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浙江大学黔省校舍记

浙江大学1946年迁回杭州,临行前校长竺可桢撰《国立浙江大学黔省校舍记》,刻石立于校长办公室前(今遵义一中校舍)。
碑文全文如下:

岛夷之患兴,区内俶扰,徒都重庆,学多内移。士临贼中者,辄昌险阻,问道来归,国家增学校,延师儒,优其廪给,收而教之。由是西南之名都繁邑,隩区僻壤,往往黉舍相望,弦歌声声洋洋。然顾庶事草创,师资图籍,费备费精,亦其势然也。当是时,国立浙江大学迁徙者数矣。民国二十九年春始抵贵州之遵义,而别置一年级生于青岩,既而以理、农二院处湄潭,文、工二院处遵义,师范学院则分布两县间。湄潭有镇曰永兴,一年级生复徙居之。盖积时新高六稔,而以学院名者五,析系至二十有五,以研究名者一,析部至五。其隶而附者,若工厂、农林之场,中小学之属不一而足。师弟子在校者三千人,其讲堂、寝室、集会、办公、操练、庖福之所,取诸廨宇寺观与假诸第宅之羡者十八九,故其材不庀而具,其功不劳而集,其新筑者取苟而完已。凡为屋之数千有余间,其出自四部七略暨声、光、电、化、算数、农艺、工程之著作,不下五万余册,其仪器以件计者三万,机器以架数者七百有奇,标本部万二千,凡所以安其身,养其知,肄习其能者如此。遭时多故,世不复以简陋见表,甚或有从而誉焉者,可桢窃独忧之。夫至变而莫测者,事也;至赜而无竞者,学也。宋先哲之所以明,而益穷其所未至,以应方来之变,犹惧或踬焉!况区区但袭故迹,无所增进,而谓可与一世角智力,竞雄长,幸存而不替,何其侦欤。校故在杭县,清季为求是书院,院废,为高等学堂,民国十六年易今名。余乃揭求是二字,以与多士共勉焉。军兴以来,初徙建德,再徙泰和,三徙宜山,而留贵州最久,不可以毋记也,故记之以念后之人。

校长 竺可桢

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六月立

《国立浙江大学黔省校舍记》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