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遵义之行

贵阳遵义之行
谢觉民
·作者一九!;二4年浙大史地系毕业, 美国匹兹堡大学教提晶

一九八四年巢,有缘再访祖国。除在北京、上海4 苏州、合
肥、武汉等地讲学访友外,复承浙大窗友贵州民族学院院长安粤
〈又名毅夫)之邀,访问黔智。七月三日晚,火车抵边贵阳,, 飞莺
粤校友己偌该院张汪东教授4 西南磁大毕业》及女儿小华乘车站
相接,暗面欢然。提取行李后,即乘车直驶花溪宾馆去; 雪悄话箱
绵”,不觉夜深,安兄亦住宾馆不及回家矣。安粤凡为彝路5 ;其
祖先为明代之土司, 、父亲留学日本,加入同盟会,-为中山先生恋
中将参议,曾任西J模安抚使,其胞弟卖东亦浙大校灰,现抬贵州
省政府外办主任。‘
七月五日,早餐后沿花溪闲步,路敏章骑牛背等于那窍,少妇
在革圃割闲卒, 一幅农村幽美景象。少顷,; ;!张正东事是据来,开事
同至贵阳城中,见“甲秀楼”依江而筑,名不虚传•o· : 上午-~ :参混
贵州省博物馆, 得见各少数民族的衣饰,色泽明艳,针胳细密,
是手工业的极致。午餐后至附近黔灵公园参观,并至膜麟:洞,· :阉
为当年张学’ 良幽JJ}之处。下午二时半,回:至省博物馆,J 鹰谈文物
保管与民俗学, 到者三十余人,发言踊跃,得交流之益集囚宾馆
后,晚间与李卢;i=.工程师突棋。周行有秦姓者,问我系浙夫毕业;- ,' '
谓其叔父亦是;+ii”大校友,原来是秦元励8二数学系毕业,J哈佛获博
士学位后回国?现为应用数学研究所副所长,所长为华罗庚。秦
为贵州人,浙大杰出校友处处皆是也。七月二v 日是!最也重的一
天,因为上下午安排有讲演会,九时抵省政协会,到有地方领导
人、专家、学者约百余人,济济一堂,讲演前,一选会客室就见
到殷汝庄,她是一九四四年奥地系毕业,贵阳人,现为贵阳师范
学院地理系教授,她与欧阳海、江乃尊以及内子阔家冀四人,为
同系同援,情属非凡,号称“海内汝家”,为阁中密友,当年曾
约定三十年后,当携子女同聚共晤。现江住青岛,欧阳在南京,
精居‘番邦”,都曾见过面,惟殷散居贵阳,未曾见到,比系我
….卡年来首次见面,兴奋之惰,真可言喻。此四位女性地理专家
都戒毒艇立业,而且儿女成行,细问之下,康有四个儿子,三位媳
妇,回个孙子。因为子孙都属“精惕”,还说“品种不醉”,我
笃,.贪心不足,她也两手一撑,十分.洒,真是香福人,讲演会
遂行两小时,政协会午餐菜肴十分丰盛,并送我茅台酒二瓶。席
酶”殷蹲老伴,贵州农学院研究员,为中大毕业者。饭后,安粤元
与大批降仁开车到民族学院,高镀连连,正在大兴土木,在他办
公室内稍事休息后,整装进入该院大礼堂,到有五六百人唱我以
“浙江官话”,一连讲了两小时,掌声满屋,因此也格外起劲,
真是顾盼自雄矣。事后听人说z 这位“美籍华人”,真是既“演’
又t il讲”,不觉大笑。
贵州之行,少不得要去遵义一趟,次日七时半自宾馆出发,
天色阴暗,- 山间公路也多崎岖,然沿途,因亩溪谷引人入胜,祖国
河山,有元限亲切之感!车行约四小时,中午时分己抵达遵义
城f 开入遵义宾馆,遵义地区专员公署负责接待的辛必泽先生已
在等候斗t..避λ卧室后,才知他是浙大附中毕业者,对浙大情形十
分熟悉e 吃毕丰盛午餐后,稍作午休,约二时半,他邀了两位浙
大校友,陪我游览城中浙大旧址.一位是他的胞兄辛必达先生,
一九四七年农机系毕业,现为遵义财贸学校校长,另一位为一九
四九年史地系毕业的邹理藩先生,现为遵义市二中校长。略事寒
喧后,登车细许浙大旧址。’ 遵义昔有老新城之分,居民住于新城
内者不会超过万人。费在一九四一年毕业离开遵义后,今日一九
八四年归来,经过了四十三个年头,沧海桑田,真是不胜感慨。
城墙都已拆除,人口已增至三十二万, l日式房屋都是矮墙瓦顶,
现代建筑则系水泥所造,高大齐整。从建筑物上看,就代表了三
个时代二相隔约半个世纪。要找寻浙大旧址实在是不容易的事,
承二位校友领导, -又承司机者的耐心,时停时开,一→查证。先
到老城的遵义师范旧址,已是面目全非,无法辨认,继至杨柳衔
的女生宿舍,只存了一排楼梯及走廊仍是旧物。对面的天主教
堂,大门仍在,正在大事修建中二经过万寿桥,又名中正桥,也现
名新华桥,去了何家巷,是原来的浙大教务处及宿舍,始终认不
清了。到了丁宁口,现为新十字,马路广阔,气象万千,名为万
里路。昔日的播声电影院仍在,巴改名遵义电影院。阳、的狮子
桥,现已改娃并改名为新万里桥σ 自新华桥沿湘江、河上潮,沿、河.
建有走道,平坦广阔,颇感舒适,只见儿童游泳及钓鱼者。到了
纪念广场,为儿童游乐园,是当年浙大电机系实验室旧址。又回
到遵义师范旧址,为昔日浙大总务处所在,现在只存下几根柱子
及石硅,为当年边筑物的遗迹。辛必泽先生去到石碑保存处,因
笠可祯校挺有文留石碑,惜保存处锁门,不得目睹。后想看看石
家堡,是当年梅光迎师住处,始终找不到。只有一列青山,高高
耸立→旁,似乎问似相识,我与袭克安住过的住屋,也是胡刚复
及蔡邦华师住过的,来回查看,始终认不得了。对面住过的叶良
辅,涂长望和黄秉在师的房子也找不到。好象附近有一口井,目前
的大井,是否就位当年的井,也不易确定了。附近的体育场,那
是当年踢足球、打篮球的场所, ,现在己改成工场,房屋比柿了。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水阀街,当年张其向师所住的楼房仍在,街旁
流水潺潺,洞口如旧,有无限亲切之惑。忆当年楼屋为郭惠吕少
将的公馆,蓄有一狗,十分凶猛,门口贴有一纸条a “内有恶
犬,止步扬声”,现恶犬既去,国内己位有不少人家,我曾步梯
登楼,连连摄影,半个世纪已经一去不返,只能苦苦追忆了,至
此百家炊烟,已趋晚餐时间,访问浙大旧址活动就比结束。晚宴
在遵义宾馆举行,出席者有遵义地区专署副主任王恒富以及浙大
校友辛必达、辛必、泽兄弟及邹理藩诸先生,席间盛道浙大迁遵义
期间,对黔北文化的影响。辛先生送我笠校长的碑文, T. 分左
景。次展早餐,吃到遵义特产“老少咸宜”的“娃儿糕”,晚餐
吃到粉蒸肉,只是没有吃到“豆花饭”和“豆花面’p ,以及鼎鼎
大名的“地瓜”。八时许,与辛必浑兑殷殷道别,登车开固贵
阳,遵义之行,于窍结束。在贵.阳略作休息,五时,安粤5且在家
有惜别宴会,到了不少浙大校友晤面.八时有半,我即搭火车前
往昆明。黔省之行,毕生难忘。此次行旅,幸有二对兄弟相助,
在贵阳的安粤、安东兄弟,都是浙大校友,真是招呼倍至,到了
遵义,又遇到辛必达、辛必泽兄弟,又都是浙大校友,似乎自在
天助,我不禁要大喊一声“浙大万岁”了。
一九八四年七月八日写于贵阳市花,溪宾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