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哲人——我的太老师竺可桢

李春芬

回忆在三十年代中期,我就十分景仰竺老.那时我正在东南大学(中央大学前身)地理系读书,听老同学讲,竺老是地理系前身地学系的创建人〈包括地质、地理、气象三个部分〉,以后他去前中央研究院创建气象研究所,任首任所长。听了这些话,我对竺老作为一位学者使油然产生一种亲敬感。住所和北极阁之间的成贤街上,曾有好几次见他老人家坐在人力车上。每次偶尔边儿,我总怀着企仰之饨,伫足瞻视。1936年,中国地理学会在南京成立,我作为学坐会员之一,才第一次有机会面渴这位我国近代地学界的先驱者和奠基人。1946年,我应约去杭州,正式受聘为浙江大学教授,执教于史地系地理组,这个系也是在他校长任内建立起来的。追溯起来,这个系和解放后新成立的浙大理学院地理系,再后的浙江师专地理科、杭州大学地理系,以及华东师范大学地理系,都是从他手栽的老树上焕发出来的新枝。

我选浙大后,同竺老虽不经常见面,但有过不少接触.我刚选浙大时,刀茅巷教职员宿舍尚未搭成,曾有一个短期同竺老同桌吃包饭,他倡组的浙大哈佛同学会有过几次郊游。解放前,在他离杭去沪前夕,我将晓峰师托我暂代史地系的面嘱,以及第二天上午我召开史地系教职工全体会的情况,向竺老报告并听候指示,他当面嘱我暂代.不几日,听说他已高校他位。解放后的第二年,他受命参加筹组中国科学院,担任副院长兼地理研究所筹备委员会主任以及中国地理学会理事长等职。因会议原因,我曾多次见过竺老。在接触中,通过她的言教身教,给我很多难忘的教益和感受,特别是对办学前在见卓识和亲纲细微的求实精神。他一生为我国科学与教育事业付出了卓有成就的艰辛努力,劝我国近代气象学和地现学的建立和发展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而他的高尚道德情操,更堪称知识界的翘楚和后萃的楷模。他的事业心极强,一贯以高度认真负责的精神和实事求是的作风,对待所承担的工作,从创立地学系、气象研究所、执掌浙江大学校务,以至出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等,无不成绩斐然,硕果累累。所谓“议必诀,决必行,行必果”,在他一生的工作中得到充分的体现。

作为一位教育家,特别作为一位名牌大学校长,既要求有专深的学术造诣、办学的远见卓识和实干的精神,而且还要有高尚的道德情操,在日常生活、工作中严以律己,为人表率。对照这些要求,竺老不但无一不具备,而且无一不是上乘.抗战期间,浙大校址一迁再迁,就在到达遵义之后,生活条件极为艰苦。在那样的岁月里,浙大校内特别难能的是在迁校过程中依然弦歌不辍,坚持敏学,坚持科研。那时他虽身体清瘦,生活清苦,还能利用工余的间隙,进行科研,撰写论文,就比带动并团结了广大师生,建立了优良诚朴的“求是”学风,使浙大的规模也因以发展壮大,为国家造就了一大批优秀人万,在国内外赢得了声誉.这同堂老以身作则是分不开的。这是每一位浙大人永远难以忘怀的。

按我个人的体会,竺老在办学中十分重视师资质量、新生入学水平、以及图书仪器设备,对这些方面,他不仅过间,而且亲自掌握把关。记得解放前有一次招考新生,当时省内当局曾托人为其亲属说情,竺老毫不犹豫婉词回说:“叫他来考好了。”对于不正之风,虽然出于权贵,他同样铁面无私,加以拒绝,胜利复员后,他的住房就在校快办公楼上。因楼板单薄,楼上有人走步时,楼下也会感到摇曳,这说明他平素生活节俭,毫无讲排场搞特殊的庸俗习气,他爱惜公家钱财,甚于已有,这是什么样的情操啊1他对学校建造什么工程,总想节约一点经费,去充实图书设备,所以老浙大在国立大学中校舍是比较差的,但图书设备许多大学都瞠乎其后。1945年我还未回国肘,听说美国国会图书馆有一批复本书要赠送外国的高等学校和研究机构,我国一些大学和研究所已布人去征集.那时我还不算浙大的正式教师,因1944年竺老曾电约过我去浙大执教,所l;J霉便以浙大教授的名义,向美国国会图书馆接拾,经同意后,德浙大收集了约1000多册图书,后来兔费运到杭州浙犬。对此,坐老感到很高兴,特意为此致书晓峰师,表达他的欣悦之意.从这些方丽来看,他的勤俭办学不是单纯为省钱,而是有积极考虑的,不尚虚华而求实效,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不搞花架子而要务实,这才算既具有远见而又脚踏实地的教育家。

解放后,他出任中科院副院长,建院任务十分繁重,但他对浙大仍然十分关心,从我个人亲历的一件事,就有这样的感受,1951年,中国地理学会理事会在京开会,他亲临主持,当时地理界有少数同志惯于坐而论道,纠缠于“生产力”、“生产”的问题而很少关心或过问实际工作,他感到这同形势要求不相适应。作为学会领导人,他有必要了解各地工作情况,以便进行交流,相互促进。为此,会前坐老嘱我准备在会上谈谈浙大地理案成立以来所开展的工作,一方面向兄弟院校学习j同时对解放后新成立(当时还未满两足年)的浙大地理系既是关心、鼓励,也是有力的鞭策,促使它更好地健康成长。

综观竺老一生为我国科学与教育事业所作的杰出贡献和他毕生为之奋斗的精神,将永远是知识分子的楷模,鼓舞着后辈前进!

在后辈们的心目中,竺老是我国一位卓有成就的科学家和教育家。在待人接物中,也又是一位忠厚长者,为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论辈分他旦我的太老师,有事请谒,从不因辈分小而推故不见;相反,他那和蔼的表情,谈话时的口吻,既令人起敬,又感到亲切。他工作勤奋,但也热爱生活,喜好游泳.摄影,还爱打网球。对别人的生活爱好也不漠然。记得1951年我参加地理学会期间,适逢中国戏曲研究院实验京剧团成立,举行纪念演出,他了解我喜爱京戏,就把他的一张请帖托人转送给我。这次演出是以我国京剧表演艺术大师梅兰芳先生为首的第一流名角登台,在中国戏曲史上也是一次盛举。竺老赐我这样一个机会有幸恭逢其盛,至为荣幸,记此以志感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