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日子——在浙大台湾校友会年会上的讲话

太平日子
——在浙大台湾校友会年会上的讲话
黄尊生
作者曾任浙大文学院教授、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教授、香港大学教
授,已退休,寓厨香港。

自我离开浙大,今天是与浙大边个大家庭重聚之第一次,而且
地点又在台湾p 讲起浙大与台湾,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使我生出
无限感慨。我生于甲午年,正是台湾丧失之际,是一个国耻纪念。
过了二十五年,我有一个机会,来到台湾,那时有一个广东记
者赴东视察团,我也在里头,经过日本来台湾,受到台湾总督府
的招待,其时台湾已非我国所有。再过二十五年,我在浙大,那
一年抗战胜利,光复山河,台湾归还中国,当时在遵义那种欢欣
鼓舞的情形,想、大家都还记得。又再过二十五年,即是去年,我
承张晓峰先生之聘,在文化学院教书,·又来台湾,这就是今日的
台湾了。如果再有二十五年,那时我不知已经去了甚么地方, -也
不管他了。我虽然渺小到不足道,但由于个人的遭遇,亦可以知
道这几十年国家变动之大。
平常的人总说中国乱多而治少,其实何只中国,旷观世界,
何处不然,中国有两个最好的皇帝,一个汉文帝,一个唐太宗- ,
在其治下,大家都能过太平的日子。不过汉文帝在位只有二十三
年。唐太宗在位亦只有二十三年。至于西方,印度最好的阿育玉在
位不过三卡余年,希腊最好的培里克里斯,在位亦不过三十年,
而罗马最好的那位大帝马卡斯唱,奥里留斯,则在位只有十九年,
可见欲得圣主贤君之治,是难之又难的。而今再反观中国,除了
汉文帝二十三年,唐太宗三于三年均1 绑架放宽一下,再加上东
汉明帝十几年,章帝十几年,唐开元三十年,宋仁宗四十年,清
主康熙六十年,比隆六十年,一共加起来,还不到三百年。试想,
属我们有几千年的历究,而在明君之治下,能过太平日子的,还不
到三百年,可见太平两个字,难能可求,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