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福炘教授

浙江大学在遵义

朱福炘教授
。杨竹亭

朱福炘老师是我们在永兴分校读大学一年级时期的物理课老
师。当时读理、工两院的学生都必须选读这门学科。朱老师教物
理课条理清楚,讲述透彻,使人有一听就懂的感觉,各系同学都
非常佩服他。一些高年级的理科同学来永兴时,都要去他家里拜
访,以示尊敬。据他们说,朱老师在东南大学时原是学工程的,
来浙大后一直教物理.他物理课教得很好,我们理工两学院学生
的物理学基础,大多是由他给我们打扎实的.·
浙大教学一向严谨,在一年级尤甚,每次考试,常有学生成
绩不能及格.所以在每一年期考(或年考)以后,总有许多同学
因成绩不及格而留级或被退学.这在浙大是普通小事,各科教师
对这种现象已习惯了,都不以为奇.朱老师却不是那样。他对学
生除了严格要求以外,十分同情那些功课赶不上的同学。每当他
看到自己班上的学生成绩赶不上时,就会主动地去找学生,并告
谅他:“你的成绩已经很难跟上去了,不如早点退去这个学分’,
或说:“要早作准备’.态度既亲切又和善. I 一些读过他教的物理
课同学,要是成绩不及格,没有人会埋怨他,大多是在责怪自己
努力不够.
1942 年,朱老师调湘潭为物理系本部学生开设电磁学课,
同时还协助理学院胡同。复院长一同开设高等物理学课(专为非物
理系的高年级学生开设).这时正是浙大发展时期,胡刚复院长
是湄潭分校主要负责人,他的公务极忙,有时会有好几个月出外
奔波。在他出门期间,就由朱老师负责教课,所以学生们都知
道,这门课是由二位教授合作上课的。胡刚复院长是一位知识渊
博的学者,他每次讲课,像江河奔腾,滔滔不尽,常常忘记了F
课。而朱老师则与胡老师不同。他教课仔细,有条不紊,脉络清
楚,在范围i坷的内容点滴不漏,对课文以外的东西半点不加,到
时上课下课‘决不拖堂一分钟。学生听课,扰如登堂入室, 一目
了然。同学们对二师都有好评,都受教益。这事在湄潭分部也传
为美谈。
朱福炘老师是江苏常州奔牛镇人, 1903 年7 月9 日生于这
小镇上的一家小商店中.他父亲是个小店主,家中经济并不宽
裕,但因朱老师读书十分用功,他父亲希望他在常州中学毕业以
后能去考大学工程学科,日后可以为国家发展工业作出贡献。这
也是在当时社会上许多爱国人士都主张的意“工业救国”的道路。
但是家中经济能力,已不允许培养一个大学生。他的姑丈经济情
况尚好,且知道他在常中的成绩,愿意在经济上帮助他。朱老师
在1920 年考取南京高等师范工科以后,才得以完成学业.
朱老师在读南高工科肘,师事茅以升和胡刚复等著名学者,
基础课程学得很扎实。但是在那个“毕业就是失业”的旧社会里,
朱老师也逃不出这个命运.所以他在1924 年获得工学士学位以
后,也失业了.朱老师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就去找自己的老师
一『物理系主任胡刚复教授,希望得到帮助.
常州古称兰陵,它与无锡、宜兴二县接壤.所以这三个县的
学生,在外地读书时,组织有“兰(陵)、无(锡)、宜(兴)”三
县联合同乡会,这在我们浙大谐称为“烂(兰)污(无)泥
(宜)同乡会”.胡刚复老师是无锡人,且是一位肯热心助人的
人,他闻讯以后,非常同情。但是他刚从美国留学回来,回国时
间还很短,在工程企业界的好友不多,所以无能为力。但是他又
想出另外一个办站来,即要他们这些找不到工作的工程科毕业生
再读大学物理系;加强理论基础,这对提高工程质量十分有用。
再说多一种知识,日后工作机会也可多些。他并且规定再读物理
系的毕业生一律免收学费。由此,朱老师再留东大(这时学校已
改组成东南大学)物理学系继续攻读,物理系的许多基础课他都
已修毕,只要再选读那些高年级的物理课程就可以了。
1925 年秋,老师读完了物理系课程,经人介绍到安徽阜阳
县初级中学任数、理、英文教师。约一年半以后,北伐战争开
始,学校被逼停课,只好再回常州待业。不久,胡刚复老师离开
东大去福建厦门大学任理学院院长并兼任物理系主任。到任以
后,得知朱老师失业在家,即聘老师去厦门大学任物理实验课教
师。半年后,张绍忠教授由美国留学归来,胡老师又聘张老师去
厦门大学任物理系主任兼教授.而朱老师则任张绍忠老师的助教
并负责设计购办物理仪器设备等工作.
1928 年夏天,浙江大学正式成立物理学系于文理学院之
中.校长兼院长邵裴子先生邀请张绍忠老师回浙江,担任物理系
首任系主任.由于张老师是浙江公款保送留美的学生,按理他须
在回国以后多为家乡学校教育效劳。因此,他应聘来了浙大,随
即聘朱老师来浙大任助教,同时还把厦门大学的一位有经验的技
工金学煌带来到浙大.浙大物理系就在他们三个人的通力合作之
下建立起来了.邵裴子校长对这个初创的物理系十分重视,在第
一年就拨给了2 万多元的巨款去购置仪器和设备.这一项任务又
具体交给了朱福忻老师.朱老师依据东南大学和厦门大学设置物
理仪器的经验,向国外订购各种实验设备。这许多设备,在当时
全国各大学中算是比较完善的,并且做到了全系各年级开设的物
理课程都有实验课,这在各大学中也是少有的.朱老师为了教育
全系学生都能爱护这些贵重仪器(都用外汇买来),他把这许多
仪器一件一件地亲自写上用途、价格(美金数)、制造单位和日
期等等,要求师生都要爱护使用。同时规定,任何人损坏仪器,
都要照价赔偿。这些仪器,价目都很高,这也教育学生,使他们
知道学校是化了多少外汇才把它买来的。朱老师的这·-----措施,对
学生教育作用很大。卜多年来,浙大物理系的仪器,从未闻有人
损坏过。这也保证了在浙大西迂流亡期间所有的物理实验课都能
够开出来而不受影响,其原因也在于有大家爱护的好制度。
1935 年初,浙大新任校长郭任远采用了德国希特勒式的独
裁教育方法,硬把中华文化基金会指定拨给物理系的设备费擅自
分散挪用,引起了全系教师的不满,于是集体辞聘,以示抗议。
为了不影响学生学业,在春假时提前通知校长,要他早点另聘下
学期教师。朱福’所老师和张绍忠老师一起(并技工金学煌)离开
了浙大,曾去天津南开大学任教。1936 年竺可桢继任浙大校长
后,他们又重返浙大,仍任教职。抗战开始,浙大西迂,在空可
祯主持下不断发展壮大,成了全国著名大学之一。各院系人才辈
出,不少学生成了全国著名学者专家。这许多高级人才的培养,
基础知识都得益于浙大基础课老师。饮水思源,许多校友对母校
这些勤勤恳恳的基础课老师印象最深。
朱老师在1944 年休假时,一度去四川白沙女子师范学院执
教。后由浙大推荐去美国访问,于1946 年夏季赴美国进加里福
尼亚大学,次年又经核物理学家赵忠尧教授的介绍进麻省理工学
院研究所,从事宇宙射线的研究(研究论文于1948 年在Review
of Scientific Instruments 发表)。1948 年夏季,朱老师回国,仍
在浙大执教ι 次年8 月杭州之江大学向浙大商借朱老师去之大数
理系任教,半年后兼任系主任。1952 年以后,之大改组成浙江
师院,后又改组为杭州大学.朱老师在杭大先任物理系主任,后
又升任教务长和副校长等职.在这期间朱老师曾参加民主同盟,
曾任民盟中央委员和省人大常委等职并于1985 年4 月光荣加入
了中国共产党。
(本文作者简介见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