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闪耀在新文学史上的一颗明星——“五四”诗人刘大白

刘大白(1880-1932)
现代诗人、教育家。原名金庆棪,字伯桢。辛亥革命后改姓刘,名靖裔,字清斋,号大白。浙江绍兴人。1928年任国立第三中山大学(浙江大学前身)秘书长,后任中国语文学系主任。早年投身反清革命活动,任《绍兴公报》、《禹城新闻》编辑。1913年因参加“二次革命”遭到通缉,流亡国外。回国后,先后任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国文教员,省立第五中学国文教员兼教导主任。1924年任上海复旦大学国文系教授。刘大白是提倡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之一,他不遗余力地提倡白话写作,并致力于新白话诗的创作,为新文化运动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着有《旧梦》、《邮吻》、《白屋文话》、《白屋说诗》等。
曾经担任过浙江大学秘书长的刘大白不仅是浙大早期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人物,也是中国新文学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位诗人和作家。他在“五四”时开始写白话诗,是新诗的倡导者之一。他的诗因描写民众疾苦而影响最大,诗作感情浓烈,语言明快有力,通俗易懂,并以触及重大的社会课题和鲜明的乡土色彩在诗坛上别具一格。
“浙江教坛四杰”之一
刘大白早年在故乡绍兴参与过白话文报纸《绍兴公报》、《禹越新闻》的编辑,后为躲避袁世凯爪牙的迫害,东渡日本,1916年袁世凯死后回到杭州,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任教,同时担任浙江教育会总干事和《教育周报》、《浙江潮》 等的编辑。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期间,他与陈望道、夏丏尊等因大力推行教育改革、提倡文学革命而被誉为“浙江教坛四杰”。在着名的“一师风潮”之后,刘大白还大声疾呼:“为了一种主义,和黑暗势力奋斗。”在他和许多进步教师的支持下,当年的“一师”(今之杭州高级中学)遂成为浙江新文化运动的堡垒。
刘大白还是较早的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进步知识分子之一。当时,担任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临时中央局书记的俞秀松在杭州开展建团的秘密活动,地点就设在刘大白的家中;此外,浙江早期的中共党人宣中华等也曾和刘大白一起,应沈定一的邀请,赴萧山衙前镇参与领导“萧绍农民运动”,刘大白参与起草农民协会宣言、章程等活动,并兴办农村小学,把“一师”教育改革的成果扩展到乡村学校。同时,他还与沈定一等深入萧山、绍兴等地的贫苦农民家中,开展社会调查,并动员穷人将子女送到学校去读书,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在此过程中,刘大白充分运用他的诗才,先后写下了《新寓言》、《布谷》、《海杀苦》、《收成好》、《田主来》、《脱脚布裤》等一批诗歌和民谣,真实反映农民“不脱布裤,汗流双股,脱却布裤,双股泥污”的艰苦生活和辛勤劳动,并呼吁农民们“若要永久光明,除非不断创造”。
推行“新文化”
当年任浙江大学校长的蒋梦麟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刘大白先生是一位对诗学、佛学、文学、史学、行政、政治都有兴趣的人,在当时是不多见的。”1928年,蒋梦麟从北大回到家乡出任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兼浙大校长时,就把刘大白也招了回来。是年9月,刘大白被聘为浙江大学文理学院中文系主任兼教授。
此后,在他们的努力下,浙江省实行了白话文的教育,维护了“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实绩。
刘大白曾参与制定《国文教授法大纲》,选编了李大钊、鲁迅、陈独秀等人的白话文章作为教材;他还参与编写了《国语法》、《注音字母教授法》等,在浙大讲授和推广新语法与修辞学。在浙大任教之前,他已在“一师”担任过多年的语文主任教员,有教授国文的充足经验,再者他本人又是“五四”新文学的着名诗人和作家,所以,他在浙大任教,可谓得宜。他与后来浙大以“学衡派”为代表的注重传统文化的学者来比,可谓是一位古文叛逆者。他称文学革命就是“用活人的人腔——白话——来定文章,而不用死鬼的鬼腔——文言——来写文章的革命”、“文学历史中新主义起来推翻旧主义,新艺术手段起来夺取旧艺术手段的位置,这才是文学革命;而用人腔来代鬼腔,只可以叫作文腔革命”。在他后来从事教育行政工作和教学时,一直不遗余力地倡导改用白话,同时采用注音字母,为普及白话文作出了贡献。
在出任教育厅秘书、浙江大学秘书长时期他就在浙江大学颁行了“小学禁止用古话文”、“初中入学试验不得用古话文”等许多提倡白话文的政策和措施。
天妒英才 诗人早逝
1929年6月,首届西湖博览会在杭州举行,当时刘大白是筹备委员之一,具体负责教育馆的筹备。在开馆之后,他是教育馆的馆长,在教育馆的入口处,悬挂着由他撰写的联语:“定建设的规模,要仗先知;做建设的工作,要仗后知;以先知觉后知,便非发展大中小学不可。
办教育的经费,没有来路;受教育的人才,没有出路;从来路到出路,都看振兴农工商业才行。”
蒋梦麟出任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长后,邀请刘大白赴南京担任教育次长,后刘又接替马叙伦担任教育部政务次长,1930年年底,蒋梦麟因故辞去教育部部长之职,由刘大白代任部长。在繁忙的政务工作的压力下,刘大白也因劳累过度,身体不支,于1931年2月,辞职返回了杭州。
1932年2月,刘大白因病情恶化,在杭州寓所病逝,年仅52岁。时刘大白的浙大友人钟敬文等将他葬于灵隐附近。
刘大白创作的诗歌,因其诗风清新流丽,通俗易解,音韵铿锵,极富于音乐性,经常被人配上曲调,成为乐歌,如赵元任作曲的《卖布谣》、刘雪庵作曲的《布谷》、丰子恺作曲的《复旦校歌》等。他的诗集《邮吻》中的《卖花女》,也被人配以贝多芬为歌德的诗所作的《土拨鼠》曲调,广为流传。
刘大白在浙江大学任职的前后,先后出版有《旧诗新话》、《白屋文话》、《白屋说诗》、《再造》、《丁宁》、《卖布谣》、《五十世纪中国历年表》等着作。

《第15章 闪耀在新文学史上的一颗明星——“五四”诗人刘大白》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