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中国体育界元老舒鸿

舒鸿(1895-1964)
体育教育家。字厚信。浙江宁波人。我国最早的奥运会篮球裁判。1919年留学美国获克拉克大学卫生学硕士学位,回国后在杭州之江文理学院、南京东南大学、上海同济、交通等大学任教。
1927年考取国际裁判员资格,是我国首批四位国际裁判员之一。1936年参加第十一届奥运会担任美国、加拿大两队篮球决赛主裁判,在国际裁判席上获得荣誉,时称“北马南舒”。1934年起在浙江大学担任体育教授、体育系主任,曾兼任贵州湄潭分校总务主任。1952年任浙江师范学院体育系专科主任,浙江体育学院院长,浙江师范学院副院长并任浙江省体委副主任,全国体总浙江省分会副主任,浙江省篮协主席,浙江省政协第三届、第四届常务委员,浙江省民盟常委。
“你们为什么不还手?!”说起舒鸿,话题有许多,比如2008年中国将主办奥运会,那么,一下子就会让人想起1936年奥运史上第一场(即第11届奥运会)男子篮球决赛的总裁判,出色地担纲了这一重要工作和角色的,就是舒鸿;还有,说起老大学,凡是新式大学都特别注重体育,那么谈到各校的校史,也就不能不提体育教师。三四十年代流传在中国体育界的所谓“北马南舒”指的就是这样两位体育老师——清华的马约翰、浙大的舒鸿,他们是百年中国大学发展史中最着名的两位体育教师。
然而,让笔者深深铭记以及敬佩舒鸿的另外一个理由,却是出自这样一幅历史画面:那是浙大光荣校史上的一页——1948年1月4日,这是事先决定的于子三烈士的出殡之日,上午9时,“安葬于子三同学暨浙大学生自治会人权保障委员会成立大会”准时开始了,竺可桢校长讲话,他针对当时危险的局面,苦口婆心地劝说学生暂缓出殡,以免给困兽犹斗的国民党抓住把柄,借机发泄淫威。随后,学生自治会的代表开始报告于子三出殡一事的交涉经过,突然,一大批国民党特务和打手穿着便衣从大学路的校门冲进会场,接着,庆春街的校门也被歹徒强行打开,随即国民党特务和打手们开始凶残地殴打与会同学,一时哭叫声四起,手无寸铁的浙大师生面对公开的和残暴的野蛮行径,虽然无比愤怒,却不知如何应对。
这时,浙大体育教授舒鸿站了出来,他愤怒地目视特务和打手,又转过身来,环视了一下学生,高喊道:“你们为什么不还手?!”于是,随着舒教授的话音刚落,上千的学生和围观的群众如怒潮一般涌了上去,他们与暴徒们展开了殊死的搏斗!这也是浙江大学历史上第一次书生们的“身体反抗”——所谓“该出手时就出手”!顿时,暴徒们慌了手脚,他们抱头鼠窜,向校门溃逃,结果有11位逃不及的被学生当场抓住。
这就是浙大校史上的1948年“一·四”事件,一件让浙大人感到骄傲的“武斗”,而在这次事件中,浙大学生也有受伤者,重伤3人(男生是后来曾是校长的韩祯祥,女生则是刘季会、贺光华),轻伤20余人,舒鸿则以发难人的特殊身份被记入了史册。
体坛耆宿
有了这些历史记忆,再让我们回过头来认识一下舒鸿。
舒鸿是中国现代着名的体育教育家,他于1895年出生于宁波,早年赴美国勤工俭学,先在斯普林菲尔德学院修读体育专业,继在克拉克大学攻读卫生学,获硕士学位。1926年舒鸿回国后,在南京国立东南大学体育系任副教授,教授体育术科。1927年,他考取了国际裁判员的资格,赴上海担任“中华运动裁判会”的会长。此后,舒鸿在杭州之江文理学院、上海大厦大学、南京两江女子体育师范学校、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同济大学、上海持志大学等任教,1934至1952年,他在浙江大学担任体育主任和教授,并参与和创办了浙江体育学院、浙江师范学院等。
舒鸿作为着名的体育教育家,他一生培养了无数的体育运动员,尤其在他的晚年,浙江体育学院的运动系更以培养专职体育运动员而闻名。舒鸿还是中国首批四位国际裁判员之一,曾多次担任上海“万国田径赛”、“万国足球赛”的裁判。1930年杭州召开第四届全国运动会,运动场地即由他负责设计建造,并出任竞赛委员。1927年至1934年,舒鸿还先后在上海、东京、马尼拉举办的“远东运动会”上担任中国队的教练,参与运动会裁判员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舒鸿继续活跃在新中国的体育事业中。1957年1月7日,国家体委公布了中国第一批国家级的裁判员,这包括了董守义、舒鸿、牟作云等;后来人们又评选出中国篮坛的四位功勋,即董守义、舒鸿、牟作云、黄柏龄。1959年,舒鸿担任了第一届“全运会”的篮球竞赛委员会委员和副裁判长,此后历届“全运会”他都担任竞赛委员;同时,他还是上海篮球队的教练、浙江省篮球队的领队以及篮球裁判长等。
1964年7月,舒鸿病逝于杭州,享年70岁。
当年“奥运”一幕
而真正让舒鸿的名字传遍大江南北的,是他出任1936年德国柏林第11届奥运会男子篮球决赛的总裁判。这又让人想起了此前1928年在上海举行的一场国际篮球赛,当时身为“中华运动会”会长的舒鸿曾极力主张在中国比赛就要让中国人做裁判,但这一要求却遭到组织者的拒绝,原因是中国人当时被看作是“东亚病夫”,缺乏专业能力,不具备执法国际比赛的资格。具有民族气节的舒鸿无法接受这一理由,他上诉到美国裁判委员会,要求通过考试来决定中国人是否具有当国际裁判的资格。考试结果却是4名中国裁判最低的也得了88分,而5名美国裁判却只有1人及格,于是,包括舒鸿在内的4名中国裁判随即拿到了国际裁判的资格证书。
1936年,篮球运动第一次被作为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还特邀了篮球的发明者奈·史密斯教授(舒鸿就是他的学生)在首场比赛时开球。这次比赛,共有21个国家参赛,可惜中国“中华体育代表团”的篮球队经几场比赛后即被淘汰,而舒鸿当时担任“中华体育代表团”的篮球教练兼保健医生,同时大会也聘请他担任了篮球裁判员和拳击赛裁判员。
此届的篮球决赛,是美国队对加拿大队,当时双方都对裁判人选要求很高,经多次协商,大会决定聘请舒鸿担任决赛的裁判员。那是1936年8月14日的下午,篮球决赛如期举行,当时到场的观众有3000之众,不巧,天空下起了大雨。只见舒鸿身穿白毛衣和白长裤,精神矍铄,带领两队跑步进入球场,随后双方激烈交战,舒鸿在赛场上沉着冷静,机智敏捷,依法裁决,最终美国队获得了奥运会首届篮球赛冠军。当天下午,上海各报纷纷出版号外将舒鸿担当裁判消息广为报道,舒鸿凯旋归来后,当时的《国立浙江大学日刊》报道说:“我校师生赴车站候迎舒鸿凯旋归来,并在健身房举行盛大欢迎会,由浙大篮球队队长李永炤主持,舒鸿在会上讲了一个多小时,介绍有关第11届奥运会盛况及中华体育考察团考察欧洲七国体育教育事业情况。”随即竺可桢校长也致词慰勉舒鸿,希望他“造福浙大体育”等,当时师生们都异常兴奋,有的竟激动地高喊“舒鸿,Ra!Ra!Ra!(加油的意思)”会后,舒鸿又为师生们放映了第11届奥运会的纪录片。
遗爱故土
今天的人们致力于建设和谐社会,所谓“和谐”,就包括了人们的身体健康和精神文明,那么,说到杭州过去的体育场馆和设施,又不能不提舒鸿。
1925年舒鸿毕业回国之后,一心要报效祖国,宗旨即是“健身救国”,当时他设计并主持修建了杭州的第一个游泳池——之江大学游泳池。到了1929年,杭州举办了西湖博览会,从此名声大振,于是,原本计划在广州举行的第四届“全运会”,也因此改在杭州举行,可是当时的杭州还没有一座正规的体育场馆,最好的也就是那几所大学的篮球场,于是舒鸿又担起了重任,负责设计和建造运动场馆(并负责制定运动会的规章,担任竞赛委员等)。
却说舒鸿奉命考查筹建“全运会”体育场馆,他先跑到金衙庄,那是1906年杭州最早举行过体育比赛的地方,原是浙江武备学堂的操场改建成的田径赛场;随即他又寻到下马坡巷,当年那里有美国传教士的住所,在1911年曾建有一个杭州最早的篮球场;接着,他又找到了位于南山路和湖滨路交接处的浙江省公众体育场,1920年,杭州在这里建有第一个设施较全的公共体育场。
不过,所有这些都不能让舒鸿满意,因为要进行全国性的比赛,它们毕竟是不敷所用的。最后,舒鸿相中了“大营盘”(南宋时为屯兵之地,清朝时名叫楚军营盘,民国时则是军队操练场),这里地形开阔,东有东河,西有中河。在舒鸿的努力下,杭州的第一个大型体育场即造于此。按照舒鸿的设计,这里还新建了一条碎石的汽车道,它从横跨东河的宝善桥开始,一直到中河的梅登高桥,后来市政府决定将这条路定名为“体育场路”。1930年第四届“全运会”如期在杭州举行。此后,舒鸿有心要在杭州建立一个大型的体育中心,并曾为此奔走游说,但在积弱积贫的旧中国,这是无法实现的,只是到了改革开放以后,杭州的黄龙体育中心才如愿出现,不过,这却是舒鸿无法看到的了。
当第四届“全运会”顺利结束之后,舒鸿就被竺校长聘请,担任浙大体育系的主任,浙大体育系从此建立。
竺可桢担任校长期间,特别重视学生的体育,其实,他一生也十分重视自己的体育锻炼,说来这和他当年留学时的一段经历有关。那是竺可桢在84岁遐龄仙逝之前的一个回忆:他忽然想起早年在上海读澄衷中学时,同窗胡适说了一句戏言:“你竺可桢大概活不到20岁吧?”原来,竺可桢早年学习过于刻苦,身体又单薄,胡适看了他的形象,故意刺激他。后来竺可桢和胡适一同乘船赴美国留学,又提到这句笑话。然而,竺可桢自从听了胡适这句话之后,开始发愤锻炼身体,并一直保持到生命的终结。在担任校长期间,他更是现身说法,要求学生在刻苦学习之余,加强身体锻炼,绝不能作“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的书生。于是,在民国时代的两座高校——清华和浙大,就出现了两幕让人十分感怀的场景——梅贻琦和竺可桢两位校长都狠抓学生的体育,而具体的工作,则是由两位体育大师来做——清华是马约翰,浙大是舒鸿。他们两位各自配合校长,严格对待,比如前者,就让后来成为着名学者的吴宓和吴晗因不谙和轻视体育而受到“留级”的处分。
除了篮球、田径、足球、体操、拳击,舒鸿和竺可桢校长也都十分喜好游泳,并鼓励学生开展这一运动,在整个西迁过程中,他们曾多次踏勘江河——澄江、湘江、湄江等,为浙大师生开辟天然游泳场。同时,也为当地留下了一些体育设施,如竺可桢校长曾允准舒鸿的建议,购地40余亩,精心规划,在湄江之畔建立了贵州体育史上第一个有400米标准跑道的运动场,1944年5月4日,还在这里举行了浙江大学自抗战以来的第一次规模隆重的全校运动会。
一部浙大的校史、一部中国现代的体育史,都绕不开舒鸿这位可敬的体育师长。

《第18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中国体育界元老舒鸿》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