后,先生一家随校返抗,乘
车离开永兴那天,群众依依惜别,车一启动,鞭炮齐鸣,为先生
送行.
1949 年起,先生在浙江医学院(今浙医大)工作,仍一如
既往,治学严谨、勤奋,为了及时阅读国际最新资料,在通晓
英、禄、德三国外语的基础上,又自学了俄语,对指定的教科
书,先生早已了如指掌,但每晚还是备课到深夜。由于教材内容
丰富,讲解清晰,语言生动幽默,每一节课,都能使学生有明显
的收获。这一情况为全校师生所共知,所以先生的教室里,坐满
人物f专iι521
旁听的人已是经常的事。每年暑假招生,先生出的试题,总是亲
自刻写,严防泄密,数1 年.没有差误;在评卷中显是-·丝不苟,
表现了高度负责的精神。在主编医药系统大专院校教科t号《无机
化学》过程中,不顾年事已高,先后到全国各重点院校征求意
见,务求克切合教学要求。除此,先生还培养研究生,问样十分
关心青年教师的成长。不论严冬酷暑,凡登门请教的,先生必定
热情解答使之满意而去。在研制红粉过程中,更是呕心沥血,既
要从理论七找根据,还亲自参加操作,有时到了废寝忘食的程
度。
先生品德高尚,律己甚严。在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时期,通
货膨胀,教授生活艰辛。先生有子女七人,都在学校读书,夫人
多病,全家生活来源,全靠先生一人的薪金,布衣素食尚不能保
证.面对此情景,先生毫不以为意。在永兴时,曾反对过教职员
中的经商现象,兼任总务长期间依然一尘不染,终身以清贫为
乐。
先生有强烈的爱国心。在欧州留学时,闻知“九· 一八”事
件,立即和部份旅欧同学募捐支援抗日,将捐款交一东北籍的同
学带回国内。抗战前夕,先生在西湖边遇到一拉国殖民主义分
子,因为车夫不懂法语,他又不懂华语,竟毫不讲理地挥舞着手
仗, i曼骂侮辱车夫,围观的上百人,无人敢劝。先生用娴熟的陆
语,义正辞严的教育了这个外国人,迫使他当众连连道歉,狼狈
而去.
“事无不可对人言”,是先生的座右铭。先生光明磊落、刚正
不阿,在是非面前,爱憎分明,绝不做衔苟蝇营之事。在那场史
无前例的动乱中,先生身陷囹圄, 1969 年4 月6 日被残酷迫害
敌死。
先生- .世辛劳一世清白,伴以令人敬佩的高风亮节,走完了
人生的七卡个年头!当时祖国上空乌云翻攘,子女们连放声痛哭
哀悼父亲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夫人已在1962 年病逝)在先生去
世的当天夜里,再次被抄家,搜走存折,说是“不能留下作反革
命经费”;更不顾及先生有一个下乡插队因病重回杭治疗、两人
相依为命的儿子,收回了仅有的一间房子,人和家具都丢弃在马
路上。过往行人敢怒而不敢言!后来这个儿子的病终于没能治
好,跟随先生去了!幸存的子女,只有仰问苍天:“真理在哪里?公
道在哪里?”在难以忍受的悲愤中煎熬。
又过了卡个年头。“四人帮”被揭露这个使亿万人欢呼的历史
事件,为润科先生含冤去世伸了冤! 1978 年12 月,浙江医科大
学为先生召开了庄严的昭雪平反大会,推翻了强加在先生身上的
一切诬陷不实之词,为先生恢复了名誉。会上到了浙大、医大先
生的生前友好四百余人。杭州大学教授王驾否亲模悼词,严捞
慈、此时璋、李天助等多位同志送了花圈唁电,先生的在天之灵
奉告慰藉。
历史在继续、宜兴市委在编篡1978 年前的人物志肘,已将
先生的生平事迹,立传编入其中。先生在家乡工作的时间屋很
短,因苦读获得博士学位,为乡人所敬重,学成回国肘,丰义镇
各界举行了空前盛大的欢迎仪式,至今传为佳话.丰义原是一个
偏僻小镇,在40 年代就有大学毕业生近50 人,实与先生的影响
有关。先生的子女哀父亲的屈死,在故乡为先生及夫人筑衣冠
墓,供后人千秋凭吊.
(本文作者: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江西铜业公司处级调研员,浙大附中及中大毕业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