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念吾师生校长

浙江大学在遵义

忆念吾师生校长
谢觉民
民国以来,中国有两位杰出的教育家。一位是蔡元培先生,
创办北京大学,招收女生,首开风气,聘请教授,新旧并蓄,对
中国教育有开山创基之功。另一位是竺可桢先生,高风亮节,廉
洁自守,在抗战期间,主持浙江大学,颠沛流离,而仍弦歌不
绝,以至人才辈出,功不可灭。
现在空师逝世亦已卡有余年,墓木已拱。回忆在斯大求学期
间,我对他如何办学,如何鼓励学生,皆身历其境。同时我习地
学,与丝师专研科目相近,且谊属同乡,都是浙江上虞人。因缘
机会,有不少亲聆目睹之事,故乃草率为文,加以追忆,思有以
启示吾师宏伟的德业和崇高的理想。
办学宗旨慎选教授
空师早年服务于中央研究院,潜心于气象学的研究, 1936
年奉命担任浙江大学校长。当时浙大学潮汹涌,纪律松懈。他在
就职之初,就发表了《大学教育之主要方针》一文。他认为办理
教育事业,第一要明白过去的历史,第二应了解目前的环境.也
就是应凭藉本国的文化基础,吸收世界文化的精华,才能养成今
日需要的有用人才。他勉励学生一方面为学问而努力,另一方面
为民族而奋斗,在此外侮日亟的时代,承先启后,精研学术以自
勉,为国效劳,作出贡献。在办学的方撞上,空师提出三点,即
充实教授人边,增加图书设备,奖励优秀学生和贫寒子弟。在这
312 人物传记
三点中,选聘教授尤其重要。他认为教授是大学的灵魂,大学教
育的成功与否,系乎学风的优劣。而教授的人选,为转移学风的
动力。我国古代的书院,往往因为一二位大师,就造成一种学
风。如朱晦庵讲学于白鹿洞书院,陆象山讲学子鹅湖书院,文风
所播,影响殊深。近代西方大学亦然。如英国剑桥大学汤姆逊教
授,美国哈佛大学詹姆士教授,影响深远,流泽无穷。萎萃一群
精英学人,谈何容易?然空师以其清廉人品、广博学识和诚厚态
度,终于邀请到一批品学兼优的好教授。他们有品格,有学问,
但有时不免也有脾气。当时浙大有位政治学教授费巩先生,在教
务会议上,他公开指i离竺师,说“我们空校长是学气象的,只会
看天,不会看人”。空师也只含笑不语,可见他的容人之量.竺
师能认识人才,罗致人才,容纳入才,又能培养人才,更是爱护
人才;有这样的气度和才识,才配做第…..:..::…流的大学校号是. ’、
精辟演讲循循善诱
抗战期间,日兵占我领土,杀我无辜,全国上下,莫不敌+气
同仇。尤其青年学生,血气方刚,都冀能赴前线杀敌,因此弃学
从军之议,甚嚣尘上.竺师曾作讲演,对此“求学乎”,“从军乎”
的重要问题, , 有所阐释。他以战国时代赵氏孤儿的故事为例,加
以发挥:程婴、公孙样臼,同被孤儿,前者是将自己儿子冒充孤
儿,献给敌人,结果自然是被杀害;后者则将孤儿抚养成人,精
心教育,以成大器。以古喻今,他以为当今面临敌人之际,年轻
人有两种途径可以报国,一是赴前线杀敌,但需有勇气与胆量,
正好像程婴所为;二是在校刻苦学习,以后从事建设工作,正如
公孙件臼所作.要有毅力与恒心,习农的从事增植农产队补民
食;习工的从事工业建设,如造桥梁与建公路;习文理的可从事
研究和教书。这些工作,需有专门知识和工作热忱,或者比前者
更为困难。大学生要有这种认识与抱负,才是时代的宠儿和国家
的栋躁。他的精辟阐释,真是鞭辟入理,令人信服。
抗战期间,每逢7 月7 日日军侵华的日子,浙大总要在广场
上集合大中学生,举行纪念会,会场上照例有当地军政长官讲
话,但大都是喊口号式的空泛之言,毫无内容,是|足“抗战八
股”。有一次在遵义,空师应邀前往,以“抗战现势”为题,发表
讲演。他说中国的地貌,东部为平原,中部为丘陵,西部多高
山。抗战初期,日军挟机械化部队的优势,可在平原上横冲宣
撞,因此就占据了不少面积.但是抗战到了丘陵地带,日军就占
不到多少“面积’,但仍能占据各“线’。如重要铁路和公路,均陷
入日军之手。可是战事进入山区时,日军就占不到“面”,也占不
到“线”,只能占几个“点”,如长沙、太原等据点而已。现在日军
既占不到“面”,也占不到“线”,更占不到“庚、”,只有来重庆用飞
机炸炸而已,可见日军已是穷途末路,我们的抗战是必胜的.他
的讲浪,铿锵有力,有内容有识见,与其他军政官吏比起来,真
有天攘之别.我们多么骄傲有这样一位学识丰富、见识高超的竺
校长啊!
以身作则一片爱心
空师清心寡欲,日常生活极为俭朴,如其不溺于物欲,不竞
奔于俗务的酬应,因此人格高超,神清志明。雪师真正做到了我
国古谚所说的“有容乃大,无欲则刚”的地步。雪师最使我们佩服
的是他能“以身作则”,记得浙大迁到内地肘,日机空袭仍频,警
报一来,地方上的官吏如行政督察专员、步校教育长之流,平日
放言高论抗日救国,此时都纷纷钻入私人汽车,驶往郊外,躲避
防空洞避难去了。而我们的空校长县然也有汽车,可是他从不乘
坐,警报--来,就抱儿带女与学生一起逃警报。他的入品与操
314 人物传记
守,与那些地方官比起来,真有鹤立鸡群之感。他的“身教”,使
我们刻骨铭心,无限感动。
雪师对浙大学生的期望是品德高、学问好,并且中外兼通,
文武全才。外文系的学生能作诗赋词,中文系的学生能读外国
文。除鼓励读书以外,更极力提倡运动。他自己就酷爱游泳和打
网球,浙大jf移到泰和、宜山等地,都在赣江和龙江边,找一段
inJ流,作为学生游水之用。我现在能游水与打球,何尝不是空师
当年提倡运动之赐。
综观堂师一生,庄敬自强,有为有守,既有国学素养,又具
科学头脑, -生讲究求是精神,治学勤奋,办事认真,对人朴实
而真诚。在他担任浙大校长f ·三年中,正值抗战艰苦时期,自己
丧妻失子,但仍戮力办学,使浙大弦歌不辍,人才辈出.现在斯
大毕业生散布世界各地,有文有理,有工布:农,均能对事以
“敬”,对人以“诚”,既有道德观念,复有爱国情撼。这都因为在
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受到了空校长人格的熏陶和感召。如今,属
哲人已萎,遗风犹存,空校长的嘉言能行和高风亮节,将永垂不
朽!
(本文作者:现任美国匹茨堡大学教授,浙大40 年代毕业生)

《忆念吾师生校长》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