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站在世界之巅的“丹顶鹤”——“中国核能之父”卢鹤绂

卢鹤绂(1914-1997)
核物理学家。原籍山东掖县,生于辽宁沈阳。1936年毕业于燕京大学。
1941年获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45年至1952年任浙江大学物理系教授。主要从事理论物理和核物理方面的研究。发现热离子发射的同位素效应,发明了在质谱仪中测定轻同位素丰度比的时间积分法。在国际上首次公开估算铀235原子弹和费米型链式裂变反应堆的临界大小的简易方法及其全部原理;提出了最早期的原子核壳模型并首次提出了核半径新的计算公式。建立了流体的容变粘滞弹性理论并对经典流体力学基本方程作了多项推广。
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
谁是世界上第一个揭露原子弹秘密的人?是谁第一个在中国全面介绍原子能物理知识?谁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热盐离子发射的同位素效应的人?谁是中国第一个精确称量锂元素丰度比例的人?谁是世界上第一个提出弛豫压缩基本方程的人?……他,就是卢鹤绂——中国的民族英雄,站在世界之巅的“丹顶鹤”。
“东方剑桥”的核能之父
英国剑桥大学着名生物学家和科学史家李约瑟博士曾在1945年10月27日出版的《自然》周刊上撰文写到:在那里,不但有世界第一流的地理气象学家竺可桢教授,还有世界上第一流的原子能物理学家卢鹤绂、王淦昌教授,他们是中国科学事业发展的希望,那里是东方的剑桥。李约瑟博士在这里赞誉的东方的剑桥正是当时为躲避战乱,搬到贵州湄潭办学的浙江大学,而他提到的卢鹤绂教授,当时只有31岁。
卢鹤绂1936年毕业于燕京大学(现北京大学)理学院,同年入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学习,并以优异的研究成果于1941年获博士学位归国。
卢鹤绂是1945年春至1952年夏天在浙江大学任教授的。在浙江大学的8年,是他走向成功,走向成熟,走向世界的8年。
“湄江河水清,打鼓坡山灵”。美丽的湄潭带给了卢鹤绂无限的灵感。在湄江畔卢鹤绂度过了一年多的时光。1945年,卢鹤绂研究出“估算铀235原子弹及费米型原子堆临界体积的简易方法”,并在国际上第一个公开发表。这是他在1942年,预言人类将大规模利用原子能之后的又一大创举。1946年6月,卢鹤绂经过10个月的“怀胎”,继1944年发表的《重原子核内之潜能及其利用》一文后,又有《原子能与原子弹》一文问世。当时,科学发达的美、德、英等国,都在秘密研制、研究原子弹,但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向外界透露,卢鹤绂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把笼罩原子能的沉闷天空捅了一个洞!
同年,卢鹤绂还发表了《关于原子弹的物理学》和《从铀裂变到原子弹》等着名文章。这些着作如同原子弹爆炸,震撼着世界科技界,引起原子能研究者的关注,被美国、苏联等多个国家的书刊广泛引用。卢鹤绂也因此被誉为“世界上第一个揭露原子弹秘密的人”、“中国核能之父”。
在湄潭,让人记住的不仅仅是卢鹤绂巨大的科学成就,还有他谭派老生的京腔。来到湄潭后,卢鹤绂常在闲暇之余到湄江边唱京剧,谭派老生的京腔响彻在湄江两岸,成了湄潭一道特殊的文化风景线。或者源于父亲,或者是因为灵动的天赋,卢鹤绂从小就爱上了京剧。他的这一艺术特长不仅是他的自娱自乐之方,而且在社会公益等方面发挥了作用。他参加了黄河赈灾义演,演出了《空城计》等精彩剧目;应学生自治会之邀,在校园里演出了《四郎探母》;为了劳军在杭州大世界演出《断臂说书》等京剧。卢鹤绂当年在慰问抗日将士时的京剧表演,至今还让人津津乐道。
不知是受京剧唱腔的启发,还是湄水灵性的感悟,卢鹤绂从1947年开始对科学研究两手齐抓:一手抓核子的研究,另一手开始研究流体动力学问题。
经过不到一年的努力,在《美国声学会月刊》上发表了《从声现象研究体积粘滞性核压缩性》一文,引起世界有关方面专家的极大关注。美国着名理论物理学家J·J·Markham,R·T·Beyer和R·B·History,在权威的《现代物理评论》杂志上发表了题为《流涕重声音的吸收》一文,极力推崇卢鹤绂提出的弛豫压缩基本方程,这就是着名的“卢鹤绂不可逆方程”。“卢鹤绂不可逆方程”为理论物理界大力推崇,被列入德国物理百科全书《物理大全》中。他所测定的锂6、锂7的同位素丰度比的精确值也被收录于国际同位素表,迄今仍为世人沿用。
卢鹤绂的一系列物理学论文,震撼了世界物理学界。
仁信为人 世所共仰
做学问之道,也是做人之道,“知而告人,告而以实,仁信也。”这就是卢鹤绂的座右铭,也是他教育思想的精髓,他常常以此来教育自己的学生。
《论语·雍也》曰:“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论语·学而》曰:“与朋友交而不信乎?”
卢鹤绂继承和发扬了我国古代“仁”与“信”的思想,并将其发挥得淋漓尽致。纵观他的一生,无论是对人、对事、对科学,都是实事求是,都是知而告人,告人以实。凡是接触过卢鹤绂的人,都深深地被他的“仁”所感动,也为他的“信”所感染。
美国斯瓦尔斯摩尔大学教授利奥·兹威尔曾说:“对卢鹤绂最深的印象是诚实。”“我一生缺少朋友。他是我引以自豪的伟大朋友,最知心的朋友。”
先后在中国原子能事业和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国家重点工程建设中作出突出贡献的丁大钊、方守贤院士,曾师从卢鹤绂,长期受到他的“仁”与“信”思想的影响。当卢鹤绂八十华诞之时,已经是功成名就的丁大钊、方守贤给自己的老师发来了热情洋溢的贺电:
欣逢先生八十华诞,学生等敬致热诚的祝贺。回忆四十年前学生聆听先生精彩、生动的讲课,缜密的逻辑、丰富的学术观点、严格的推理给学生等极大的启发,为学生等从事科学研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学生等现在能在科学研究工作中取得点滴成绩,实在得益于先生的教诲,生等永志不忘,恭祝先生健康长寿,永葆科学青春。
卢鹤绂是中国的民族英雄,为世界理论科学和物理学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不仅得到了祖国人民的尊重和爱戴,在国际学术界也拥有崇高的声望。
他被英国剑桥传记中心授予“二十世纪成就奖”,并载入英国剑桥传记中心《国际传记辞典》;被美国传记研究院授予“国际成就奖”并载入美国传记研究院《世界五千人物》及《五百权威领导人名人榜》。有关卢鹤绂教授生平的纪录片在休斯顿、纽约、洛杉机等地中文电视台播出时,引起了强烈反响,人们对于卢鹤绂教授的人格和他在科学上所取得的成就深表敬意。1998年8月30日,在已安放了美国前总统布什雕像的休斯顿,举行了卢鹤绂科学实验室建立和雕像安放的揭幕仪式。这是美国人在他们的土地上,第一次为一位中国科学家树立雕像。科学没有国界,在人们心底的无形碑上将会永远镌刻着一个善良、正直、高尚的人民的科学家名字——卢鹤绂。2003年6月7日,是卢鹤绂八十九周年诞辰。6月24日,美国《侨报》几乎用整版副刊的篇幅,刊登了吴水清的力作《美国学者评说卢鹤绂》,以此纪念卢鹤绂光辉的一生。
1994年6月7日,上海市政协、上海市九三学社、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上海市原子核科学和技术学会、上海市物理学会、上海原子核研究所和复旦大学等单位为庆祝卢鹤绂执教60周年和诞辰80周年,举行庆祝酒会。酒会上卢鹤绂教授声情并茂地回顾了当年学成归来经历艰辛报效祖国的往事,并大声疾呼:中国物理要有所发现和创新,学物理的人士要更多投身于工业部门以推动经济发展。酒会的最后他激动地说:“刚才各位同志的夸奖,我感到过分了。我给国家的贡献,还不是我想像的那么大。我现在80岁了,我希望再奋斗20年。我希望还能为国家做点贡献。”
卢鹤绂是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在担任政协委员期间,敢于讲真话,直抒己见。他大声呼吁科学研究要为经济建设服务,“21世纪的中国要增强自主开发和创新能力”。早在1979年的全国政协会议期间,卢鹤绂就很有远见地提交了一份《关于保护森林资源反对乱砍树木》的提案,提议今后无论何地,砍一棵树,要种上两棵树,要注意因土改林而致的水土流失,以及引起的洪水泛滥等问题。
他在许多公开场合,大力呼吁加强科学道德建设,他不仅自己身体力行,率先垂范,而且一再告诫学生和青年科学工作者,从事科学研究一定要反对弄虚作假和浮躁浮夸作风,坚持严肃、严格、严密的科学态度。他还建议以更有效的法律手段规范科学行为。
卢老虽离我们去了,但他的精神不朽,他的思想将光耀千秋,英名将永垂史册。他的思想,是一座丰富、宝贵的矿藏,值得我们去探索、去开采。

《第45章 站在世界之巅的“丹顶鹤”——“中国核能之父”卢鹤绂》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