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学术重镇的“八不斋”主人——文史大师姜亮夫

姜亮夫(1902-1995)
当代着名语言学家。原名寅清,以字行。云南昭通人。1953年在浙江师范学院(杭州大学前身)任教,后为杭州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致力于音韵学、文字学、敦煌学、楚辞学研究,善于综合运用民族学、人类学、神话学和中外古代史知识考释文字。20世纪80年代以来曾任屈原学会会长、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语言文学分会会长、中国训诂学会顾问等职。所着《中国声韵学》是早期讨论传统音韵学的概论性着作之一。论文《声考声数转纽表》用列表统计法,对古声母及其变化条贯整理。着有《瀛涯敦煌韵辑》、《敦煌——伟大的文化宝藏》、《屈原赋校注》、《楚辞书目五种》、《楚辞通故》、《莫高窟年表》、《敦煌学概论》等。
“水木清华”和“花都巴黎”
姜亮夫(1902-1995),原名寅清,字亮夫,云南昭通人。着名的楚辞学家、文献学家、敦煌学家和语言学家。
姜亮夫出身名门,他的父亲曾是滇东昭通十二州县反清“光复”运动的领导人之一。而在姜亮夫年少之时,他还接受了梁启超、章太炎诸的思想影响,从小就以天下之事为己任。他后来回忆说:“我父亲有一件事情使我非常感动,他喜欢文天祥的《正气歌》,几乎每年都要写一次,并且都写成大的条幅,可以在墙上挂的。所以,我八岁时就把它背熟,父亲给我讲解,我一生之所以有一些爱国主义思想,恐怕要数父亲的影响来得大。”出生在这样一个思想先进的知识分子家庭,又遇到了新旧交替的历史时代,使得姜亮夫在思想上从小就奠定了民主爱国的根基。
1921年,姜亮夫考入成都高等师范学校国文部,1926年,他又考入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师从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诸。“水木清华”的学习和研究更让他奠定了一生从事学术的根基,此后,他经常怀念那段问学清华的岁月。在1946年,姜亮夫曾收集了许多材料,编纂了《四先生合谱》一书,记述他先后问学的导师——廖平、梁启超、章太炎、王国维这四人的学术活动;“文革”结束之后,他又写了《思师录》,于四川林山腴、龚向农之外,又特别列举了梁启超、王国维、章太炎和陈寅恪诸先生对自己的教诲之恩。我们说姜亮夫的学问宏大,若究其实,确是兼采众长、自成一家的,而当年清华研究院的学风又是古今贯通、中西融会,这又予他以良好的学问根基。
清华研究院毕业后,姜亮夫曾先后执教于江苏南通中学、无锡中学,后来又在大夏大学、济南大学、复旦大学、河南大学任教,并在上海北新书局担任编辑。这期间,他曾师从于章太炎。那时,他还广泛浏览了马克思、恩格斯以及摩尔根、穆勒利尔、梭罗金、涂尔干等人的着作,并于1935年赴法国自费留学。
在法国巴黎,姜亮夫埋首于“敦煌卷子”,过着非常清苦的留学生活。当时他在巴黎大学进修考古学,期间与马伯乐、伯希和、戴密微、叶慈、翟理斯等一批英国和法国的汉学家结识,他还应当时也在法国从事研究的王重民的邀请,共同“泡”在图书馆里披阅“敦煌卷子”。
在那里,他有一个固定的座位,一坐下便是一整天的抄录工作。中午时分,他只就着白开水,吃点干面包来充饥,在打发了午饭之后,接着紧张工作,这样一直到晚上博物馆关门。回到住处,自己弄点晚饭,一般就是用菜叶和米煮点粥。就是这样,姜亮夫和王重民潜心在“花都巴黎”清点和研究了中国流失到法国的许多珍贵文物,并进行拍片、拓摹、抄录,达数千张之多。那时,他一天的生活费是20多法郎,但拍一张照片就需要14个法郎,其生活艰苦就可想而知了。为了抄录和拍照,以及描摹大量的中国古物,如青铜器皿、石刻碑传、敦煌经卷等,他的眼睛也受到了严重的损害,但是,他对这一切都毫不在意。
也是在这之后,他毅然放弃攻读考古博士学位的机会,专心致志地在巴黎图书馆抄录被伯希和等人窃走的“敦煌卷子”中的音韵学等部分。到了1937年,他带着报效祖国的满腔热情,踏上了回国的征程。当时,他还把他从巴黎抄录的“敦煌卷子”,结合了国外先进的研究方法,加以整理、校录和研究,汇集成当时中国第一部抄录和研究“敦煌学”的巨着——《瀛涯敦煌韵辑》。
一位中国的“敦煌学”学者,终于诞生了。
一生功业 青史长传
敦煌的藏经洞于1900年被发现,由于清廷腐败,外国的一些“探险家”乘机窃走了藏经洞中大量的珍贵文献资料。直到1924年,陈垣在整理敦煌残存的文献资料时还不禁感慨道:“敦煌者,我国学术之伤心史也。”然而在抗日战争爆发之前,王重民、向达(也曾是浙大教员)、姜亮夫等一批本土的“敦煌学”学者先后回到祖国,并开始了他们的整理、研究工作。岂料,日本侵略者的炮声又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当时姜亮夫已完成的《瀛涯敦煌韵辑》却无法出版,规模宏大的《敦煌志》手稿也因战乱而遗失,他从海外苦苦带回来的大量珍贵资料除300余张“敦煌卷子”的照片得以幸存之外,其余均毁于战火。
姜亮夫于1937年经莫斯科回国后,先后任教于东北大学、西北大学、云南大学、昆明师范学院,后因被国民党特务所盯梢,他转赴苏州,担任英士大学教授兼文理院院长。
1949年5月,姜亮夫受任云南省教育厅厅长、云南省军政委员会文教处处长,后又在云南革命大学高级研究班学习。1952年,他被安排在云南博物馆工作。
自1953年起,姜亮夫奉调浙江杭州,先后在浙江师范学院、杭州大学任教,期间先后任中文系教授、主任、古籍研究所所长等职。1955年,他又担任浙江省政协委员。“文革”中,他遭到了迫害和歧视,期间曾被迫以打扫楼梯为业。
改革开放之后,姜亮夫已是八旬高龄的老人,但他焕发了学术青春,他不顾身衰体病,先后创办研究所、开设讲习班,招收博士、硕士数十人,并主持多种学会,出版10余部专着和百余篇论文。当时,面对“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的处境,他与国内许多着名学者联名呼吁注重“敦煌学”的研究。此后,他毅然接受教育部的委托,主持开办了“敦煌学”讲习班,并先后推出《敦煌学概论》、《莫高窟年表》等多部新作。
晚年的姜亮夫因德高望重,曾先后出任中国屈原学会会长、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语言文学分会会长、中国训诂学会顾问、中国音韵学会顾问、《汉语大词典》顾问、《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卷先秦文学分支文学主编、浙江省语言学会会长等。他的一些着作如《瀛涯敦煌韵辑》、《敦煌——伟大的文化宝藏》、《陈本礼楚辞精义留真》、《屈原赋校注》、《陆平原年谱》、《楚辞书目五种》、《楚辞今绎讲录》、《楚辞学论文集》、《楚辞通故》、《屈原赋今绎》、《敦煌学论文集》、《中国声韵学》、《张华年谱》、《历代人物年里碑传综表》、《古文字学》、《敦煌碎金》、《古史学论文集》、《姜亮夫文录》、《文学概论讲述》、《姜亮夫全集》(共24卷,内容涉及楚辞学、敦煌学、语言文字学、历史文献学以及文学类文稿、治学心得、学术杂论、日记、回忆录等)等先后出版或再版。其中,《楚辞通故》一书被海内外专家誉为“当今研究楚辞最详尽,最有影响的巨着”,并荣获全国高校第一期人文社会科学家研究的一等奖。
1995年12月4日,姜亮夫逝世,享年93岁。他为弘扬祖国的优秀文化、保卫祖国的珍贵文化遗产奋斗了一生,也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奋斗了一生。
学有所本 硕果累累
晚年姜亮夫有一篇《谢本师:学术研究方法的自我剖析》,作为对业师的怀念和一生学术的总结。文中他所怀念的业师,有四川的林山腴、龚向农以及北京时期的王国维、梁任公、陈寅恪、赵元任、吴检斋诸先生,此外还有章太炎。
他说:“我一生的学术,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同这几位先生都有关系,道路是他们给我指引的,目标也是他们给我定的,等我走上道了,我就吸收了当前学术界许多新资料、新观点进我的思想体系中来,形成自己学术研究思想体系,但他们指引我的基本思想体系未变。”“在我的学术研究中,有时用国外的方法及他们所得出的结论来解决中国人的问题,而不是用外国人的资料来解决中国人的问题。因此我研究学术的方法和观点,严格说来是奉行‘八不主义’:即不中不西、不古不今、不汉不唐、不心不物。不中不西:不是中国的,也有中国的;不是西洋的,也有西洋的。不古不今:不是完全古代的,也有古代的;不是完全现代的,也有现代的。不汉不唐:不完全根据汉代人注,也不完全根据唐代人的注释。不心不物:我既不是唯心主义者,也不是唯物主义者。”这很好地诠释了他一生的学术风貌,为此他还曾题其书斋为“八不斋”,又自称“八不斋主”。
这也是他的学有所本,如他早年追随王国维从事研究,曾归纳学术研究的方法:即“博览以见异说”、“贯通以求重点”、“温故以寻流变”、“比较以得是非”。后来他在从事楚辞研究时,又作了新的开拓,即“穷源尽委,以明其所以然之故”、“自整体推断,不为割裂分解了”、“从比较得真象”、“自矛盾或正反之端,综合以求其实”、“以实证定结论,无证不断”等。由于他有所本而有所创新,加上他一生的执着经营,学术成就斐然,硕果累累,如从他1921年进入成都“高师”国文部学习起,他在人文科学领域辛勤耕耘了70个春秋,期间完成专着28部、撰写论文280多篇,且大多享誉于中外。
其学术成果归纳为一是他的楚辞学研究。当年姜亮夫因恩师王国维蹈昆明湖之痛,寄情于屈子沉江,于是收集楚辞资料极丰,并专心于楚辞研究数十年,写有《楚辞通故》、《楚辞书目五种》、《重订屈原赋校注》、《二招校注》、《楚辞今绎讲录》、《屈原赋今译》和《楚辞学论文集》,其中特别是180多万字的《楚辞通故》,可谓是楚辞学的总结性着作,也堪为一部完备的、具有丰富学术内涵的楚辞学大词典。
姜亮夫曾坦言:“余一生业绩,此为最巨。”他把楚辞研究从传统章句之学中解放出来,别开生面地引入了语言、历史、哲学、地理、考古、民俗、博物诸学科,走上了一条融会贯通的新道路,实开一代之新风。二是他对敦煌学的研究,他的《莫高窟年表》以年代为经、史事为纬,对全部敦煌文献及有关资料进行编年汇编,并从典籍中披沙沥金,摘录出大量材料,所谓徵考入表,体大思精;《瀛涯敦煌韵辑》则是敦煌音韵研究的集大成之作,它恢复了已经佚失千余年的隋代音韵学家陆法言的《切韵》残本,是中国第一部关于敦煌发现的唐代韵书的汇编,也是语言学文献集的首创;《敦煌——伟大的文物宝藏》则是第一部全面阐述敦煌学的着作;《敦煌学概论》是国内第一部敦煌学的概论着作;《敦煌学论文集》更涉及于目录学、校勘学、音韵学、文艺学、历史学等。三是语言学,所涉及有音韵学、文字学等,其代表作有《中国声韵学》、《诗骚绵字考》、《古文学史》、《昭通方言疏证》等。此外还有史学领域,虽然他的一些重要史论如《夏殷民族考》、《尚书新证》等均散佚无存,《历代人物年里碑传综表》则是近代记述历代人物生卒、字号、籍贯、出处等的一部常用工具书,一直有着嘉惠后学、沾溉靡穷的作用。
除了着述,姜亮夫也是一位治学严谨的教育家,他一生执教70余年,可谓桃李满天下,其中他有许多值得重视的经验之谈,如重视基础之学,扩大学术眼光,注重编纂工具书和引得等等,可惜限于篇幅,无法一一纳于此篇之中了。

《第29章 学术重镇的“八不斋”主人——文史大师姜亮夫》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